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學改遠程授課 學生損失大筆租金

今年前幾個簽的租約,但疫情爆發后,學生們不能去學校,沒有住出租房,也得交大筆租金。(Shutterstock)

人氣: 9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8月04日】(大紀元記者季薇多倫多報導)渥太華大學法律系學生尼娜.哈魯恩(Nina Haroune),在過去安省宣布進入疫期緊急狀態的4個月,一直在密西沙加與父母同住,但她仍要為上學期間租住的渥京市中心公寓支付高昂的租金

23歲的哈魯恩只是眾多的被校外租房協議困住的安省大學生之一。她對加通社表示,她領取的加拿大緊急救濟金(CERB),幾乎都用於交租金了。

為了讀書,哈魯恩去年9月搬到渥太華,租了一套一居室公寓,月租1,950元,租約一年。今年3月因學校關門,她返回密市。到8月,她為無人居住的公寓支付了9,750元。房東認為,是哈魯恩選擇回家住,以此解除租約理由不足。

基奇納-滑鐵盧地區的兩所大學——滑鐵盧大學和勞瑞爾(Wilfrid Laurier)大學,一些大學生也遇到了同樣的難題,學校課程轉為遠程,他們搬出了在校外租住的房子。他們曾請願免除租金,請願書獲得了7,500多個簽名支持。

23歲的蘇赫爾.梅迪(Soheir Mehdi)在勞瑞爾大學修讀法語,在省府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後,她必須立即離開校園,還丟了校內的工作。搬回密市的父母家後,她還要繼續支付每月600元的校外住房租金,租約是在2月份簽的,租期6個月。幸運的是,她在疫期找到了一份財務顧問工作,還能應付。她預計,合住的其他四名室友可能陷入了困境。

多倫多大學市區法律服務中心的住房律師本杰明.里斯(Benjamin Ries)說,哈魯恩可以把租約轉給他人,但在經濟不穩定時期,這並不容易。至於梅迪,里斯認為,可依據「合同受挫失效」(Frustration),當不可預見的事件發生時,終止租約。

里斯還說,房東有責任儘量減少房客的損失,盡力尋找另一租客。◇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