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顧慮個資泄露 刷臉支付在大陸難流行

人氣 1876

【大紀元2020年09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曉綜合報導)2019年以來,大陸刷臉支付迅速升溫,但使用率偏低。螞蟻集團(Ant Group Co.)曾積極推廣刷臉支付,但民眾擔心安全隱患問題,使得這種支付技術難以流行起來。

螞蟻金服是大陸行業內最早布局人臉識別技術的公司之一。2015年,螞蟻集團旗下的支付寶率先將人臉識別技術應用於用戶實名認證、找回密碼、支付風險校驗等。

2018年12月,支付寶宣布推出全新的刷臉支付產品——「蜻蜓」;2019年3月,微信刷臉支付設備「青蛙」跟進上線。2019年4月17日,支付寶宣布推出「蜻蜓」第二代,主要基於線下消費場景。

2019年4月,支付寶網絡稱,將斥資最多人民幣30億元,通過商戶補貼和購物者返現來促進這類機器的使用。螞蟻集團希望這一支付方式能鼓勵人們更多地在餐廳、便利店和超市消費。

近日,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分析師表示,這種支付技術基本上沒能流行起來,因為一些消費者發現註冊過程繁瑣,並擔心自己的頭像和信息會被如何使用。

去年10月一項對中國大陸6千多人進行的調查發現,近80%的受訪者擔心因使用人臉識別技術而導致個人信息泄露。據南都個人信息保護研究中心的數據,還有57%的受訪者擔心被追蹤。約41%的受訪者願意刷臉付款,另有39%的人表示不願意。

許多支付寶用戶已經習慣了用手機掃描二維碼進行支付。國際數據公司(IDC)中國副研究主管Yanxia Lu說:「也許面部識別作為一種支付工具會節省一些時間,但二維碼對大多數消費者來說已經足夠方便了。」此外,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大流行迫使許多商店關閉,並導致更多的人戴口罩,這也阻礙了這項技術的廣泛應用。

人臉識別設備在中國各地的城市裡很常見。人們在進入居民區和寫字樓之前,為了驗證身分經常必須進行面部掃描。

據支付寶用戶說,綁定過程一直是個絆腳石。使用者需要打開支付寶應用激活刷臉支付功能,在零售商的設備前拍下頭像,然後輸入手機號或手機收到的實時驗證碼來驗證身分。人們有時不得不在其他零售商處重複這個過程,才能在多個場所使用刷臉功能。

Li Yufeng是上海超市連鎖店BK24的收銀員。她表示,每10個顧客中,約有2名通過刷臉支付。

大陸證券時報曾報導,一個不可迴避的問題是,大眾擔憂的安全隱患問題是刷臉支付必須邁過去的「一道坎」。從市場應用上來看,二維碼支付仍然是主流,真正願意用刷臉支付的用戶,仍不占大多數。

在北京某超市,自助結帳櫃檯的刷臉支付鮮有人問津,很多用戶確實會選擇自助結帳櫃檯結帳,但支付方式卻依然會選擇二維碼支付。「我覺得(刷臉支付)不安全,二維碼方便」,有用戶這樣說。

有受訪者認為,「刷臉支付的安全隱患除了來自於假人臉欺詐及人臉數據的採集和泄露問題,假人臉欺詐將會直接導致消費者的錢財被遠程盜刷,人臉數據泄露影響的問題就更加嚴重,一旦被犯罪分子獲取並加以利用,後果將不堪設想。」

中共官媒「中國之聲」也曾報導稱,2019年以來,刷臉支付在各大商店、餐館逐漸鋪設。消費者和商家發現,這一設備利用率較低,體驗也沒有二維碼支付好,還存在個人信息洩露的風險。

一名消費者直言,「麻煩、不安全,人家直接一掃你的臉,你就被支付出去了,所以你這個臉就天天走在路上,這不就是一個行走的密碼嗎?」

也有消費者說,「用過刷臉支付,但還是用二維碼比較多。相比指紋來說,它面部的一個抓取會沒有技術門檻,所以感覺不是很安全。」

北京一家數據科技公司的總裁指,刷臉支付相較於二維碼,優勢在於去掉了手機這一介質,但介質的缺失,也意味著人臉信息的洩露變得更加容易。#

責任編輯:林琮文

相關新聞
深圳地鐵線試行刷臉進站 民眾憂隱私不保
刷臉買菜時代到來?加國安全專家:風險大
中國人臉識別首案:動物園刷臉被教授起訴
引入刷臉支付系統 加拿大華人超市被質疑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習紀念抗美援朝放狠話 六大動機
【一線採訪視頻版】無錫37訪民蓋手印 揭零上訪黑幕
【重播】川普俄亥俄州演講:拜登利用公職撈錢
【拍案驚奇】五中會場突增軍警 美提前投票火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