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007:生死交戰》影評:讓克雷格完美謝幕

文/蔡宜霖

《007:生死交戰》劇照。(UIP提供)
人氣: 4048
【字號】    

【大紀元2021年10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蔡宜霖台灣台北報導)「007」系列是電影史上最著名的諜報片之一,推出至今已歷經多位巨星飾演男主角詹姆士‧龐德,而今年新上映的新作《007:生死交戰》(No Time to Die),則是丹尼爾‧克雷格(Daniel Craig)從影生涯的最後一次飾演龐德,就電影本身的質感而言,足以對得起這項里程碑意義。

故事背景為,詹姆士‧龐德因某種原因與上一集結識的女友瑪德琳分手,如今的他也不再為軍情六處(MI6)賣命,過起了退休生活。然而,他平靜的生活也被此前多次肆虐世界的「惡魔黨」打破,這個恐怖組織綁架了一位頂尖科學家,打算用科技手段危害世界。

威脅降臨,也迫使龐德再度出山,過程中更與瑪德琳意外重逢,兩人的相遇不僅止於分手情侶間的火花,更與世界的安危息息相關。

007:生死交戰》劇照。(UIP提供)

電影首幕戲聚焦在瑪德琳童年時代的經歷,這場戲除了有助於深化角色背景外,更以頗有戲劇張力的戲碼為框架,為反派角色的亮相打下堅實基礎。就劇情安排而言,足以體現瑪德琳與反派一角的深厚淵源,為往後的故事走向,起到良好的鋪陳作用。

男女主角的情感 成為牽動故事的主線

時間線重回二十一世紀後,本片對於龐德與瑪德琳在前作結下的愛情緣分,給予合理塑造,透過一些生活化的戲碼,自然地洋溢出熱戀中的浪漫情調;相關戲碼也能適時體現過往薇絲朋一角對龐德的深遠影響,深化男主角的人格背景。

《007:生死交戰》劇照。(UIP提供)

往後的劇情走向,更頗有力度地展現「風雲變色」這一面向,過程中除了透過正邪交鋒的元素營造看點外,更透過劇情安排與角色的背景大做文章,讓龐德與瑪德琳的關係如何從穩定交往走向破裂,得到有說服力的刻畫,並讓角色間的信任與否,變得較牽動人心。相關戲碼的鋪陳,亦使男女主角的關係,成為攸關電影劇情走向的重要主線。

對於惡魔黨的再度作亂以及男主角的出山,《007:生死交戰》的詮釋也有不俗的觀賞性。就惡魔黨的面向而言,其戲分不僅止於透過反派的行惡渲染戲劇張力,更透過科技層面創造看點。

就龐德的出山而言,劇情塑造能夠在常見劇情公式的基礎上,自然地讓新角色有合理的亮相機會,女探員諾咪初次亮相時,固然還沒機會展現強悍本領,但舉手投足間已能洋溢女強人的氣質,讓龐德有個實力不俗的同僚。

《007:生死交戰》劇照。(UIP提供)

新一代龐德女郎 展現不俗魅力

龐德正式出任務的戲碼,一開始須與一位女探員帕洛瑪合作,該角色的人物設定為情報界的菜鳥新人,演員安娜‧德‧哈瑪斯(Ana de Armas)也能將此一面向詮釋得清新、可愛,讓人折服於角色的魅力;任務過程中,帕洛瑪身著晚禮服依然能展現好身手,更進一步昇華角色亮點。儘管她的戲分不算多,但仍足以成為成功的新一代龐德女郎。

就任務過程的塑造而言,《007:生死交戰》的安排能夠體現諜報片的特色,有關惡魔黨成員的戲碼,便透過劇情安排營造一定的懸疑感。對於劇情轉折的運用,部分內容亦頗有亮點,透過危機與轉機的快速切換,有效創造出驚喜感,也將被綁架的科學家的價值,有力地渲染出來。任務中的轉折更不止一次,或許並非每次都特色鮮明,但仍能在角色運用、戲劇張力的營造上,帶來合理的觀賞性。

《007:生死交戰》劇照。(UIP提供)

探監戲碼 堪稱優質文戲的範例

情報員出任務不可能一帆順遂,對於龐德該如何逐漸克服眼下的難題,尋找致勝辦法,電影的安排亦不乏十分亮眼的戲碼,龐德與上一集大反派恩斯特的對手戲,正屬於此類。此時的恩斯特早已身陷囹圄,表面上龐德只是在探監與問話,但兩位要角你一言我一語之間的交鋒,均能充分吸引觀眾目光。

恩斯特願意透漏多少、是否玩弄龐德,男主角在過程中的應對,均讓這場戲碼的觀賞性,成為優質文戲的範例。

此前與龐德分手的瑪德琳,如今也再度亮相。本身並非情報員的瑪德琳為何會牽涉其中,本片的安排亦能兼顧合理性,同時也讓本片的幕後大反派,在過程中起到微妙的攪局作用,並與電影首幕戲起到良好的前後呼應。

《007:生死交戰》劇照。(UIP提供)

龐德與瑪德琳重逢,自然免不了昔日分手所帶來的尷尬,不過就故事走向而言,能夠做到在角色關係上給予延續性的塑造,讓情感面相成為本片的重頭戲。同時,有關瑪德琳一角還有額外的小驚喜,能讓男女主角的關係,顯得更有分量,亦足以使往後的劇情走向,變得更牽動人心。

有關與反派陣營再度交鋒的戲碼,《007:生死交戰》的刻畫稱得上較有層次感。位於歐洲的戲碼,能體現新危機再度降臨,除了場面上的看點外,劇情上亦有初步變化。

瑪德琳的命運,在這場戲的影響下變得令人憂心;龐德在過程中與反派陣營的交鋒,也達成了一項階段性任務。相關戲碼的安排,也為往後在新舞台的冒險,起到合理的奠基作用。

決戰的舞台則位於亞洲某處,本片對於片尾重頭戲的安排,稱得上頗有誠意。交通工具在此時成為視覺上的亮點,為電影帶來科技層面上的藝術價值;龐德在這場決戰中,有關作戰戲碼的部分並非全然靠自己單打獨鬥,亦為007電影帶來較罕見的面貌。

文戲的部分,更在此時有著良好的觀賞性,龐德與幕後反派的正面交鋒,戲劇張力與武打戲相比可謂毫不遜色。

《007:生死交戰》劇照。(UIP提供)

情感面向 在片尾迎來大爆發

任務能否順利達成,摧毀反派的據點是重要指標。本片對此面向的安排稱得上相當大膽,已不僅止於創造波折,還對於龐德一角的個人命運大做文章。如今龐德個人面臨一項重大變化,這也影響了他的心態,加上此前角色關係的深厚鋪陳,讓氣氛變得十分扣人心弦,情感層面也迎來了大爆發。此一面相除了影響結局走向之外,更頗有為007系列電影開創新局的鮮明意味。

《007:生死交戰》不僅止於塑造一場正邪交鋒、邪不勝正的傳統諜報故事,還對於詹姆斯‧龐德的個人情感面向,給予頗為飽滿的塑造,讓角色更有厚度。以整體質感而言,足以讓丹尼爾‧克雷格的功成身退,顯得格外有分量。◇

《007:生死交戰》劇照。(UIP提供)
《007:生死交戰》劇照。(UIP提供)
《007:生死交戰》劇照。(UIP提供)

責任編輯:李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