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籍華裔老婦講述家族五代沉浮史 泣不成聲

人氣 2969

【大紀元2021年10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楊傑費城報導)費城中國城一位華人老移民李太,上世紀60年代末移民來美,李太早年結婚後隨夫姓李。據李太講,自己出生於上世紀珍珠港打仗時期,現已是八旬老人了。李太家族在美國已經發展到第5代了。家族裡出了8個博士學位的子弟。李太的一位堂兄弟,還曾在美國國防部工作。

李太家族老一輩經歷了貫穿整個20世紀發生在中國的重要歷史事件。或許很多早期的記憶在老人的腦海里已不是十分清晰,但當她講到自己家族在中共建政後的大陸,所遭遇的悲慘經歷時幾度泣不成聲。記憶深處刻骨銘心的痛及恐懼,至今仍令她不寒而慄,她希望我們隱去她的名字。

李太希望,或許自己的故事可以讓華人朋友反思和警醒,從而能在現今這個紛亂的時代中,保持清醒的頭腦,不要讓自己家族的泣血教訓重演。

家族幾代人的美國緣

據李太回憶,自己上世紀60年代末隨夫移民美國。其實李太家族中幾代人都與美國有很深的緣分,李太的曾祖父上個世紀初就留學美國了,應是中國最早的留美學生之一。

1909年,美國開始將所攤庚子賠款的浮溢部分本利退回,充作留美學習基金。自1909年起,中國每年向美國派遣100名留學生。李太的曾祖父就是通過庚子賠款留美學習基金來到美國留學。

李太的曾祖父在美國學成畢業後,決定返回到中國。回到中國後,在自己家裡開起了私塾,傳道授業。當然那時還沒有李太。李太聽家族長輩說,曾祖父辦私塾不收學費,來上學的學生們往往會帶一些肉類,蔬菜等等作為拜師的一點心意。生活雖不富裕,但也過著歲月靜好的日子。

李太的祖父也在自己父親的私塾裡讀書,成年後,在政府機關謀得一官職,用李太的話說,就是「在衙門裡當官」。

李太不知自己的這位祖父是因太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還是因為時間一長,對自己在衙門裡的工作感覺著無聊,或是愛冒險。總之他和幾位一起為官的同僚湊錢買了一艘木船,他們要駕著這艘船橫渡太平洋,去往美國。這些「冒險家們」在海上漂泊數月後,居然真的成功抵達美國舊金山,在花了數月時間完成了一系列檢疫和其它手續後才得以登岸。

隨後,李太的祖父就開始了美國的打工生活,在攢了一些錢後,李太的祖父置辦了一輛食品銷售車,在運動場裡做上了賣熱狗的生意,後來運動場翻新擴建,李太的祖父的熱狗生意也越來越紅火,賺的錢也多了起來。像早年漂洋過海的勤勞華人一樣,李太的祖父將賺了的錢儲蓄起來,不斷地託水客帶回中國家裡,在中國的家人用這些錢買田置地,過上了富裕的生活。

李太父親的時代,家族的田產,生意都頗具規模了。李太記得父母說過,家裡在台山那邊買了很多田租給別人。一年兩季,李太的父親去鄉下收租。收上來的穀子,需用二十多條船運回來。然後把穀子做成米,一部分拿去賣換錢生活,另一部分回家裡吃。

炮火,炸彈,天上撒下來的美國餅乾

上世紀30年代末,日軍全面侵華,1938年攻陷廣東,李太父母帶全家躲去香港。1941年日軍突襲珍珠港,數小時後襲擊了當時英屬的香港。李太父母帶著剛剛出生不久的李太和全家人,從香港又躲回中國大陸鄉下。李太是家裡的老幺(最小的一個),加上她,家裡共有10個孩子。

她說:「珍珠港打仗時,我出生。我出生的時候,國民政府跟日本打仗,中國砲火連天,人們逃命求生。我父母抱著我逃生,在戰火中,炸彈轟炸中,慌慌張張地走。那時我幾個月大,我的哥哥姊姊們,和爸爸媽媽你背我背、輪流背著我。」

終於,抗日戰爭勝利了,李太父母帶著一家人結束了東躲西藏的日子,來到廣州定居。國軍浴血奮戰趕走了東邊來的入侵者,那裡料到西來的共產幽靈卻成功入侵了一些激進國人的思想,並趁戰亂造成的國力虛弱,長成了氣候。和平的日子還沒開始,中國內戰爆發了,再後來,中華民國政府撤退到台灣。

李太幼年時期印象深刻的就是,炮火,炸彈,還有天上撒下來的美國餅乾。

李太記得國軍撤退到台灣時,自己大概五六歲,還不到上學的年齡。那時市面上工廠、餐館什麼的都沒開市,人們有錢也買不到食物,生活陷入困境。萬幸的是,美國飛機來了。

李太說:「我記得那時怎麼天上那麼多飛機,也不丟炸彈,也不開砲,飛機轟隆隆地飛過,撒下很多很多食物來。人們擁到馬路上,滿街撿食物,認識英文的人說:哇!這是美國派的救助食物。我那時小不懂事,但是吃著美國餅乾好開心,哥哥姊姊爸爸媽媽,左右鄰居,整個城市的人都在撿救援食物,有糖、餅乾,魚肝油,等等營養品,什麼都有,大家都很開心。」

李太記得飛機撒食物大概一個月後,開始起謠言,一天李太的哥哥姐姐們從學校回來後對父母說:爸媽你們千萬別吃這些食物,這些是美國佬,是美帝國主義給的,是想害死我們中國人的。

李太記得的爸媽說:沒道理的,人家用飛機運這麼多食物來,你看天天都有飛機,幾十架,幾百架,遮到天空都黑了,丟食物下來,怎麼我們吃了這麼久都不死啊,你們別聽壞人說的,那是詆毀美國。

李太說:「哥姐們還是不敢吃,但肚子餓,頂不住,尤其看到爸爸媽媽吃了也沒事兒,就偷偷摸摸試一試,拿餅乾吃,吃了也沒死,就開始告訴左鄰右舍:那些食物是沒毒的!」

李太記得,美國飛機撒食品大約持續了有半年的時間,幫人們度過艱難時期,李太說:「人們都很感謝美國,覺得是美國救苦救難救了大家」。

謊言越美麗,真相就越恐怖

時間到了1949年,中共在北京宣布成立中共國,據李太講,當時在廣州街頭,很多人拿著槍,槍上插著刺刀。她說:「那時儘管我很小,也知道很怕,人人都怕,人們都回家關上門,街上完全沒人走,天上也沒有美國的飛機了。」

李太記得後來就聽有人說:他們是解放軍,是保護老百姓的,是中國共產黨。李太說:「那時候他們說很好聽的話,說我們愛人民,保護人民,照顧人民,人人有屋住,人人有飯吃,人人平等,人人自由。人們聽了就沒那麼怕了,家家戶戶都敢走出來,整個城市都開始歡慶:『人人有屋住,人人有飯吃啦』。」

人們亢奮了大概剛剛5個月、6個月的時間,就有人開始滿街發傳單,李太說:「傳單上面寫著打倒有錢佬,有錢佬壓迫窮人。還有宣講的人演說:『你看有錢佬買田買屋,又吃豬排牛排。我們這些窮人什麼都沒得吃。就是有錢佬害我們窮人。』」

接下來就有人煽動所有窮人都出來揭發有錢人,有人就揭發或隔壁或樓上的鄰居。李太說:「有錢人都開始遭殃。派出所逐家逐戶登記,哪一家有錢,就調查他們,如果有商鋪,就沒收商鋪,如果有房子,就沒收房子。他們還說:『買了田地,自己不去耕,租給別人耕,去收別人租,就是地主惡霸。』」

李太家族都有田產。李太記得很快就有家族的人被抓,被污衊壓迫農民,強迫農民勞動。同時,中共又滿街撒傳單,滿街用喇叭說的:一人做事一人當,老爸老媽有錢,子女是不會抓。

李太的大哥大嫂,那時剛剛20出頭,很單純,他們不知道,中共的謊言越美麗,真相就越恐怖。李太說:「大哥大嫂聽信了中共宣傳的『一人做事一人當,耕者有其田,人人平等,如果你有田有地,你自己去耕種,就是屬於你的,我們政府不拿』的謊言』,就跟母親說:『我們回去台山鄉下,住家裡的房子,種自己田,因為如果自己種,共產黨就不拿你的田。』」

當大哥大嫂帶著2個幼子,剛回到鄉下,就被抓起來,村裡搭起搭棚,他們被天天抓去鬥。李太說:「我哥就像隻狗一樣。整個村人都看。(哽咽)有的人一腳踢倒我哥。讓我哥頭貼在地上,像狗一樣爬。政府派了土改的人,拿著刀槍,站在那逼我哥爬上去『鬥霸台』,號召人們上去打,任由人打,任由人踢。還掉飛機,燒熱的土烤等等酷刑。」就這樣,大約不到3年的樣子,李太的大哥大嫂雙雙被迫害致死,留下一對嗷嗷待哺的兒女。

李太哽咽地說:「孩子多慘啊,那麼小,父母死了,我們做叔叔阿姨的只能偷偷地帶去別的地方,隱姓埋名養大。」

讓李太欣慰的是哥嫂的孩子長大後終於得以遠離中共,轉輾去了澳洲安家,過上了安穩的日子。李太說:「我哥哥的兒子也有了兒子,在澳洲做律師。」

李太表示,今天講出這些,就是想告訴華人朋友:千萬不能相信共產黨的話!

父母匆忙逃往香港

就在李太大哥大嫂在鄉下被批鬥的同時,鄉下的中共幹部還派出「偵探」,查到了李太一家住在廣州的住址。隨後從鄉下派土改幹部專程來廣州,企圖抓李太的父母回去鬥。

好在中共幹部對李太父母不太熟悉,才讓他們僥倖地驚險逃脫。

李太的父母在16、17歲就結婚了,結婚一年後就離開了鄉下,去了廣州做生意。所以鄉幹部對李太父母的資料不是很清楚,也不認識他們。

土改幹部來到李太家敲開門對李太母親說:我們是土改幹部,要抓人回去。李太母親一聽不對勁,要抓的人的名字正是自己和丈夫,她讓自己冷靜下來,機智地說要抓的人不住這裡,但自己認識他們,她請幹部進來,端茶倒水,並請他們休息一下並稍等,自己去幫他們找。

李太的母親一出門,就立刻通知自己的丈夫,夫婦倆找到鄰居請他們暫時關照正在上學的幼子(李太和李太的姐姐),立刻買了去香港的火車票,逃亡去了香港。李太說:「留下了我和姐姐(哭),為什麼不見了媽媽啊,媽媽在哪裡啊?等了一天不見媽媽爸爸回來。我和姐姐每天去上學。學校的先生就問我,你的媽媽爸爸在哪裡啊,你的哥哥在哪裡啊。但之前父母曾教我們,社會很複雜,如果有任何人問你,關於哥哥姐姐,爸爸媽媽的事,你就說我不知道。」

李太記得自此之後,自己在從一年級,讀到初中,學校的黨委書記,有空就會來「關照」她,「你爸媽去了哪裡?」

李太記還記得自己大概讀到五六年級的時候,廣州市要建東山湖,所以學校停課去挖湖。挖湖沒工具,學生就用手去挖泥。李太說:「挖到我的手皮都破了(哭),血流了出來了,爸爸媽媽都不在,什麼人都不在,我就那麼天天挖,每天哭。」初中的時候,又去挖越秀山,她說:「那時候越秀山都是廣州的小學生、初中生挖,沒有鋤頭,用手挖,沒有鞋襪,赤著腳去做的。」

李太記得就在自己將要上高中的時候,中國大陸開始劃「成分」。李太說:「家裡有錢,有商鋪,就不准去讀書。他們說我家,是什麼地主,惡霸,5類都齊了,就不准我去讀高中。」

不料李太父母的成功逃港,似乎給李太的命運帶來轉機。當中共查到李太的父母在香港,馬上變了一副嘴臉,李太一夜之間變成了華僑子弟,成了統戰對象。不但獲准上高中,還可以上大學。李太似乎可以轉運了。

你沒有拒絕「恩惠」的自由

黨的統戰手段似乎奏效了,李太似乎看到了些許希望,她珍惜這難得的「恩惠」,暗下決心要考北京外交學院,她說:「我為什麼想做外交呢,因為我看到當時中國政府這樣害人,我想用我的能力去把中國變成像美國那麼民主自由。我想如果我成為外交家,我有機會來美國,學習民主自由。」

當她報考北京外交學院志願投遞後,立刻被校黨支部「關照」,書記說:「你不能夠報這間學校。需重新報志願。」李太再次報志願還是填這所學校,結果學校的黨支部書記叫她去辦公室訓話。李太說:「書記嚴厲地說:『你不准再寫這間學校、這個科目,就憑你爺爺奶奶在美國,你爸爸媽媽在香港,你的家庭成分是地主惡霸、資本家、反革命。』」

李太敢怒不敢言,於是決定放棄報考大學。然而事情不會是這麼簡單,李太在高中成績優異,是有望成為黨所用的工具的,黨自然是不會輕易放過她的。學校黨委派人來到李太的宿舍,告訴她必須參加大學考試。李太說:「當時他們對我說,要向科學進軍,每個人都要去考,不准不去考。我去到考場,我沒辦法考試,我拿著筆和考卷一直在哭,眼淚都把試卷弄濕了。學校的黨委的人說:『你不能這樣,一定要考。』我就一邊哭、一邊考,交了卷。」

李太說:「到大學放榜時,黨委有人找我,說有人帶我去搭火車。我就莫名其妙,我為什麼要搭火車呢?原來他們強迫我去湖南的湘雅醫學院。我從來沒報過那間學校,我不願意讀醫生。我的心願就是讀外交。」

就這樣,李太來到湖南。李太記得,每天早上起床,就去鄉村掛黑板,寫大字報,李太說:「就是同學與同學之間,朋友之間去攻擊。有父母是在香港的,就是資產階級。有同學會講英文,就是美國思想。有穿高跟鞋的,那就是資產階級。在大學1年、2年,完全沒讀書。」

期間李太父母託人帶給她衣服鞋襪,那時學校只允許穿藍布衫,她穿著這些香港衣服去學校,就又被批鬥。

讓李太徹底絕望的還是後來發生的這件事,當年李太還未滿18歲。李太說:「按照中國的華僑政策,我還不屬於成年人,我家在香港,放暑假是應該放我回香港的。但他們不讓我回去。我去申請,拿通行證,他們不給我通行證。我就警惕了。那時我就決心要走了。」申請通行證被拒絕,讓李太明白,自己永遠只是一個監控對象,只有逃離中共國,自己才會有未來。

艱難的逃亡路

當李太打算逃亡時,才意識到,離開幾乎是不可能的,她說:「那時沒人能買到車票的,需有公文拿去火車站,才賣票給你的。」

或許是天助李太。一天,一位同情李太的同學,是中共學生黨組織內部的人,需去衡陽開會,拿到一張證明,可以買2張火車票,便問李太要不要一起去玩。李太知道,機會來了。當他們抵達衡陽後,同學離去去開會。在火車站等同學的李太,決定離開,她跟著人流湧上了去廣州的火車。

回到廣州,沒有戶口,沒有配給,無法買到糧食等生活用品,也沒地方可以落腳。李太想起來,讀培道中學時,她同桌的要好的同學,李太找到同學家。同學的母親將李太藏在家裡,期間李太寫信給香港的父母,父母每個月寄錢到同學家,但李太成了黑戶。

李太在同學家一藏就是一年,直到一天晚上七八點,同學母親打開李太藏身的櫃子,叫她趕快穿好衣服,別出聲,悄悄跟她走。李太說:「她帶我去門口,僱了一輛車,叫我快點上車,車載我去搭火車,那時候不能直接去香港的,需拿到通行證才行。所以我先去了澳門。」

到了澳門,李太再次投靠另一個同學的父母家,同學的父母收留了她,李太記得同學父母跟自己說:「你父母都在香港,你不能逗留在中國大陸,始終都要給殺頭的,你要去香港啊。」李太沮喪地說:「我怎麼去香港,沒有通行證。」同學父母讓她待在家,他們會想辦法。李太在這位同學父母家又住了一兩個月。

李太說:「我不清楚他們用了什麼辦法,應該是花錢請蛇頭帶我去偷渡,將我從澳門運去香港。坐那個很小的鄧家船(方言:漁船),在海洋裡,船被(海浪)推到六七層樓那麼高,然後轟一下摔下來,一路上我以為要沒命了。」萬幸的是漁船終於到了香港。

李太說:「我穿上給我準備的衣服,扮成『鄧家婆(漁民)』,蛇頭就帶我去我家,終於見到我媽。一見到我媽,我就抱著她哭,哭了一個多鐘頭。」與父母分離多年後,她終於逃出中共魔爪。

李太的父母在香港並不富裕,每天需拚命打工。李太說:「我爸媽也沒錢,田也給共產黨拿了,生意也給共產黨拿了,屋也給共產黨拿了,我爸爸光身走到香港,又老又不會英文。」

李太自己也開始找工,希望賺錢補貼家用。她一路克服了簡體字、英文(在中國大陸當時學俄文)的困境,在教會的幫助下,找到教書的工作,同時再次進入大學,讀土木工程系。並在大學裡結識了自己的先生。

李太記得大概是到1968年左右,李太和先生來到美國,見到自己的公婆及夫家的一大家人。

據李太回憶,自己丈夫的祖爺爺,非常愛美國,在美國經營餐館業,是艾森豪威爾總統的好朋友。家裡有很多祖爺爺同艾森豪威爾總統的照片。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凡是去歐洲打仗的美國軍人來祖爺爺的餐廳吃飯,祖爺爺全部免費。祖爺爺的餐廳頗具規模,可以一次可坐得下四百多人。

李太無法忘記在美國過的第一個國慶節,她說:「我來美國之後,第一個7月4日,過美國國慶節,我家裡親戚帶我去看放煙花。我在看煙花那裡,就一直哭一直哭。為什麼哭呢?因為(這讓我想起高中畢業),讀高中的時候,學校要求每個學生都要寫畢業歌,要歌功頌德,學校選了我的畢業歌,畢業的時候播放的就是我創作的畢業歌。」「我唱那個歌,現在都要哭的。」

半個世紀過去了,李太依然清楚地記得自己寫的那首歌詞,她流著淚說:「違背良心啊。我居然創作這首歌出來,共產黨用刀劍頂著我,我卻寫我生活在自由陽光下,生活如同過節。」

李太的家族現今在美國已經發展到第5代了。她說:「我是第4代,我的子女是第5代。我的子女在美國出生,在美國長大,從幼兒園到大學碩士,是被美國培養成才。我很感謝美國政府的關照和幫助,給我的子女有這麼良好的教育。如果我當年留在中國大陸,我自己可能早就沒命了。」

責任編輯:張燕#

相關新聞
傳遞老兵「美國精神」 華裔後代肅然起敬
華裔黑人跨洋尋親 華博會放記錄片講述尋根故事
加國華裔夫婦急尋300張家族歷史照片
紀念洲際鐵路150週年 華工後代講述家族史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中共六中會期敲定 江派被擺平?
【遠見快評】歐金中自殺疑雲重重 中共擔憂什麼
【秦鵬直播】「玻璃心」被封 禁忌話題海外暴紅
【探索時分】航空母艦出雲號 日本的航母之路
【軍事熱點】美加軍艦通過台灣海峽 宣示堅定承諾
【百年真相】從建黨到棄黨 陳獨秀的沉浮人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