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歐金中揮刃輿論沸騰 胡錫進心驚?

人氣 20405

【大紀元2021年10月16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0月15日(星期五),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歐金中事件轟動大陸,政府為何急欲「滅口」?胡錫進心驚肉跳,帶節奏大玩兩手法;徵信管理辦法出台數字極權時代來臨。

【歐金中並未自首】

當前在大陸舉國轟動的新聞,當然就是歐金中殺人事件了。到今天為止,距離他匹夫一怒,天下皆驚已經過去了整整5天時間,莆田市出動了數百警力,到處設卡封路如臨大敵,在海陸空布下天羅地網,甚至出動了直升飛機進行地毯式搜索,想要全力緝拿歐金中,但歐金中的下落依然如石沉大海,蹤影全無。

大陸網絡在14日一度盛傳歐金中已自首,但經大陸媒體現場向值班的警察證實了這是假消息,歐金中依然處於逃亡之中。

在昨天,我有幸受邀參與希望之聲TV的直播節目,已經談到了歐金中事件的部分話題,但今天還是覺得有些話如骨鯁在喉,不吐不快。

【歐金中事件回顧】

儘管可能大部分朋友都知道了歐金中的故事,我還是儘量簡要地先介紹一下他這個案子的概況。

10月10日中午,福建省莆田市平海鎮上林村發生一起一家五口2死3傷的惡性命案,傷者中包括一名10歲兒童。當地警方隨後發布協查通報,稱上林村村民歐某中有重大作案嫌疑。

這個歐某中,就是歐金中。根據大陸媒體的報導,歐金中與受害者本是鄰里關係,兩家矛盾可以追溯到多年前。當年,歐金中一家想翻建住宅,沒想到在推倒舊屋、準備修建新屋之際,被鄰居一家聯合各種力量百般阻撓,歐金中一家被迫在簡陋的鐵皮屋中棲身長達六年之久,包括其已經89歲高齡的老母親。

10月9日,歐金中的鐵皮屋頂被颱風吹落,殘片掉入死者家的菜地,歐金中去拾撿時踩到了地裡種的菜,被死者家人惡言辱罵,成為衝突的直接導火索。第二天歐金中就拿著柴刀上門行凶。

說實話,在歐金中事件剛剛被報導出來的時候,並沒有引起我的特別注意,因為經常關注大陸消息動態的朋友可能都知道,在現在的大陸,因為人際矛盾而導致惡性犯罪行為的例子實在是太多了,大陸媒體高喊「社會戾氣太重」也都喊了不知多少年了,但就是誰都沒辦法扭轉這樣的風氣,大多數人也都不清楚為什麼生活過好了反倒出現了巨大的社會危機。

隨著歐金中案子的內情被媒體逐步披露出來,包括他多年上訪、尋求媒體幫助的那些記錄被一一挖掘出來,大眾的關注度也開始升溫,而真正令輿論在一夜之間進入爆炸狀態的,恰恰是當地平海鎮政府自己。

網民痛罵政府公然買凶殺人

他們在10月12日發布的一份堪稱奇葩的懸賞通告中公然宣布,提供破案線索的獎勵2萬人民幣,而發現歐金中屍體的則獎勵5萬元。

這份通告幾乎是在瞬間點燃了大眾怒火,無數的帖子都在痛罵政府這是在公然買凶殺人,高聲質問平海鎮政府是否有蓄意滅口的不良企圖,背後是否牽涉到鎮政府有懼怕見光的黑幕等等。

正是政府這份「抓活的有獎但死的賞格更高」的通告進一步的助推,才引發了當前中國社會的又一次網絡奇觀:絕大部分的人都公開表示了對歐金中的同情。

網絡奇觀:公開表示對歐金中的同情

在一個網友自發進行的民意調查中,站在歐金中一邊的比例高達83%,而站在死者家庭一邊的比例僅有3%,剩下的不表態。

平海鎮政府發布懸賞通告的確是很反常的行為。因為根據中共《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只有縣級以上公安機關才有權發布通緝令,而懸賞通告往往是和通緝令並用的。因此,在警方尚未發布通緝令的情況下,平海鎮政府擅自發布刑事案件懸賞通告,不但涉嫌跨界越權,而且顯示該政府有某種不為人知的動機在促使他們巴不得歐金中永遠閉嘴。

歐金中案件之所以引發輿論沸騰,最關鍵的因素當然是因為歐金中所有手續齊全卻始終無法順利建房,一家大小只能常年蝸居鐵皮屋的奇怪遭遇。

據多家媒體報導說這是因為當地有一條不成文的規矩:凡是建新房的都必須獲得各家鄰居簽字同意了才行。讓歐金中拔刀相向的那家鄰居,就是利用了這一點百般阻撓,才最終導致慘劇發生。

朋友們可能都看過了那張歐金中與死者一家的房屋照片,死者一家高大敞亮的4層小洋樓與歐金中那個低矮醜陋的小鐵皮屋形成了極為強烈的反差,也非常形象地反映出雙方在村裡的地位高下:死者一家是村主任的親戚,就這麼一點點的權勢,加上一點點的潛規則,就可以做到隻手遮天,活生生把歐金中一家摁在小小鐵皮屋中6年動彈不得。

【誰逼歐金中走上絕路?】

客觀的說,歐金中並非不明事理之人。如果說他早年曾經冒險救過同村的孩子甚至救助過海豚是出於他「我本善良」的一時之熱血,那麼他在六年的時間裡用盡各種合法申訴維權的方式,就說明他直到崩潰前一刻都保持著高度的理性。

我們看到他的上訪從市里一直延伸到省裡,甚至一直告到了公安部。他聯繫了眾多的媒體,從地方小媒體到不可一世的央視焦點訪談都沒漏過,沒有多少文化的他甚至新買了智能手機,花錢註冊了微博會員去發帖鳴冤,希望得到指點得到幫助。

他嘗試了幾乎所有一切合法的、文明的途徑,但都毫無反響。

就像我剛才提到的,類似他這樣受委屈被欺負的遭遇在大陸遍地都是,四處發帖希望得到輿論關注的人太多了,多到大眾都麻木了。在那些手握權力的各級黨棍眼裡,他們這些無權無勢的邊緣人群連韭菜都不是,都沒多大收割的價值,只能算野草,他們甚至都不屑於花一點點時間多看一眼歐金中冥思苦想才寫出來的申訴材料。

從這個角度看,歐金中的失控是必然的,即便今天沒有出現歐金中,明天也可能會出現王金中或張金中,保不齊什麼時候還會出現一個張獻忠。

也就是說,歐金中事件的背後,有著非常深刻的體制根源。我們看到那麼多人都同情支持歐金中,他們是在支持歐金中殺人嗎?當然不是,他們同情的是歐金中多年討一個說法而不得的遭遇,他們支持的是要對相關部門和各級政府的不作為甚至亂作為進行追責。這,這恐怕才是當地政府乃至更高層黨官們感到恐慌的原因。

胡錫進們製造了歐金中】

那個一向不說人話的胡叼盤胡錫進這一次也繼續保持了自己的本色,在輿論發酵的第一時間就出面發文,聲稱需要對歐金中嚴懲加譴責而非道德開脫,聲稱所有同情歐金中的人都是在美化殺人犯,是在混淆是非並進行價值誤導。

我們客觀的說,胡錫進這類人的確有一種本事,總是能夠把一件非常齷齪骯髒的事情,三兩句話就變得雲淡風輕還帶點小清新,或者把一段難以想像的絕望悲慘的經歷,轉手翻新成高大上的主旋律呼喚。

一個人偶爾不說人話很常見,但要做到像胡錫進這樣的始終如一堅決不說人話的高標準,全天下還真沒幾個。

就像歐金中這個案子,歐金中一家帶著九旬老母被迫蝸居在悶熱潮濕的鐵皮屋足足六年,進退無據,走投無路,這其中有多少艱難和屈辱,被胡編一句「鄰里之間的利益糾紛」就輕鬆化解了,彷彿這只是社會主義新農村中充滿溫馨的、無傷大雅的小碰撞。

而當胡錫進以非常高大上的口吻聲稱「支持每個受了委屈的人以法律允許的各種方式追求正義」,甚至支持對歐金中產生絕望的原因進行調查的時候,歐金中曾經以各種合法方式苦苦追求正義但卻總是被法律一腳踢開的漫長而悲慘的經歷,幾乎瞬間就消失了,似乎歐金中從未意識到他可以尋求中華人民共和國神聖而莊嚴的法律的幫助。

在胡錫進的語氣中,甚至還帶著一點嗔怪:你看,你不能因為發生口角吃了一點虧,就這麼滅絕人性吧?中國已經在推動和諧社會這方面做得很好了,你怎麼能這麼點小小不言的委屈都忍不住呢,都要給國家抹黑呢?

這就是胡錫進的惡毒與狡猾之處:他刻意忽略、無視民眾對慘劇根源的挖掘,還不動聲色進行掩蓋與誤導,把所有的罪責都堆砌到這一長串各種傷害疊加起來的鏈條的終端,他直接抹掉了弱者被一步步逼到牆角逼到懸崖邊的漫長的過程,把所有的罪責都指向弱者掉下深淵之前的拚死一搏的那一瞬間。

從這個角度看,胡錫進這類人才是反複製造歐金中、張扣扣以及夏俊峰這類悲劇的最主要根源。在它們的概念中,擁有強權的一方無論如何肆無忌憚地操縱遊戲規則來進行合法的行惡、去占盡他人的便宜,剝奪他人的基本權利和尊嚴都是合理的,是可以理解的。你玩不過那是因為你自己不努力,或者說太愚蠢,就像馬雲說的那樣,不懂得領會「996是修來的福報」那樣深刻的幸福感。

而絕對弱勢的一方只要有了任何不遵守遊戲規則的行為,這套規則將立即以義正詞嚴的方式將其瞬間扼殺,還要扣上一頂特別骯髒的帽子。

剛才我們說了,大眾支持歐金中,絕不是支持他殺人的暴力行為,而是支持對這套遊戲規則的公平性與合法性進行質疑,支持修改這套遊戲規則。而這恰恰就是胡錫進們絞盡腦汁極力避免提到的東西,這也是胡錫進們絞盡腦汁要偷換概念、轉移焦點的原因所在。

所以,歐金中的行為絕不是胡編玩弄文字遊戲的什麼利益糾紛,因為真正讓他陷入絕境的,是層層傳遞下來的公權力,他這六年中曾經對公權力的信任有多大,他最後崩潰時刻的絕望就有多深,結果就是他選擇了以毀人也自毀的方式去反抗這個權力鏈條的最末端——也就是直接傷害他、反覆阻止他建房的鄰居、村幹部的親戚,那是他唯一夠得著的高度。

歐金中的方式當然是非法的,我們也都知道他即便是自首也幾乎不可能有活命的機會,這不僅是因為他的行為太暴力,更主要的,是他的遭遇太普通、太有代表性了。站在黨國的立場,如果今天讓他活了命,明天可能會有無數個歐金中會放下正在寫上訪信的筆,轉身拿起衝冠一怒的刀。那將是很多黨官睡不安寢的噩夢。

也就是說,在法律意義上,歐金中是罪人,但在社會意義上,他喚醒了很多對中共體制帶來公平還抱有幻想的人。

徵信管理辦法出台

好的,還有一點時間,我們簡要說說另一個與大陸朋友每個人都密切相關的事情,就是《徵信業務管理辦法》將於明年執行了。

根據大陸媒體的報導,央行近日發布了《徵信業務管理辦法》,將自2022年1月1日起施行,其內容包含了信用信息採集、整理、保存、加工、使用和安全等內容。

在這份文件中,官方講了很多如何注重個人信息保護的鬼話,而真正與大眾切身利益密切相關的內容,是官方從此將把徵信替代數據應用納入監管。

這話聽上去很官方,也比較專業,不太好懂,其實意思就是由於大數據技術的廣泛應用,多種類型的替代數據也進入到了信貸領域,包括個人的交易、社交、上網痕跡等。如此一來,徵信的數據來源也由傳統的金融機構擴大到政府部門、公共事業單位、數字金融公司等。

根據官方的認定,目前能夠合規採集個人信息的機構只有三家,分別是央行徵信中心、百行徵信和朴道徵信,都是國資控股的企業。

那麼這個文件和普羅大眾有什麼關係呢?很多人可能都在想,我又不做生意,幾乎不涉及到信貸領域,官方要查什麼數據跟我有什麼關係呢?

答案是關係很大。

數字極權全面到來】

我們都知道,百行徵信的八個民營徵信機構股東之中,有阿里巴巴的芝麻徵信和騰訊徵信在內,這就使得在大陸,徵信超越了金融交易概念,把數據來源範圍擴大到了每個人幾乎所有的生活記錄。

比如說,一個從未向銀行借貸的打工仔,不會在央行徵信中心留下自己的徵信記錄,但他只要在互聯網上留下行為軌跡,互聯網公司即可通過大數據挖掘來分析預測其信用價值和風險高低,甚至建立一套完整的個人信用評分檔案。

換句話說,你通過互聯網做了任何有損信用的行為,比如打車違約、訂餐爽約、朋友圈賣假貨、盜取QQ或微信號以及發布假消息等,都可能會被記錄下來給個人信用抹上污點。

要知道,僅僅是螞蟻金服一家公司,就有高達3億的實名用戶,覆蓋中國近一半網民,涵蓋了購物、投資、生活、公益等上百種場景數據。而個人信用評分已在醫療、保險、學生創業就業等方面開展廣泛應用,評分高的個人,在醫院做手術時可免交押金,去企業應聘時會提升成功率,甚至租房都會得到優先權。

相反,評分低的人,你的衣食住行、就業升學等各方面可能都會受到這樣那樣的限制,用朋友們很熟悉的一句話來說,就是你在起跑線上就落後一大截了。

大家注意,發布假消息是嚴重影響徵信記錄的指標之一,但什麼是假消息,這個標準是官方說了算的。你認為的真實信息,比如毛岸英死於貪吃蛋炒飯,但在官方標準中,這就是歷史虛無主義的假消息。

尤其在剛剛公布了非公有資本不得參與新聞的採編播發的背景下,一個恆大財富的投資者討論一下爆雷給自己帶來的影響,都可能被定義為假消息而讓你失去乘坐飛機或火車的資格。

這意味著什麼呢?我們這麼說吧,在此之前,中共已經頒布實施了《數據安全法》、《個人信息保護法》,基本構建了數字極權的法律框架。現在中共通過大數據技術,並假以法律之名,全面升級對普通民眾所有生活數據的管控。

這套管控體系將把整個社會變成一個透明的大監獄,每個人的徵信記錄事實上成為你在監獄中獲得分級處遇的衡量標準,成為這個監獄中無形的監管規定。表現良好順從規定的人,將獲得相對寬鬆的待遇,而表現不好的人將被嚴厲管束。可以說,這標誌著中共全面的數字極權時代已經到來。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遠見快評】長津湖之戰 隱藏多少謊言?
【遠見快評】長津湖掀文字獄 中共兩大謊言
【遠見快評】和統即武統?習與台灣隔空交手
【遠見快評】馬雲脫手媒體股份 習會查王岐山?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中共如何利用美國「覺醒主義」
【未解之謎】百慕大三角大揭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