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欧金中挥刃舆论沸腾 胡锡进心惊?

人气 20405

【大纪元2021年10月16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0月15日(星期五),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天焦点:欧金中事件轰动大陆,政府为何急欲“灭口”?胡锡进心惊肉跳,带节奏大玩两手法;征信管理办法出台数字极权时代来临。

【欧金中并未自首】

当前在大陆举国轰动的新闻,当然就是欧金中杀人事件了。到今天为止,距离他匹夫一怒,天下皆惊已经过去了整整5天时间,莆田市出动了数百警力,到处设卡封路如临大敌,在海陆空布下天罗地网,甚至出动了直升飞机进行地毯式搜索,想要全力缉拿欧金中,但欧金中的下落依然如石沉大海,踪影全无。

大陆网络在14日一度盛传欧金中已自首,但经大陆媒体现场向值班的警察证实了这是假消息,欧金中依然处于逃亡之中。

在昨天,我有幸受邀参与希望之声TV的直播节目,已经谈到了欧金中事件的部分话题,但今天还是觉得有些话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

【欧金中事件回顾】

尽管可能大部分朋友都知道了欧金中的故事,我还是尽量简要地先介绍一下他这个案子的概况。

10月10日中午,福建省莆田市平海镇上林村发生一起一家五口2死3伤的恶性命案,伤者中包括一名10岁儿童。当地警方随后发布协查通报,称上林村村民欧某中有重大作案嫌疑。

这个欧某中,就是欧金中。根据大陆媒体的报导,欧金中与受害者本是邻里关系,两家矛盾可以追溯到多年前。当年,欧金中一家想翻建住宅,没想到在推倒旧屋、准备修建新屋之际,被邻居一家联合各种力量百般阻挠,欧金中一家被迫在简陋的铁皮屋中栖身长达六年之久,包括其已经89岁高龄的老母亲。

10月9日,欧金中的铁皮屋顶被台风吹落,残片掉入死者家的菜地,欧金中去拾捡时踩到了地里种的菜,被死者家人恶言辱骂,成为冲突的直接导火索。第二天欧金中就拿着柴刀上门行凶。

说实话,在欧金中事件刚刚被报导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引起我的特别注意,因为经常关注大陆消息动态的朋友可能都知道,在现在的大陆,因为人际矛盾而导致恶性犯罪行为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大陆媒体高喊“社会戾气太重”也都喊了不知多少年了,但就是谁都没办法扭转这样的风气,大多数人也都不清楚为什么生活过好了反倒出现了巨大的社会危机。

随着欧金中案子的内情被媒体逐步披露出来,包括他多年上访、寻求媒体帮助的那些记录被一一挖掘出来,大众的关注度也开始升温,而真正令舆论在一夜之间进入爆炸状态的,恰恰是当地平海镇政府自己。

网民痛骂政府公然买凶杀人

他们在10月12日发布的一份堪称奇葩的悬赏通告中公然宣布,提供破案线索的奖励2万人民币,而发现欧金中尸体的则奖励5万元。

这份通告几乎是在瞬间点燃了大众怒火,无数的帖子都在痛骂政府这是在公然买凶杀人,高声质问平海镇政府是否有蓄意灭口的不良企图,背后是否牵涉到镇政府有惧怕见光的黑幕等等。

正是政府这份“抓活的有奖但死的赏格更高”的通告进一步的助推,才引发了当前中国社会的又一次网络奇观:绝大部分的人都公开表示了对欧金中的同情。

网络奇观:公开表示对欧金中的同情

在一个网友自发进行的民意调查中,站在欧金中一边的比例高达83%,而站在死者家庭一边的比例仅有3%,剩下的不表态。

平海镇政府发布悬赏通告的确是很反常的行为。因为根据中共《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只有县级以上公安机关才有权发布通缉令,而悬赏通告往往是和通缉令并用的。因此,在警方尚未发布通缉令的情况下,平海镇政府擅自发布刑事案件悬赏通告,不但涉嫌跨界越权,而且显示该政府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动机在促使他们巴不得欧金中永远闭嘴。

欧金中案件之所以引发舆论沸腾,最关键的因素当然是因为欧金中所有手续齐全却始终无法顺利建房,一家大小只能常年蜗居铁皮屋的奇怪遭遇。

据多家媒体报导说这是因为当地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凡是建新房的都必须获得各家邻居签字同意了才行。让欧金中拔刀相向的那家邻居,就是利用了这一点百般阻挠,才最终导致惨剧发生。

朋友们可能都看过了那张欧金中与死者一家的房屋照片,死者一家高大敞亮的4层小洋楼与欧金中那个低矮丑陋的小铁皮屋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反差,也非常形象地反映出双方在村里的地位高下:死者一家是村主任的亲戚,就这么一点点的权势,加上一点点的潜规则,就可以做到只手遮天,活生生把欧金中一家摁在小小铁皮屋中6年动弹不得。

【谁逼欧金中走上绝路?】

客观的说,欧金中并非不明事理之人。如果说他早年曾经冒险救过同村的孩子甚至救助过海豚是出于他“我本善良”的一时之热血,那么他在六年的时间里用尽各种合法申诉维权的方式,就说明他直到崩溃前一刻都保持着高度的理性。

我们看到他的上访从市里一直延伸到省里,甚至一直告到了公安部。他联系了众多的媒体,从地方小媒体到不可一世的央视焦点访谈都没漏过,没有多少文化的他甚至新买了智能手机,花钱注册了微博会员去发帖鸣冤,希望得到指点得到帮助。

他尝试了几乎所有一切合法的、文明的途径,但都毫无反响。

就像我刚才提到的,类似他这样受委屈被欺负的遭遇在大陆遍地都是,四处发帖希望得到舆论关注的人太多了,多到大众都麻木了。在那些手握权力的各级党棍眼里,他们这些无权无势的边缘人群连韭菜都不是,都没多大收割的价值,只能算野草,他们甚至都不屑于花一点点时间多看一眼欧金中冥思苦想才写出来的申诉材料。

从这个角度看,欧金中的失控是必然的,即便今天没有出现欧金中,明天也可能会出现王金中或张金中,保不齐什么时候还会出现一个张献忠。

也就是说,欧金中事件的背后,有着非常深刻的体制根源。我们看到那么多人都同情支持欧金中,他们是在支持欧金中杀人吗?当然不是,他们同情的是欧金中多年讨一个说法而不得的遭遇,他们支持的是要对相关部门和各级政府的不作为甚至乱作为进行追责。这,这恐怕才是当地政府乃至更高层党官们感到恐慌的原因。

胡锡进们制造了欧金中】

那个一向不说人话的胡叼盘胡锡进这一次也继续保持了自己的本色,在舆论发酵的第一时间就出面发文,声称需要对欧金中严惩加谴责而非道德开脱,声称所有同情欧金中的人都是在美化杀人犯,是在混淆是非并进行价值误导。

我们客观的说,胡锡进这类人的确有一种本事,总是能够把一件非常龌龊肮脏的事情,三两句话就变得云淡风轻还带点小清新,或者把一段难以想像的绝望悲惨的经历,转手翻新成高大上的主旋律呼唤。

一个人偶尔不说人话很常见,但要做到像胡锡进这样的始终如一坚决不说人话的高标准,全天下还真没几个。

就像欧金中这个案子,欧金中一家带着九旬老母被迫蜗居在闷热潮湿的铁皮屋足足六年,进退无据,走投无路,这其中有多少艰难和屈辱,被胡编一句“邻里之间的利益纠纷”就轻松化解了,仿佛这只是社会主义新农村中充满温馨的、无伤大雅的小碰撞。

而当胡锡进以非常高大上的口吻声称“支持每个受了委屈的人以法律允许的各种方式追求正义”,甚至支持对欧金中产生绝望的原因进行调查的时候,欧金中曾经以各种合法方式苦苦追求正义但却总是被法律一脚踢开的漫长而悲惨的经历,几乎瞬间就消失了,似乎欧金中从未意识到他可以寻求中华人民共和国神圣而庄严的法律的帮助。

在胡锡进的语气中,甚至还带着一点嗔怪:你看,你不能因为发生口角吃了一点亏,就这么灭绝人性吧?中国已经在推动和谐社会这方面做得很好了,你怎么能这么点小小不言的委屈都忍不住呢,都要给国家抹黑呢?

这就是胡锡进的恶毒与狡猾之处:他刻意忽略、无视民众对惨剧根源的挖掘,还不动声色进行掩盖与误导,把所有的罪责都堆砌到这一长串各种伤害叠加起来的链条的终端,他直接抹掉了弱者被一步步逼到墙角逼到悬崖边的漫长的过程,把所有的罪责都指向弱者掉下深渊之前的拚死一搏的那一瞬间。

从这个角度看,胡锡进这类人才是反复制造欧金中、张扣扣以及夏俊峰这类悲剧的最主要根源。在它们的概念中,拥有强权的一方无论如何肆无忌惮地操纵游戏规则来进行合法的行恶、去占尽他人的便宜,剥夺他人的基本权利和尊严都是合理的,是可以理解的。你玩不过那是因为你自己不努力,或者说太愚蠢,就像马云说的那样,不懂得领会“996是修来的福报”那样深刻的幸福感。

而绝对弱势的一方只要有了任何不遵守游戏规则的行为,这套规则将立即以义正词严的方式将其瞬间扼杀,还要扣上一顶特别肮脏的帽子。

刚才我们说了,大众支持欧金中,绝不是支持他杀人的暴力行为,而是支持对这套游戏规则的公平性与合法性进行质疑,支持修改这套游戏规则。而这恰恰就是胡锡进们绞尽脑汁极力避免提到的东西,这也是胡锡进们绞尽脑汁要偷换概念、转移焦点的原因所在。

所以,欧金中的行为绝不是胡编玩弄文字游戏的什么利益纠纷,因为真正让他陷入绝境的,是层层传递下来的公权力,他这六年中曾经对公权力的信任有多大,他最后崩溃时刻的绝望就有多深,结果就是他选择了以毁人也自毁的方式去反抗这个权力链条的最末端——也就是直接伤害他、反复阻止他建房的邻居、村干部的亲戚,那是他唯一够得着的高度。

欧金中的方式当然是非法的,我们也都知道他即便是自首也几乎不可能有活命的机会,这不仅是因为他的行为太暴力,更主要的,是他的遭遇太普通、太有代表性了。站在党国的立场,如果今天让他活了命,明天可能会有无数个欧金中会放下正在写上访信的笔,转身拿起冲冠一怒的刀。那将是很多党官睡不安寝的噩梦。

也就是说,在法律意义上,欧金中是罪人,但在社会意义上,他唤醒了很多对中共体制带来公平还抱有幻想的人。

征信管理办法出台

好的,还有一点时间,我们简要说说另一个与大陆朋友每个人都密切相关的事情,就是《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将于明年执行了。

根据大陆媒体的报导,央行近日发布了《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将自2022年1月1日起施行,其内容包含了信用信息采集、整理、保存、加工、使用和安全等内容。

在这份文件中,官方讲了很多如何注重个人信息保护的鬼话,而真正与大众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内容,是官方从此将把征信替代数据应用纳入监管。

这话听上去很官方,也比较专业,不太好懂,其实意思就是由于大数据技术的广泛应用,多种类型的替代数据也进入到了信贷领域,包括个人的交易、社交、上网痕迹等。如此一来,征信的数据来源也由传统的金融机构扩大到政府部门、公共事业单位、数字金融公司等。

根据官方的认定,目前能够合规采集个人信息的机构只有三家,分别是央行征信中心、百行征信和朴道征信,都是国资控股的企业。

那么这个文件和普罗大众有什么关系呢?很多人可能都在想,我又不做生意,几乎不涉及到信贷领域,官方要查什么数据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答案是关系很大。

数字极权全面到来】

我们都知道,百行征信的八个民营征信机构股东之中,有阿里巴巴的芝麻征信和腾讯征信在内,这就使得在大陆,征信超越了金融交易概念,把数据来源范围扩大到了每个人几乎所有的生活记录。

比如说,一个从未向银行借贷的打工仔,不会在央行征信中心留下自己的征信记录,但他只要在互联网上留下行为轨迹,互联网公司即可通过大数据挖掘来分析预测其信用价值和风险高低,甚至建立一套完整的个人信用评分档案。

换句话说,你通过互联网做了任何有损信用的行为,比如打车违约、订餐爽约、朋友圈卖假货、盗取QQ或微信号以及发布假消息等,都可能会被记录下来给个人信用抹上污点。

要知道,仅仅是蚂蚁金服一家公司,就有高达3亿的实名用户,覆盖中国近一半网民,涵盖了购物、投资、生活、公益等上百种场景数据。而个人信用评分已在医疗、保险、学生创业就业等方面开展广泛应用,评分高的个人,在医院做手术时可免交押金,去企业应聘时会提升成功率,甚至租房都会得到优先权。

相反,评分低的人,你的衣食住行、就业升学等各方面可能都会受到这样那样的限制,用朋友们很熟悉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你在起跑线上就落后一大截了。

大家注意,发布假消息是严重影响征信记录的指标之一,但什么是假消息,这个标准是官方说了算的。你认为的真实信息,比如毛岸英死于贪吃蛋炒饭,但在官方标准中,这就是历史虚无主义的假消息。

尤其在刚刚公布了非公有资本不得参与新闻的采编播发的背景下,一个恒大财富的投资者讨论一下爆雷给自己带来的影响,都可能被定义为假消息而让你失去乘坐飞机或火车的资格。

这意味着什么呢?我们这么说吧,在此之前,中共已经颁布实施了《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基本构建了数字极权的法律框架。现在中共通过大数据技术,并假以法律之名,全面升级对普通民众所有生活数据的管控。

这套管控体系将把整个社会变成一个透明的大监狱,每个人的征信记录事实上成为你在监狱中获得分级处遇的衡量标准,成为这个监狱中无形的监管规定。表现良好顺从规定的人,将获得相对宽松的待遇,而表现不好的人将被严厉管束。可以说,这标志着中共全面的数字极权时代已经到来。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远见快评】长津湖之战 隐藏多少谎言?
【远见快评】长津湖掀文字狱 中共两大谎言
【远见快评】和统即武统?习与台湾隔空交手
【远见快评】马云脱手媒体股份 习会查王岐山?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中共如何利用美国“觉醒主义”
【未解之谜】百慕大三角大揭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