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马云脱手媒体股份 习会查王岐山?

人气 10009

【大纪元2021年10月14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0月13日(星期三),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天焦点:马云急速卖光财新股份并未脱险,党国要钱之后还要什么?《华日》罕见点名爆料王岐山习近平未必兔死狗烹的三个理由。

在上个周末,中共发改委公布了一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21年版)》的文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该文件内容一度成为大陆周末最受关注的热门话题,原因就是文件提到了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等六项内容。

这份文件当然可以说是习近平上台以来威力最大的、管控舆论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上至财新网、《南华早报》等知名媒体,下至无数自媒体网络大v,几乎是一夜间都站到了悬崖边上。

马云现身香港 出售财新传媒股份】

而就在舆论聚焦财新网这家多少有点特殊性的媒体究竟要向何处去的时候,低调了很久的马云突然在昨天爆出了最新的消息:他出现在了香港,还参加了几个商业伙伴的饭局,但谈些什么谁都不知道。

同一天,大陆媒体“网易科技”引述消息人士爆出了一条独家新闻,说马云旗下的蚂蚁集团已将其持有的财新传媒的股份全部卖出,彻底退出投资。

这篇报导还提到,说财新传媒过去通过4轮融资,曾经引入了浙数文化、腾讯、CMC资本、蚂蚁集团等外部投资者,但现在蚂蚁、浙数文化等已在财新股东名单消失,只有腾讯仍通过深圳利通产业投资基金持有财新传媒4.5655%的股份。

这两个消息由一中一外两家媒体在同一天爆出来,都聚焦在马云身上,显然很不寻常。而更不寻常的是,在昨天晚些时候,“网易科技”就已经删除了这篇独家报导,只有其它媒体的转载内容还可以搜索到。

虽然这个消息只是转瞬即逝,但所有人都立即看到,马云退出财新股份显然与发改委刚刚公布的文件密切相关。

事实上,从发改委公布文件到网易报导消息,中间仅仅只有4天时间。马云的反应之快,可以用惊弓之鸟来形容。我们从一般的常理上来推测,他大概率在早于10月8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份文件的内容了,而且很可能已经主动或被动地看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所以才会如此光速退出、瞬间脱手。

这个动作,与财新网总编胡舒立发出那条倍受争议的“猪头”微博,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马云已经是过来人,尝过社会主义铁拳的滋味了,知道多说无益,但求丢车保帅即可。而胡舒立在某种程度上还处于马云被铁拳击中之前、在上海痛批中共银行都是“当铺思想”的那个阶段。

当然,进入了惊弓之鸟状态的不会只有马云一个人。我们看到万达集团10月11日在微信公号发布消息,在万达与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合作签约仪式上,久未露面的曾经的首富王健林当场表示,他亲自带头,万达副总裁以上高管全部换乘一汽生产的红旗汽车。

其实马云这次火速卖光财新股份,并不是第一次清盘之举。早在9月23日,芒果超媒就发布公告表示,公司第三大股东杭州阿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里创投”)拟将其所持公司5.01%股份进行协议转让,协议转让完成后,阿里创投将不再持有公司股票。

而就这一次的转让,阿里就浮亏超过23亿元,堪称一次惨烈的割肉退场。

至于这次清盘财新股份又亏了多少,就只有马云自己才清楚了。

【非公资本清盘 马云又成头号目标?】

马云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果断呢?其实原因不难理解,如果说目前处于风暴边缘的王健林高调换车更多是为了向当局示好表忠,那么与处于风暴中心的马云就是为了断臂求生,这二者还是有差别的。

早在今年3月,《华尔街日报》就曾经报导说,中共当局认为马云投资大量媒体,已经对中共及其宣传机构构成严重挑战,私下要求阿里巴巴脱手其控制的媒体资产。

当时的阿里巴巴没有对此公开置评,但发表了一份软中带硬的声明说,集团是媒体行业的“被动投资者”,“不插手或参与企业日常运营或采编决策”。这说明马云当时仍然低估了当局要严控媒体舆论的严重性。

现在我们看到马云态度大变,是因为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太树大招风了。要知道,马云此前以投资入股的方式,已经布局了九十多家传媒机构,其中包括像财新传媒和《南华早报》这样经常让习近平不爽的媒体,也包括微博和“第一财经”这类在大陆影响极大的媒体平台。

所以,从马云的最新动向,我们可以做两个合理的推测,一个是马云很可能已经成为这一波整肃非公有资本涉足媒体行业的头号目标,甚至不排除他私下里已经从某些渠道收到了严厉警告,所以才态度逆转,哪怕割肉数十亿也只求尽快脱离这个漩涡。

另一个就是马云突然出现在香港,不排除与出售《南华早报》的业务有关系。这家报纸曾经在19大前爆料栗战书家族捞钱内幕,摆了习近平一道,之后道歉收场,其背景是谁不言而喻。

所以对马云来说,当前北京政治风云诡谲多变的背景下,这些媒体资产已经不再是商业问题,而是严重的政治问题了,是一种政治负担了。

【美媒点名爆料王岐山

然而我们接下来要和大家讨论的,是习近平有了更大的动作,不但马云的麻烦远不止割点肉认个怂这么简单,而且习近平的刀锋已经开始指向马云、许家印等人背后的势力,包括习近平曾经的铁杆盟友王岐山的地盘。

就在昨天,《华尔街日报》再次发出独家报导,披露了中共对25家金融机构进行审查的一些细节,这25家金融机构在中国经济领域中占据了核心地位。此前在9月份的时候,中共官方曾经通报说,要对包括央行、银监会、证监会等在内的25家金融单位开展常规巡视,这是中纪委的第八轮巡视。

但因为当时没有任何细节披露,所以外界也不清楚这次看起来就是一次例行的巡视有什么特殊之处。但从昨天《华尔街日报》的报导来看,这次的巡视是有点来者不善的。

根据这篇报导披露的核心信息,我们归纳一下大概有以下这么几点:

1. 这次审查将重点针对国有银行、投资基金和金融监管机构是否与私营企业过从甚密,特别是一些最近被官方盯上的企业,有三家企业被点名,包括房地产巨头恒大集团、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和马云的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

2. 中纪委人员将重点审查金融机构的贷款、投资和监管记录,以及它们与私营企业的某些交易或决定是如何做出的。其中牵涉不当交易的个人可能受到正式调查及指控,而被发现违规的实体将受到处罚。

3. 报导点名王岐山,说他与被审查的一些金融机构存在关联,而建设银行对海航集团的贷款将成为本轮审查的重点内容之一。众所周知,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刚刚被抓,而建设银行就是王岐山仕途起飞的发家之地。

4. 中国恒大的贷款也将受到严格审查,其背后至少牵涉了中信集团、光大集团和农业银行三家机构;而大力投资了蚂蚁金服和滴滴出行的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投公司)和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人寿)这两家,也都是本轮审查的重点对象。

这篇报导之所以引起广泛关注,有两个原因:一个是马云、许家印等人的麻烦远远没有结束,谁也不知道这样的调查最后会不会导致抓人。如果说此前的反垄断监管还只是要钱的话,那么现在可以说开始进入要命的阶段了。(远见快评

第二个原因,就是这一轮审查直接涉及到了王岐山在金融界的地盘。

我们都知道,王岐山的政治伯乐是中共前总理朱镕基,两人都在金融系统有很深的根基,金融业甚至可以说是王岐山派系的最大根基之一。王岐山在习近平的第一个任期内大力反腐的时候,他在很大程度上都回避了对金融业的调查,这不仅是因为金融业到处都是红二代官二代,其实也是因为他自己门生故旧太多,不好动手。

比如刚才提到的农业银行,王岐山的亲信蒋超良就曾经在农行深耕十多年并曾经担任董事长;还有光大集团的前董事长朱小华,是朱镕基的心腹亲信;包括中信集团的前董事长王东明,其亲兄弟王波明是和胡舒立一起联手创办《财经》杂志的搭档。

当然,这些人物现在早已不在其位,但至少说明了王岐山和朱镕基体系在整个金融界的确是树大根深,举足轻重的。

【习近平未必动刀王岐山的3个理由】

如此一来就带来一个很大的问题,很多人都在猜测,《华尔街日报》这么点名报导王岐山,以及习近平大举审查王岐山地盘,是否意味着他将要把反腐的矛头对准王岐山了?

我觉得还不一定。

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我们此前就已经讨论过,习近平最近一系列的监管风暴的本质,就是削藩,而重中之重的就是金融削藩。所以,凡是在金融领域跑马圈地、占山为王的,可能都是他要削弱、打击的对象。

在这其中,王岐山和朱镕基派系势力固然不可避免被波及,但其它高层权贵家族一样也有很多的被卷入的。

比如光大集团其实也有吴官正家族的白手套在其中,而江派骨干人物、前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的儿子刘云飞,既担任过中国人寿首席投资执行官,也担任过中信证券副董事长,直到现在都还是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还有刚才提到的中投公司,与江泽民孙子江志成关系非常密切。早在2012年,马云与江志成首次会面的时候,江志成刚刚注册成立才两年的博裕资本就加入了中投公司牵头的财团,为马云从雅虎手中购回约20%股权所需的71亿美元募集部分资金。

中投公司借此操作获得了阿里巴巴5.6%的股权,而江志成的博裕资本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内,获得了约两倍半的收益,闷声大发了一笔横财。

所以,我们就可以看到,在整个金融行业占据各个要津的势力,几乎都是太子党。习近平现在要对这块地盘进行敲打,他的主要目的不会只是想要“震”某一只老虎,而是想要通过敲山来震一大堆老虎的,江派无疑是其中最主要的一部分。

其次,就习近平当前的处境来说,虽然与王岐山已经渐行渐远,身份尊卑越来越分明,毕竟尚未翻脸成仇。当前对他构成最大威胁的,依然是江派势力。

这次习近平对政法系反腐抛出孙力军和傅政华,还有罗文进与王立科等窝案,直接把谋刺习近平都公布出来,同时公布了孙力军史无前例的双开官方通报,痛批其政治野心极度膨胀等等,其本身可以说也是一种敲山震虎。

因为谁都知道,无论孙力军还是傅政华,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公安系统的部级官员,都是高级打手的角色,他们根本就没有资格也没有实力坐上党魁的位置,即便习近平真的被搞掉了,能够实现政治野心的也只能是另有其人。

所以,习近平要“震虎”的主要对象,只能是掌控政法系的江派。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即便出于巩固权力的需要对王岐山进行削藩,也很可能适可而止,不会愚蠢到把王岐山推过去和江派结盟。

第三,习近平从上台起到现在,反腐一直都是他最大的政绩兼合法性基础,这份政绩被宣传为“危急时刻挽救了党和军队”。那么大家想想,他这份功劳实际上是王岐山给他挣下来的。如果他现在以反腐名义剑指王岐山,把王抛出来,他就等于否定了自己反腐的正当性、合法性,他就等于公开宣布,自己高调颂扬的所谓反腐壮举不过只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权力游戏。

这只会造成一个结果,就是他会在党内陷入前所未有的孤立,成为真正的孤家寡人。包括他现在视为心腹的亲信部下,可能都会立马生出二心。道理很简单,连王岐山这种有护驾拥戴之功而又极力避免功高震主之嫌的人都活不过一个任期,那习近平身边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既然大家都不安全,唯一的活路就只有灭掉让所有人都不安全的因素,这样至少大家都可以自保。

我相信习近平如果稍有一点正常的理智,都不会这么做。他如果这么做了,就等于重演毛泽东和林彪的故事。但习近平应该很清楚,他自己并没有毛泽东当年那样独断一切的权威,他暂时还没有那样的权力基础。

习近平做的三件事 为备战备荒?

所以,我们如果从这一大堆繁杂的信息中跳出来看,就会看到,习近平现在做的就是三件事,一方面关闭民间舆论的声音,这是全面抓紧笔杆子。另一方面全面审查金融系统和私人企业关系,这是要打散政商混合体之间的结合部,目的是全面抓紧钱袋子。而刚刚抛出的一波政法系老虎显然是为了抓紧刀把子。

这么一系列的大动作在谋求连任的关键时候拿出来,只能说明习近平现在全力在为两大危机做准备,一个是连任本身可能引发的内斗危机,这其中掺杂了当前的能源危机与恒大爆雷等金融危机;另一个是他连任之后,武力攻台势必提上议事日程,这是他既定的目标。

这也意味着,他将很可能在自己下一个任期内与国际社会全面敌对,所以他要让全社会处于一种类似战时轨道的状态,抓笔杆子刀把子和钱袋子,都是一个目的:备战备荒。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远见快评】两大谜:习家丑外扬 拜登软硬兼施
【远见快评】长津湖之战 隐藏多少谎言?
【远见快评】长津湖掀文字狱 中共两大谎言
【远见快评】和统即武统?习与台湾隔空交手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欧金中挥刃舆论沸腾 胡锡进心惊?
【新闻看点】党报诡异捧习父子 反习势力蠢动?
【秦鹏直播】大陆房市雪上加霜 房地产税或出炉
【财商天下】第一网红papi酱关闭 传媒风声鹤唳
【拍案惊奇】中共是台独鼻祖 升级三空军基地
【舞蹈三剑客】肯塔基州路易维尔神韵演出幕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