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符合資格者接種率近90%

一些堅持不打疫苗者為什麼改變主意?

加拿大有越來越多的曾經堅持不打疫苗的人改變了主意。(Shutterstock)
人氣: 42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1年10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王蘭多倫多報導)加拿大是世界上接種疫苗人口比率最高的國家之一,截至 10 月 19 日,符合條件的人口中有 89.92% 至少接種了一劑疫苗。但公共衛生官員仍在說服堅持不打疫苗的人挽起袖子接種疫苗,他們認為疫苗接種是結束病毒大流行的最佳方式,而也有越來越多的曾經堅持不打疫苗的人改變了主意。

亞伯塔省衛生服務部門的前衛生官胡佳(Dr. Jia Hu,譯音)說,通常情況下,三個因素會促使人們接種疫苗,一個是人們對 COVID-19病毒的擔憂程度;另一個是對疫苗的信心;第三是注射疫苗是否方便。但現在又多了一個因素那就是疫苗護照。

胡醫生說,全國范圍內開始全面採用疫苗護照, 「絕大多數人現在打疫苗是為了可以坐飛機或去餐館」。

《環球郵報》聯繫了一些疫苗接種者,了解是什麼最終讓他們改變了主意。

「害怕被社會孤立」

45歲的安省基奇納居民優素福(Fadhwa Yusuf)經過幾個月的反覆考慮,終於在秋天打了第一針輝瑞疫苗。她從事服務行業,這意味著必須經常與人互動。

她說,害怕被社會孤立是做出最終決定的一個重要因素。 「如果被孤立起來,你不能去任何地方,不能與你的朋友聯繫,也不能帶你的孩子去任何地方。你是那個被排除在外的人。所以這種壓力終於壓到了我身上。」

優素福女士說之所以猶豫了很長時間不打疫苗,因為覺得沒有掌握有關這種最新疫苗的所有信息,現在是不得不打了。

「為了保住工作」

亞伯塔省奧爾茲市55歲的居民哈特利(Caroline Hartley )說,剛開始不願意接種是因為不知道該相信什麼,新聞中都是有關疫苗的好消息,但朋友們和社交媒體上看到的很多壞消息,令人懷疑疫苗的有效性。

9月下旬,亞伯塔省推出疫苗護照計劃的五天後,她打了第一針疫苗。她說,一半原因是擔心如果沒有完全接種疫苗,可能無法乘飛機前往新布倫瑞克省看望她的母親。另一半原因是擔心可能會失去工作。她工作的公司在卡爾加里市中心的公寓安裝安全系統,公寓的物業經理表示,如果員工沒有接種疫苗,將不允許進入公寓。

「這是我最喜歡的工作,當你 55 歲時,相信我,你在其它任何地方都找不到另一份工作。」她說。

「為了旅行」

整個夏天,27歲卑詩省Terrace市居民辛格( Harbinder Singh )的出租車乘客問他是否接種了疫苗時,辛格都感到很緊張。

他表示之所以不願意接種是因為在印度的親屬即使注射了疫苗也染疫身亡,親屬的家人們都責怪疫苗無效。然而,幾週前,辛格改變了主意。

卑詩省已經推出疫苗護照,辛格說,自己不能在沒有出示接種疫苗的證明的情況下去銀行或餐館,這是一個強大的驅動自己打疫苗的壓力。

他還每隔一兩年去印度旅行,需要出示疫苗接種證明才能乘坐飛機回家,他的家人最近都接種了疫苗,這也是出於旅行的目的。

「進不了醫院和養老院」

安省Renfrew市45歲居民麥克勞德(Jeff McLeod)的妻子和他們的兩個十幾歲的孩子今年早些時候接種了疫苗,但他不願意接種。 「我絕對不急於這樣做,」經營 HVAC 公司的麥克勞德先生說:「我真的不覺得這是我想要注射到體內的東西,太新了。」

但隨著疫苗護照的出現,麥克勞德先生的一些最大客戶,包括一家醫院和養老院,給他發了信,通知他,從 9 月 22 日開始,如果沒有疫苗接種證明,他將不被允許進入醫院或養老院。他覺得自己已經沒有選擇。「疫苗護照正在從我的桌子上拿走我的食物,所以必須得打了。」他說。

他的妻子和孩子聽到他決定接種疫苗還是很高興,特別是因為這意味著他們今年冬天可以去古巴或墨西哥。

「他們對此很高興。我老婆想旅行。」麥克勞德說。

「朋友染疫住院」

安省漢密爾頓56歲的居民布魯庫勒里 (Irene Brucculeri )覺得自己有很強的免疫系統,並不擔心自己會感染病毒,她擔心的是如果她接種了疫苗會發生什麼。

然後,今年春天,她的一些朋友感染了病毒。她認識的一位女士病情嚴重,幾乎要住院了,她擔心自己也會這樣,於是接種了疫苗。

「我們不是生活在自由的國家」

卑詩省Vernon市57的居民麥戈文 (Catherine McGovern)說:「我不是陰謀論者,我不是反疫苗者,絕對支持疫苗。」

儘管如此,COVID-19 疫苗缺乏時間檢驗還是讓她猶豫了,所以她打算戴口罩和保持身體距離,要等到 2022 年春天才去接種疫苗,但疫苗護照的出現改變了她的計劃。

麥戈文女士和她的丈夫經營著一家環保公司,他們意識到他們必須接種疫苗。

「如果不打疫苗,做生意變得非常困難。」她說,特別是因為她和丈夫至少每兩週要飛往卡爾加里一次。「你要出去與人共進晚餐,諸如此類。這是做生意時與人建立聯繫的重要組成部分。」她說。

她於 9 月 20 日接受了第二次注射,但感到很憤怒。

「說實話,我和丈夫,我們覺得我們不是生活在一個自由的國家。」她說: 「為了過上正常的生活,我們被迫注射我們現在還不想打的疫苗,這讓我們感到更加憤怒。」

責任編輯:嚴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