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疫苗政策帶來分裂 加拿大人切斷與父母聯繫

圖:有人願意接種疫苗,有人不願意,此局勢甚至已導致一些家庭分裂。(shutterstock)
人氣: 8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1年10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在各級政府出台疫苗政策後,加拿大大多數人已經接種COVID-19疫苗。但是,也有很多人堅持拒絕疫苗。此局勢甚至已導致一些家庭分裂,還涉及到一些道德底線的問題。

COVID-19大流行自一年半多之前開始以來,已經對經濟、醫療保健系統和人的生活造成了嚴重破壞。政府為應對疫情實施的各種措施,對社會各層面都產生了深遠影響,甚至給一些家庭內部的關係,帶來了可能難以彌補的裂痕。

在感恩節期間,家庭通常會坐在一起吃晚飯,享受天倫之樂。即使有疫情導致的限制,他們也會通過保持身體距離的聚會、網上視頻聚會,或者送禮、送食物來表達親情。

據CBC報導,在今年的感恩節,有些家庭成員之間已拒絕交談,關於瘟疫及疫苗的不同看法,已經使他們的關係破裂。就像一些行業在擔心的那樣——他們是否能熬過此瘟疫,或者熬過瘟疫後,是否還能恢復到瘟疫前的樣子。

所信不同導致家庭分裂

住在亞伯塔省Westlock、46歲的布坦(Jasmine Lee Boutin)說,她和她的母親都接種了COVID-19疫苗,但是,她的2名個成年女兒沒有這樣做。

布坦說,她主要擔心的是她的孫子女,他們都不滿10歲。「已經有很多次爭論,試圖讓她們意識到接種疫苗的重要性,不僅是為了她們自己,也是為了她們的孩子。」

但是,這些爭論都沒有效果。布坦說,此事已經影響了她與女兒的關係,她們已極少聚在一起。「我們沒有燒烤,我們沒有聖誕節,我們沒有過生日。只有我和我媽媽在一起。」

來自亞省Leduc的、有2個孩子的母親巴恩斯利 (Danielle Barnsley) 說,由於他們對COVID-19的看法不同,她已不再與她的父母說話,因為他們拒絕接種疫苗。她認為,她60多歲的父母所相信的東西不對。

「我們的談話變得非常非常緊張。」她說,那種憤怒程度就像一張拉滿了的弓。

巴恩斯利在幾個月前,為了自己的心理健康,切斷了與父母的聯繫。

展望未來,巴恩斯利說,她不能確定自己是否會與父母重建關係。「我在這場病毒大流行中學到的一件事是,我們不會回到過去的樣子,我認為瘟疫正在衝擊家庭關係。」

卡爾加里25歲的居民麥金農(Chanse Mackinnon)說,他沒打算接種疫苗,因為他去年12月已經得過COVID-19。「我堅決不打疫苗。我覺得在某種程度上,科學可以證明你有了天然免疫力。」

麥金農說,他因為選擇不接種疫苗,和他姐姐發生了激烈的爭論。他姐姐接種了疫苗,家裡有3個13歲以下的孩子。

「她仍然不願意和我說話,也不讓我去她家。」他說,「不得不面對你自己的家人不想見你的局面,這很令人沮喪。」

麥金農說,他是看著3名外甥長大的,他從未想過,會在他的家庭中發生這樣的事。

醫者是否選擇性救人的問題

關於COVID-19疫苗接種的爭論,已經涉及到一個人們可能從未想過的問題,就是醫護人員是否可以拒絕沒接種疫苗的人求醫。

據CYV News報導,民調機構Nanos Research 的一項新調查顯示,近三分之二的加拿大人表示,他們支持醫護人員拒絕對未接種COVID-19疫苗的,有威脅性或不尊重的患者進行治療。

該民調發現,40%的受訪者支持,另外24%的受訪者在某種程度上支持醫護人員拒絕對這些患者進行治療。

另一方面,反對的人也不少。在接受調查的人中,21%的人表示,他們反對醫護人員拒絕對這些患者進行治療,另外11%的人表示,他們在某種程度上反對。4%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對此沒有觀點。

多倫多時事評論員馮志強表示,他對該民調結果感到吃驚。他認為,醫務工作者不應該因為病人沒有打疫苗而拒絕給他們提供醫療服務,因為這是到醫療工作者的專業操守決定的。

「作為醫務工作者來說,他們的天職就是保護需要醫療服務的民眾。」他對《大紀元時報》說,這種選擇性的做法,本身就是一種歧視——你打了疫苗,就給你提供醫療服務;你不打疫苗,就不給你提供服務。

他說,飯店可以這樣做,如果你沒打過疫苗,不讓你進來吃飯。但是,你是醫務工作者,你責無旁貸,沒有任何理由拒絕任何人求醫,「那怕有生命危險,你也得去做」。

馮志強解釋說,民調反映的是一個民意,是情緒的表達,是目前的局勢造成的。「作為醫療工作者,他們絕不可以憑著該民意,拒絕給需要醫療服務的任何人士提供服務。他們的天職就是救人。」

「比如消防隊員救火時,要面對生命危險,去不去?他必須去做。」他說。

馮志強說,加拿大是民主社會,保護人們有選擇的自由。「在專制國家就是另一回事了,你必須打疫苗,不打就抓進去;不打,沒有工資。在加拿大行嗎?行不通的。」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