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疫苗政策带来分裂 加拿大人切断与父母联系

图:有人愿意接种疫苗,有人不愿意,此局势甚至已导致一些家庭分裂。(shutterstock)
人气: 8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1年10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在各级政府出台疫苗政策后,加拿大大多数人已经接种COVID-19疫苗。但是,也有很多人坚持拒绝疫苗。此局势甚至已导致一些家庭分裂,还涉及到一些道德底线的问题。

COVID-19大流行自一年半多之前开始以来,已经对经济、医疗保健系统和人的生活造成了严重破坏。政府为应对疫情实施的各种措施,对社会各层面都产生了深远影响,甚至给一些家庭内部的关系,带来了可能难以弥补的裂痕。

在感恩节期间,家庭通常会坐在一起吃晚饭,享受天伦之乐。即使有疫情导致的限制,他们也会通过保持身体距离的聚会、网上视频聚会,或者送礼、送食物来表达亲情。

据CBC报导,在今年的感恩节,有些家庭成员之间已拒绝交谈,关于瘟疫及疫苗的不同看法,已经使他们的关系破裂。就像一些行业在担心的那样——他们是否能熬过此瘟疫,或者熬过瘟疫后,是否还能恢复到瘟疫前的样子。

所信不同导致家庭分裂

住在亚伯塔省Westlock、46岁的布坦(Jasmine Lee Boutin)说,她和她的母亲都接种了COVID-19疫苗,但是,她的2名个成年女儿没有这样做。

布坦说,她主要担心的是她的孙子女,他们都不满10岁。“已经有很多次争论,试图让她们意识到接种疫苗的重要性,不仅是为了她们自己,也是为了她们的孩子。”

但是,这些争论都没有效果。布坦说,此事已经影响了她与女儿的关系,她们已极少聚在一起。“我们没有烧烤,我们没有圣诞节,我们没有过生日。只有我和我妈妈在一起。”

来自亚省Leduc的、有2个孩子的母亲巴恩斯利 (Danielle Barnsley) 说,由于他们对COVID-19的看法不同,她已不再与她的父母说话,因为他们拒绝接种疫苗。她认为,她60多岁的父母所相信的东西不对。

“我们的谈话变得非常非常紧张。”她说,那种愤怒程度就像一张拉满了的弓。

巴恩斯利在几个月前,为了自己的心理健康,切断了与父母的联系。

展望未来,巴恩斯利说,她不能确定自己是否会与父母重建关系。“我在这场病毒大流行中学到的一件事是,我们不会回到过去的样子,我认为瘟疫正在冲击家庭关系。”

卡尔加里25岁的居民麦金农(Chanse Mackinnon)说,他没打算接种疫苗,因为他去年12月已经得过COVID-19。“我坚决不打疫苗。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科学可以证明你有了天然免疫力。”

麦金农说,他因为选择不接种疫苗,和他姐姐发生了激烈的争论。他姐姐接种了疫苗,家里有3个13岁以下的孩子。

“她仍然不愿意和我说话,也不让我去她家。”他说,“不得不面对你自己的家人不想见你的局面,这很令人沮丧。”

麦金农说,他是看着3名外甥长大的,他从未想过,会在他的家庭中发生这样的事。

医者是否选择性救人的问题

关于COVID-19疫苗接种的争论,已经涉及到一个人们可能从未想过的问题,就是医护人员是否可以拒绝没接种疫苗的人求医。

据CYV News报导,民调机构Nanos Research 的一项新调查显示,近三分之二的加拿大人表示,他们支持医护人员拒绝对未接种COVID-19疫苗的,有威胁性或不尊重的患者进行治疗。

该民调发现,40%的受访者支持,另外24%的受访者在某种程度上支持医护人员拒绝对这些患者进行治疗。

另一方面,反对的人也不少。在接受调查的人中,21%的人表示,他们反对医护人员拒绝对这些患者进行治疗,另外11%的人表示,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反对。4%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对此没有观点。

多伦多时事评论员冯志强表示,他对该民调结果感到吃惊。他认为,医务工作者不应该因为病人没有打疫苗而拒绝给他们提供医疗服务,因为这是到医疗工作者的专业操守决定的。

“作为医务工作者来说,他们的天职就是保护需要医疗服务的民众。”他对《大纪元时报》说,这种选择性的做法,本身就是一种歧视——你打了疫苗,就给你提供医疗服务;你不打疫苗,就不给你提供服务。

他说,饭店可以这样做,如果你没打过疫苗,不让你进来吃饭。但是,你是医务工作者,你责无旁贷,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任何人求医,“那怕有生命危险,你也得去做”。

冯志强解释说,民调反映的是一个民意,是情绪的表达,是目前的局势造成的。“作为医疗工作者,他们绝不可以凭着该民意,拒绝给需要医疗服务的任何人士提供服务。他们的天职就是救人。”

“比如消防队员救火时,要面对生命危险,去不去?他必须去做。”他说。

冯志强说,加拿大是民主社会,保护人们有选择的自由。“在专制国家就是另一回事了,你必须打疫苗,不打就抓进去;不打,没有工资。在加拿大行吗?行不通的。”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