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世界最酷郊區排名 墨爾本悉尼各一郊區上榜

墨爾本的Richmond被評為澳洲最酷的郊區。(Google地圖截圖)
人氣: 10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1年10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朱麗婭悉尼編譯報導)墨爾本的Richmond和悉尼的Surry Hills躋身世界上城市最酷區排行榜,超過了巴塞羅那、奧斯陸和東京的一些區。

據澳洲Domain房地產網消息,在Time Out媒體最新的全球最酷社區年度排名中,墨爾本的Richmond被評為澳洲最酷的區,在世界上排在第十位,而Surry Hills排在第19位。

此前,墨爾本的Yarraville在去年的榜單中排名第五,悉尼的Marrickville排名第十。

今年的排名中,哥本哈根的Nørrebro獲得了全球第一最酷區的稱號,紐約的Chelsea、倫敦Dalston和香港的Sai Kung也擠進了前20名。

該排名基於對27,000名城市居民的調查以及Time Out的編輯和譔稿人的意見,他們根據夜生活、文化和餐館等標準對公眾投票進行審核,但也考慮到社區精神、適應能力和可持續性等因素,這些因素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成為焦點。

位於墨爾本內東區的Richmond是墨爾本北部時尚人群和東南部富裕人群的折衷融合,多年來已成為令人羨慕的地區。

在截至今年6月的五年中,其房價攀升了30%以上,中位數達到135萬澳元,其中Hamish Blake和Zoe Foster Blake的舊居在今年初售出時創下了743.5萬澳元的當地最高紀錄。

但該區面臨的挑戰也成為焦點,因為墨爾本的第一個醫療監督注射室於2019年在其北鄰North Richmond開業。

Richmond是墨爾本最受歡迎的現場音樂機構之一The Corner Hotel的所在地, Time Out在排名中稱這裡有三種不同的氛圍形式。另外Victoria Street是墨爾本享用越南菜的首選之地; Bridge Road以其工廠直銷店而聞名;Swan Street有該區最好的一些餐館和咖啡館。

Richmond的排名對當地商業來說並不意外,包括Church Street的超時尚咖啡館Pillar of Salt。

店面經理Paul Denovan在該咖啡館工作了七年,他也曾在Richmond居住過,他認為這裡擁有周邊郊區的最佳元素。

Denovan說:「它在一個區內同時擁有北邊和南邊的最佳元素,我個人很喜歡Richmond。」

Pillar of Salt不得不在墨爾本的長期封鎖中轉向外賣,封鎖使其它許多商店關閉。

Denovan說:「我們一直都很好。我們所處的位置後面有一個很大的住宅區,有很多年輕家庭,也有很多忠實的常客。」

當然,提到Richmond,就不能不提澳式足球聯盟(AFL)俱樂部球隊Richmond Tigers,他們長駐這個區已有130多年。

該俱樂部主席Peggy O’Neal說:「Richmond不僅是我們俱樂部的名字,而且自1885年以來,這個區也是我們的家。我們為我們的歷史和與郵編3121的聯繫感到自豪。」

悉尼的Surry Hills郊區排在第19位。(Google地圖截圖)

悉尼的封鎖開始緩解,悉尼Surry Hills許多時尚的咖啡館、餐館和酒吧正在重新開門營業。

Single O是TimeOut報告中提到的幾家咖啡館之一,咖啡館主管Amy Ruse和總經理Mike Brabant在開門營業的同時迎接員工和社區的回歸。看到Surry Hills的房價在五年內上漲了24%,達到中位數187.5萬澳元,他們兩人對Surry Hills的表現都不感到驚訝。

Ruse說:「我們真的很喜歡Surry Hills社區的包容性和多樣性,我們與社區內的許多其它企業合作。」她三年前從倫敦搬到悉尼後,就把家安在了這個區。

Brabant表示,自2003年咖啡館首次開業以來,該地區已經發生了很多變化,但仍保留著其創意中心和核心。這對夫婦補充說,小企業仍然在做有創意和有趣的事情,而且許多企業都專注於回饋社區。

Brabant說:「看到人們再次坐在這裡,看到每個人的笑臉,看到人們享受新菜單,這真是一件好事。」

Dove & Olive酒吧管理員Chris Deale預計在更多的上班族返回市中心之前,生意會比平時要差一些。

Deale認為,該區有許多優秀的酒吧和餐飲場所可供選擇,其中許多在近年來進行了翻新,特別是穿過該區的從中央火車站到Randwick和Kingsford的輕軌線路建設期間。

他說:「三年的輕軌建設,三年非常困難的建設期,帶來的一個好處是迫使每個人檢審自己,該地區的眾多酒吧以及許多餐館,都進行了新裝修。」

責任編輯:簡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