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世界最酷郊区排名 墨尔本悉尼各一郊区上榜

墨尔本的Richmond被评为澳洲最酷的郊区。(Google地图截图)
人气: 10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1年10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朱丽娅悉尼编译报导)墨尔本的Richmond和悉尼的Surry Hills跻身世界上城市最酷区排行榜,超过了巴塞罗那、奥斯陆和东京的一些区。

据澳洲Domain房地产网消息,在Time Out媒体最新的全球最酷社区年度排名中,墨尔本的Richmond被评为澳洲最酷的区,在世界上排在第十位,而Surry Hills排在第19位。

此前,墨尔本的Yarraville在去年的榜单中排名第五,悉尼的Marrickville排名第十。

今年的排名中,哥本哈根的Nørrebro获得了全球第一最酷区的称号,纽约的Chelsea、伦敦Dalston和香港的Sai Kung也挤进了前20名。

该排名基于对27,000名城市居民的调查以及Time Out的编辑和撰稿人的意见,他们根据夜生活、文化和餐馆等标准对公众投票进行审核,但也考虑到社区精神、适应能力和可持续性等因素,这些因素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成为焦点。

位于墨尔本内东区的Richmond是墨尔本北部时尚人群和东南部富裕人群的折衷融合,多年来已成为令人羡慕的地区。

在截至今年6月的五年中,其房价攀升了30%以上,中位数达到135万澳元,其中Hamish Blake和Zoe Foster Blake的旧居在今年初售出时创下了743.5万澳元的当地最高纪录。

但该区面临的挑战也成为焦点,因为墨尔本的第一个医疗监督注射室于2019年在其北邻North Richmond开业。

Richmond是墨尔本最受欢迎的现场音乐机构之一The Corner Hotel的所在地, Time Out在排名中称这里有三种不同的氛围形式。另外Victoria Street是墨尔本享用越南菜的首选之地; Bridge Road以其工厂直销店而闻名;Swan Street有该区最好的一些餐馆和咖啡馆。

Richmond的排名对当地商业来说并不意外,包括Church Street的超时尚咖啡馆Pillar of Salt。

店面经理Paul Denovan在该咖啡馆工作了七年,他也曾在Richmond居住过,他认为这里拥有周边郊区的最佳元素。

Denovan说:“它在一个区内同时拥有北边和南边的最佳元素,我个人很喜欢Richmond。”

Pillar of Salt不得不在墨尔本的长期封锁中转向外卖,封锁使其它许多商店关闭。

Denovan说:“我们一直都很好。我们所处的位置后面有一个很大的住宅区,有很多年轻家庭,也有很多忠实的常客。”

当然,提到Richmond,就不能不提澳式足球联盟(AFL)俱乐部球队Richmond Tigers,他们长驻这个区已有130多年。

该俱乐部主席Peggy O’Neal说:“Richmond不仅是我们俱乐部的名字,而且自1885年以来,这个区也是我们的家。我们为我们的历史和与邮编3121的联系感到自豪。”

悉尼的Surry Hills郊区排在第19位。(Google地图截图)

悉尼的封锁开始缓解,悉尼Surry Hills许多时尚的咖啡馆、餐馆和酒吧正在重新开门营业。

Single O是TimeOut报告中提到的几家咖啡馆之一,咖啡馆主管Amy Ruse和总经理Mike Brabant在开门营业的同时迎接员工和社区的回归。看到Surry Hills的房价在五年内上涨了24%,达到中位数187.5万澳元,他们两人对Surry Hills的表现都不感到惊讶。

Ruse说:“我们真的很喜欢Surry Hills社区的包容性和多样性,我们与社区内的许多其它企业合作。”她三年前从伦敦搬到悉尼后,就把家安在了这个区。

Brabant表示,自2003年咖啡馆首次开业以来,该地区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但仍保留着其创意中心和核心。这对夫妇补充说,小企业仍然在做有创意和有趣的事情,而且许多企业都专注于回馈社区。

Brabant说:“看到人们再次坐在这里,看到每个人的笑脸,看到人们享受新菜单,这真是一件好事。”

Dove & Olive酒吧管理员Chris Deale预计在更多的上班族返回市中心之前,生意会比平时要差一些。

Deale认为,该区有许多优秀的酒吧和餐饮场所可供选择,其中许多在近年来进行了翻新,特别是穿过该区的从中央火车站到Randwick和Kingsford的轻轨线路建设期间。

他说:“三年的轻轨建设,三年非常困难的建设期,带来的一个好处是迫使每个人检审自己,该地区的众多酒吧以及许多餐馆,都进行了新装修。”

责任编辑:简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