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社群媒體為求利益 專家:許多已淪政治服務平台

圖為社交媒體示意圖。(Pixabay)
人氣: 66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1年11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吳旻洲台灣台北報導)近年網路假訊息頻傳,台灣遭受外國假資訊攻擊程度為世界第一。專家表示,當前假訊息充斥,是因為假訊息與社群平台存在共生關係,許多平台為了黏著度、讓利益最大化,導致社交媒體淪為替政治服務的平台,且當前平台上所謂的事實審查,很多都已淪為思想審查。

台灣青年數位文化創新協會將與資策會、中華電信、南台科大等單位24日合作舉辦「資訊安全論壇之國家安全與假訊息」,邀請資訊安全與犯罪領域的專家學者,針對「訊息戰與國家安全」「假訊息、言論自由與社會秩序」「假訊息、媒體識讀與公民社會」等三大主題,邀請多位專家進行探討。

台灣BBS站批踢踢(PTT)創站站長、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AI Labs)創辦人杜奕瑾表示,當前社群媒體上充斥假訊息,但要謹慎應對所謂的事實查核,若查核不對就會變成「真理部」,以他過去擔任PTT站長的經驗,他對事實查核是沒有信心的,因為常常站長都不知道什麼叫做事實,更何況是一般使用者。

他表示,英國國防部和英國圖靈研究院(The Alan Turing Institute)共同發表的報告顯示,許多民主國家的「認知安全」都暴露在風險中,並且將認知安全視為一種新的國家安全。當前世界每天都在面臨無煙硝的認知安全戰。

認知操作:透過議題操作使用者的喜好 造成行為改變 繼而政治選擇改變

他說,當前民主國家都面臨有人在境外操作議題的困境,因為背後隱含巨大的獲利來源。他以臉書為例,在亞洲地區的營收,占總營收的20%,其中最大資金來源就是中國,但中國人自己卻不能使用臉書,意味著中國巨大廣告商機,都是投放在境外國家。

杜奕瑾說,台灣在境外社交媒體平台盛行之下,很多人都在進行精準行銷,「其實精準行銷跟認知操作,就是一線之隔」,所謂的精準行銷,就是透過議題操作使用者的喜好,造成行為的改變,而影響政治選擇的改變,就叫做認知操作。

他說,經過精準行銷名義包裝之後,境外公司就可以完美地進行政治操作;且當台灣民眾都透過境外社群媒體平台接收訊息,而台灣許多媒體又被社群平台吸收之後,平台變成總編輯,決定著使用者的閱讀內容與順序,甚至掌握上架、下架的生殺大權。

「結果就是媒體拿最好的內容,去幫平台創造營收,但平台又利用操作虛假、不真實的言論,來賺取利益,最終平台成為最大贏家」,他表示,結果卻造成台灣新聞與媒體的信任度低下,淪為全球倒數第三名,而虛假訊息量更是全球第一名。

他表示,當前世界正面臨輿論戰,而虛假信息的最前線就在台灣,大家都對漫天假訊息感到很焦慮。其實虛假信息與社交媒體是共生關係,有了虛假訊息,社交媒體才有最大的黏著度,才有誘因讓企業下大量廣告;而社群媒體又透過演算法創造出「訊息泡泡」,必須要透過購買廣告才能觸及不同族群的人,一切操作都是為了讓企業獲利最大化。

他以數據公司「劍橋分析」操弄全球選舉的事件為例,兩百多場選舉都獲得成功,甚至包括台灣2018年選舉、英國脫歐事件與美國總統大選,當前已成社群媒體選總統的時代,包含去年的總統大選,社群媒體還對個人傾向與言論進行審查,掌握所有人獲得訊息的渠道後,社群媒體就可以決定民眾對世界的觀感。

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還透過對全球訊息的來源與流向進行分析後發現,某些族群、帳號專門會推送特定議題,而且會有特定媒體迎合。

杜奕瑾以去年疫情期間瘋搶衛生紙的假消息為例,相關訊息先在台灣發酵後,然後再到日本、澳洲與美國,而且都有相對應的影片放到網路,背後似乎有一股力量,先在台灣試水溫,發現有效之後,就到其它國家執行。

而且他還發現,這背後與中文媒體之間有某種關聯。去年3月1日,他人在美國西雅圖,當時有中文媒體開始報導美國民眾瘋搶衛生紙,他實際走訪美國超市後發現,情況並非事實,但前往華人常去的超市後又發現,確實有很多人在搶購。

他表示,這個現象代表閱讀中文新聞的人,相信息報導內容去超市搶購,而當瘋搶現象出現之後,英文媒體又進行報導,結果就變成一個事實。意謂中文社交媒體,不再只是影響到中國人,還會影響到全世界,因為全球都有中國人。而這套操作手法,在很多社會亂象中都可以看到。

中國微博上有龐大族群 專門對西方各種事件煽風點火

他進一步追蹤後還發現,中國微博上有龐大的族群,專門對西方的各種事件進行煽風點火,而消息起源卻常出現在一個不起眼的帳號,但只要一發文,微博成千上萬的網軍、五毛,就會跟風到處散布消息。而且發現中國監獄竟然也有協同參與,並定訂發帖3分、跟帖1分,10萬分減半年刑期的績分制。

不僅如此,臉書還存在選擇性審查的問題。杜奕瑾以「病毒來源美國」的假消息為例,至今已存在超過1年,即便檢舉也不會下架;連他檢舉中國網軍的廣告也未下架,感覺臉書平台背後可能有某種力量在運作,進行所謂的言論審查。

他表示,詢問過所有認識的朋友,沒人知道臉書的事實查核平台成員,推測很可能都委由境外執行。他舉2019年一篇報導為例,內容提到中國有非常大的媒體審查業,意謂臉書很可能是外包給中國。

臉書針對有影響力的人進行專門查核

此外,臉書近期還被爆出,會針對有影響力的人進行專門查核。杜奕瑾以自己為例,他在臉書上發表台灣的防疫成果、美國媒體鼓勵台灣加入WHA的文章,卻被臉書標註「關於您的帖文,其他人不會看到您的帖文」,他質疑,難到台灣的防疫成果不能說嗎?

他再舉香港為例,2年前還常看到香港反送中議題,而香港的事情每天都還在發生,為何現在都看不到了?而且經過分析,被下架帖文內容,有98%是屬於可受公評的議題,跟假消息、仇恨言論無關,反而內文的高頻詞都與中國、台灣、印度有關的政治敏感文章。

他強調,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還發起「葉黃素計劃」,試圖透析社群媒體的中立性,了解社群媒體對閱聽者潛在的認知操作影響。結果該計劃於臉書發表後,杜奕瑾就被禁言30天,而且美國也有類似案例。

「當一個人拿著言論審查的大旗,進行事實查核的時候,要去看是不是真的在做事實查核,還是在做思想審查」,他表示,大家要認清一點,目前民眾對世界的了解,其實是被控制的,今天所閱讀的文章是被選擇的,因為這本身就是龐大的經濟誘因,臉書就是靠這個賺錢的。

如何解決假訊息亂象?

對於假訊息的亂象,杜奕瑾強調,台灣過去一直強調事實查核、媒體素養,結果卻是授予平台審查的權力,但民眾卻沒有辦法監督這個審查權力,這件事情不能只靠民眾的媒體素養,必須要公私協力合作解決。

他表示,社交媒體之所以會發展到這種地步有幾個原因,首先若沒有好的傳播媒體、沒有辦法讓勇敢講真話的記者站出來,就不會有好的媒體生態,所以未來在法規制定上,一定要讓媒體的收益,能回饋到真正在創造媒體內容的人。

他說,當前媒體生態之所以惡劣,是因為通路被壟斷,因此通路的演算法透明與中立性就很重要,只要攸關民眾公益的,運作模式與演算法就應該公開,不然最後都會淪為壟斷性的巨獸;此外,監督社群媒體的機制要能落實,關鍵在於必須要求業者將資料、審查機制與金流在地化,否則研究再多,都只是在做心酸的。

責任編輯:陳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