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社群媒体为求利益 专家:许多已沦政治服务平台

图为社交媒体示意图。(Pixabay)
人气: 6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11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旻洲台湾台北报导)近年网路假讯息频传,台湾遭受外国假资讯攻击程度为世界第一。专家表示,当前假讯息充斥,是因为假讯息与社群平台存在共生关系,许多平台为了黏着度、让利益最大化,导致社交媒体沦为替政治服务的平台,且当前平台上所谓的事实审查,很多都已沦为思想审查。

台湾青年数位文化创新协会将与资策会、中华电信、南台科大等单位24日合作举办“资讯安全论坛之国家安全与假讯息”,邀请资讯安全与犯罪领域的专家学者,针对“讯息战与国家安全”“假讯息、言论自由与社会秩序”“假讯息、媒体识读与公民社会”等三大主题,邀请多位专家进行探讨。

台湾BBS站批踢踢(PTT)创站站长、台湾人工智慧实验室(AI Labs)创办人杜奕瑾表示,当前社群媒体上充斥假讯息,但要谨慎应对所谓的事实查核,若查核不对就会变成“真理部”,以他过去担任PTT站长的经验,他对事实查核是没有信心的,因为常常站长都不知道什么叫做事实,更何况是一般使用者。

他表示,英国国防部和英国图灵研究院(The Alan Turing Institute)共同发表的报告显示,许多民主国家的“认知安全”都暴露在风险中,并且将认知安全视为一种新的国家安全。当前世界每天都在面临无烟硝的认知安全战。

认知操作:透过议题操作使用者的喜好 造成行为改变 继而政治选择改变

他说,当前民主国家都面临有人在境外操作议题的困境,因为背后隐含巨大的获利来源。他以脸书为例,在亚洲地区的营收,占总营收的20%,其中最大资金来源就是中国,但中国人自己却不能使用脸书,意味着中国巨大广告商机,都是投放在境外国家。

杜奕瑾说,台湾在境外社交媒体平台盛行之下,很多人都在进行精准行销,“其实精准行销跟认知操作,就是一线之隔”,所谓的精准行销,就是透过议题操作使用者的喜好,造成行为的改变,而影响政治选择的改变,就叫做认知操作。

他说,经过精准行销名义包装之后,境外公司就可以完美地进行政治操作;且当台湾民众都透过境外社群媒体平台接收讯息,而台湾许多媒体又被社群平台吸收之后,平台变成总编辑,决定着使用者的阅读内容与顺序,甚至掌握上架、下架的生杀大权。

“结果就是媒体拿最好的内容,去帮平台创造营收,但平台又利用操作虚假、不真实的言论,来赚取利益,最终平台成为最大赢家”,他表示,结果却造成台湾新闻与媒体的信任度低下,沦为全球倒数第三名,而虚假讯息量更是全球第一名。

他表示,当前世界正面临舆论战,而虚假信息的最前线就在台湾,大家都对漫天假讯息感到很焦虑。其实虚假信息与社交媒体是共生关系,有了虚假讯息,社交媒体才有最大的黏着度,才有诱因让企业下大量广告;而社群媒体又透过算法创造出“讯息泡泡”,必须要透过购买广告才能触及不同族群的人,一切操作都是为了让企业获利最大化。

他以数据公司“剑桥分析”操弄全球选举的事件为例,两百多场选举都获得成功,甚至包括台湾2018年选举、英国脱欧事件与美国总统大选,当前已成社群媒体选总统的时代,包含去年的总统大选,社群媒体还对个人倾向与言论进行审查,掌握所有人获得讯息的渠道后,社群媒体就可以决定民众对世界的观感。

台湾人工智慧实验室还透过对全球讯息的来源与流向进行分析后发现,某些族群、账号专门会推送特定议题,而且会有特定媒体迎合。

杜奕瑾以去年疫情期间疯抢卫生纸的假消息为例,相关讯息先在台湾发酵后,然后再到日本、澳洲与美国,而且都有相对应的影片放到网路,背后似乎有一股力量,先在台湾试水温,发现有效之后,就到其它国家执行。

而且他还发现,这背后与中文媒体之间有某种关联。去年3月1日,他人在美国西雅图,当时有中文媒体开始报导美国民众疯抢卫生纸,他实际走访美国超市后发现,情况并非事实,但前往华人常去的超市后又发现,确实有很多人在抢购。

他表示,这个现象代表阅读中文新闻的人,相信息报导内容去超市抢购,而当疯抢现象出现之后,英文媒体又进行报导,结果就变成一个事实。意谓中文社交媒体,不再只是影响到中国人,还会影响到全世界,因为全球都有中国人。而这套操作手法,在很多社会乱象中都可以看到。

中国微博上有庞大族群 专门对西方各种事件煽风点火

他进一步追踪后还发现,中国微博上有庞大的族群,专门对西方的各种事件进行煽风点火,而消息起源却常出现在一个不起眼的账号,但只要一发文,微博成千上万的网军、五毛,就会跟风到处散布消息。而且发现中国监狱竟然也有协同参与,并定订发帖3分、跟帖1分,10万分减半年刑期的绩分制。

不仅如此,脸书还存在选择性审查的问题。杜奕瑾以“病毒来源美国”的假消息为例,至今已存在超过1年,即便检举也不会下架;连他检举中国网军的广告也未下架,感觉脸书平台背后可能有某种力量在运作,进行所谓的言论审查。

他表示,询问过所有认识的朋友,没人知道脸书的事实查核平台成员,推测很可能都委由境外执行。他举2019年一篇报导为例,内容提到中国有非常大的媒体审查业,意谓脸书很可能是外包给中国。

脸书针对有影响力的人进行专门查核

此外,脸书近期还被爆出,会针对有影响力的人进行专门查核。杜奕瑾以自己为例,他在脸书上发表台湾的防疫成果、美国媒体鼓励台湾加入WHA的文章,却被脸书标注“关于您的帖文,其他人不会看到您的帖文”,他质疑,难到台湾的防疫成果不能说吗?

他再举香港为例,2年前还常看到香港反送中议题,而香港的事情每天都还在发生,为何现在都看不到了?而且经过分析,被下架帖文内容,有98%是属于可受公评的议题,跟假消息、仇恨言论无关,反而内文的高频词都与中国、台湾、印度有关的政治敏感文章。

他强调,台湾人工智慧实验室还发起“叶黄素计划”,试图透析社群媒体的中立性,了解社群媒体对阅听者潜在的认知操作影响。结果该计划于脸书发表后,杜奕瑾就被禁言30天,而且美国也有类似案例。

“当一个人拿着言论审查的大旗,进行事实查核的时候,要去看是不是真的在做事实查核,还是在做思想审查”,他表示,大家要认清一点,目前民众对世界的了解,其实是被控制的,今天所阅读的文章是被选择的,因为这本身就是庞大的经济诱因,脸书就是靠这个赚钱的。

如何解决假讯息乱象?

对于假讯息的乱象,杜奕瑾强调,台湾过去一直强调事实查核、媒体素养,结果却是授予平台审查的权力,但民众却没有办法监督这个审查权力,这件事情不能只靠民众的媒体素养,必须要公私协力合作解决。

他表示,社交媒体之所以会发展到这种地步有几个原因,首先若没有好的传播媒体、没有办法让勇敢讲真话的记者站出来,就不会有好的媒体生态,所以未来在法规制定上,一定要让媒体的收益,能回馈到真正在创造媒体内容的人。

他说,当前媒体生态之所以恶劣,是因为通路被垄断,因此通路的算法透明与中立性就很重要,只要攸关民众公益的,运作模式与算法就应该公开,不然最后都会沦为垄断性的巨兽;此外,监督社群媒体的机制要能落实,关键在于必须要求业者将资料、审查机制与金流在地化,否则研究再多,都只是在做心酸的。

责任编辑:陈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