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对抗中共控制社交媒体的策略

人气 2233

【大纪元2021年10月17日讯】(大纪元专栏作家Peter Dahlin撰文/曲志卓编译)推特最近封锁了批评中共的账户。这是可悲的,但它也迫使我们真正开始考虑西方社交媒体和大型科技公司应该如何捍卫言论自由,而不是被中共政权等专制国家用做反对我们的工具。

如果完全不受管制,以技术为基础的言论自由平台将对自由社会造成损害。这并不完全是一个新问题。然而,近年来,随着威权国家开始利用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油管(YouTube),甚至领英(LinkedIn)进行造谣活动,影响选举,分裂社会,并造成严重破坏,情况变得更加麻烦。

当人们呼吁科技公司对破坏自由社会的专制国家采取适当行动时,他们有一个相当一致的借口,即他们的平台最终将带来更大的言论自由,因此他们不应该被迫采取行动。这个冠冕堂皇的论点既空洞又无知,特别是在这个时代。试图获取更多的利益才是阻碍大型科技公司采取任何实际行动的原因。

2015年,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脸书创始人)请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为他未出生的孩子起名,在污染严重的北京慢跑,试图以此来讨好中共。他这些形象是任何公关活动都无法反驳的。这表明扎克伯格对中共的真正忠诚,当然与言论自由无关。

2016年3月21日,马克·扎克伯格(左二)和中国发展论坛的海外代表在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时鼓掌。(Kenzaburo Fukuhara/ Pool/Getty Images)

科技公司的这些已被彻底揭穿的借口与君主主义者主张保持君主制的借口相似——君主制带来了经济利益(虽然这种利益没有明确定义,也从未得到实际证明)。商业游说团体为北京违反经济和贸易的行为辩护时也有类似的言辞——自由贸易将以某种方式导致中国的民主、言论自由和法治。我们知道这种说法是空洞和错误的,但它不断重复,直到我们中的某些人接受它。

处理我们社会内部的假新闻和谣言,肯定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征程。但是,当中共、俄罗斯和其它专制或新极权主义国家,使用我们自己的言论自由工具来反对我们时,解决办法其实很简单。

以推特为例。如果一个国家禁止其人民访问推特,那么我们就禁止该国访问推特,包括政府官员。这应该适用于中共政权,因为它在中国大陆正式屏蔽了推特。然而,一些公民已经能够绕过“防火墙”,中国大公司可以通过政府批准的VPN访问推特。

这样的政策甚至不必触及某些棘手问题,比如在这样的平台上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相反,它将以一个简单的答案回答一个简单的问题:使用该平台的国家是否允许其自己的人民获得相同的访问权限?如果不允许,那么它自己就该被禁止:以牙还牙,以权限换权限。

这一政策不仅会给专制国家增加真正的压力,迫使它们为其人民开放获得此类工具的机会,而且会严厉限制它们利用他人在美国散布虚假信息,影响英国选举结果,或试图分裂欧盟的能力。

“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已经对中国国家广播公司和中央电视台进行了反制,并在几个国家成功地将他们赶了出去。(注:总部位于西班牙马德里的非政府组织“保护卫士”致力于在亚洲一些最恶劣的人权环境国家从事并支持当地实地活动。)

对中共来说,这是威信的丧失。但实际上,北京的造谣工作几乎全部是在社交媒体上进行的,在电视上收看其陈腐新闻节目的观众寥寥无几。事实上,在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在英国被吊销执照后,一位线人告诉“保护卫士”,CGTN用“仅限社交媒体”的政策取代了它“社交媒体第一”的政策。它知道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

“以权限换权限”的策略简单、公平、可预测、开放,还有一个好处是相当容易实施。任何独裁政权都不能叫喊“狼来了”,因为有了这样一个公开和公平的政策,结果将完全取决于他们自己。

给那些剥夺人民自由的独裁者一个简单的选择,让他们自己决定。

我最奇怪的就是,作为一种选择和一条前进的道路,它甚至没有被讨论过。不知为什么,这个策略似乎超出了人们的想像。相比打击网络机器人、寻找恋童癖者和那些在网上犯罪的人所需的资源,实施这样的策略比较容易。

更好地管理网上谣言将是一个漫长而史诗般的斗争,在这个时代没有人拥有所有的答案。然而,有些领域是黑白分明的,当我们思考更大的谣言问题时,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现在我们的社交媒体巨头应该采取一些实际步骤来捍卫和促进言论自由,而不是仅仅给我们一些空洞的表态。

作者简介:

Peter Dahlin是非政府组织“保护卫士”的创始人,也是总部设在北京的中国非政府组织“中国行动”(2007-2016)的联合创始人。他是《媒体审判》(Trial By Media)一书的作者,也是《失踪者共和国》一书(The People’s Republic of the Disappeared)的撰稿人之一。他从2007年起住在北京,直到2016年被拘留并被关进秘密监狱。随后他被驱逐出境并被禁止入境。在去中国之前,他为瑞典政府工作,处理性别平等问题。他现在住在西班牙马德里。

原文“How Western Social Media Can Do More Than Just Pay Lip Service to Uphold Freedom of Speech”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中共大外宣:利用党媒攻击美国
【名家专栏】中共大外宣瞄准海外华人
【名家专栏】中共大外宣瞄准海外华人(二)
【名家专栏】三管齐下的中共宣传战
最热视频
吴明德:中共如何逼富豪吐钱?有钱人速逃
【微视频】Delta日本突消失 南非变种毒性如何?
【拍案惊奇】盘古大观龙头被斩 民间上书李克强
【秦鹏直播】WTA中国停赛获赞誉 北京尴尬
【新闻看点】WTA剥夺彭帅言论自由?胡叼太搞笑
【方菲访谈】程翔:中共如何逐步毁掉基本法(2)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