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大陸高校極端封校面面觀

人氣 4550

【大紀元2021年11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高邈採訪報導)11月22日,一個由北京電影學院(簡稱北電)學生創作的行為藝術作品《非必要不出籠》在微博流傳。據一份在網上流傳的《關於北京電影學院封校的思考及建議》表示,這項行為藝術是為了抗議北電校方「一刀切」式封校,限制了學生自由出入校園的權力。

據網民貼出的朋友圈對這個藝術作品的評論說,《非必要不出籠》是一部充滿了諷刺意味的行為藝術作品,作品中學生用口罩蒙蔽雙眼來諷刺上層階級一刀切,無視底層民眾的需求。不過,籠子看似牢固,實際吹彈可破,象徵現實中的安保制度實際充滿漏洞,除了攔住學生以外毫無作用。而圍觀和拍照的觀眾共同組成的畫面,則象徵被困在籠中的學生只是被圍觀的動物和作品罷了。

11月22日,一個由北京電影學院(簡稱北電)學生創作的行為藝術作品《非必要不出籠》在微博流傳。(微博圖片)

不過,據《中國數字時代》(ChinaDigitalTimes,縮寫CDT)報導,相關內容很快被微博刪除,在微博搜索北京電影學院,看不到此新聞。

就此,大紀元記者24日聯繫到北京電影學院一名教師,但對於封校的事情該教師說自己不方便接受採訪,讓記者撥打學校辦公室電話咨詢。記者致電學校辦公室,一名接電的工作人員又稱他這邊回答不了記者的提問,讓記者聯繫宣傳部,但是記者多次撥打宣傳部電話都無法掛通。

不只北京電影學院,據「知乎」上學生們發出的帖子顯示,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揚州大學、西南石油大學、華東理工大學、南京航空航天大學也都處於封校狀態,南京大學近日甚至模仿監獄的外牆,在校園圍牆上加裝倒刺鐵絲網,被網友質疑,浪費校園預算,裝設危險無用倒刺網到底有何用途。

封校期間因沒請假離校被開除 學生被逼無奈割腕

同樣遭到封校的南通師範高等專科學校大二女生藍菊(化名)25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表示,她們自從大一剛進入這個學校就開始封校,上個學期可能就解封了一兩個月。而這個學期開學大概兩週之後,學校就下了一個通知,規定非必要不要外出,並說沒有請假私自離校的直接開除,除非生病可以請假外出就醫。但該規定只針對住宿的學生,走讀或者教師進出則不受限制。

在此情況下,「11月4號左右,美術學院的一個高招生被查到不在校園內,並且沒有請假,然後學校通知要開除。當時好像學校逼她簽退學協議,她被逼無奈,在老師辦公室割腕了,事情鬧大了之後,學校才沒有讓她退學。」藍菊說。

該消息上到網上之後,在江蘇省南通市上了熱搜。藍菊說,「同學花了6,000塊錢把這些問題反映出來了,但第二天學校就把那個熱搜給撤了,還有好幾個反饋問題的同學,因有的微博上有本人的照片,而被書記拉到辦公室被要求刪除,還有些發表意見的也被叫過去談話。」

學校利用疫情搞壟斷 強制學生校內消費

就學校為何封校,藍菊則表示:「搞壟斷吧,強制讓我們在學校內消費。」

藍菊強調,雖然學校說是因為疫情封校,但校方並沒有做任何防疫措施,走讀或者教師進出門衛也沒有要求戴口罩或者量體溫,以及核酸檢查等,什麼都沒有。並且,封校之後學校陸續又下了一些通知,如要求學生必須在一個星期或者幾天內把頭髮都染成黑色,不染就處分,以及不許點外賣,被發現點外賣的話直接記過。

(網絡截圖)

她說,有些人的頭髮天生就是黃色,也必須得染,並且必須在學校的理髮店染。封校之前,大家都是出去染,基本上沒有人去學校的理髮店理髮或染髮,因為他那邊剪得不是很好。

「而且是書記一個一個下來抓的。我當時還在軍訓,那個教官在跟我講話,那個書記就直接把我拉到了理髮店。直接把我拉出來說,你現在去把頭髮染回來。」

並且,「當時他們說染黑頭髮50塊錢,但前段時間我去染時,收費280塊。這個理發店好像是校長的小舅子開的。」藍菊還說,「學校食堂也是承包的」。「食堂衛生不是很好,所以之前大部分學生都是點外賣,但自從規定不准點外賣之後,食堂的人就特別特別多,特別是前段時間軍訓,飯都是要靠搶的。」

南通師範高等專科學校食堂的食物中有蒼蠅等蟲子,很不衛生。(受訪者提供)
南通師範高等專科學校食堂的食物中有蒼蠅等蟲子,很不衛生。(受訪者提供)

此外,學校的超市賣得東西也特別貴,一般都要比外面高出個一兩塊、兩三塊。「上次我同學去買了小時候吃的那種QQ糖,兩包9塊錢。」

藍菊表示,「(封校)太痛苦了。跟我同齡的其他同學在南京上學的,他們除了上課之外,也能出去做點自己的事情。而我們就一直封校,什麼都做不了。並且,因為一直待在學校,真的很壓抑。」

就此,大紀元記者致電南通師範高等專科學校監察處,詢問該校在疫情期間的防疫措施如何時,一名接電話的老師還沒等記者說完,便急忙稱這個問題咨詢宣傳部,宣傳部會對外做解釋,他並強調網上的消息都是不實的,學校並沒有因為不請假開除學生。當記者說「我沒有問這個問題」時,接電話的老師頓覺說漏了嘴,轉而讓記者撥打宣傳部。然後,大紀元記者撥打宣傳部電話,但是宣傳部一直無人接聽。

大學封校殃及附近商家 「商家都崩潰了」

哈爾濱呼蘭大學城學院路一家賣麻辣燙商家老闆王磊(化名)24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表示:「疫情來了之後,學校第一波被封,大學生出不來,學院路的商家基本上就沒有什麼生意。因為整個學院路這一塊兒都是以大學生為主要的客源,而學院一直處於封閉狀態,整個學院路的商家都崩潰了。」

他表示,不只是劇本殺、餐飲業受到很大的影響,浴池、網吧、KTV等也全都關門了,今年正常營業的時間都沒有兩個月。

王磊做餐飲,老婆做美甲、美妝,都在學院路,現在就是停業狀態,開著也沒有人來。他表示:「往年正常一個月營業額能到三四萬左右,現在三四千都沒有。而門市一年房租就16萬,還得加上水電費。」學校禁止送外賣,做外賣也不行。學生只能吃食堂裡的飯菜,不愛吃也得吃。

賴建平:疫情變成學校斂財的工具

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碩士賴建平指出,中共這種專制體制,除了國家和政府的公共政策經常很絕,不顧人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下面的這些機構、單位、個人在執行這些政策時,又會加上一些地方的、部門的、單位的,以至個人的私利。

「他可以用所謂的執行這個政府的政策,以權謀私、強迫交易、強迫買賣、壟斷市場,甚至可以進行人事調動、調配,總之,他可以把它用到極點,將『喪事喜辦』。

「這樣的一種制度給這些個人謀私利留下巨大空間,因為共產黨專制體制一層層往下壓時,它只問下邊是不是把他們所要的目的達成。至於用什麼手段、怎麼達成的,上面是不管。所以這個事情就變成他們斂財的工具,很多學校都可能出現這個問題,並且,不光是學校,其它的單位、社區也都一樣。」

而對學生的控制,賴建平認為,「也可能是通過封鎖達到維穩的目的,以防止學生進行一些社會性抗爭。」

但他也表示,一直這麼封鎖,長期的類似於坐牢的這種生活方式,對學生們的身心會造成很大的影響。因為人的天性是自由的,你把這個人局限在這麼狹小、狹窄的一個生活空間,弄不好,會患上精神病、抑鬱症,甚至跳樓自殺等不好的後果。

「知乎」上一位叫「你與微風皆是客」的大學生網友就表示,他受不了集體宿舍,而且患有抑鬱症。加上封校,對抑鬱症來說,影響真的會很大,他現在每天在宿舍都很煎熬,他現在的想法就是:「早點逃離學校,早點逃離這個地方。這不是我想要的大學。」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26日表示,大學封校與當局「政治動員、執行力必須強於經濟刺激、發展力」的基本原則是契合的。而絕對優先的政治任務,催生了另一種形態的特權,就是疫情特權,這種特權順勢又催生了與這方面權力掛鉤的利益輸送與腐敗。這是極權體制的基因注定的,無藥可醫。

(大紀元記者易如、顧曉華對本文有貢獻)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廣州荔灣現確診者 傳廣中醫有密接者已封校
北京疫情兩所學校封校 18所學校停課
為保北京冬奧 中共祭各種招數阻斷返鄉潮
冬奧會倒計時 北京染疫人數越來越多
最熱視頻
【百年真相】親歷兩場「政變」的華國鋒
【新聞看點】蔡鄂生涉經濟政變?中紀委罕見措辭
【軍事熱點】美日航母迄今最強力量展示
【探索時分】大和神盾 日本最新雷達有多強?
【拍案驚奇】 薄熙來大祕被「雙開」
【馬克時空】美航母聚集亞太 中共會趁亂攻台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