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在南海的處境正在變化

人氣 8427

【大紀元2021年12月03日訊】2021年的南海局勢,看似緩和;但是,本年度內中共與如下三個國家的糾紛,顯示南海並不安寧,中共對南海局勢的影響、控制能力也在減弱中。

其一,印尼。12月1日,路透獨家披露,因爭議海域的石油和天然氣開採問題,今年早些時候中共與印尼在南中國海對峙,長達數月;對峙期間,美國與印尼以陸地為主的「哥魯達盾牌」例行軍演(始自2009年),也第一次遭到中共抗議。

其二,菲律賓發生糾紛。這先後有兩件事。首先,3月,超過200艘中國船隻闖入存有爭議的牛軛礁(菲方稱Whitsun Reef),中共稱只是在那裡「避風」;菲律賓認為那是民兵船,中共或「將採取黃岩島模式控制牛軛礁」,增派海空軍和海警艦機進入事發地區,讓沉寂了幾年的局勢再度緊張。

其次,仁愛礁(菲方稱Second Thomas Shoal)事件。仁愛礁屬中菲爭議海域菲律賓,1999年將登陸艦「Sierra Madre」擱淺於此,並派遣部隊駐防。今年11月16日,3艘中共海警船攔截向仁愛礁駐紮士兵運送食品物資的菲律賓補給船,還發射了水炮。這致使11月22日,在習近平主持的中國-東盟峰會上,一直推動與北京改善關係的菲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罕見地當面表達不滿:「我們厭惡最近在阿雲金礁發生的事件,並嚴重關切其它類似事態的發展。這不利於我們兩國之間的關係和我們的夥伴關係」。戲劇性的是,強硬交涉之後,菲律賓海軍成功地向「Sierra Madre」提供了補給和換防人員。

其三,馬來西亞。6月1日,馬來西亞指控16架中共軍機5月31日進入該國空域,並一度進入馬來西亞西東部沙撈越州(Sarawak)60海里範圍之內。馬軍方指這些中共軍機進入馬方的專屬經濟區(exclusive economic zone),對航空交通造成「嚴重威脅」。馬來西亞外交部長希山慕丁(Hishammuddin Hussein)形容,事件是對「馬來西亞空域和主權的侵犯」,又說馬方與任何國家的友好關係不代表他們會就國家安全妥協。

事實上,這次中共空軍由16架運20和伊爾-76運輸機組成的運輸機群,直線飛行距離超過3,000公里,遠遠超過對台作戰的需要,反倒是更符合奪取南海被占島礁的實戰化訓練。馬來西亞心知肚明,因此反應強烈。

中共與上述三國的這類糾紛,並非新鮮事,早就發生過,還不只一次。可是,在2021年這個特殊年度再次重演,就顯得頗不尋常了。「不尋常」之處至少表現在三點。

第一,2021年是「南海行為準則」磋商的關鍵時期,中共的真實意圖是什麼?

2002年中共與東盟簽署《南海各方行為宣言》(DOC)。之後,雙方又啟動「南海行為準則」(COC)磋商,不過舉步維艱。2012年4月3日,東盟國家決定先行擬定「南海行為準則」之後,再與中共磋商。2018年8月2日,「南海行為準則」單一磋商文本草案形成;中共提出爭取三年達成「南海行為準則」的願景。2019年,各方提前完成案文第一輪審讀。疫情發生後,第二輪審讀延期。今年6月17日,中共和東盟國家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第19次高官會達成共識,同意儘快恢復案文第二輪審讀,爭取早日達成「準則」。

對中共而言,如果「南海行為準則」達成,固然可以一定程度上改善在南海問題上的處境,有利推進國際統一戰線,但又擔心自己因此被罩上了籠頭,從此束手束腳。在這樣一種複雜心態下,中共挑起與印尼、菲律賓、馬來西亞三國的糾紛,藉此影響「準則」磋商,或為最大限度占盡優勢,或為延宕「準則」達成。也正因此,東盟國家對中共就很難不保持警惕了。

第二,在南海爭端中,馬來西亞、印尼的態度原本是和緩的,菲律賓也已轉向中共,中共真以為自己可以吃定這三國嗎?

先說馬來西亞。相較於中菲、中越,中馬在過往相當長的時期內,保持著「相安無事」的狀態。馬來西亞被視為一個「低調務實者」。馬來西亞海是「準則」磋商的積極推動者之一,對早前《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的簽署也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是,由於中共的霸凌,雙方在南海問題上走向敏感化。2019年9月建立起雙邊海上問題磋商機制。雙方之間始終存在油氣開採矛盾(馬方在南沙海域的油氣井數量占相關東盟五國打井總數的一半以上)、對曾母暗沙及瓊台礁、南(北)康暗沙的主權爭議等等。中共耿耿於懷。甚至有陸媒發文稱「悶聲低調發財:馬來西亞在南海問題上比越南更難對付」。那麼,馬來西亞的南海政策能不變嗎?

次說印尼。中、印尼兩國間不存在主權爭端,只是中國南沙群島專屬經濟區與印尼納土納(Natuna)群島專屬經濟區主張重疊海域,雙方尚未進行海域劃界。印尼持「非南海聲索國」的政策立場,以求在南海問題上扮演「中立的調停者」的角色。同時,中共也在大力拉攏印尼,例如提供疫苗和投資。因此,即使雙方在重疊海域發生糾紛,印尼也往往沉默不語,比如前述的路透獨家,印尼媒體之前就無報導。不過,由於中共越來越強硬,印尼也開始嗆聲了。最新的案例是,近幾個月來,中共勘測船「海洋地質號」在多艘中共海警船的陪同下,闖入雙方部分重疊海域——納土納群島區域——進行海底測繪;11月25日,印尼政治、法律與安全事務統籌部長馬福(Mahfud MD)在巡視納土納群島後發表聲明,表示「永遠不會放棄對我們的土地和水域的一寸權力、主權和法治」。

再說菲律賓。自2016年杜特爾特就任總統,菲律賓從南海仲裁案的強硬立場大轉彎,「棄美投共」。中共2016年曾承諾將給予菲國240億美元的貸款和投資,但是,五年過去,由中共資助的重大基礎建設計劃,大部分至今仍未動工或尚未核准,投資額也遠遠低於中共當初所承諾的金額;同時,中共也未緩和在南海的行為,繼續部署軍機。因此,杜特爾特受到許多指責。而且,明年菲律賓又要大選。在內外壓力下,杜特爾特的南海政策也在調整之中。

第三,中共欲獨霸南中國海,將其變為核潛艇的「堡壘海區」,難道這不會迫使美國加大力度支持其東南亞盟友與夥伴?

2020年中共對美進行軍事威脅,美中開打新冷戰。同年7月13日,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中共在南海的領土聲索「完全不合法」,「世界不會允許北京把南中國海當作其海上帝國」,美國與東南亞盟友與夥伴站在同一陣線。這是美國首次就南海領土爭議公開表明立場。

今年以來,拜登政府加大在南海的軍事存在,並加強對盟友與夥伴的支持。例如,拜登政府多次重申《美菲共同防禦條約》適用於南海;4月6日至7日,美國海軍的「羅斯福」號航母戰鬥群與馬來西亞皇家空軍在南海舉行演習;在前述的中共與印尼南海對峙期間,9月25日,美國航空母艦「里根號」進入對峙水域範圍。有美國海事專家在報告中指出:「這是第一次觀察到美國航母在如此接近南海對峙的地點」。

結語

中共有著亞洲最強大的軍力,從2010年以來就在南海不斷填海造島,擴大軍事存在,對爭議各方形成威脅。2016年南海仲裁案,使中共一時頗為狼狽。但是,中共的軟硬兼施,成功使中菲關係轉圜,其南海處境有所改善。但是,進入2021年,中共大搞「戰狼外交」,其南海政策越加強硬,挑起事端,引起有關國家的反彈;同時,美國迫於中共的戰略威脅,也在加大對其東南亞盟友和夥伴的支持;這些都使南海局勢正在發生深刻變化,中共的處境再次開始反轉了。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日本防衛大臣:美日將在南海聯合巡航
美國會警告:製造業外包給中國削弱美國軍事
【新聞看點】港DQ議員延任 中共連番「求美對話」
橫河:從U2、航母殺手到制裁 南海會衝突嗎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中美電子戰爆光 習放風連任底定?
【新聞看點】美國人再訪台灣 中共「失意」軍演
【軍事熱點】美下一代驅逐艦即將走出困境 在西太平洋威懾中共
【探索時分】美國環太軍演vs中共環台軍演
【十字路口】美管制令升級 中共半導體「芯」碎
【預告】全世界中華傳統武術大賽紐約登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