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特工冒險揭美邊境移民設施內幕

人氣 4705

儘【大紀元2021年03月24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Charlotte Cuthbertson報導/陳霆編譯)在以家庭為單位的美國南部邊境的拘留室裡,瀰漫著尿液和嘔吐物的氣味,爭吵與打鬥在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牢房裡爆發。疥瘡、蝨子、流感和COVID-19(中共病毒)不斷蔓延。

每間24×30英尺的牢房裡,最多可容納80個人,沒有足夠的床墊供每個人使用,僅用一張張塑料布區隔出一個個空間。

「這裡就像一個培養皿,任何疾病都會被保存下來,氣味更是令人難以忍受。」一名邊境巡邏隊的探員描述了德州南部一處設施的狀況。

聽新聞: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這名特工叫卡洛斯(Carlos,化名),他向《大紀元時報》記者表示,由於擔心工作受到影響,他不願透露姓名。

這些在前線的邊境巡邏隊員對現況感到非常沮喪,他們冒著丟失工作的風險,揭露非法移民拘留設施的真實情況。

在某個班次中,一兩名探員必須控制300~500人。沒有探員願意報告這些越境者之間發生肢體暴力或性侵行為,因為他們會被指責「任其發生」。探員們還被迫將一個孩子與大家庭的其他成員分開,因為其中沒有孩子的親生父母。

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18歲以下沒有父母陪伴的孩子)數量激增,讓設施面臨崩潰。法律要求邊境巡邏隊優先處理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並在72小時內將他們轉移到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HHS)。

「我們正儘快讓他們離開這裡,但我們現在已不堪重負」,卡洛斯說,「以前,在72小時內讓他們離開很容易。現在不行了。他們要在這裡待上10天、12天。這實在糟透了。」

3月11日在德州的佩尼塔斯(Penitas),邊境巡邏隊員逮捕了大約二十多名非法移民。(Charlotte Cuthbertson/The Epoch Times)

本財年(從2020年10月1日起)至今,邊境巡邏隊已逮捕了超過2.9萬名非法越境的無人陪伴兒童。然而,根據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BP)的統計,在2020年整個財年,僅有三萬三千多人被逮捕。

今年的數字有可能超過2019年的邊境危機,當時有80,634名未成年人被逮捕。

CBP拒絕提供目前被關押的無人陪伴未成年人的數量。

CBP發言人內特‧皮特斯(Nate Peeters)在3月23日給《大紀元時報》的電子郵件中寫道:「一般而言,CBP不會提供每天的在押人數,因為在押人數會不斷波動,被認為是營運上的敏感數字。」

衛生與公眾服務部3月23日證實,其難民安置辦公室收容了約11,350名兒童。

CBP和HHS已額外開放了幾個設施,以處理大量非法越境的兒童,最近開設的一個設施是聖地亞哥會議中心(San Diego Convention Center)。

卡洛斯證實,大多數越境而來的無陪伴未成年人,父母或家人已在美國。

「每一個出現在這裡的人,即使是無人陪伴的一個3歲的孩子,他們身上都有地址。他們會把它給你說,『這是我的地址,這是你要送我去的地方。』」卡洛斯說。

「而這就是我們在做的事,這就是我們被玩弄的方式。」

大多數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來自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和薩爾瓦多等中美洲國家。

「我們面對的是一種不同的文化,他們不怕把5歲以下的孩子都送過來,即使知道他們可能會被強姦、可能會被殺」,卡洛斯說,「你和成年人或青少年交談,他們會告訴你,他們『強姦了三四個女孩,把她們趕下火車』,她們會死的。」

自2012年以來,無國界醫生組織(MSF)一直為墨西哥的移民和難民提供醫療和精神保健服務。根據MSF的數據,有三分之二在墨西哥旅行的移民說,他們在旅途中經歷了各種暴力,包括:綁架、盜竊、勒索、酷刑和強姦等。

在MSF的調查中,幾乎每三名女性中就有一名表示,她們在旅途中受到過性虐待,其中60%是被強姦。

有三分之二在墨西哥旅行的移民說,他們在旅途中經歷了各種暴力。圖為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衛局探員的臂章。(Charlotte Cuthbertson/The Epoch Times)

被抓捕的越境者:更大規模的移民潮還在路上

拜登政府的一項新命令,允許在沒有收到出庭通知書(Notice to Appear)的情況下,以家庭為單位將非法越境者釋放到美國內部。出庭通知書規定了非法移民必須到法院答辯的日期。

「沒有任何後果。甚至不給你一個出庭日期。如果你不想出庭,甚至不用出庭。出庭當然很好,但你不必這樣做。這個消息馬上就會(在移民之間)傳開,我的意思是一夜之間。」卡洛斯說。

他說,「現在大家都知道,如果你帶了一個孩子,你很快會被釋放到美國。他們被送到全國各地,不過,熱門的地點包括:休斯頓、紐約、加州、馬里蘭州和華盛頓特區。」

「他們會讓他們在酒店裡住上幾天,直到他們的航班準備將他們載往目的地為止。這些都由稅金買單。」卡洛斯說。

「這一切還看不到盡頭,我們抓捕的人警告我們,更大的移民潮還在路上。」

2021年1月16日,在危地馬拉一條道路上行走的洪都拉斯非法移民隊伍。他們正在前往美國。(JOHAN ORDONEZ/AFP via Getty Images)

他說,拜登總統撤銷川普(特朗普)政府的邊境政策,是導致移民潮的直接原因。

「百分之一百一十!在拜登上任之前,他們就已做好了準備。他們知道,大門會是打開的。而現在我們已經到了無法阻止的地步。」他說。

政府不允許媒體進入收容設施,探員們表示,拜登政府甚至要求當地的探員把他們抓捕的非法移民移到私人土地上處理。

一名探員說:「你可以繼續嘗試,直到在公共道路上找到我們為止。不過,我們已接獲指示,要把所有的流量轉移到牧場上,以確保不引起公眾注意。」

「拜登對此要求嚴格,與川普完全不同。這屆政府禁止媒體採訪,我猜,是因為他們不想讓邊境上發生的事情傳出去,以維持他的面子。」

卡洛斯說,現在該機構已不再直接將非法移民送到公車站。

「華府給我們下達了嚴格的命令,停止這樣做。這引起了太多的關注。」他說。

他說,現在他們把非法移民扔在附近,或送到靠近公車站的當地非政府組織裡。

政府還沒有把目前的情況稱為危機,拜登在3月21日表示,他將在「某個時間點」訪問邊境。

2021年3月15日,在德州邊境城市布朗斯維爾(Brownsville)的一個公共汽車站,海關和邊境保護局將大部分來自中美洲的非法越境者送下車。(CHANDAN KHANNA/AFP via Getty Images)

探員:我們的防線已經崩潰

卡洛斯說,邊境巡邏隊員的士氣已經跌落谷底。

「現在的人員流失率是荒謬的」,他說,「我們不想再為邊境巡邏隊工作了。這不是邊境巡邏隊。」

卡洛斯說,在川普時代,探員們感到「有能力」去完成他們的工作。他說:「不管他做了什麼交易,一切都運作得很好。現在我們有了這個爛攤子。」

隨著越來越多探員被轉移以處理激增的移民家庭和無陪伴兒童,走私組織和販毒集團開始通過其它無人巡邏的地區偷渡毒品和其他越境者。

「我們的人力正在被耗盡,因為我們要去照看這些人,儘快轉移他們,讓他們進入國內」,卡洛斯說,「這太荒唐了。我們沒有後援。逃逸的人比我們抓到的還要多。這也不是什麼祕密。」

「我們的防禦能力下降了。所以,那些我們需要擔心的人,他們知道,現在是進來的時候。他們知道這一點。」

責任編輯:葉紫微#

相關新聞
放染疫非法移民入境 拜登被批「置美國於險境」
拜登政府斥資8600萬美元 訂旅館暫扣非法移民
聖地亞哥會議中心成非法移民兒童收容所
美報告:43.8億美元紓困金將流向非法移民
最熱視頻
【首播】專訪程曉農:經濟全球化告別中國版(6)
【思想領袖】克拉奇:制止中共種族滅絕
【未解之謎】兩位醫生經歷的臨死體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