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中共高超音速導彈鑽美漏洞 獲關鍵芯片

人氣 10547

【大紀元2021年04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中共高超音速導彈技術取決於超級計算機的應用,而超級計算機的核心芯片是中共鑽美國技術管制的空子、通過台灣公司中轉獲得。

《華盛頓郵報》週三(4月7日)長篇報導中國超級計算機公司天津飛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如何從美國獲得關鍵芯片、為中共軍方最先進武器研發提供超級計算機的。

次日,美國商務部週四(8日)宣布將天津飛騰等七家中國超級計算機實體列入黑名單,理由是這些實體協助中共軍事行動,破壞穩定。

雖然此舉可在一定程度上減緩中共的超音速導彈技術研發,但能否完全堵住中共繼續通過現行渠道,從美國獲得關鍵超級計算機芯片技術還有待觀察。那麼中共是如何通過前沿公司獲得核心芯片呢?

綿陽 中共的低調高超音速武器實驗

在中國西南部的一個祕密軍事設施中正在進行一場模擬實驗——高超音速飛行器在大氣層中飛行時的熱力和阻力——正通過一台超級計算機呼呼作響地運算著。

模擬實驗設施位於四川綿陽,該地是中共核武器研究中心,同時也是空氣動力學研究與發展中心(CARDC)所在地。空氣動力學研究與發展中心是中國最大的空氣動力學研究機構。

據前美國官員以及美、澳大利亞研究人員透露,該中心擁有18個風洞,目前正在大量參與高超音速武器研究。

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全球衝突與合作研究所所長張太銘形容,中國空氣動力學研究與發展中心是中共高超音速研發的跳動心臟。

自1999年以來,因幫助「導彈擴散」,該中心一直在美國的貿易黑名單上。到2016年,美商務部進一步加強了對該中心的出口技術限制。

該中心主任范兆林是中共少將,無論是網絡上的個人介紹,還是對外聯絡都刻意隱去其與中共軍方的關係。

2004年12月06日,中共軍人在北京軍事博物館參觀展出的東方-1導彈。(FREDERIC J. BROWN/AFP via Getty Images)

武器實驗需超級計算機助攻 飛騰成跳板

因超音速武器實驗需超級計算機助攻,飛騰理所當然成為跳板。

科羅拉多大學博爾德分校國家安全倡議中心主任伊恩·博伊德(Iain Boyd)介紹說,要使高超音速導彈發揮作用,需要分析成百上千種不同的熱力、飛行器升力和大氣阻力的設置,僅通過物理測試就會過於昂貴和耗時。

他說:「如果你沒有超級計算機,可能需要十年時間。」

中國空氣動力學研究與發展中心與飛騰之間存在長期合作

公開論文資料顯示,中國空氣動力學研究與發展中心的研究人員在2018年和2019年發表的論文中提及他們的超級計算機使用飛騰的1500和2000系列芯片。

目前,該中心正與飛騰、國防科技大學和天津超算計算中心開發天河3號的超級計算機——能夠處理每秒100萬億次計算的「超大規模」速度。據中共國家媒體報導,計算機採用飛騰的2000系列芯片。

大多數飛騰高管是前國防科大軍官

飛騰成立於2014年8月,由國有企業集團中國電子集團公司(CEC)、天津國家超級計算中心和天津市政府共同創建的。國家超級計算中心是由國防科技大學管理的實驗室。

在2015年,美國將天津國家超級計算中心和國防科學技術大學列入實體名單後,飛騰就作為新的中國超級計算機公司出現,被制裁的中共軍方實體都通過飛騰以私企「貿易」的名義從事對外核心產品採購。

雖然飛騰自稱中國領先的獨立核心芯片供應商,但根據政府記錄,它銷售的服務器和視頻遊戲微處理器,其股東和主要客戶是中共政府部門和軍方。

《華郵》報導說,飛騰將自己描繪成一家商業公司,渴望成為像英特爾那樣的全球芯片巨頭;不過,記錄顯示,飛騰公司的所有權多年來一直在換手,但其股東往往都跟中共軍方有聯繫,只是它從不公開這種關係。

研究印太戰略的北弗吉尼亞州智庫Project 2049研究所的研究助理埃里克·李(Eric Lee)告訴《華郵》說,飛騰的行為乍看像是一家獨立的商業公司,「它的高管穿著便裝,但他們大多都是國防科技大學的前軍官」。

以貿易為名 規避超級計算機的芯片審查問題

美國的兩家硅谷公司——Cadence設計系統(Cadence Design Systems Inc.)和Synopsys——一直為飛騰提供所需要的芯片設計。

一名向中國頂級芯片製造商銷售電子設計自動化軟件的顧問斯圖爾特·蘭德爾(Stewart Randall)告訴《華郵》:「在中國的十年裡,我沒有遇到過一家不使用Synopsys或Cadence服務的中國芯片設計公司。」

這種貿易行為雖理論上不違法,但確是鑽取了全球高科技供應鏈中重要一環的漏洞——因為同樣的計算機芯片既可以用於商業數據中心,也可以為軍用超級計算機提供動力——很難被東道國監管。

此外,美國高科技公司與中國前沿公司和中共軍方研究所的合作,也再次印證了中共的「軍民合用」戰略——中共如何通過前沿公司購買美國技術,規避審查、並悄悄將民用技術用於軍事戰略目的。

芯片被譽為現代電子產品的大腦,限制從清潔能源到量子計算等所有領域的發展。

這也是中共巨資投入、想要優先發展的領域,但迄今仍無一家中國公司能獨立撐起芯片領域,因為這種高技術領域依靠多年基礎理論研發、無法靠「買和偷」快速模式來搶占。

芯片現在是中國的第一大進口商品,每年價值超過3,000億美元。

2021年2月24日,在華盛頓白宮,美國總統喬·拜登在簽署保障關鍵供應鏈的行政令前,手持芯片發言。(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緊盯國外軍事技術 美終於警醒

2014年,美國空軍發布了一份關於太空戰技術的非機密報告,其中包括高超音速技術。

前國防部研究和工程代理副部長和負責現代化的國防研究和工程主任馬克·路易斯(Mark Lewis)告訴《華郵》,任何人都可以獲得這份公開文件,中共自然不在話下;那段時候,中方開始研讀美國的最新研究報告,並派遣科學家出席美國會議,中國國內也開始相關項目投資。

「(中共)它們看到高超音速技術能給它們帶來的軍事優勢,於是它們就行動了。」路易斯說。「美國卻基本上鬆開了腳下的油門,沒有了著急感,也不抓緊。」

前總統川普(特朗普)上任後,這一情況有了一些轉變。五角大樓開始關注中共在高超音速技術方面的重大投資。

高超音速技術可以推動導彈以大於五倍音速飛行,並有可能避開現有的防禦系統。

專家稱,中共可能將太平洋地區的海軍艦艇和空軍基地作為目標,相對常規巡航導彈需要一兩個小時才能飛抵目標,高超音速導彈幾分鐘內就能到達;這將成為一個巨大的擔憂。

前美國官員和西方分析人士還稱,中共的高超音速導彈有朝一日可能會瞄準美國航母或台灣。

《華郵》引述前美國政府官員的消息說,川普政府曾準備在去年年底將飛騰和其它一些中國公司列入出口黑名單,但因為任期已到、沒時間完成流程而作罷。

拜登政府週四出台的對飛騰等中國公司的最新禁令,將阻止源自美國的技術流向這些中國公司;同時,也將減緩中共高超音速武器項目以及其它尖端武器和更強大監控能力的推進速度。

分析人士指出,美國的政策有望做出調整,不能再讓美國技術援助中共軍方,遏制中共軍方未來的進展,此舉是值得以犧牲商業利益為代價的。

台灣的兩難境地 遊走在合法與利益之間

隨著中美關係日益緊張,美國和台灣企業與中國做生意的適當限制問題也隨之而來。

綿陽的高超音速武器實驗使用的飛騰超級計算機所有芯片是經由台灣半導體製造公司台積電生產的。它是台灣幾家芯片製造商中最大的一家,它製造的芯片也是軍民兩用。

台灣國防部聯合成立的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研究員歐錫富介紹說,美國和中國都同時有最終將台積電的芯片用於軍事目的。

例如,台積電生產美國先進武器所使用的芯片,包括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F-35戰鬥機。台積電去年宣布將在亞利桑那州建造一座價值120億美元的工廠,以回應川普政府對半導體供應鏈安全的擔憂。

「這些私人公司做生意,並不考慮國家安全等因素。」歐說,台灣作為一個小地區,缺乏頒布出口禁令的籌碼和意願;相對於美國的一套相對完整的出口管制措施和法規,台灣相對寬鬆,漏洞也更多。

另一方面,台灣企業處在兩難之間。台灣是一個自治的自由民主地區,一方面依靠華盛頓來防禦北京入侵,另一方面又依賴中國市場,中國市場占台灣貿易額的35%。

台積電在給《華郵》的電子郵件中表示,它遵守所有法律和出口管制。在飛騰被納入黑名單後,台積電可能必須跟它保持距離;但是因為中國是最大的半導體市場,在法律允許的情況下台積電不太可能放棄中國業務,因為那樣將無法向股東交代。

另一家跟飛騰合作的台灣公司Alchip表示,它跟飛騰簽署的協議規定,其芯片不用於軍事用途。

但2018年Alchip發布的新聞稿還介紹說,它們與「中國國家超級計算中心」合作,當時中國國家超級計算中心因參與核爆活動已被列入美國商務部黑名單三年多。

責任編輯:林妍 #

相關新聞
台積電世芯晶片涉中製飛彈? 台經長:未用在軍用
美祭新禁令 中國超級計算機七實體上黑名單
列美黑名單 天津飛騰等中企與軍方有何聯繫
美再對中共開鍘 禁7超級電腦實體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成都49中墜樓謎案 3版本哪個靠譜
【新聞看點】以巴激烈衝突 美調解 蓬佩奧揭內幕
【財商天下】受習近平關照?寧德時代發跡内幕
【唐浩視界】學生墜樓扯出案外案 中共統台5部曲
【橫河觀點】美制裁610誰怕了 記者遇襲幕後誰?
【秦鵬直播】美再制裁中共官員 港警處長嫖妓被查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