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白鶴灘水電站 抄到世界第一

【大紀元2021年06月11日訊】大家知道,世界第一大水電站是中國的三峽水電站,現在,中國又有了一個第二大水電站了,是白鶴灘水電站,也是三峽集團投資建設的。

在5月31日的時候,白鶴灘水電站全線澆鑄到頂,首批機組計劃在7月1日之前投產發電。陸媒在報導中提到,白鶴灘水電站有一個世界水電行業中的「珠穆朗瑪峰」,是什麼呢?就是水電站的水輪發電機組單機容量是100萬千瓦,位居世界第一,而且更關鍵的是,報導中說,這是中國完全自主設計製造的機組。

不過,就是這項珠峰技術,卻被著名水利專家揭穿老底說,都是抄來的。我們今天,就來聊聊這個白鶴灘水電站這個世界第一的機組,究竟是怎麼回事?

「自主創新」還是抄襲

白鶴灘水庫大壩工程,位於四川省涼山州和雲南省昭通市交界處,是金沙江下游四個水電梯級電站中的第二個梯級。

2010年的時候,白鶴灘水庫大壩工程開始籌建,總裝機容量是1,600萬千瓦,到現在已經建設了差不多11年了,全部投產發電,要到明年的7月份。之前的世界第二大水電站,是位於巴西和巴拉圭交界的伊泰普水電站,不過,白鶴灘水電站的建成,將取代伊泰普水電站世界第二的位置。

我們看到,大陸官媒在報導中強調,白鶴灘水電站是「自主創新、智能製造,建設過程中的一系列技術攻關和創新,彰顯了中國完備的產業鏈」。我們翻了翻資料,早在1992年,也就是當年三峽水電站獲得中共人大表決通過的時候,當時中國還只能建造出32萬千瓦的水輪發電機組,30年後,現在的白鶴灘已經是自主設計10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了。

不過,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先生卻認為,這種跨越,恰恰印證了中共經濟改革開放40年發展的精髓,那就是抄襲

其實,最早曝光中國水電建設抄襲的還是中共自己。在2005年9月的時候,中共政府官網上發布了一篇文章《三峽特大發電機組國產化跨越與國外30年的差距》,文章中說,三峽計劃設計安裝70萬千瓦特大型機組,但當時,中國沒有這樣的設計安裝能力,於是中共國務院三峽建設委員會,決定讓三峽走一條「技貿結合、技術轉讓、聯合設計、合作生產」的路,哈爾濱電機有限責任公司和東方電機有限責任公司是技術受讓方。

我們來回顧一下當年三峽招標的情況。

1996年6月,中國三峽總公司,宣布採購14台7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在長達二千多頁的招標書中,規定了技術標準和技術轉讓條款,主要涉及兩大項:一是,投標者對供貨設備的經濟和技術需要負全部的責任,必須和中國有資格的製造企業聯合設計、合作製造;二是,投標者必須向中國製造的企業轉讓核心技術、並培訓中方人員;必須由中國企業為主,製造2台機組。也就是說,外商不但提供設備、圖紙和技術,其中2台機組,還必須是外商手把手地教會中國工廠製造。

作為全世界最大的水電站,三峽水電站的招標吸引了很多國際公司。最終,在1997年,法國阿爾斯通(Alstom)和瑞士ABB組成的供貨集團中標8台,哈爾濱電機公司參與合作製造;加拿大的GE和德國伏依特(Voith)、西門子組成的供貨集團VGS中標6台,東方電機公司參與合作製造。

中共官網的文章中說,「三峽工程這塊誘人的『大蛋糕』,使中標的外商完全響應了技術轉讓的條件,同時承諾,機組設計軟體源程序一併轉讓。」

技術學習還是強制技術轉讓?

這樣看上去,這些中標的外商是自願同意技術轉讓的,就像中共自己說的,中方沒有強迫,那中共這樣算是抄襲嗎?對於這一點,王維洛先生認為,如果是基於兩個公司的自願協商下達成協議,那是商業行為。如果政府參與其中,就像三峽工程一樣,壓迫對方必須提供全部的圖紙、並幫助中國公司製造出設備的話,這就是技術的強制轉讓,是技術的干涉行為,也就是技術的偷盜。

2019年的時候,德國之聲也曾經有過一篇文章,裡面談到,判斷是否是強制技術轉讓的關鍵,就看政府是否出面干涉了「企業間貿易」中的轉讓技術。

文章中還以中國高鐵為例子,認為這就是中共行政部門直接出面要求外企「以技術換市場」的典型案例。2004年,中國首次進行高鐵列車採購招標時,當時的鐵道部就在招標中明確寫著「外方關鍵技術必須轉讓、價格必須優惠、必須使用中國品牌」等等,當時的西門子、阿爾斯通等外國廠商不被允許直接和當時的南車、北車等中國本土企業洽談,只能和中國鐵道部的代表談判。藉著這種操作模式,中共最終實現了高鐵領域的「跨越式發展」。

大家應該都知道,三峽工程是中共的政府工程,是由中共前總理李鵬親自主持推動的項目,李鵬自己在他的《三峽日記》中也提到過,就連合同文本李鵬都是參與的。當時,三峽開發總公司的總經理陸佑楣,本人就是中共政府高級官員,要直接向李鵬匯報工作。也就是說,三峽工程進口70千瓦水輪發電機組,並不是中國企業和外國企業之間的正常平等的貿易往來,而是中共政府利用市場優勢進行的強制性的技術轉讓。

在三峽建造過程中,哈爾濱電機公司從法國阿爾斯通那裡學習到了關鍵技術,並派出了近百人次出國學習。東方電機公司也接受了供貨集團VGS的培訓。這種拿來主義的做法,中共美其名曰「三峽模式」,中共在政府官網上說,「依託三峽工程,兩家企業成功走出了『技術轉讓—消化吸收—自主創新』三大步,這一做法業界稱為『三峽模式』」。

但是,這個過程卻讓西方供貨商的工程師感到非常痛苦。法國研究院院士埃利克‧奧森納(EriK Orsenna)在著作《水的未來》中,專門寫入了一節,叫做《三峽和三十二座水輪機》,裡面提到了給三峽安裝水輪機的一位阿爾斯通的工程師,這位工程師說,三峽整個工程有32座水輪機,阿爾斯通負責修建、安裝其中的14座,那麼剩下的18座怎麼辦呢?那18座都是阿爾斯通的複製品。阿爾斯通為了拿下這14座水輪機的合同,必須提供全部圖紙,中方只要照葫蘆畫瓢就行了。

這位叫莫里斯的工程師說,讓他感到痛苦的是,就是大壩建造過程中根本沒有提到過阿爾斯通,資料裡也看不到阿爾斯通這幾個字,從來沒有阿爾斯通的名字,就像是中方真的獨立完成了這一切似的!

莫里斯說,在任何其它國家,在竣工的當天電視和報紙都會去採訪他們,阿爾斯通公司裡也會一片歡騰,因為工作成績得到了肯定,可是在中國就不一樣了。莫里斯說,他們在中國那兒什麼都不是,頂多算個分包商。

看來,中共給出的這個三峽「大蛋糕」,看上去是誘人,但是吃到的人卻不覺得開心,因為實在是得不償失。所以,中共所宣傳的「三峽模式」,實質上還不是技術學習,而是技術偷盜

蹊蹺的是,2006年5月,三峽大壩正式建成,但是,如此重要的成就,北京當局並沒有大吹大擂地宣傳,既沒有盛大的慶祝儀式,也沒有國家領導人親臨現場。王維洛曾揭露,三峽工程的上馬,背後其實是李鵬和江澤民之間的一筆政治交易,當時,江澤民急於和時任中共總理的李鵬結盟,鞏固領導地位,所以江澤民親自出馬力推三峽工程議案在中共人大通過。

但事實是,三峽大壩導致的水災隱患非常嚴重,建成之後,中國南方幾乎是年年有水災。更重要的是,中共興建三峽大壩,切斷了中華民族的龍脈,破壞了中國的風水,導致三峽流域災禍連連。

中共一位自己的專家臧其超,有一段演講總結得非常精確,他說,改革開放國門打開,中共讓老外走進來,技術帶進來,中共政府鼓勵企業和老外「合夥、學會、單幹」,一晃四十年過去了,中共的企業確實全部單幹了,最後回頭一看,廠房、設備、技術、專利、市場、品牌,都是中共的了。

這個白鶴灘水電站,有了之前三峽鋪墊的技術基礎,如今這個白鶴灘水電站也有了讓中共驕傲的六個世界第一,不過,就像中共專家自己講的,再往前抄沒圖紙了,沒圖紙了,中共偷來的第一又能坐多久呢?

策劃:宇文銘
撰稿:蔣天明、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繪圖:R1
監製:文靜
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連書華 #◇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三孩政策 民不聊「生」
【財商天下】70億資產送政府 民企贖「原罪」?
【財商天下】敵人不在國外 習近平防經濟政變
【財商天下】華為快速坐大 不一般的手段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黨媒一文打掉四千億 緣何自殘?
【時事縱橫】中共關國門惹議 北京衛戍區換高層
【新聞大家談】英政府:超級變種病毒或出現
【秦鵬直播】中共停發護照 原因涉國家機密?
【拍案驚奇】疫情蔓延 中共喊不惜代價保北京
【重播】參院聽證:中共如何威脅美國國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