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上市失敗 盧比奧:應禁美資流入中企

人氣 2908

【大紀元2021年07月13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dam Molon撰文/謝佳宣編譯)美國聯邦參議員馬爾科‧盧比奧(Marco Rubio)表示,有鑒於最近中國打車巨頭「滴滴出行」在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首次公開募股後的失敗,美國當局不應該允許中國公司在交易所上市,並藉機利用美國投資者的利益。

滴滴的困境始於7月2日,該公司在紐約證券交易所首次公開募股(IPO)不到兩天,隨即被中共監管機構勒令進行網絡安全審查,並在審查期間禁止新用戶註冊。

在此之後,北京當局又以收集數據的國家安全問題為由,下令將該應用程序從所有App商店中刪除,隨後,又擴大到該公司運營的至少25個應用程序。

這些審查行動使滴滴的股票從每股16美元高點跌落,截至週一(7月12日),該股降至12美元以下,抹去了數十億美元的價值。

盧比奧就此次投資事件告訴大紀元,他曾試圖阻止滴滴的IPO,並表示,「允許像滴滴這樣一個完全不負責任的中國公司(在美)上市的決定,從一開始就是個災難。」

盧比奧將北京對滴滴的取締行動描述為「一個故意不透明」的決定,他指出這項行動幾乎沒有任何的警告和細節。

「這個情況讓美國有另一個理由禁止這些公司在我們的交易所上市,並利用美國投資者,這些公司對中國(中共)政府和共產黨的政治衝動沒有任何的獨立性。」他說。

盧比奧指出,這些中國公司對美國投資者構成了「巨大的」風險,因為它們通常由中國共產黨控制,在美國上市後也不受美方的監督。

十多年來,美國監管機構一直無法審查位於中國的審計公司。中共以國家安全和隱私為由,禁止美方對這些公司進行審計檢查、無視海外的監管規定。

盧比奧說:「滴滴的股價(在上市後)突然崩潰,凸顯了所有這些中國公司都是一個黑匣子,即使他們的股票突然飆升,美國投資者也無法確定其真正的財務實力。」

2018年9月4日,杭州市滴滴出行公司建築外的標誌。(STR/AFP via Getty Images)

釋出的信息

經濟學家和律師吉姆‧瑞卡茲(Jim Rickards)告訴大紀元,中共對滴滴的打擊是「中國資本市場和西方資本市場之間、更廣泛抗爭的一部分」。

「每個中國科技公司都可以去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的想法,實際上已經結束了。」瑞卡茲說。瑞卡茲是《新大蕭條:後疫情世界中的贏家和輸家》的作者。

根據《南華早報》的報導,中共監管機構曾在滴滴上市的前幾週,建議該公司推遲公開上市,並對網絡安全進行自我檢查。但滴滴的投資人包括蘋果、Uber、日本軟銀和中國騰訊都選擇繼續上市。

J Capital Research的聯合創始人兼研究總監安妮‧史蒂芬森-楊(Anne Stevenson-Yang)告訴大紀元,滴滴正在為之前不聽從監管機構的要求而付出代價。

「中國(中共)政府正在確保人們知道,這必須得到它們的祝福,否則這些根本不可能(實現)。」史蒂芬森-楊說。他是《中國孤獨:從孤立中崛起與可能回歸孤立》一書的作者。

瑞卡茲將中共這種「箝制做法」比喻為公開處決。

「這就像把一個人帶到行刑隊面前,並邀請公眾來見證。」他說,「在共產黨人看來,你處理掉了一個壞演員,但你(同時也)真正地向其他人發出了一個信息,『如果你不按我們說的做,你會有什麼好下場』。」

瑞卡茲表示,美國投資者經歷的損失將被中共視為其鎮壓行動的一個副產品。

「他們(指滴滴IPO的投資人)是一種附帶損害。」瑞卡茲說,「這對中國人來說有點甜頭,他們說,『好吧,我們不僅毀了這家公司,也向其它公司發出了一個信息,而且我們在西方和發達經濟體的股民中造成了大量的損失。』」

冒險的投資生意

滴滴並不是第一家遭受中共怒火的中國公司。

去年年底,阿里巴巴的金融科技子公司螞蟻金服集團即將在上海和香港上市前幾天,北京監管機構突然宣布對其貸款行為進行調查,導致該公司的大規模IPO計劃失敗。

阿里巴巴的創始人馬雲在去年10月上海的一次演講中公開批評中共金融監管機構後,這家科技巨頭才發現自己被政府盯上。從那時起,這位曾經高高在上的企業家便很少公開露面。

自2020年10月以來,阿里巴巴的股價從三百一十多美元降至210美元以下。今年4月,北京監管機構又宣布對該公司的壟斷違規行為處以28億美元的罰款。

史蒂文森-楊表示,有鑒於此,「投資者需要意識到投資中國公司的風險。」

近期,美國也加強了對中國公司的監督。

3月,美國證券監管機構推出一項規則,要求如果外國公司連續三年不遵守美國的審計標準,將會從美國交易所退市。

拜登政府還擴大了川普(特朗普)時代推出的限制清單,禁止美國人對中國(中共)軍方擁有或控制的中國公司進行投資。

採取行動

盧比奧說,國會需要採取進一步的行動,以保護美國人免受中國公司帶來的危險,這特別考慮到「華爾街似乎對自行解決這些問題完全不感興趣」。

他指出,許多美國人通過投資包含中國股票在內的、以全球指數為基準的被動投資基金,使自己不知不覺地陷入這種風險。

包括像MSCI和FTSE等全球股票指數的提供商已經將中國股票納入其全球和新興市場指數,使數十億美元的美國投資金流入中國股票。

盧比奧在5月提出了「指數供應商透明度和問責制法案」,他說,該法案將進行急需的改革,賦予普通的投資者權力,以防止那些退休儲蓄被不受監管和不負責任的指數供應商操縱。

盧比奧表示,聯邦的政策制定者需要「清醒地認識到,我們將資本市場向掠奪性的中國公司開放後、所造成的巨大脆弱性(問題),這些公司無法獨立於北京的專制政權」。

滴滴出行沒有回覆置評請求。

責任編輯:林妍 #

相關新聞
滴滴赴美上市更多內幕 中共跨部門管理混亂
打壓滴滴或讓中國未來八年損失高達45萬億
陽奉陰違?滴滴與中共高層間較量的內幕
滴滴事件 涉中共習江權鬥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台灣F16V成軍 飛行員赴美訓練
【十字路口】抵制冬奧 美帶頭外交戰圍堵中共?
【拍案驚奇】馬雲下落不明 薄熙來臨時出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