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誠質樸 自然天成 木刻大師陳正雄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1年07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孫幗英台灣台南報導)1942年,陳正雄出生於台南安平,六、七歲就喜歡畫圖,最開心的是向媽媽要到一角錢買張圖畫紙,拿鉛筆到處畫。看野台戲就把台上漂亮的演員、景物畫下來。上課時,聽到傳來的漁船聲,就偷偷地畫船,不幸被老師發現,「陳正雄!你在幹什麼?」一掌朝頭頂拍下來!

鄰居都知道有這麼一個愛畫畫的小孩,十四歲就介紹他到北港學習雕神像。經過3年4個月,十七歲名義上「出師了」,實際上沒刻過一尊神佛。雖然很想刻,但是師傅不給刻,只能做家務事、帶小孩、磨砂紙、打底、油漆、安金之類的。還常常為了配合安奉神像的良辰吉時,趕工到天亮。

北港朝天宮聘請一些有名的民俗藝術家來裝修,陳正雄就推著幼兒車到朝天宮看他們工作,看多了,無形中都記在腦海裡。出師後,陳正雄跟隨雕花師傅李煥美到處裝修廟宇,無師自通的他很受師傅賞識,負責做最高難度的人物雕刻。

1961年,陳正雄隨蘇水欽裝修高雄代天宮,撿到一塊木頭,午休時看到地上有一張雜誌封面,滿英俊的外國人。陳正雄從來沒見過外國人,就拿撿到的木頭試著刻刻看,沒想到師兄弟們都誇他刻得不錯。

他帶回家中擺在矮櫃上,被到家裡出診的許醫生看到了,幫他送南美會參展,獲得入選。這是陳正雄第一件參展的作品—亞蘭德倫。這時他才知道,原來社會上有美術活動,自此,對木雕創作益發興趣。

知足常樂的討海人

陳正雄的父親是漁夫,自然雕刻和他有深厚感情的討海人,生活中的人,以及隔壁的老人。陳正雄的頭腦像照相機,看過就記住那個人的特徵。光憑印象刻,並沒有刻意去刻誰,有時候鄰居過來看看他的作品,說:「這很像那個憨伯,那很像誰誰……。」足見他的寫實功力。

陳正雄說,有錢人才有船,父親是被雇用的「海腳」。漁獲分三份, 船主一份,船一份,海腳一份。分完後剩下一些賣相不好的小魚就是家人的美味。

「討海人很容易滿足,雖然很辛苦的付出勞力,但只要抓到一點魚就樂呵呵地跟左鄰右舍分享。」陳正雄說:「那是一種很單純的快樂。」因此,討海人捕獲的辛勞,知足常樂的心境,分享漁獲的喜悅,成了他系列作品的豐富來源。

廟前休憩 眾生群像

從1978年起,陳正雄陸續雕刻了廟前系列作品,除個人雕像,還有下棋群像、南管樂曲群像等。他說:「小時候常在廟前玩耍,退休的討海人就在那兒下棋。他們很多打赤膊,穿的很隨便,很休閒。老人雖然退休了,因勞動的關係,體格還是很好,肌肉很結實。」他就仔細觀察他們的肌肉骨骼。

曾有藝術家問他:「沒有學過解剖學,怎麼能像學院派一樣,對骨骼肌理了解這麼清楚?」純樸的陳正雄回答說:「沒有啦!我摸一摸自己就刻出來了。」靠過人的觀察力,陳正雄刀下的人物栩栩如生。遊走凝視《廟前》下棋的老人,恍如身入其境,自己也是其中一員!

陳正雄的人物作品,表情細膩,肢體生動,很多觀眾回饋說,好像可以跟作品對話。「台南市前市長蘇南成曾經玩笑說,我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他說,今天抓很多魚,我很厲害!」陳正雄笑著提起往事。

後來,陳正雄創作羅漢系列,他說:「討海人粗曠、誠實、誠懇、自在、豁達、快樂。坐的時候常常一隻腳弓起來在長板凳上。羅漢有討海人一樣的特質,所以喜歡刻羅漢。」他聽高僧說,羅漢修到最後還會有以前的習性,所以,每一尊羅漢的形態、氣質都不同。

陳正雄的男性人物多數是光頭。原因是他喜歡頭的輪廓,尤其喜歡圓形頭顱。他說:「沒有頭髮看起來比較簡潔,觀賞者的視線可以聚焦在臉部表情。」

白首偕老 夕陽無限好

幸福溫馨的老伴系列創作,是讓觀賞者最暖心最欣羨的作品。慈祥和藹的笑

容,關懷體貼的小動作,耐心傾聽老伴的分享,寬容信賴的相依,我懂妳的心。「少年夫妻,老來伴」白首偕老,夕陽無限好!陳正雄對老伴做了最佳詮釋。

當初,陳正雄創作老伴系列,是看到父親60歲早逝,母親晚年孤獨寂寞,於是打造了理想中的老夫妻,期許自己也能這樣,同時安慰母親,彷彿父親還在世上陪伴著她。

陳正雄與夫人王淑花是一對才子佳人,但是在那個年代,低學歷的窮小子想娶高學歷的望族之女,可經過幾番波折。陳正雄深信,有緣分才能在一起。他說:「夫妻要惜福,互相包容,關心對方,感恩有他(她)。」

怎能雕出這麼傳神的表情?陳正雄說:「常跟老婆出去運河邊散步,看到一些老人很有個性,開朗、健康,很欣賞,就會去觀察。」老婆會調侃他:「你又在偷看人了?」他說,其實這也是一種學習。

真誠樸實 自然天成

三十幾歲,陳正雄參加了日本新構造藝術學會。他曾經向一位著名的雕刻家請益,雕刻家告訴他:「不要學別人的,你內心想做什麼,就誠懇地去做,就會有自己的風格。」多年來,陳正雄深刻體悟到「藝術創作還是要從內心出來的,經由你周遭的生活體驗,才能表達出來那種感情深度。」

很多藝評寫到,陳正雄的作品有很深刻的內涵,蘊藏啟迪人心的人生哲理。對此,陳正雄以一貫質樸的口吻,說:「人家這樣說,我說沒啦!我黑白刻啦!隨心所欲的刻。沒有學理,沒有特別的技法。沒有設定要傳達什麼,觀賞者自己去達成共鳴去揣測。」

為什麼會觸動人心?「不知道,我自己很驚訝,為什麼不少人喜歡我的作品?沒有預設怎麼去感動人,因喜歡而作,自然刻出,自然遇到一些人喜歡。剛好觸動觀者的心,觀者就會感動。好像一種緣份。」陳正雄平淡的說。

創作超過一甲子,累積大量的作品和盛名,不過,陳正雄內心最想要的,「不是發財賺錢,而是生活無虞之下能健康地繼續創作,就感到很滿足。」

展出訊息:

凝視的刻線2021陳正雄個展2021.5.8~2021.10.11台南美術館1館◇

責任編輯:唐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