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軍事觀察之八

王赫:比核武擴張更危險的是中共的核戰思維

人氣 1434

【大紀元2021年08月13日訊】中共的核武擴張是美國面臨的最大威脅之一。最近,美方披露中共加速建設東風-41導彈發射井消息。俄羅斯核武器專家阿爾巴托夫(Alexei Arbatov)認為,鑒於中國在科學、生產和資源方面的潛力,一旦做出政治決定,中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在10年內可以在戰略核導彈力量上面與俄羅斯和美國匹敵的國家。如果事情這樣發展,可能會從根本上改變「全球戰略平衡」。

的確,中共核擴軍是「全球戰略平衡」的最大衝擊因素,上屆美國政府高度重視。川普政府徑改奧巴馬政府的裁軍、縮減軍費政策,開始重整軍備。川普政府的巨額軍費開支,重點支持核戰略和「第三次抵消戰略」。

2018年2月2日,美國國防部正式發布新版《核態勢審議報告》。該報告說,華盛頓希望阻止北京得出這樣的結論:中共可以通過有限使用戰區核能力確保優勢、有限地使用核武器是可以接受的。在報告中,美國將中共與俄羅斯和朝鮮一併列為「主要核威脅」,並表示,美國為敵人「量身打造」了核震懾策略,美國將繼續堅持在「極端情況」下使用核武器的立場。根據該報告中顯示的核計劃,美國30年內要花費1.2萬億美元用於維護和升級核武庫

2020年9月1日,五角大樓有關中國軍力的評估報告,首次披露中共的核武庫:核彈頭數量估計略超過200枚,包括那些可以裝在能夠打到美國的彈道導彈上的核彈頭;過去15年來,中共海軍建造了12艘核潛艇,其中六艘為中共提供了「可信的海基核威懾」;到2020年中,中共有可能建造一艘新的攻擊型導彈核潛艇,如果裝備對地巡航導彈,有可能為中共軍方提供祕密的對地攻擊能力選項;2019年末公開披露的轟-6N是中共第一種具備空中加油能力的核戰型轟炸機;未來十年,隨著中共核力量的擴張和現代化,核彈頭庫存預計將至少增加一倍。

今年拜登上任以來,大體上繼承了上屆政府反制中共的政策,但力度減弱。5月28日,拜登政府送交國會的2022財年7150億美元國防預算提案,雖表示將大力發展核武等來「威懾中共」,但7150億這個數字僅比去年增加了1.7%,基本持平,比較而言,中共2021年公開的國防開支同比增長6.8%,因此外界質疑美國國防預算是否足夠。

6月7日,美國國會眾議院的軍事、外交和情報三個委員會的共和黨領導人致函拜登,敦促他制定一個「全面的跨部門戰略」,以阻止中共的核擴軍。他們警告說,如果在此事上不採取行動,可能會導致中國(共)到2030年實現與美國「一定程度的核均勢」。這些共和黨議員呼籲拜登政府讓中共加入有意義的雙邊或美俄中三邊軍控談判。

迄今為止,拜登政府還在籌劃政策,如何有效應對中共的核武擴張。不過,這也著實不是一個容易制定的政策。筆者以為,中共不同於蘇共,中共比蘇聯更危險,在核武方面中共比蘇聯要瘋狂得多,拜登政府對此須有足夠認識。

蘇聯的核戰爭觀:赫魯曉夫和戈爾巴喬夫

舉例來說,蘇聯領導人對核戰爭還是比較忌諱的。上世紀50年代中期,赫魯曉夫成為蘇聯最高領導者,提出「三和路線」,即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和平共處」、「和平競賽」、「和平過渡」,他有兩個基本觀點:一是如果爆發「一場熱核戰爭」,固然「會使資本主義體系滅亡」,而「對許多人民來說,社會主義問題也就根本不存在了」,「將沒有勝利者」;另一個觀點是,戰爭將不再分類型,任何規模的戰爭,哪怕「一點火星」也會釀成核大戰。

赫魯曉夫的「三和路線」與核戰觀點,與他個性有關。據赫魯曉夫的兒子回憶,在1953年8月蘇聯的核試驗之後,赫魯曉夫看了一部有關核爆炸的保密影片,回家時情緒低落,好幾天都無法平靜下來。核爆炸的影響「顯然有點兒超過了心理的承受能力」。當然,這種感受在蘇共高層裡絕不是個例。例如,朱可夫元帥也強調,「他個人明白這種武器的危害性有多大」,他同意艾森豪威爾總統在1955年7月所說的隨著原子彈和氫彈的出現,許多在過去是合理的觀念都變了。而蘇聯氫彈之父安德烈‧薩哈羅夫後來更是成了著名的反核人生。

赫魯曉夫的上述認識,影響到了後來的了戈爾巴喬夫。1986年1月在蘇聯政府關於銷毀核武器的聲明中,戈爾巴喬夫首次提出「新思維」,以後多次做了修改完善。其主要內容包括:當今時代是各國在經濟上和政治上相互依賴日益增長的時代,相互之間的依賴性越來越大;人類在進入把核能用於軍事目的的核時代之後,便不再是永生的,一旦爆發核戰爭,一切生靈都將從地球上消失;因此必須學會在這個世界上和平地生活,制定新的政治思維,戰爭是政治以另一種方式的繼續已經過時了;要把社會的道德倫理標準作為國際政治的基礎,使國際關係人性化、人道主義化。

正是因為從赫魯曉夫到戈爾巴喬夫,對核戰爭有著深刻的認識,他們的外交綱領都「飽含」著「人道主義」(和平為首)因素,這些都構成了1962年古巴危機能夠和平解決,美蘇核裁軍能夠達成協議的背景因素。

毛澤東的核戰爭論

相較而言,中共黨魁的核戰爭觀點就令人不寒而慄了。針對赫魯曉夫的「三和」,中共強調「三鬥」:階級鬥爭、路線鬥爭、武裝鬥爭,強調戰爭的不可避免,期望通過暴力革命式的「民族解放」運動來戰勝資本主義。中共對核戰爭的看法,最經典的是1957年11月18日在各國共產黨和工人黨莫斯科會議上,毛澤東的講話(大意):

既然我們力量這麼強大,我們還跟他談什麼,打就完了;說敵人不打是不倒的,掃帚不到灰塵照樣不會自己跑掉。必須要打,通過革命的手段,通過武裝打敗他。大不了就是核戰爭,核戰爭有什麼了不起,全世界27億人,死一半還剩一半,中國6億人,死一半還剩3億,我怕誰去。帝國主義將會被全部毀滅,而社會主義還會存在。(筆者註:毛澤東的原始講話和公開發表的文稿不同,後者往往作了許多加工。)

毛這次講話,震動了赫魯曉夫、蘇共及世界,成為中蘇反目的一個重要因素。1960年4月16日,中共又以《紅旗》雜誌編輯部的名義發表《列寧主義萬歲——紀念列寧誕生九十周年》,其中寫道:

「只要各國人民提高了覺悟,有了充分的準備,在社會主義陣營也已掌握了現代武器的條件下,可以肯定,如果美帝國主義者或其他帝國主義者拒絕達成禁止原子武器和核武器的協議,而且一旦敢於「冒天下之大不韙」,用原子武器和核武器進行戰爭,結果將只是這些在世界人民包圍中的野獸自身很迅速地被毀滅,而決不會是什麼人類的毀滅。帝國主義發動罪惡的戰爭,始終是我們所反對的,因為帝國主義戰爭會給各國人民(包括美國和其他帝國主義國家的人民)帶來巨大的犧牲。但是,如果帝國主義者把這種犧牲硬加在各國人民頭上,我們相信,正如俄國革命和中國革命的經驗一樣,這種犧牲是會得到代價的。」

這再次震撼了蘇聯和世界(見蘇聯政府一九六三年八月二十一日的聲明)。中共被視為核戰爭瘋子。

中共當局正在加快核擴軍的步伐

中共既然有這樣的「核戰爭觀」,自然在開發核武器方面不遺餘力,哪怕窮的沒有褲子穿也要搞原子彈(中共元帥陳毅語)。

1964年10月,中共試爆成功第一顆原子彈;兩年後導彈核彈頭試爆成功;1967年6月試爆成功第一顆氫彈;1982年10月12日,由031型(G級)常規動力導彈潛艇水下發射成功;1988年9月092型(夏級)核潛艇水下發射成功。迄今,中共已建立起「三位一體」的核武庫,初步具備第二次核打擊能力,而且還在加速發展。

當然,限於國力,很長一段時間中共的核武擴張是有限的、緩慢的,遵循的是毛澤東的「三點」理論:即核武器要「有一點,少一點,好一點」。但是,2010年後,中國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大國;習近平上台後,提出從「站起來」、「富起來」邁進了「強起來」的「新時代」,將中共軍事現代化目標的實現時間從2019年提前到了2035年,並於2020年首次提出「百年建軍目標」,即要建立與全球經濟地位相適應的全球軍事地位,要加快中共的軍事擴張步伐,核武擴張自然是其中的重中之重。

比核武擴張更危險的是中共當局的核戰爭觀

2019年7月,中共發布軍改後的首份《國防白皮書》。其中老調重彈:中共堅持自衛防禦核戰略,目的是遏制他國對中國使用或威脅使用核武器,確保國家戰略安全。

這是謊言欺世。第一,當今世界,有哪個國家會對中國主動實施核打擊?沒有。美、俄都不會的。中共是故意拿美國說事,把美國當靶子為自己的核擴軍辯護,這既表現了中共的撒謊成性,又表明了中共對美國的刻骨仇恨。第二,中共的核武庫及擴張態勢,已經超出了「自衛防禦核戰略」的需要,走向了進攻道路。例如,該白皮書在論及火箭軍時,提出:「按照核常兼備、全域懾戰的戰略要求,增強可信可靠的核威懾和核反擊能力,加強中遠程精確打擊力量建設,增強戰略制衡能力,努力建設一支強大的現代化火箭軍。」

但是,比核武擴張更危險的,是中共當局的核戰爭觀。前面介紹了毛澤東的核戰爭論,有些人以為,毛時代早已中止,中共「改革開放」這麼多年,對核戰爭的認識應該早就變了吧。這實在是天真的認識。不論是「前三十年」還是「後四十年」,中共當局自己的說法是一脈相承。2013年1月5日,習近平在中共中央黨校「新進中央委員、候補委員學習貫徹黨的十八大精神研討班」上的講話中,明確提出「兩個不能否定」,即「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

這個「兩個不能否定」,自然也體現在了「核戰爭觀」上。迄今為止,中共當局不僅繼承了毛澤東當年的「東風壓倒西風論」,提出「東升西降」;也把毛時代的「推動世界革命」、社會主義運動一統天下,與時俱進地提升為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怎麼做到呢?在經濟擴張之外,就要靠軍事擴張,而核武器就是支柱,就是最後的手段。

因此,中共長達幾十年核擴軍的最終目的,是與美國一較高下。中共是不怕打核戰爭的,並且把這種流氓式的不怕,當作一種威懾手段:美國你敢打嗎?如果不敢打,就當孫子;如果敢打,那我們就打,大不了一起死。

結語

中共這種邪惡政權掌握了核武器,實在是人類的悲哀。

在中共長期核擴軍的形勢下,美國沒有後退的餘地。最近幾年,美國的主要做法是:第一,確保核威懾的有效性(目前中共核實力差美國一大截),把「矛」磨利;第二,加快發展「太空軍」和戰略防禦體系,把「盾」造實。

而拜登政府先後與俄羅斯達成協議將兩國間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延長五年,從阿富汗和伊拉克撤軍,這也是戰略全局調整,為的是集中資源、專心致志應對中共威脅。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歷史回顧:中共核威脅摧毀美國數百城市
比金正恩可怕 中共黨魁不惜死3億人打核戰
蓬佩奧披露中共核心威脅:發展核武不受約束
美國發現中共在新疆第二處祕密核武庫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中共央行急放水 反遭市場冷遇
【橫河觀點】孫力軍為誰推磨 中紀委不談的話題
吳呂南:李貞駒如何走上中共間諜之路
【舞蹈三劍客】神韻七團全球巡迴演出 精采幕後
寒山碧:北京冬奧 西方國家與中共互防
【時事軍事】台海周圍F-35數量驚人 中共豈敢妄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