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事观察之八

王赫:比核武扩张更危险的是中共的核战思维

人气 1431

【大纪元2021年08月13日讯】中共的核武扩张是美国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最近,美方披露中共加速建设东风-41导弹发射井消息。俄罗斯核武器专家阿尔巴托夫(Alexei Arbatov)认为,鉴于中国在科学、生产和资源方面的潜力,一旦做出政治决定,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在10年内可以在战略核导弹力量上面与俄罗斯和美国匹敌的国家。如果事情这样发展,可能会从根本上改变“全球战略平衡”。

的确,中共核扩军是“全球战略平衡”的最大冲击因素,上届美国政府高度重视。川普政府径改奥巴马政府的裁军、缩减军费政策,开始重整军备。川普政府的巨额军费开支,重点支持核战略和“第三次抵消战略”。

2018年2月2日,美国国防部正式发布新版《核态势审议报告》。该报告说,华盛顿希望阻止北京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共可以通过有限使用战区核能力确保优势、有限地使用核武器是可以接受的。在报告中,美国将中共与俄罗斯和朝鲜一并列为“主要核威胁”,并表示,美国为敌人“量身打造”了核震慑策略,美国将继续坚持在“极端情况”下使用核武器的立场。根据该报告中显示的核计划,美国30年内要花费1.2万亿美元用于维护和升级核武库

2020年9月1日,五角大楼有关中国军力的评估报告,首次披露中共的核武库:核弹头数量估计略超过200枚,包括那些可以装在能够打到美国的弹道导弹上的核弹头;过去15年来,中共海军建造了12艘核潜艇,其中六艘为中共提供了“可信的海基核威慑”;到2020年中,中共有可能建造一艘新的攻击型导弹核潜艇,如果装备对地巡航导弹,有可能为中共军方提供秘密的对地攻击能力选项;2019年末公开披露的轰-6N是中共第一种具备空中加油能力的核战型轰炸机;未来十年,随着中共核力量的扩张和现代化,核弹头库存预计将至少增加一倍。

今年拜登上任以来,大体上继承了上届政府反制中共的政策,但力度减弱。5月28日,拜登政府送交国会的2022财年7150亿美元国防预算提案,虽表示将大力发展核武等来“威慑中共”,但7150亿这个数字仅比去年增加了1.7%,基本持平,比较而言,中共2021年公开的国防开支同比增长6.8%,因此外界质疑美国国防预算是否足够。

6月7日,美国国会众议院的军事、外交和情报三个委员会的共和党领导人致函拜登,敦促他制定一个“全面的跨部门战略”,以阻止中共的核扩军。他们警告说,如果在此事上不采取行动,可能会导致中国(共)到2030年实现与美国“一定程度的核均势”。这些共和党议员呼吁拜登政府让中共加入有意义的双边或美俄中三边军控谈判。

迄今为止,拜登政府还在筹划政策,如何有效应对中共的核武扩张。不过,这也着实不是一个容易制定的政策。笔者以为,中共不同于苏共,中共比苏联更危险,在核武方面中共比苏联要疯狂得多,拜登政府对此须有足够认识。

苏联的核战争观: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

举例来说,苏联领导人对核战争还是比较忌讳的。上世纪50年代中期,赫鲁晓夫成为苏联最高领导者,提出“三和路线”,即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他有两个基本观点:一是如果爆发“一场热核战争”,固然“会使资本主义体系灭亡”,而“对许多人民来说,社会主义问题也就根本不存在了”,“将没有胜利者”;另一个观点是,战争将不再分类型,任何规模的战争,哪怕“一点火星”也会酿成核大战。

赫鲁晓夫的“三和路线”与核战观点,与他个性有关。据赫鲁晓夫的儿子回忆,在1953年8月苏联的核试验之后,赫鲁晓夫看了一部有关核爆炸的保密影片,回家时情绪低落,好几天都无法平静下来。核爆炸的影响“显然有点儿超过了心理的承受能力”。当然,这种感受在苏共高层里绝不是个例。例如,朱可夫元帅也强调,“他个人明白这种武器的危害性有多大”,他同意艾森豪威尔总统在1955年7月所说的随着原子弹和氢弹的出现,许多在过去是合理的观念都变了。而苏联氢弹之父安德烈‧萨哈罗夫后来更是成了著名的反核人生。

赫鲁晓夫的上述认识,影响到了后来的了戈尔巴乔夫。1986年1月在苏联政府关于销毁核武器的声明中,戈尔巴乔夫首次提出“新思维”,以后多次做了修改完善。其主要内容包括:当今时代是各国在经济上和政治上相互依赖日益增长的时代,相互之间的依赖性越来越大;人类在进入把核能用于军事目的的核时代之后,便不再是永生的,一旦爆发核战争,一切生灵都将从地球上消失;因此必须学会在这个世界上和平地生活,制定新的政治思维,战争是政治以另一种方式的继续已经过时了;要把社会的道德伦理标准作为国际政治的基础,使国际关系人性化、人道主义化。

正是因为从赫鲁晓夫到戈尔巴乔夫,对核战争有着深刻的认识,他们的外交纲领都“饱含”着“人道主义”(和平为首)因素,这些都构成了1962年古巴危机能够和平解决,美苏核裁军能够达成协议的背景因素。

毛泽东的核战争论

相较而言,中共党魁的核战争观点就令人不寒而栗了。针对赫鲁晓夫的“三和”,中共强调“三斗”: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武装斗争,强调战争的不可避免,期望通过暴力革命式的“民族解放”运动来战胜资本主义。中共对核战争的看法,最经典的是1957年11月18日在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莫斯科会议上,毛泽东的讲话(大意):

既然我们力量这么强大,我们还跟他谈什么,打就完了;说敌人不打是不倒的,扫帚不到灰尘照样不会自己跑掉。必须要打,通过革命的手段,通过武装打败他。大不了就是核战争,核战争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27亿人,死一半还剩一半,中国6亿人,死一半还剩3亿,我怕谁去。帝国主义将会被全部毁灭,而社会主义还会存在。(笔者注:毛泽东的原始讲话和公开发表的文稿不同,后者往往作了许多加工。)

毛这次讲话,震动了赫鲁晓夫、苏共及世界,成为中苏反目的一个重要因素。1960年4月16日,中共又以《红旗》杂志编辑部的名义发表《列宁主义万岁——纪念列宁诞生九十周年》,其中写道:

“只要各国人民提高了觉悟,有了充分的准备,在社会主义阵营也已掌握了现代武器的条件下,可以肯定,如果美帝国主义者或其他帝国主义者拒绝达成禁止原子武器和核武器的协议,而且一旦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用原子武器和核武器进行战争,结果将只是这些在世界人民包围中的野兽自身很迅速地被毁灭,而决不会是什么人类的毁灭。帝国主义发动罪恶的战争,始终是我们所反对的,因为帝国主义战争会给各国人民(包括美国和其他帝国主义国家的人民)带来巨大的牺牲。但是,如果帝国主义者把这种牺牲硬加在各国人民头上,我们相信,正如俄国革命和中国革命的经验一样,这种牺牲是会得到代价的。”

这再次震撼了苏联和世界(见苏联政府一九六三年八月二十一日的声明)。中共被视为核战争疯子。

中共当局正在加快核扩军的步伐

中共既然有这样的“核战争观”,自然在开发核武器方面不遗余力,哪怕穷的没有裤子穿也要搞原子弹(中共元帅陈毅语)。

1964年10月,中共试爆成功第一颗原子弹;两年后导弹核弹头试爆成功;1967年6月试爆成功第一颗氢弹;1982年10月12日,由031型(G级)常规动力导弹潜艇水下发射成功;1988年9月092型(夏级)核潜艇水下发射成功。迄今,中共已建立起“三位一体”的核武库,初步具备第二次核打击能力,而且还在加速发展。

当然,限于国力,很长一段时间中共的核武扩张是有限的、缓慢的,遵循的是毛泽东的“三点”理论:即核武器要“有一点,少一点,好一点”。但是,2010年后,中国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习近平上台后,提出从“站起来”、“富起来”迈进了“强起来”的“新时代”,将中共军事现代化目标的实现时间从2019年提前到了2035年,并于2020年首次提出“百年建军目标”,即要建立与全球经济地位相适应的全球军事地位,要加快中共的军事扩张步伐,核武扩张自然是其中的重中之重。

比核武扩张更危险的是中共当局的核战争观

2019年7月,中共发布军改后的首份《国防白皮书》。其中老调重弹:中共坚持自卫防御核战略,目的是遏制他国对中国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确保国家战略安全。

这是谎言欺世。第一,当今世界,有哪个国家会对中国主动实施核打击?没有。美、俄都不会的。中共是故意拿美国说事,把美国当靶子为自己的核扩军辩护,这既表现了中共的撒谎成性,又表明了中共对美国的刻骨仇恨。第二,中共的核武库及扩张态势,已经超出了“自卫防御核战略”的需要,走向了进攻道路。例如,该白皮书在论及火箭军时,提出:“按照核常兼备、全域慑战的战略要求,增强可信可靠的核威慑和核反击能力,加强中远程精确打击力量建设,增强战略制衡能力,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火箭军。”

但是,比核武扩张更危险的,是中共当局的核战争观。前面介绍了毛泽东的核战争论,有些人以为,毛时代早已中止,中共“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对核战争的认识应该早就变了吧。这实在是天真的认识。不论是“前三十年”还是“后四十年”,中共当局自己的说法是一脉相承。2013年1月5日,习近平在中共中央党校“新进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的讲话中,明确提出“两个不能否定”,即“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

这个“两个不能否定”,自然也体现在了“核战争观”上。迄今为止,中共当局不仅继承了毛泽东当年的“东风压倒西风论”,提出“东升西降”;也把毛时代的“推动世界革命”、社会主义运动一统天下,与时俱进地提升为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怎么做到呢?在经济扩张之外,就要靠军事扩张,而核武器就是支柱,就是最后的手段。

因此,中共长达几十年核扩军的最终目的,是与美国一较高下。中共是不怕打核战争的,并且把这种流氓式的不怕,当作一种威慑手段:美国你敢打吗?如果不敢打,就当孙子;如果敢打,那我们就打,大不了一起死。

结语

中共这种邪恶政权掌握了核武器,实在是人类的悲哀。

在中共长期核扩军的形势下,美国没有后退的余地。最近几年,美国的主要做法是:第一,确保核威慑的有效性(目前中共核实力差美国一大截),把“矛”磨利;第二,加快发展“太空军”和战略防御体系,把“盾”造实。

而拜登政府先后与俄罗斯达成协议将两国间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延长五年,从阿富汗和伊拉克撤军,这也是战略全局调整,为的是集中资源、专心致志应对中共威胁。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历史回顾:中共核威胁摧毁美国数百城市
比金正恩可怕 中共党魁不惜死3亿人打核战
蓬佩奥披露中共核心威胁:发展核武不受约束
美国发现中共在新疆第二处秘密核武库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美国导弹防御系统被北韩导弹触发
【思想领袖】疫苗vs自然免疫力的谜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