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優步及來福網約租車服務 自雇性質遇挑戰

優步(Uber)和來福(Lyft)等網約租車服務原本是屬於自顧職業。(Shutterstock)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1年09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平多倫多報導)優步(Uber)和來福(Lyft)等網約平台司機,為人們日常生活和出行,提供極大便利,尤其中共病毒肺炎疫情期間更是如此。

但有人認為,網約平台司機法律定義模糊,享受不到基本勞工權益。這些人認為,隨著第4波疫情逼近,政府有必要將網約平台司機納入必要行業勞工保護。

據《多倫多星報》報導,安省變更職場審查(CWR)委員會下個月將就上述問題提出建議。實際上,疫情爆發前,CWR就在2年審查基礎上提出170點建議,其中包括徵詢工人與健康專業人士意見等。

隨後省府在CWR建議基礎上,要求網約平台上調最低工資和提供帶薪假等,要求網約平台提供正式員工待遇,但後來又廢除這些規定。此舉招致一些人批評,理由是網約平台司機屬危險工種,尤其是疫情期間面臨健康風險。

被逼納入僱傭就業

網約平台司機,屬自雇職業或獨立承包商,不像許多正式員工一樣有工會、帶薪休假、最低工資或加班補助等。安省勞工保險(WSIB)規定,網約平台可自行選擇勞工保險。網約平台司機有多少選擇勞工保險,目前尚無準確數據。

一些人據此認為,網約平台司機每天接觸不同人群,染疫風險高,無法享受正式員工待遇和失業保險,還要被平台催促冒著健康風險出車,因此不斷施壓政府將其納入僱傭就業保護。

面對壓力,優步等網約平台推出提倡「靈活就業」宣傳活動,隨後省勞工廳成立省復工顧問委員會(OWRAC)解決被疫情中斷的網約平台司機就業調查,預計9月公布最後報告。

但這些人又指責,OWRAC成立才3個月,由律師、風險資本家、教授和雇主組成,連個工人代表都沒有,能拿出什麼樣的報告來? 這些人還擔心,優步等據此進一步剝奪司機們的基本勞工權利。

有人質疑,網約叫車市場,本來就是自由市場雙向選擇結果,雙方都有利,行業才會迅速蓬勃發展,即使其中一方無利可圖或感覺被嚴重壓榨,都會自行衰退和滅亡。

人們因此質疑,這些人拿疫情和健康風險等藉口,逼政府通過行政立法手段,將網約平台司機這種靈活就業形式強變成正式工種。如此一來,網約平台被迫加大後的成本,最終會轉嫁到司機身上,網約平台司機作為自雇職業的靈活性優勢也會喪失殆盡,雙重傷害下,誰還會再選擇做網約平台司機賺外快呢?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