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軍事觀察之十一

王赫:急速核擴軍 中共圖謀何在?

人氣 3535

【大紀元2021年09月17日訊】進入2021年,中共的核擴軍被美國和國際社會空前關注。中共究竟有什麼樣的核意圖?中共的核能力達到了什麼程度?中共的真實核戰略與它的官方言辭是種什麼關係?等等。準確解答這些問題並非易事,但事關中國本身、美國和世界的和平與安全,形勢嚴峻,已經不能再被忽視或拖延了。本文淺談三點看法。

其一,中共企圖重塑全球核武力量結構

今年4月23日,三艘不同型號的大型主戰艦艇——最新型的戰略核潛艇(長征18號艇),首艘075型兩棲攻擊艦(海南艦),055大型驅逐艦(大連艦),同時入列中共海軍,這在世界海軍史上都是罕見的,顯示中共軍事擴張步伐之大。而長征18號艇的入列 (在原有094的基礎之上進行了技術改進,據說能夠裝備射程超過1萬公里的巨浪3型潛射導彈,不需出「第一島鏈」就能覆蓋美國本土的目標),被中共軍事專家解讀為海基核力量有了質的飛躍,二次核反擊能力大大增強。

此前3天,4月20日,美國戰略司令部(USSTRATCOM)司令、海軍上將理查德(Charles A. Richard)在國會聽證會上說,中共是美國的重大戰略威脅,尤其是中共軍力快速現代化、核能力的擴充速度更是前所未見。4個月後,8月12日,理查德在空間與導彈防禦研討會上發表講話,稱中共正在增長和加強其導彈部隊,包括多種獨立的可瞄準再入飛行器,如中程彈道導彈、移動式洲際彈道導彈和潛艇發射的核彈道導彈。他說,中共「核力量和常規力量的爆炸性增長和現代化只能被我描述為令人震驚(breathtaking,陸媒有將這個詞譯為「令人窒息」)。坦率地說,『令人震驚』這個詞可能還不夠。」

6月30日和7月26日,《華盛頓郵報》和美國智庫「美國科學家聯盟」(FAS)先後披露,中共正在甘肅省沙漠地區和新疆東部哈密市附近建造數以百計的洲際彈道導彈發射井

而8月17日,中共核工程建設的主力軍——中國核工業建設公司——公布的經營簡報顯示,截至2021年7月,中核建新簽合同額728.32億元,同比增長20.6%,但軍工工程新簽合同額達171.56億元,同比增長391.4%。香港親共英文報紙《南華早報》8月20日引述觀察人士的評論稱,中共核項目主要承包商軍事訂單大幅增加,表明北京加大了提高軍事核能力的力度。該報同時披露,中共軍事工程支出一直在大幅增長,今年6月同比增長302.2%,5月同比增長332.4%。可以說,中共核擴軍已是公開的祕密了。

7月1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在新聞發布會上說,中共擴充核武的行為越來越難以隱藏,此舉與幾十年來基於最低威懾的核戰略背道而馳。那麼,中共為什麼這樣做呢?今年5月和7月26日,「叼盤手」胡錫進幾次在微博發文,稱中共需要在較短的時間裡將核彈頭數量擴大到千枚的水平,包括至少要有100枚東風-41戰略導彈(能夠覆蓋美國),「必須為中美一旦發生高烈度的攤牌做好準備」。胡的言論顯然不是空穴來風(雖然也有陸媒不點名批評胡錫進)。

而另一個「網紅」、被稱為「政委」的人大教授金燦榮在視頻中呼應胡,稱中美關係到臨界點,中共有必要增加核武器,數量達到4位數。金燦榮分析:冷戰期間,美蘇「確保相互摧毀」,建立核「恐怖均衡」,那時中共核武落後,美蘇都沒考慮中共;冷戰結束以來,蘇聯解體,俄羅斯一落千丈,核武庫肯定萎縮,無力與美抗衡,全球核均衡就被打破了,美國的壓力也落在中共這,因此中共就要頂上去,重建核均衡。

雖然,中共官方一再迴避核擴軍問題,總是濫調重談;但中共的核擴軍行徑暴露了它的意圖。今年1月,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卸任前夕,與時任總統軍備控制特使聯合發表題為「中國的核建設應該讓西方擔憂」的評論文章,稱中共長期掩蓋核武發展(北京長達20年不對稱軍備競賽),且仗核勢欺人變得更加激進,已經威脅到鄰國;如果目前的趨勢得以維持,預計中共將在未來十年內將其核武庫總數至少增加一倍;北京不受約束地發展核武舉動是中共威脅的核心部分。

其二,美國更新核武庫,中共認為這或是難得的窗口期

5月5日,美國空軍實施LGM-30G「民兵-3」型洲際彈道導彈2021年度例行抽檢發射,在進入發射的最後階段時,這枚導彈的火控計算機因為檢測到系統故障而自動鎖死,隨後整套發射程序被緊急中止,試射失敗。之前,2018年7月,「民兵-3」導彈試射已告失敗。也就是說,美軍從2018年到2021年四年間安排的大概13次「民兵-3」導彈試射,發射成功率僅為84.6%。

這表明,1970年就開始裝備美軍的「民兵-3」,實在老了。但是,不僅僅是部署在美西部導彈發射井裡的400枚單彈頭「民兵-3」老了,而且部署了900枚核彈頭的12艘俄亥俄級彈道導彈核潛艇,與部署了600枚核彈頭的B-52和B-2戰略轟炸機,也都老了。

事實上,早在奧巴馬政府時期,就提出更新核武庫。美國計劃同時打造新型彈道導彈核潛艇、新型遠程可攜帶核彈頭轟炸機、新一代空中發射核巡航導彈與新型核指揮與通信系統,以及更換核彈頭。

但更新核武庫,一是耗資巨大,預估總成本逾1.2萬億美元。舉例而言,2020年10月19日,美國國防部官員宣布,軍方將打造新型陸基洲際彈道導彈(陸基戰略威懾系統,GBSD),以替換已連續服役50年的「民兵3」,預估成本達958億美元。二是耗時。例如,GBSD已經計劃了十多年,目前仍然處於初始階段。根據美軍的裝備計劃,GBSD預計到2029年才能實現初期作戰能力,實現完全作戰能力估計則要等到2030年以後了。

以美國國力而言,國債2020年超過28萬億美元(而當年美國GDP只有20.955萬億),削減軍費的呼聲很高;而且兩黨政見分歧大,周期性的選舉,對政策的連續性是個衝擊,更新核武庫是否能夠如期完成,需要打個問號。據此,中共或許判斷,在核武庫更新完成之前,美國的核戰力難比以前,為其提供了一個至少十年的機會窗口。

其三,中共批量式建核電站,支撐核擴軍,謀求核武核電融合發展

中共視核工業為高科技戰略產業、國家安全重要基石。1991年第一座核電站——秦山核電站併網發電;至今年7月31日,遼寧紅沿河核電站5號機組完成168小時試運行試驗,正式具備商運條件,大陸運行核電機組增至51台。目前大陸核電總裝機容量居全球第三,核准及在建核電機組19台,居全球第一,已建成一個比較完整的核科技工業體系。

與國際「棄核電」潮流相反,中共將未來15年作為核電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今年3月,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提出「積極有序發展核電」;「十四五」規劃指要安全穩妥推動沿海核電建設,核電運行裝機容量達到7000萬千瓦(業內人士表示,有望按照每年8台機組左右的建設規模和節奏推進)。規劃到2035年,中國核電在運和在建裝機容量將達到2億千瓦左右,發電量約占全國發電量的10%左右。

事實上,早在1983年6月,國務院科技領導小組主持召開專家論證會,就提出了中國核能發展「三步走」的戰略,以及「堅持核燃料閉式循環」的方針;在《國家能源發展「十二五」規劃》中,繼續堅持熱堆、快堆、聚變堆「三步走」的技術路線。(第一步發展以壓水堆為代表的熱中子反應堆,即利用加壓輕水慢化後的熱中子產生裂變的能量來發電的反應堆技術,利用鈾資源中0.7%的235U;第二步,發展以快堆為代表的增殖與嬗變堆,即由快中子引起裂變反應,可以利用鈾資源中99.3%的238U;第三步,發展可控聚變堆技術。)

在這核電藍圖的背後,隱藏的是中共的核野心。因為核能產業極為敏感,用於發電的核反應堆也可以用於提取武器級別的金屬鈽;而中共也曾成功利用美中民用核合作(1985年簽署的《美中和平利用核能合作協定》,2015年到期。 2018年10月川普政府發布《美國對中國民用核能合作框架》,才大幅度收緊對華核技術出口管制),將美國的民用核技術轉用於新一代潛艇、航空母艦和浮動核電站。中共巨大的核工業科技能力,為核擴軍提供了有力支撐。

同時,2013年中共首次提出核電「走出去」戰略, 並將此上升為國家戰略,與「一帶一路」倡議一起推廣。今年3月18日,中國核電品牌「華龍一號」海外首堆併網發電。與其它能源投資項目不同的是,核電站建設不但投資龐大,而且周期十分漫長,令中共可以跟受援國家建立起長達幾十年的緊密關係。這將極大的影響國際關係。今年1月,美國核能專家發布的題為「二十一世紀美國核能:國家安全勢在必行之政策」的報告指出,中共搶占國際核電市場,在地緣戰略方面對美國構成了嚴重的挑戰。而且,中共核電的觸角伸得越長,在全球核治理中就擁有越多的發言權。

由此可見,中共的核擴軍與其大規模建設核電站、搶占國際核電站建設市場,是融合在一起的,集中體現了中共挑戰美國的企圖,暴露了其全球野心。

結語

中共核武是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中透明度最低的。美國情報顯示:中共在2018年和2019年發射的導彈超過了世界其它地區的總和;2020年,中共試射了220多枚彈道導彈,超過了前兩年任何一年的總數;中共核武器試驗基地羅布泊(Lop Nur)常年都有活動。

中共為什麼大力擴充核武呢?有論者指,顯然已不僅是保障自身不受核攻擊的自衛手段,它也成了大國地位、執政黨豐功偉績和政治影響力的支柱,並與國際規則秩序及其主導權的爭奪,與意識形態對抗息息相關。概而言之,就是「壯大核武建立大國地位」。

什麼樣的「大國地位」呢?根據中共的「百年奮鬥目標」分析,在核武領域,估計是到2035年在一定程度上能與美國相抗衡,到2049年能夠戰而勝之。

但是,目前中美的核武器差距甚大。舉例而言,在核試驗方面,美蘇上千次,中共只有45次(官方數字);核禁試後,檢驗庫存核武器和發展新型號通過計算機模擬,並以不引發核爆炸的亞臨界試驗來滿足(美國截止2019年5月24日進行了29次),而美國的技術能力和條件大大優於中共,短期內趕超幾乎是不可能的。

如果中共一條路走到黑,死命擴充核武,不惜與美國開展核軍備競賽,美國是不可能不反擊的,中共將難逃蘇聯那樣被拖死的結果。

而對中國人來說,更為可怕的是中共核電與核武的「融合發展」,因為大陸的核電站都建在經濟發達地區,人口稠密,而且選址、運營、管理等等都存在嚴重的安全隱患(參見筆者三年前的「核災難——中國人頭上的懸劍」一文)。今年6月,號稱世界上單機容量最大的廣東台山核電站的安全性受到外界質疑,台山核電方一度強調核電站及周邊環境指標正常,質疑西方媒體「造謠」、「炒作」,但事實勝於雄辯,最後仍不得不於7月30日宣布停機檢修。這一案例,敲響了中共核電站安全運營的警鐘。

所以,中共核擴軍的首要受影響者是中國人自己。中國人如果要自救,應該第一個反對中共核擴軍。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陳思敏:廣東台山核電站避而不答的核心問題
調查報告:關於中共核能夢 我們需知什麼
中共核發射井接連曝光 章家敦:動向危險至極
王赫:中共三個極危險的核武政策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大管家石剛被免職 李克強失影響力?
【秦鵬直播】黃明志流淚回擊中共封殺:人們覺醒
【財商天下】人民幣飆漲 套利資本「興風作浪」
練乙錚:中共激化國際矛盾 製造冷戰局面
【新聞大家談】美挺台參與UN機構 能否破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