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森視角】中共出資救恆大?從恆大看懂中國

人氣 8473

【大紀元2021年09月21日訊】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傑森視角》。

我們今天必須得和大家好好談一談恆大的事情。看透這個事情,你就能看透目前的中國。

雖然很多人都在談論這個話題,我在上週的節目中也簡單提到了。但是,過去這一週的發展顯示,恆大的問題,已經不是中共什麼時候出手救助恆大的問題了。恆大已經變成了一個中共決定分步,在可控的環境中定向爆破,進行拆除的危險因素了。

我知道我這個觀點和現在海內外對如何解決恆大債務問題的主流觀點是相左的。彭博社報導談到,他們採訪的幾乎所有銀行家、金融分析師和投資人,都相信中共不會允許恆大破產倒閉,產生如2006年,在次貸危機中,美國政府讓雷曼兄弟投資銀行倒閉後的混亂結果。

視頻:https://bit.ly/3zoWkMO

國際投資人,索羅斯甚至表示,如果中共敢讓恆大破產,其兩萬億債務引發的難以預測的雪崩效應,會讓中國經濟崩潰。我說索羅斯的這種說法很可笑。

首先,中共國經濟崩潰的定義是什麼?在1960年左右,在中共的統治下,中國餓死了數千萬人,在其它國家,政府都要垮台10次的情況下,中共不是還是宣稱形勢一片大好,中共對中國的統治穩如泰山嗎?

目前,很多中共中下層官員好像也在觀望和等待高層的對恆大問題的指示。彭博社的報導就談到,國有銀行的官員也私下說,他們仍在等待北京高層領導對長期解決方案的指導。

可控情況下 中共對恆大進行定向爆破拆除

但是,各種跡象顯示,中共高層可能已經有一個大的思路。那就是,他們相信,他們能在一種可以控制的情況下,對恆大進行定向爆破拆除。

恆大的債務問題首先其實不是一個新聞。我本人都已經關注大約一年了。中共對此應該也是非常清楚的。

中國的房地產占中國GDP28%,同時中國的房地產企業都是靠玩高資金槓桿來賺錢和快速擴展的。這兩點結合在一起,讓中共非常清楚:中國許多房地產企業就是中國經濟的金融炸彈。在可控的條件下,引爆這些金融炸彈,是中共這兩年的一個工作重點。

2020年,中共出台了一個房地產企業債務「三條紅線」的監管政策。要求中國房地產企業:
(1)淨負債率不大於100%;
(2)剔除預售款後的資產負債率不大於70%;
(3)現金和短期債的比例不小於1。

結果,2020年8月,中共媒體就爆出,恆大集團「三條紅線」全踩中。它的淨負債率為153%,大於100%;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為83.4%,大於70%;現金短債比為0.54,小於1。

很快,2020年9月,中國互聯網上就傳出一份據稱是恆大於2020年8月24日發給中共廣東省政府的「求救信」。在信中提到恆大面臨八千多億的債務危機,如果政府不救,恆大有違約和資金鏈斷裂的威脅。而其中5,000-6,000億是欠上百個中國國內銀行和金融機構的錢,剩下是欠海外投資人的錢。

雖然,恆大很快出來闢謠,但是隨後的報導顯示,那個「求救信」的信息基本屬實。

中共想救恆大 有一年時間可以行動

也就是,中共早在一年前就非常清楚恆大的債務風險了。如果中共想救恆大,中共其實是有一年的時間可以行動的。但是,中共並沒有真的拿出真金白銀來救恆大。

這不是中共官僚機構行動慢的問題。在中共的黨企面臨財務危機的時候,中共出手是非常快的。

例如,中國華融集團今年4月1日就推遲發布2020年業績,並暫停交易股票。4月26日再次推遲發布業績報告,進一步引發市場對華融財務風險的擔憂。

結果,4個月後,8月18日華融終於公布了其2020年業績報告,果然不出意料,華融預計2020年淨虧損一千億人民幣,截至2020年6月末,總負債為1.56萬億元人民幣。

但是,華融集團是根紅苗正的黨企身分,它的第一大股東是中共財政部,持股61.41%,第二大股東是社保基金,持股6.34%。是有靠山的。

所以它宣布虧損上千億的壞消息的同時,也同時宣布了中共動用國家資產要立刻直接救助它的好消息。該公司宣稱有五家中共國企作為「戰略投資者」增資入股華融。結果當天發布的一好一壞兩個消息,就成功產生對沖,讓華融渡過一劫。

雖然,恆大的民營企業身分,讓中共對待它和對黨企的態度不可能一樣。中共也是希望恆大能從這個債務危機脫身的。

所以,中共對恆大也不是一點忙沒有幫。只是前提是不要讓中共本身有損失。首先,中共幫助恆大是給恆大保密。而且,中共也積極幫助恆大維護一個有利於恆大的輿論環境,比如出台規定,禁止中國自媒體上的財經評論人唱衰中國經濟等。

恆大找錢的主要辦法:「編故事」

這方面的幫助,中共就幫恆大贏得了一段四處找錢的機會。恆大找錢的一個主要辦法就是「編故事」。

在恆大編寫的眾多故事中,「恆大新能源汽車」就是其中之一。

新能源汽車這個概念這些年在中國很火。中國任何一個火的概念都是生錢的好機會。所以,恆大從2019年也開始高調進入這個領域。

今年,在恆大還沒有任何新能源汽車樣車的情況下,它居然成功地單單靠一個概念就在香港和大陸上市。今年2月,中國恆大新能源汽車的股價竟然達到72港元/股,市值超過6,000億港元。在沒有任何產品的情況下,恆大就成為中國市值最高的汽車製造公司。

這樣神奇地從虛無的概念中產生數千億價值的故事,已經超出神話的範疇。

那麼這個故事現在的情節發展如何那?截至9月17日中午收盤,恆大汽車股價已經跌到3港元,市值不到300億港幣,比2月份下跌超過95%。

在恆大汽車股票下跌的過程中,還傳出過恆大集團正在與小米集團談判,準備出售其新能源汽車股份的消息。現在這個消息好像也沒有下文了。回頭一看,很可能那也不過是在編的故事中的編的另外一個故事罷了。

長話短說,過去一年,恆大集團編過數個神話故事,輝煌過,但是,故事的結局都沒有產生出一個能拯救整個恆大集團的白馬王子。

當然,恆大也確實通過出售或轉讓其子公司的股份,如恆騰網絡、嘉凱城等,收入了上百億。但是,百億這個數字和恆大2萬億的總債務相比,連個零頭都不夠。

恆大折騰海內外投資人 中共一直看著

這個過程中,中共一直看著恆大折騰海內外的投資人,一直不出聲,也一直沒有出手救恆大。中共做的,只是時不時約見一下恆大,給恆大再念一念緊箍咒。

這兩個月,陸續傳出恆大拖欠建築商大量材料和人工經費,造成一些建築商開始停止建設恆大項目,恆大的很多項目出現爛尾的風險了。

面對來自中共官方和民間的壓力,9月1日,恆大老闆許家印帶領集團8大副總裁鄭重舉行了一個隆重的儀式,人人簽署「保證交樓」的軍令狀。

樓都賣了,錢都收了,現在開發商需要寫軍令狀來發誓,保證會把已經收了人家錢的樓蓋完。恆大的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表演,讓很多交了錢的業主開始睡不著覺。

中共對此,也是只看不行動。

最後,終於在9月9日恆大財富的數個理財產品正式違約的消息開始在中國互聯網上廣泛傳播。同時,傳出在9月下旬到期的一些銀行債,恆大明確表示不會付利息了。

我看到這個消息後,第一時間的反應是,為什麼中共突然允許恆大的負面消息這麼廣泛地傳播?但是,當時,我還是感覺,恆大因為其龐大的債務,還是有和中共討教還價的資本的。

各地民眾到恆大辦公室維權 中共默許?

但過去這一週,中國社交網上廣泛流傳各地民眾到恆大各地辦公室維權的視頻,這突然讓我開始意識到,這一切可能都是在中共的默許下進行的。

中共,選擇讓恆大財富成為第1個恆大公開爆雷的項目是有深意的。因為恆大財富理財產品投資人,是恆大債主中最容易違約的一個群體了。

對於一般交了房錢的業主,向恆大要房子。這是人家業主天經地義的權力。

但是,對於買恆大財富理財產品的人,那你就是投資了。「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這是中共的理財產品上的一個套話。這時就派上用場了。

而且,據說買恆大財富理財產品的人大約只有7萬人。對這麼小的一個人群的不滿情緒,中共非常有信心可以控制住。因為,中共在2018年,捅破中國網絡金融平台P2P泡沫時,面對的上千億消失的資金,上千萬的金融難民。當時,中共也通過各種軟硬兼施的手段把民怨給壓制和控制住了。

所以,我推測,中共允許恆大財富爆雷,並允許這個消息廣泛傳播,這暗示中共在恆大這個問題上應該已經有了一個大的決策方向:恆大對中共高層已經不是要不要救的大公司了,而是一個如何在可控的方式下,定向爆破的障礙物了。

因為,一旦讓恆大邁出這一步,那就幾乎沒有回頭路了。誰都知道,不管是恆大的哪個分公司真的違約了,對於已經讓投資人非常擔心的恆大集團都有嚴重的後果。

直接的後果就是,恆大融資難度和成本迅速增加。恆大今後能借到大筆投資的機會從小概率事件,變成了幾乎不可能的事件。

而且,這對恆大的房地產銷售也會是致命的打擊。有哪家人敢買有可能倒閉或讓項目爛尾的房地產公司的期房哪?

中共為何不及時出錢救助恆大

有多方面的原因讓中共做出不現在出錢救助恆大的決定。

首先,中共自身目前也是要被債務淹死的狀態。財政部8月25日公布,截至7月底,中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達28萬億元,平均14億中國人,每人能攤2萬元。目前每年,地方財政還有超過6萬億的赤字,到2025年這個赤字數還會漲到每年10萬億。

其次,中共認為它有辦法讓中國人給恆大的債務接盤,而不會傷及中共的金融體系和中共政府的錢包。

地方政府不願恆大再和他們拼著賣地

有天真可愛的網友,在網上分析恆大債務的解決方案。說處理恆大債務,應該清理和公開拍賣恆大擁有的房產和儲備的土地資產。拿到錢後,用這個錢來給建築商,讓他們完成還沒有完工但已經出售的樓盤。樓房建好交房給買房人。

但是,恆大的主要土地和房產都在3或4線城市。很多這些城市房地產已經非常低迷了。此時大量拋售房子,能不能賣得出去是個問題,還可能把當地房價給徹底打垮了。3、4線城市本身住房的硬需求就不大,房價下跌,還把為投資買房的人給趕走了。這可能把那個地區的房地產徹底打垮。

公開拋售土地更是讓地方政府不能容忍的事情,這是直接在搶地方政府的飯碗。目前,各地政府虧空的財政都指望賣地來解決。但是,近期,中國甚至一些二線城市地方政府賣地的生意都不好做。例如,杭州最近拍賣10個好塊,其中9塊因為要價太高沒有什麼人要,直接流拍了。濟南擺出來49塊地拍賣,無一塊最終賣價超過初始要價的,而且,還有17個地塊無人報名參加拍賣。

在許多地方土地已經出現供大於求的情況下,地方政府是不會願意恆大再和他們拼著賣地的。

讓恆大的債權人認賠

所以,對中共最有利的方案就是讓恆大的債權人認賠。目前,恆大的債主有4類:恆大理財產品的投資人,預付恆大期房的業主,給恆大建房子的建築商,和給恆大貸款的金融機構。

我們前面已經分析了,恆大理財產品投資人是人數相對最少,也是最容易逼迫就範的人群。所以,中共對其先下手。網上先流傳這些人抗議的視頻,然後是被地方警察控制或恐嚇的視頻。這寫消息本身就是給這類人和其他3類債權人設立的一個心理預期,讓他們知道中共是不吃金融維權這一套的。

然後,在大部分人都開始認命後,中共會出面,讓這些人最終接受得到部分本金的解決方案。到那時,那些人甚至會對中共感激涕零,認為是中共為他們主持了公道。

其次是預付恆大期房的業主和給恆大建房子的建築商。目前恆大有大約1百萬套在建的房子。對應的最多是1百萬戶業主。牽扯的建築商也就是數百個。這個影響面對中共來說其實也是很小的。而且,因為各個建設項目原來預期的交房的時間是不一樣的。所以這1百萬人的問題也不會一下同時出現。

而且,恆大還可能會分別對待各個項目。對可能產生比較大的社會影響的地區,恆大可能還會想辦法建成,交付用戶。對於影響力小的地區,或者是地方政府和恆大關係比較鐵的地區,可能就是象徵性地給買房人一部分退款賠償,來了事。如果不服氣,中共會出來,維持穩定。

國外投資人 中共會根據國際壓力賠償

最後,是給恆大貸款的銀行和金融機構。國外的投資人,中共會根據國際的壓力和未來對國際資金的需要,討論一個賠償方案。國內的,特別是國內一些官方背景的銀行和投資機構,他們在債務贖回中一般都是第一優先權的。所以,他們有權力在買房的業主和建房的建築商的前面來分割恆大的資產。

就是他們不得不接受一些損失,形成一些銀行壞帳。中共也有如華融集團這樣的專門的「垃圾資產」回收公司,在未來合適的時間把那些銀行壞帳買下來,然後在未來某個時間,又悄悄地讓中國人來共同買單。就如同我們在前面提到的,中共在華融虧損一千多億的情況下,再次利用其它國企對其投資。

所以,整個恆大的事情不會立刻就出現一個很清晰的全面解決方案。會有一個展開的過程。但是,中共高層似乎相信他們能夠用一系列嚴格控制的定向爆破來解除恆大對中共經濟體系的威脅。

當然,有人說,恆大對這麼多人違約會對國內外投資人和國內買房人的信心有負面影響,人心會產生難以預測的連鎖效應。我說講這個話的人是天真地忘記了中共在輿論控制方面的作風。近期中共對於網絡言論越來越嚴格的控制,其實就是為這個時刻準備的。

沒有媒體報導和網上消息傳播,每個事件都會是孤立的,引發連鎖反應的可能性會大大降低。

恆大的錢哪裡去了?

總之,恆大這個事件,是中國目前房地產和金融領域多年累計的眾多問題的一個集中體現,但是它不會是給中共帶來沉重打擊的黑天鵝或灰犀牛事件。事件中真正受傷害的一定還是那些普通的中國人。

有人在網上問,恆大從銀行貸款,又收投資人的錢,還收了買房人的預付款,還搞各種理財產品賺錢,到頭來,那些錢都到哪裡了呢?

很多人說,那些錢因為恆大攤子鋪得太大,在房地產以外很多領域過度投資給花了,比如我們前面講到的恆大新能源汽車這個概念。我的分析發現,這也許有一點原因,但是肯定不是大頭。

而且,如我們前面講的,那些投資都是恆大為了更多的斂財,要編故事必須的投入。例如,恆大在新能源汽車這個概念上的投入,還讓它大賺了一把。也就是,利用這個概念,它在香港內地股市,以及在私募基金中斂的錢,要比它投入的資金多很多。

那錢到底去哪裡了?在中共國,這個問題的答案總是驚人的相似。就是,被中共這個體系和許家印這樣的新貴給瓜分了。

以前,不止一個人分析了中國房價的構成,分析政府、開發商和建設成本在房價中各占的比例。其中政府通過賣土地再加上51種政府收的稅和費拿走了房價60%的部分。

許家印這樣的新貴賺的比例雖然不是那麼高,但是絕對數額也是驚人的。是一般老百姓完全無法想想的。福布斯排行榜2017年的數據顯示,許家印資產淨值達到316億美元。

有人知道,中國網民把許家印叫皮帶哥。原因是,2012年,許家印在北京出席政協會議時,在被記者訪問時,無意中被網友注意到他腰間用的皮帶是至少6,000人民幣一條的愛馬仕皮帶。如此貴的皮帶是一般老百姓難以理解的,所以,很多人從那以後就叫他皮帶哥了。

但是,真正要是了解許家印這些人的生活的人,可能會意識到,那6,000人民幣一條的愛馬仕皮帶可能是他生活中最不奢侈的一個東西。

《紅色賭盤》一書 描述許家印的生活

前些日子出的《紅色賭盤》一書,對許家印的生活有一段簡單的描述。

故事發生大約在2011年6月。當時,作者范棟夫妻和其他3對權貴夫婦想到歐洲品葡萄酒。另外3對權貴夫婦中就有許家印夫婦和賈慶林的女兒女婿。

四對夫婦分別租了3個私人飛機飛往法國。但是,因為許家印在內的4個男士想在一起打牌,臨時決定四對夫婦都坐其中一架專機。結果是另外兩架專機就空著跟著那架飛機飛到法國。在法國他們喝的是一瓶10萬美元的酒。

在法國飛來飛去的時候,許家印忽然看中了一個在地中海邊上出價1億美元的遊艇,想買來在中國搞一個水上富人俱樂部。結果飛過去一看,發現這個賣1億美元的遊艇的裝潢讓他看不上眼。

後來,當許家印知道範棟的太太段偉紅和溫家寶太太的關係後,直接在路上要給段偉紅買一個價值100萬美元的戒指。段偉紅拒絕後,他索性把那個100萬的戒指買了兩個一模一樣的,不知道要送給誰。

網上有一句話,叫「貧窮限制了我們的想像力」。我不贊成這句話背後負面涵義的。在我看了,我們大多數人的消費觀其實是正常人的消費價值觀。

更準確的說法應該是:我們正常的思維角度,限制了我們對窮奢極欲的想像力。

這些個人的奢華故事,在成千上萬投資人畢生積蓄可能化為烏有的絕望淚水面前,沒有一絲令人羨慕的因素,有的只是其中泛出的那種令人厭惡的殘酷的鮮血的顏色。

好,今天節目就到這裡,謝謝您的收看,請您訂閱我這個頻道《傑森視角》。

《傑森視角》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傑森:德州大停電的深層原因
《玩命鈔劫》影評:傑森‧史塔森化身超強保全!
蓋瑞奇新作《五眼聯盟》再度攜手傑森史塔森
【珍言真語】傑森:中港股暴跌因中共操控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最新中共禁歌《玻璃心》藏玄機
【拍案驚奇】習近平當局談「東漢政變」
【方菲訪談】程曉農:中共拉閘限電給誰看?
【橫河觀點】誰是孫力軍政治團伙 料將被大清洗
【新聞看點】馬雲西班牙度假 林鄭不見「偶像」
【財商天下】最後續命藥 中共房地產稅動真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