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現意境 謝帛諺以中國古典舞演繹《逍遙遊》

【大紀元2021年09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葉蓁紐約報導)「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如果把莊子筆下的名篇《逍遙遊》,改編成可聽、可看、可賞的小舞劇,將是怎樣的奇妙場景?來自台灣雲林縣的謝帛諺,做了一些嘗試。

9月2日,18歲的謝帛諺登上第九屆新唐人電視台「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的舞台,演繹了莊子的《逍遙遊》。這個劇目的難點在於,如何將抽象的文字,轉變成以肢體語言為主的舞蹈藝術。對此,謝帛諺有自己的心得。

「這部劇沒有什麼故事性,更偏向意境的東西。」謝帛諺介紹,他在劇中扮演莊子,但是沒有具體展現他的某個故事。他在作品中,將最核心的「逍遙」一詞,貫穿這個劇目。

他心目中的莊子,「跳脫一般人的思想、思維」,是一個「開放」而不「放蕩」的高人。「逍遙歸逍遙,但是能『收回來』『控制住』。」謝帛諺說,「首先要控制,才能找到逍遙的感覺。」

那麼他如何運用中國古典舞,表現「逍遙」境界呢?謝帛諺介紹,這部劇不同於其他作品,她要求選手全身上下的關節互相配合,才能準確營造作品意境。具體而言,「必須上身幾乎完全放鬆,下半身幾乎完全繃緊」,「有很多重心的轉換,動作必須到位」。

在平時訓練的時候,謝帛諺就注重身體的控制,「動作要做到哪個點,如何處理節奏,再轉向人物內心」。他說,在訓練的時候注意找感覺,這樣真正上台的時候,就能夠「逍遙」地自由發揮了。

在準備參賽劇目的過程中,謝帛諺也逐漸體察到,中國古典舞在處理節奏方面,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節奏的處理方式有很多變化,」他說,「一個舞蹈動作用不同節奏處理,快或慢,表達出的感受不一樣。」

謝帛諺學習中國古典舞已經六年了,此前還接觸過芭蕾、現代舞等舞種。他認為,芭蕾舞規定了許多「框架」,「沒有變化」。然而,「中國古典舞非常靈活,有千千萬萬種變化」。

他還談到了學習中國古典舞,幫助他塑造良好的性格。以前,謝帛諺是個叛逆的男孩,總愛跟父母「唱反調」。學舞蹈之後,他的父母驚喜地說:「你最近好像變得沉穩、穩重了!」他也表示,中國古典舞蘊含的傳統文化,震撼他的心靈,「真正的古典舞就要這樣跳!」

今年,是謝帛諺第二次參加新唐人舞蹈大賽。三年前,他曾參加第八屆大賽香港賽區的初賽。由於第一次參賽,年紀較小,準備也不夠充分,所以他決定三年後「再來挑戰自己」。而且參賽不同於平時的練習,站在舞台的中心,「可以更好投入到作品中」。

謝帛諺今年參賽的最大感受是,見識了世界上技藝精湛的選手,令他大開眼界。「(他們)膀和胯的用力方式更加靈活,讓我獲益良多。」他說。

責任編輯:李緣#

相關新聞
2021年新唐人第9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開始報名
「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九月紐約舉行
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9月初紐約舉行
【重播】2021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決賽
最熱視頻
【微視頻】金融騙局:百度京東等網路公司內幕
【新聞大家談】美國會議員再訪台 白宮痛批北京
【未解之謎】都市傳說or真相? 揭祕月球與登月計劃
【舞蹈】美國飛天大學舞蹈系中國古典舞基本功考試(2022年7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