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鄭州7·20水災事故調查曝露的真相

人氣 10151

【大紀元2022年01月22日訊】1月21日,中共黨媒公佈了河南鄭州7·20水災事故調查報告和相關處理結果,繼續堅稱是「特大暴雨」導致的「特別重大自然災害」,並試圖弱化中共官員的責任,但報告和相關的解釋卻曝露了不少真相。

聽文章: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京廣隧道死亡人數是否瞞報

新華社公佈的調查報告稱,調查組「進行了深入調查,查明了主要原因和問題」,包括「認定鄭州地鐵5號線、京廣快速路北隧道亡人事件是責任事件」;「郭家咀水庫漫壩事件是違法事件」;「滎陽市崔廟鎮王宗店村山洪災害存在應急預案措施不當、疏散轉移不及時等問題」;「登封電廠集團鋁合金有限公司爆炸事故存在未如實報告人員死亡真實原因並違規使用災後重建補助資金用於死亡人員家屬補償等問題」。

一直以來,社會各界普遍質疑京廣隧道被淹死的真實人數。新華社公佈的調查報告較短,沒有給出詳情,新華社還公佈了一個《國務院調查組相關負責人就河南鄭州7·20特大暴雨災害調查工作答記者問》,稱「關於京廣快速路北隧道亡人事件(6人死亡、247輛汽車被淹)」,認定「由極端暴雨引發,鄭州市隧道管理單位和有關部門封閉隧道、疏導交通不及時,造成較大人員死亡和重大財産損失」。

247輛汽車被淹,只有6人被淹死,不需要專家都能看懂,這是一個難以符合邏輯的假數字。被淹汽車堆滿隧道口的照片已展示在全世界面前,沒法只說幾十輛或幾輛,247輛汽車的數字估計與實際不遠,但6人死亡的數字應該相差太遠。

2021年7月20日晚,鄭州市京廣隧道數分鐘內就被淹平,隧道內積水一度高達13米深。247輛車至少有247名司機,他們大多數都能潛水游出嗎?若247輛車平均還搭載了至少另外1人,他們怎麼出來的?若有行動不便的老人、小孩,又如何獲救?

中共的調查自然迴避了這些關鍵的內容,僅羅列河南因災死亡失蹤398人,其中鄭州市380人;同時稱「查明了社會廣泛關注的重點事件和因災死亡失蹤人數遲報瞞報問題」,「在不同階段瞞報139人,其中鄭州市本級瞞報75人,縣級瞞報49人,鄉鎮(街道)瞞報15人」。

若沒有這次調查,恐怕沒人知道如此之多的瞞報,也表明瞞報死亡人數是中共官場的普遍現象。然而,鄭州市的京廣隧道247輛汽車被淹,只有6人被淹死的數字,顯然是一個堂而皇之的瞞報數字。這樣的數字經過眾多專家調查、各級領導對調查報告審核,竟然沒人質疑,當然不是大家都不懂常識,而是上下統一了口徑,以免真實的死亡數字和瞞報的真相引發全社會的憤怒。

京廣隧道死亡人數被公開瞞報,鄭州地鐵呢?其它地方呢?調查報告繼續瞞報死亡數字,試圖降低負面影響,應該為了保住更多的官員不受牽連,或少受牽連。

7.20水災罹難者頭七,鄭州民眾前來給罹難者獻花致哀。2021年7月27日,法新社記者在鄭州沙口站出口拍攝。(STR/AFP via Getty Images)

鄭州市委書記、市長為哪些人當了替罪羊

新華社發出兩則通報,《河南省委原常委、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因河南鄭州7·20特大暴雨災害被問責》,《河南嚴肅查處鄭州7·20特大暴雨災害相關責任人 公安機關對8名涉案人員立案偵查並依法逮捕 紀檢監察機關嚴肅問責89名公職人員》。

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市長侯紅只是被降級,副市長吳福民被撤職、撤銷黨內職務,副市長李喜安、陳宏偉被記大過,其他人僅被黨紀政務處分或誡勉。

這樣的處理顯然過輕了,他們早就該被撤職。調查2021年8月開始,2022年才有如此勉強的結論,應該不是災情調查多麼複雜,而是中共各派內部一直在鬥爭,最後才達成妥協。這樣的處理無法對百姓交代,鄭州市黨政一把手能降級就能再升級,他們大概換個地方還能再做官。只有一個副市長被撤職、撤銷黨內職務,其他人也都沒有太大錯,那到底誰該承擔責任?

鄭州市官員被從輕處理,也順勢保住了河南省委、省政府。新華社通報稱,「河南省對特大暴雨災害中存在失職失責問題的鄭州市、滎陽市、鞏義市、新密市、登封市、二七區、金水區黨委政府」及相關部門人員進行了問責;同時卻稱,「災害發生後,河南省委、省政府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組織地方各級黨委政府深入開展防汛救災工作」,「黨中央、國務院對災害調查處理作出決定後,河南迅速召開省委常委會會議貫徹落實,進一步深入檢查反思,深刻汲取教訓,嚴格依規依紀依法對所有責任人懲處和問責」。

鄭州市官員因抗災不力被問責,河南省官員不但一點責任沒有,還被肯定。河南省委大院位於鄭州市金水路17號,河南省政府位於鄭州市金水東路22號,省級官員們都居住、工作在鄭州市,眼看著鄭州市官員不作為而無動於衷,還被稱作「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這把戲也過於生硬了。

二十大在即,河南省委書記樓楊生必須要保住,儘管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也是習家軍,也只能先暫時丟車保帥了。何況,若河南省委、省政府也被判定有責任,那中央是否也有責任呢?

7月20日鄭州水災淹死人後,外界才了解到鄭州水災、河南水災嚴重,7月21日習近平才做出批示,大規模救援隊伍和部分軍隊才出動。新華社的報導也證實,「災害發生後,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習近平總書記作出重要指示」,「並派出解放軍和武警部隊迅速投入搶險救災」。新華社沒敢提的是,中共高層始終沒有前往抗災一線,8月初都暗地前往北戴河開會。

李克強8月18日、19日才視察河南、鄭州,並通過國務院網站放出視頻,要求調查追責,新華社等黨媒拖了一天才不得不報導。如今的調查結果,拋出了鄭州市官員,保住了河南省官員,也保住了中央。

調查報告稱,「鄭州市委、市政府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於防汛救災決策部署和河南省委、省政府部署要求不力」,「沒有壓緊壓實各級領導幹部責任」,「黨政主要負責人見事遲、行動慢,未有效組織開展災前綜合研判和社會動員,關鍵時刻統一指揮缺失」,「災情信息報送存在遲報瞞報問題,對下級黨委政府和有關部門遲報瞞報問題失察失責」。

鄭州市委書記、市長雖然當了替罪羊,但也沒有真正攬多少責任,重新啟用應該是遲早的問題。調查試圖證明的唯有一件事,鄭州水災事故不是人禍,主要是天災。

鄭州市民陳雷以視頻和親身經歷為證,說明7.20洪水是突然來的,政府突洩洪卻沒預案所致。(視頻截圖)

暴雨是水災事故的主要原因嗎?

調查報告稱,「調查認定,河南鄭州7·20特大暴雨災害是一場因極端暴雨導致嚴重城市內澇、河流洪水、山洪滑坡等多災並發,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和財産損失的特別重大自然災害」。

調查的結論最後就是一場「特大暴雨災害」,主要是「因極端暴雨」導致的「特別重大自然災害」。這自然就降低了對官員問責的程度。

不過事實卻是,7月21日凌晨1時許,鄭州市委宣傳部官方微博「鄭州發布」發出通知稱,鄭州附近的常莊水庫於7月20日上午10:30分開始洩洪。這表明,水庫洩洪14個小時之後才發布了預警信息。

災情發生後,大紀元記者採訪豐樂農莊的村民,村民證實,「前天雨有些停了,沒想到上游又突然洩洪,21日那天最嚴重,直到現在還在洩,洪水都漫過房頂了,整個蔬菜區全被淹了,啥都沒有了。」

鄭州京廣隧道數分鐘被淹平,長長的鄭州地鐵隧道也能很快被淹沒,顯然不僅僅是暴雨所致,更多應該是水庫洩洪產生的大量人造洪水奔湧而來。但調查報告仍然稱,「鄭州地鐵5號線亡人事件(14人死亡),調查認定,這是一起由極端暴雨引發嚴重城市內澇」,「地鐵集團有限公司和有關方面應對處置不力、行車指揮調度失誤,違規變更五龍口停車場設計、對擋水圍墻建設質量把關不嚴,造成重大人員傷亡的責任事件」。

調查報告始終把主要原因歸咎為暴雨,包括「郭家咀水庫漫壩事件」,「滎陽市崔廟鎮王宗店村山洪災害(23人死亡失蹤)」等,都歸因於「極端暴雨」。

然而,7月23日,鄭州市政府網站曾公布,「連日來,市長侯紅多次冒雨深入水庫、河道等易出險點……在常莊水庫,侯紅實地察看水庫大壩、水庫水位、水庫洩洪等情況,強調要密切關注水文信息,嚴控汛限水位,適時調洪洩洪……全力守護水庫安全」。

鄭州市政府主動承認,保水庫安全第一,同時也承認了洩洪。鄭州市的洪水顯然不僅僅是暴雨造成的。鄭州市政府網站還舉例稱,「二七區金水河上小(1)型水庫郭家咀水庫出現險情。侯紅始終堅守庫區一線指揮處置險情,會同省市水利專家組及時研判制定搶險、排險、排洪等措施……目前郭家咀水庫水位逐漸平穩、形成回落態勢。」

7月24日,新華社報導稱,河南「衛河左岸塌方形成決口,右岸已按洩洪方案分洪,啟用了6個蓄滯洪區」。黨媒也證實,洩洪實際無處不在;但洩洪的事不能寫入調查報告,否則就等於承認了洪災是人禍,不是天災,也沒法再輕描淡寫地處理鄭州市官員了事。

調查報告沒提洩洪,但新華社公佈的記者問答中卻稱,「城鎮街道窪地積澇嚴重、河流水庫洪水短時猛漲、山丘區溪流溝道大量壅水,形成特別重大自然災害」。

這裡提到的「河流水庫洪水短時猛漲」,應該才是數分鐘淹沒鄭州京廣隧道和很快淹沒鄭州地鐵的主要原因。

7月23日,鄭州民眾走過大水淹沒的街道,旁邊是中共黨慶的標誌。(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7月23日,鄭州民眾走過大水淹沒的街道,旁邊是中共黨慶的標誌。(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水災事故調查報告是一份政治報告

新華社報導稱,「這是在國家層面第一次組織這樣的全域性自然災害調查,沒有先例可循,且涉及面廣、重點事件多、專業性強,工作量和難度都很大」。

李克強大概衝破了中共官場的一些潛規則,否則可能不會有這次「沒有先例可循」的調查。這次水災事故的調查,若真交給專業人士去查,並沒有太大的難度;真正的難度還在政治角力上,哪些事可以查,哪些人要保,哪些人可以拋;專家們只能聽政客的,最終的結論是政治結論,不是專業結論。

調查報告還稱,鄭州市建設「重面子、輕裡子」;「已投資的海綿城市建設項目資金,實際相關的僅佔32%,用於景觀、綠化等佔近56%;排水明溝等設施『十三五』期間改造達標率僅20%。這也是不少地方長期存在的共性問題,反映了一些領導幹部政績觀有偏差」。

很顯然,這不是專業的問題,而是政治問題。到底是天災還是人禍,僅憑這一條就再清晰不過。只要共產黨繼續掌權,人禍就不會斷。

調查報告還稱,「應急管理體係和能力薄弱,預警與響應聯動機制不健全等問題突出」;「缺乏統一權威高效的預警發布機制;預警與響應聯動機制不健全,應急預案實用性不強。這些問題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國應急管理工作係統治理不強,尚未建立起一整套係統化的制度和能力體係,基層基礎尤為薄弱」。

這樣的說法進一步反映了中共治下的人禍,什麼大國治理、制度自信都現出了原形。在西方發達國家,遇到災害事件,政客聽從專家早已制定好的各種預案,不會因政客更迭而出現大的差異。但在中國大陸,中共官員自認是全能的專家,所有人都得聽一把手的,專家更不能隨便亂說話,誰若顯得上司無能,肯定沒有好果子吃;結果從下至上都做表面文章,只要把領導哄開心就行。中國老百姓養著世界上最龐大的中共官吏群體,這些人卻基本不幹實事,只顧做表面文章、升官發財。

新華社的記者問答最後還稱,「幹部群眾應急能力和防災避險自救知識嚴重不足」,「媒體的宣傳警示作用發揮不到位,災害預警信息傳播不及時不充分」。

這應該算一句真話,老百姓防災、抗災還得靠自己,若想靠中共官員,鄭州水災就是最好的詮釋。當然也沒法指望中共的媒體,當時七一黨慶剛過,只能報正面消息,掩蓋負面消息,誰也不敢報大災大疫。市民自發獻花祭奠死者都被阻擋、掩蓋,現場採訪的外媒記者被當作「境外敵對勢力」,社交媒體被監視、禁止傳播,老百姓得到真實的信息著實不易,不靠自己還能靠誰呢?

中共關於鄭州7·20水災事故的調查,是水災之後的又一場政治鬧劇,估計能讓更多中國人清醒了。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國家安全新領域:美國農地與中國糧食需求
鍾原:中共政治局會議不提「清零」有蹊蹺
周曉輝:曝教材插畫問題 意在淡化李克強講話
【名家專欄】中共新冠清零政策損害美國企業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黨官洩「習李鬥」 基層官員陷兩難
【探索時分】烏俄戰殃及台灣 美不賣M109A6了?
【菁英論壇】馬斯克買推特 上演「絕地反擊」
【財商天下】多國關閉北京簽證中心 什麼信號?
【珍言真語】吳明德:港府增三副司長猶如黨委
【舞蹈三劍客】超艱難挑戰!在海拔七千呎的墨西哥連續演出18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