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郑州7·20水灾事故调查曝露的真相

人气 10128

【大纪元2022年01月22日讯】1月21日,中共党媒公布了河南郑州7·20水灾事故调查报告和相关处理结果,继续坚称是“特大暴雨”导致的“特别重大自然灾害”,并试图弱化中共官员的责任,但报告和相关的解释却曝露了不少真相。

听文章: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京广隧道死亡人数是否瞒报

新华社公布的调查报告称,调查组“进行了深入调查,查明了主要原因和问题”,包括“认定郑州地铁5号线、京广快速路北隧道亡人事件是责任事件”;“郭家咀水库漫坝事件是违法事件”;“荥阳市崔庙镇王宗店村山洪灾害存在应急预案措施不当、疏散转移不及时等问题”;“登封电厂集团铝合金有限公司爆炸事故存在未如实报告人员死亡真实原因并违规使用灾后重建补助资金用于死亡人员家属补偿等问题”。

一直以来,社会各界普遍质疑京广隧道被淹死的真实人数。新华社公布的调查报告较短,没有给出详情,新华社还公布了一个《国务院调查组相关负责人就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调查工作答记者问》,称“关于京广快速路北隧道亡人事件(6人死亡、247辆汽车被淹)”,认定“由极端暴雨引发,郑州市隧道管理单位和有关部门封闭隧道、疏导交通不及时,造成较大人员死亡和重大财产损失”。

247辆汽车被淹,只有6人被淹死,不需要专家都能看懂,这是一个难以符合逻辑的假数字。被淹汽车堆满隧道口的照片已展示在全世界面前,没法只说几十辆或几辆,247辆汽车的数字估计与实际不远,但6人死亡的数字应该相差太远。

2021年7月20日晚,郑州市京广隧道数分钟内就被淹平,隧道内积水一度高达13米深。247辆车至少有247名司机,他们大多数都能潜水游出吗?若247辆车平均还搭载了至少另外1人,他们怎么出来的?若有行动不便的老人、小孩,又如何获救?

中共的调查自然回避了这些关键的内容,仅罗列河南因灾死亡失踪398人,其中郑州市380人;同时称“查明了社会广泛关注的重点事件和因灾死亡失踪人数迟报瞒报问题”,“在不同阶段瞒报139人,其中郑州市本级瞒报75人,县级瞒报49人,乡镇(街道)瞒报15人”。

若没有这次调查,恐怕没人知道如此之多的瞒报,也表明瞒报死亡人数是中共官场的普遍现象。然而,郑州市的京广隧道247辆汽车被淹,只有6人被淹死的数字,显然是一个堂而皇之的瞒报数字。这样的数字经过众多专家调查、各级领导对调查报告审核,竟然没人质疑,当然不是大家都不懂常识,而是上下统一了口径,以免真实的死亡数字和瞒报的真相引发全社会的愤怒。

京广隧道死亡人数被公开瞒报,郑州地铁呢?其它地方呢?调查报告继续瞒报死亡数字,试图降低负面影响,应该为了保住更多的官员不受牵连,或少受牵连。

7.20水灾罹难者头七,郑州民众前来给罹难者献花致哀。2021年7月27日,法新社记者在郑州沙口站出口拍摄。(STR/AFP via Getty Images)

郑州市委书记、市长为哪些人当了替罪羊

新华社发出两则通报,《河南省委原常委、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因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被问责》,《河南严肃查处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相关责任人 公安机关对8名涉案人员立案侦查并依法逮捕 纪检监察机关严肃问责89名公职人员》。

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市长侯红只是被降级,副市长吴福民被撤职、撤销党内职务,副市长李喜安、陈宏伟被记大过,其他人仅被党纪政务处分或诫勉。

这样的处理显然过轻了,他们早就该被撤职。调查2021年8月开始,2022年才有如此勉强的结论,应该不是灾情调查多么复杂,而是中共各派内部一直在斗争,最后才达成妥协。这样的处理无法对百姓交代,郑州市党政一把手能降级就能再升级,他们大概换个地方还能再做官。只有一个副市长被撤职、撤销党内职务,其他人也都没有太大错,那到底谁该承担责任?

郑州市官员被从轻处理,也顺势保住了河南省委、省政府。新华社通报称,“河南省对特大暴雨灾害中存在失职失责问题的郑州市、荥阳市、巩义市、新密市、登封市、二七区、金水区党委政府”及相关部门人员进行了问责;同时却称,“灾害发生后,河南省委、省政府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组织地方各级党委政府深入开展防汛救灾工作”,“党中央、国务院对灾害调查处理作出决定后,河南迅速召开省委常委会会议贯彻落实,进一步深入检查反思,深刻汲取教训,严格依规依纪依法对所有责任人惩处和问责”。

郑州市官员因抗灾不力被问责,河南省官员不但一点责任没有,还被肯定。河南省委大院位于郑州市金水路17号,河南省政府位于郑州市金水东路22号,省级官员们都居住、工作在郑州市,眼看着郑州市官员不作为而无动于衷,还被称作“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这把戏也过于生硬了。

二十大在即,河南省委书记楼杨生必须要保住,尽管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也是习家军,也只能先暂时丢车保帅了。何况,若河南省委、省政府也被判定有责任,那中央是否也有责任呢?

7月20日郑州水灾淹死人后,外界才了解到郑州水灾、河南水灾严重,7月21日习近平才做出批示,大规模救援队伍和部分军队才出动。新华社的报导也证实,“灾害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指示”,“并派出解放军和武警部队迅速投入抢险救灾”。新华社没敢提的是,中共高层始终没有前往抗灾一线,8月初都暗地前往北戴河开会。

李克强8月18日、19日才视察河南、郑州,并通过国务院网站放出视频,要求调查追责,新华社等党媒拖了一天才不得不报导。如今的调查结果,抛出了郑州市官员,保住了河南省官员,也保住了中央。

调查报告称,“郑州市委、市政府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防汛救灾决策部署和河南省委、省政府部署要求不力”,“没有压紧压实各级领导干部责任”,“党政主要负责人见事迟、行动慢,未有效组织开展灾前综合研判和社会动员,关键时刻统一指挥缺失”,“灾情信息报送存在迟报瞒报问题,对下级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迟报瞒报问题失察失责”。

郑州市委书记、市长虽然当了替罪羊,但也没有真正揽多少责任,重新启用应该是迟早的问题。调查试图证明的唯有一件事,郑州水灾事故不是人祸,主要是天灾。

郑州市民陈雷以视频和亲身经历为证,说明7.20洪水是突然来的,政府突泄洪却没预案所致。(视频截图)

暴雨是水灾事故的主要原因吗?

调查报告称,“调查认定,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是一场因极端暴雨导致严重城市内涝、河流洪水、山洪滑坡等多灾并发,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的特别重大自然灾害”。

调查的结论最后就是一场“特大暴雨灾害”,主要是“因极端暴雨”导致的“特别重大自然灾害”。这自然就降低了对官员问责的程度。

不过事实却是,7月21日凌晨1时许,郑州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郑州发布”发出通知称,郑州附近的常庄水库于7月20日上午10:30分开始泄洪。这表明,水库泄洪14个小时之后才发布了预警信息。

灾情发生后,大纪元记者采访丰乐农庄的村民,村民证实,“前天雨有些停了,没想到上游又突然泄洪,21日那天最严重,直到现在还在泄,洪水都漫过房顶了,整个蔬菜区全被淹了,啥都没有了。”

郑州京广隧道数分钟被淹平,长长的郑州地铁隧道也能很快被淹没,显然不仅仅是暴雨所致,更多应该是水库泄洪产生的大量人造洪水奔涌而来。但调查报告仍然称,“郑州地铁5号线亡人事件(14人死亡),调查认定,这是一起由极端暴雨引发严重城市内涝”,“地铁集团有限公司和有关方面应对处置不力、行车指挥调度失误,违规变更五龙口停车场设计、对挡水围墙建设质量把关不严,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责任事件”。

调查报告始终把主要原因归咎为暴雨,包括“郭家咀水库漫坝事件”,“荥阳市崔庙镇王宗店村山洪灾害(23人死亡失踪)”等,都归因于“极端暴雨”。

然而,7月23日,郑州市政府网站曾公布,“连日来,市长侯红多次冒雨深入水库、河道等易出险点……在常庄水库,侯红实地察看水库大坝、水库水位、水库泄洪等情况,强调要密切关注水文信息,严控汛限水位,适时调洪泄洪……全力守护水库安全”。

郑州市政府主动承认,保水库安全第一,同时也承认了泄洪。郑州市的洪水显然不仅仅是暴雨造成的。郑州市政府网站还举例称,“二七区金水河上小(1)型水库郭家咀水库出现险情。侯红始终坚守库区一线指挥处置险情,会同省市水利专家组及时研判制定抢险、排险、排洪等措施……目前郭家咀水库水位逐渐平稳、形成回落态势。”

7月24日,新华社报导称,河南“卫河左岸塌方形成决口,右岸已按泄洪方案分洪,启用了6个蓄滞洪区”。党媒也证实,泄洪实际无处不在;但泄洪的事不能写入调查报告,否则就等于承认了洪灾是人祸,不是天灾,也没法再轻描淡写地处理郑州市官员了事。

调查报告没提泄洪,但新华社公布的记者问答中却称,“城镇街道洼地积涝严重、河流水库洪水短时猛涨、山丘区溪流沟道大量壅水,形成特别重大自然灾害”。

这里提到的“河流水库洪水短时猛涨”,应该才是数分钟淹没郑州京广隧道和很快淹没郑州地铁的主要原因。

7月23日,郑州民众走过大水淹没的街道,旁边是中共党庆的标志。(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7月23日,郑州民众走过大水淹没的街道,旁边是中共党庆的标志。(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水灾事故调查报告是一份政治报告

新华社报导称,“这是在国家层面第一次组织这样的全域性自然灾害调查,没有先例可循,且涉及面广、重点事件多、专业性强,工作量和难度都很大”。

李克强大概冲破了中共官场的一些潜规则,否则可能不会有这次“没有先例可循”的调查。这次水灾事故的调查,若真交给专业人士去查,并没有太大的难度;真正的难度还在政治角力上,哪些事可以查,哪些人要保,哪些人可以抛;专家们只能听政客的,最终的结论是政治结论,不是专业结论。

调查报告还称,郑州市建设“重面子、轻里子”;“已投资的海绵城市建设项目资金,实际相关的仅占32%,用于景观、绿化等占近56%;排水明沟等设施‘十三五’期间改造达标率仅20%。这也是不少地方长期存在的共性问题,反映了一些领导干部政绩观有偏差”。

很显然,这不是专业的问题,而是政治问题。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仅凭这一条就再清晰不过。只要共产党继续掌权,人祸就不会断。

调查报告还称,“应急管理体系和能力薄弱,预警与响应联动机制不健全等问题突出”;“缺乏统一权威高效的预警发布机制;预警与响应联动机制不健全,应急预案实用性不强。这些问题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应急管理工作系统治理不强,尚未建立起一整套系统化的制度和能力体系,基层基础尤为薄弱”。

这样的说法进一步反映了中共治下的人祸,什么大国治理、制度自信都现出了原形。在西方发达国家,遇到灾害事件,政客听从专家早已制定好的各种预案,不会因政客更迭而出现大的差异。但在中国大陆,中共官员自认是全能的专家,所有人都得听一把手的,专家更不能随便乱说话,谁若显得上司无能,肯定没有好果子吃;结果从下至上都做表面文章,只要把领导哄开心就行。中国老百姓养着世界上最庞大的中共官吏群体,这些人却基本不干实事,只顾做表面文章、升官发财。

新华社的记者问答最后还称,“干部群众应急能力和防灾避险自救知识严重不足”,“媒体的宣传警示作用发挥不到位,灾害预警信息传播不及时不充分”。

这应该算一句真话,老百姓防灾、抗灾还得靠自己,若想靠中共官员,郑州水灾就是最好的诠释。当然也没法指望中共的媒体,当时七一党庆刚过,只能报正面消息,掩盖负面消息,谁也不敢报大灾大疫。市民自发献花祭奠死者都被阻挡、掩盖,现场采访的外媒记者被当作“境外敌对势力”,社交媒体被监视、禁止传播,老百姓得到真实的信息着实不易,不靠自己还能靠谁呢?

中共关于郑州7·20水灾事故的调查,是水灾之后的又一场政治闹剧,估计能让更多中国人清醒了。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赫:习李关系与“二十大”鏖战
王友群:为什么要退出中共党、团、队?
郝平:“习权李夺”扑朔迷离 背后江派暗流涌动
夏林:疫情后期 加拿大有人欢喜有人愁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习近平卧病不起?海外爆料透玄机
【秦鹏直播】要官员剥离海外资产 习意欲何为?
【新闻看点】北京被爆封城 次生灾害危机出现
【财商天下】大陆消费和信贷塌方 失业率创新高
【微视频】粮价涨多少?美国争论中国关税
【横河观点】拜登东亚行 美50参议员挺台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