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黨史專家司馬璐揭祕中共(34):淪陷前的上海人鬼難分

整理:袁斌

人氣 578

【大紀元2022年11月15日訊】1949年,上海淪陷前夕,人心惶惶,謠言紛紛,黑市猖獗,物價一日翻幾番,老百姓拿到法幣,或是搶購米糧,或是換取銀元,擔心貶值。國民黨的軍事、政治、經濟各個戰線都在崩潰中。

彼時,司馬璐正在上海。他周圍的一些左傾朋友,都很興奮。

「我已經是內定的上海市副市長,」其中一位一副得意忘形的樣子,對司馬璐說。「你怎麼樣?趕快表示政治態度呀!」

「你要貴為副市長了,失敬,失敬!」司馬璐覺的得有些滑稽,幾乎笑得合不攏口來。

「當然,當然,你的一切包在我身上!」他的談話有些語無倫次,繼續對司馬璐說:「你呢,給你一個報社社長噹噹好不好?《新聞報》或者《申報》,你喜歡哪一家?」

「滬西的洋房我已經看過幾座了,我還在考慮,不知道哪一處對我更適合些。」另一個這樣說,他又對司馬璐表現的十分關心:「反正解放軍進來以後,我們接收的洋房汽車一定是用不完的,自然有你的份。」

還有一兩個人,他本來的目的是要找司馬璐借錢,但是在說話中,繞了半天圈子,最後終於伸出手來:「趕快立功贖罪呀!……不過,現在你手頭方便不方便,先借點現款給我吧。」

1949 年 5 月 27 日,共軍進入上海市。上海突然冒出了許多自稱為中共的地下工作者,接收了許多大的建築物。

司馬璐的朋友盧緒章突然以中共官員的身分出現了,他是上海廣大華行和民安保險公司的總經理,平時總說自己是生意人,「不談政治」。

司馬璐的另一個朋友魯覺吾,過去一向在國民黨報紙上寫反共文章的,突然在報紙上登了一則小廣告說,自己過去如何受蔣政權迫害。中共認為他的表功行為跡近可疑,把他抓了起來,要他交代,把他一條腿打斷了。

司馬璐看到武裝的中共軍人,押著「反革命分子」的囚車疾馳而過,不少人以「偽裝革命」的罪名被捕。

司馬璐說,華東局的情報委員會號召國民黨和反共人士「棄暗投明」,「立功者獎」,這個委員會的負責人是胡均鶴,他在不久前還是日偽的特務頭子李士群的助手。另一個負責人王大超,原是國民黨中統上海局的處長。過去殺共產黨的人,「解放」之初負責處理反共案件,駕輕就熟,令人難以想像。其中胡均鶴是早年同康生、陳賡同在蘇聯受過特務訓練,1934 年擔任過中共少共書記和紅軍政治部主任,後來先後擔任過共產國際、中共特科、國民黨中統、國民黨軍統、日

偽情報機構的頭子,最後又回到中共。

有的人不惜出賣朋友和親人,過去有過私仇的,認為報仇的機會來了。甚至街邊兩個人打架,本來與政治無關,彼此卻互指對方「你是國民黨特務」!

「當時的上海,我想到一個人與鬼難分的局面。」司馬璐感慨道。

上海「解放」前不久,司馬璐有個叫吳藻溪的朋友,他是上海南華大學教授,1946 年與許德衍等組織「九三學社」,當時他也尋求中間路線。有一天他帶司馬璐到一位前輩家中吃飯,主人曾經做過中山先生的衛士。藻溪和其他的賓客玩牌,主人把司馬璐帶進他的臥室,他進門嚇了一跳,牆上畫的都是各式各樣的鬼,主人對他說:「這是陰朝地府的世界」。然後他又指著那些畫中的鬼對司馬璐說:「小老弟,你聽著,你周圍所見到的,你街邊所遇見的,你以為是人,其實都是鬼啊!鬼像人,人像鬼,人和鬼實在難分」。

正是這個吳藻溪,共軍進上海後不久,他就誣告司馬璐是國民黨的「特務」。本來司馬璐認為他是自己不錯的朋友,突然對自己來了這麼一手,這是他萬萬想不到的。司馬璐說,「這時,我想起那位曾經擔任過中山先生侍衛的長者對我說過的一句話:『這是陰朝地府的世界……小老弟,你聽著,你以為是人,其實都是鬼啊!』當時的上海正是這樣一個世界。」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習王緊鑼密鼓攻「上海幫」 瞄準四高官
習當局出台各類試點 抓緊收拾「上海幫」
【內幕】捆綁上海幫 抓捕江澤民 (完整版)
【內幕】地王頻出 上海幫土地利益鏈揭秘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Lacoste經典鱷魚Polo衫 6折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