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頂尖名校中國留學生:為何站出來抗共

人氣 3509

【大紀元2022年11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李青山、徐曼沅、良克霖、肖捷、楊茜、林丹、劉景燁、鄭藝鳴、李瑩瑩、Erik Rusch全球連線報導)「我本來已經對所有的東西都視若無睹了,但是這次不行。」「勇氣是會傳染的,雖然大多數人可能都沒有勇氣,但越來越多有勇氣的人站出來了。」11月29日(週二),成千上萬的海外中國留學生響應中國大陸的「白紙運動」,並向全世界表達他們的心聲。

連日來,「白紙運動」在大陸各地如火如荼地進行著,這可能是自1989年六四事件以來,中國大陸最大的一次抗議活動。與此同時,海外響應國內的呼聲也此起彼伏。

11月29日晚,隨著夜幕降臨,人們從四面八方湧向全球各地集會現場,以口號、標語牌、白紙、蠟燭和鮮花,表達聲援國內民眾結束暴政、爭取自由的心聲:「釋放同胞」、「不自由 毋寧死」、「打倒共產黨」、「共產黨下台」……有集會主辦方選用「推倒那面牆」作為集會的主題曲。

在英國劍橋、美國哈佛、賓大、加州大學的校園裡,在紐約、德國柏林的中領館前,在瑞士、西班牙、比利時、加拿大,全球各地的中國留學生、海外中國人、西人紛紛走出來發聲。

僅週二一天,全球就有二十多個城市在同步舉行集會活動。很多集會活動預告披露,在即將來臨的週末,全球料將迎來海外中國人更大規模的抗共熱潮。

為什麼要站出來發聲抗共?

「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復哀後人也。」一位劍橋大學中國留學生引用唐代杜牧的《阿房宮賦》中的一段話,來解釋自己為何要站出來。

11月29日中午,哈佛中國留學生及華人支持者們聚集在哈佛大學「約翰·哈佛」雕像兩側,聲援中國大陸人們反對封控的抗議。(劉景燁/大紀元)
英國劍橋大學中國留學生在劍橋舉辦悼念集會活動,牛津大學學生也趕來響應。(李青山/大紀元)
11月29日晚,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数百名中国留学生聚集在宾大校园内爱心雕塑(LOVE)附近,用烛光悼念在烏魯木齊大火中喪生的民眾,聲援國內各地的白紙運動。(勁松/大纪元)
11月29日晚,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数百名中国留学生聚集在宾大校园内爱心雕塑(LOVE)附近,用烛光悼念在烏魯木齊大火中喪生的民眾,聲援國內各地的白紙運動。(勁松/大纪元)

英國劍橋大學留學生:傳遞勇氣

劍橋大學中國留學生麻洛第一次參加悼念集會活動,他表示,「今天大家都是自發來參加這個悼念烏魯木齊大火遇難者的集會。在最近一週,中國各地民眾陸陸續續站出來表達(憤怒),我很受觸動。在國內能站出來是很不容易的,我被他們的勇氣所鼓舞,我們不光是把訴求傳達出去,也將勇氣傳遞下去。」

他說,今天集會現場不只是悼念活動,也喊口號提出訴求,因為古人云: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復哀後人也。[意思是:秦朝的人來不及哀憐自己,後世人哀憐它(秦朝覆滅),可是後世人只是哀憐它卻不引以為鑑,也讓後世人又來哀憐後世人。]

「我希望在悼念的過程中,去反思,去提出我們的訴求。避免讓悲劇再發生。創造一個更好的中國,用這種方式去愛我的國家。」

「我希望,我能把勇氣傳遞下去。」麻洛說。

英國劍橋大學中國留學生在劍橋舉辦悼念集會活動,牛津大學學生也趕來響應。(李青山/大紀元)

牛津大學留學生:站出來 是正義感使然

牛津大學中國留學生阿爾伯特週二晚趕去劍橋大學參加集會。他認為,新疆烏魯木齊的大火是由不合理、不理性的封控政策導致,才引發了全國各地的憤怒。

「中國大陸封控政策已經持續一些時間了,民眾從之前的沉默,到現在的抗爭」,Albert認為,「這一立場改變是因為,民眾早期不願承擔出頭的後果,如今民眾被限制到了一個無法忍受的程度,他們心中的正義感讓他們站了出來。如果不說出來他們的訴求,要麼現狀會變得更糟,要麼會讓他們良心上過不去。」

他說,「新疆大火事件所出現的問題沒有得到當局的解決,引發他們為自己擔憂,以及為其他人擔憂。大陸不合理的封鎖政策,已經受到人們的懷疑,這封控政策真的是由於新冠疫情導致的嗎?人們在質疑中共的封鎖是否是以保護生命為目的。」

牛津大學留學生:這是我的責任

談到為什麼專門從牛津趕到劍橋來參加集會活動,一位名叫勞道的中國留學生說,「這是我的責任。」

他說,當一件事情發生後,人們會選擇一種立場。很大一部分人搞錯了兩個詞:客觀和中立。

他認為,「客觀」是當一件事情發生後,以理性、不受感情影響所做出的判斷。「中立」是既不站在正的一方,也不站在反的一方。「像這樣一個抗議活動,如果我保持中立,就是在變相地默許悲劇的發生。如果我不喊出來,而是在家裡坐著讓別人替我發聲。這是一種褻瀆。」

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活動,給勞道帶來「激勵」和「精神上的震撼」。

「我的父輩參加了八九年六四的大規模抗議活動,如今我也對這樣的活動有了親身感受。」

「我愛我的國家,我愛生我養我的土地,我喜歡這個國家的人民。我喜歡早晨起來能吃到豆漿、油條、豆腐腦,我愛國,但不一定愛這個政體。」勞道說。

他說,當看到這個國家在往一個人們不希望的方向走的時候,就想嚐試喊一聲。這是為國家著想。「重要的是,當方向不對了的時候,有勇氣做出改變。如果我們默許這件事情發生,這是真正的助紂為虐。也是放棄了作為一名公民的責任。」勞道補充道。

南加州大學留學生:勇氣是會傳染的

11月29日晚上7點,近百學生聚集在南加州大學參與悼念活動,聲援國內白紙運動。學生們不懼中共恐嚇,對此,南加大中國留學生王涵說:「每個人都擔心自己的親人或自己會變成下一個受害者,中國人已忍無可忍。」

王涵說,「勇氣是會傳染的,雖然大多數人可能都沒有勇氣,但越來越多有勇氣的人站出來了,所以今天才會有這麼多人來參加。」

他對日前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女生參與集會被毆打一事感到氣憤且難過,並推測那是中共特務的計劃。

王涵認為,中共政府企圖以暴力事件,讓參與紀念、聲援大陸「白紙運動」的留學生恐懼,讓親共者眼中所謂的「反賊」退卻,甚至產生魚目混珠的效果,讓外界認為集會者素質低落、暴力相向。他說:「不要去聽他說了什麼,要看他的行動,那個施暴者一定是中共的爪牙。」

路過活動的南加大西人學生Kerk與朋友很支持中國學生們的行動,他說:「隔離、封鎖害死這麼多人,太恐怖了。」

11月29日(週二)晚上7點,美國南加州大學聚集了近百學生參與悼念活動,聲援國內白紙運動。他們打出「共產黨下台」的標語牌。(徐曼沅/大紀元)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看到「如水」(Be Water)的抗爭精神

除了南加大學生外,大洛杉磯地區不同大學的留學生也加入了週二集會的行列,包括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加州大學爾灣分校。

一名不願具名的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香港留學生表示,很遺憾新疆大火造成的死傷,但也很高興越來越多人站出來高喊「中共下台」。歷經香港的社會運動,他相信國際社會越來越了解中共專制極權的恐怖,也有越來越多大陸留學生站出來對抗中共暴政,海外港人抗爭「如水」(Be Water)的精神,也在全球各城市再次展現。

11月28日,洛杉磯中領館前也聚集了近三百名中國留學生抗議,他們高喊「獨裁者下台」、「不要改革要滅共」。

賓大中國留學生:看到了希望

11月29日晚,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数百名中国留学生聚集在宾大校园内爱心雕塑(LOVE)附近,用烛光悼念在烏魯木齊大火中喪生的民眾,聲援國內各地的白紙運動。(勁松/大纪元)

11月29日晚7點,常春藤名校——賓夕法尼亞大學的數百名中國留學生聚集在賓大校園內愛心雕塑(LOVE)附近,用燭光悼念在烏魯木齊大火中喪生的民眾,聲援國內各地的白紙運動。

在賓大就讀教育專業的趙同學告訴大紀元他參加這次活動的原因:「我只是覺得,我應該在這裡。作為一個普普通通的中國人,我看到我的同胞經歷了這些事情,包括我自己,我自己也曾經在上海,在上海封控最嚴重的三個月。」

「作為經歷過這些事情的人,作為知道別人經歷過這些事情的一個普通人,我應該在這裡。」趙同學說。

賓大法學院學生、藏族人格桑‧多爾馬(Kelsang Dolma)告訴大紀元:「我感到非常受鼓舞。」

多爾馬說,他參加過很多抗議活動,如西藏、維吾爾族、香港的抗議活動,通常很難見到大陸人參加這些集會。但這次非常不同,「你看到所有的人,我想這裡有相當多的中國公民在這裡。這是非常鼓舞人心的。看到這一切,走到一起,感覺是一個巨大的轉折點。」

「我認為這是第一次出現大量的中國公民站出來的情況。」多爾馬說。

多爾馬說他看到了希望,「這一切的發生讓我感受到了希望,比以前多得多。」

11月29日晚,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数百名中国留学生聚集在宾大校园内爱心雕塑(LOVE)附近,用烛光悼念在烏魯木齊大火中喪生的民眾,聲援國內各地的白紙運動。(勁松/大纪元)

天普大學留學生:和國內人在一起 將繼續戰鬥

天普大學留學生、維吾爾人馬特‧迪姆(Matt Dime)告訴大紀元,他希望中國人民能獲得言論自由,「中國共產黨想控制人民,想在國內和國際上擴大影響。但是中國人民應該站起來。」

「他們應該能夠自由發言,能夠投票,他們應該做所有人應該能夠做的事,比如表達你的挫折感,大聲反對政府。這就像任何人都能做的基本事情。所以這就是我想讓中國人民知道的,在我的家鄉,請保持堅強。我們和你們在一起。我們將繼續戰鬥。」

集會中,有學生帶頭一遍遍高喊:「不要核酸,要吃飯;不要封控,要自由;不要謊言,要尊嚴;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領袖,要選票;不要奴才,要公民。」「打倒共產黨」、「共產黨下台」、「習近平下台」、「反獨裁」、「向全國人民道歉」等。

哈佛大學中國留學生 一天兩次集會聲援大陸

11月29日中午,哈佛中國留學生及華人支持者們聚集在哈佛大學「約翰‧哈佛」雕像兩側,聲援中國大陸的人們反對封控的抗議。參與者們給「哈佛先生」戴上了口罩,並在雕塑底座貼上「烏魯木齊中路」的標誌。

在雕塑兩側,有人打出「悼念烏魯木齊冤火與清零遇難者」的橫幅,亦有人將自己打扮成「大白」參與抗議。大家高喊「不要核酸要吃飯」、「不要領袖要選票」、「中國人是自由的」、「共產黨下台」等口號。

有路過的哈佛學生對抗議者說:「你們非常勇敢。」

當天晚上7點,哈佛的中國留學生及支持者們還在校內舉辦了燭光悼念活動,紀念烏魯木齊火災的遇害者。

對於中國大陸的疫情封控政策,波士頓維吾爾人協會主席米塔莉波娃(Maya Mitalipova)在28日的集會上說,「我想這只是一個用來封鎖人民、控制人民的藉口。」

紐約中國留學生:自由是大家所嚮往的 站出來沒有顧慮

剛來美國留學的中國留學生趙同學表示,自己在國內經歷過封控,對清零政策早已不滿,「這種極端的狀況與世界是完全不一樣的,讓人很不舒服。是正常人被這樣折騰三年,都會有這種憤怒,沒有任何理由、沒有任何科學道理地折騰大家,所以大家都感到不滿。」

他認為,很多留學生都像他那樣,對大陸封控政策「感到憤怒」,所以集會能一呼百應,很快就組織起來。

來美留學6年左右的中國留學生Jeremy說,因為國內極端的防控政策,讓他無法回國,「隔離、周折、要花一大筆,已很長時間沒有與家人團聚了。」

Jeremy說,自六四事件後,中國大陸有這樣大的抗議,是一件「振奮人心」的事情,「即使我們無法在國內像他們那樣勇敢,但我覺得通過這個機會表達立場,也是儘自己的一份力。」

「在中國大陸,很多大學生都會翻牆,對海外自由民主社會的信息有所了解。」Jeremy說,「大家都有渠道了解到不一樣的聲音。自由是與生俱來的,應該去爭取的;自由是代表善的價值,是大家所嚮往的東西。」

對於在中領館前舉行抗議活動是否有顧慮,Jeremy說,「自由對我來說是更高的價值,所以我今天站出來,不會有顧慮。」

29日晚,上千名紐約中國留學生冒著寒風,在紐約中領館前舉行了悼念新疆火災逝者、抗議中共政府的集會,集會人士高喊「共產黨下台」、「打倒共產黨」、「習近平下台」、「不自由 毋寧死」。

北加州聖荷西:大家已忍無可忍

11月29日晚7點,北加州聖荷西市政廳的廣場上,上千人將蠟燭擺成「11.24」、「URUMCHI」的字樣,並點燃蠟燭,擺上鮮花,悼念在烏魯木齊大火中喪生的遇難者。不久,人們就憤怒地高喊「共產黨下台」、「習近平下台」、「要言論自由」、「自由萬歲」、「不要封控要自由,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領袖要選票,不做奴才做公民」等口號。

來自北京的MC女士在現場泣不成聲。「大家已經到忍無可忍、忍無可忍、忍無可忍了」,她接連說了三遍。

「人們的要求已經很低了,無非就是能自由出來呼吸空氣,有班可以上,有飯可以吃,現在連最低的要求都被碾踏,這個政權竟然不顧及人民的感受到這種程度!所以人們就爆發了(白紙運動)。

「一個人能在中國把口罩摘下來,告訴大家我要為這個事情發聲,不止他一個人可能犧牲,他的家人甚至都會遭到清算,這是很可怕的事情。但現在大家都紛紛站出來了,很感動,也很心疼他們。

「希望這個集會活動,能讓國內的同胞感受到海外同胞對他們的愛。」MC女士說。

佛州州立大學留學生:帶來希望之火

「我本來已經對所有的東西都視若無睹了,但是這次不行。」佛州州立大學留學生趙同學說。

「因為這件事情會發生在我們每一個人的身上,雖然我不知道我們這麼做會不會帶來影響,但是我知道做了肯定可以帶來希望之火。」

佛州州立大學西人本傑明說,「我來到這裡,是因為中國人需要自由,他們不想生活在一個獨裁政權之下。我不想中國再回到毛時代,習近平應當被認為是一個獨裁者。」

德國柏林:希望白紙運動繼續發展下去

11月29日,在中共駐德國柏林的使館前參加集會的世維大會柏林辦公室主任庫爾班向大紀元表示,「今天維族人、藏人和港人站在一起,共同向中共政權表達失望、憤怒和譴責之意,同時也向在大陸走上街頭、爭取自由、抗議獨裁政權的中國人民表達支持。」

德國藏人協會主管措西鮑爾女士舉著一塊標語牌,上面用英文寫著:「勿讓中國(中共)篡改歷史,記住西藏、天安門和香港。」

她說,「真心希望目前在中國大陸展開的白紙運動,繼續發展下去,讓更多人聽到他們的呼聲。」

責任編輯:李緣#

相關新聞
大陸湧現白紙運動 傳A4紙遭禁 商家急發聲
【新聞看點】十多城爆白紙運動 百校學子抗爭
【翻牆必看】中國白紙運動風起雲湧
紐約人挺「白紙運動」:共產黨是中國敵對勢力
最熱視頻
【中國禁聞】習最新講話洩密:中共科技陷絕境
【晚間新聞】中國多少胡鑫宇?十餘青少年近日失蹤
【全球新聞】美上空驚現疑似中共偵查氣球
【十字路口】擺平大案 中共精緻維穩反露馬腳
【秦鵬觀察】中共氣球炸響美國 川普等籲打下來
【財商天下】中國新年消費復甦 最糟時刻過去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