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前行動黨黨魁羅德尼.希德:抗議者已經贏了

2022年2月20日(週日),在新西蘭惠靈頓的國會場地,眾多抗議者在雨後的陽光中露出燦爛的笑容。(朱安茉 提供)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2年02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劉淇晴新西蘭編譯報導)2月22日(週二),前行動黨黨魁羅德尼.希德(Rodney Hide)在一篇評論文章中表示,在政府與惠靈頓國會抗議者的對峙中,抗議者已經贏了。以下為他的博文翻譯。

總理傑辛達.阿德恩(Jacinda Ardern)告訴在國會外的抗議者,他們「已經表達了自己的觀點」,現在是「回家的時候了」。

總理顯然很緊張。她不明白的是,抗議者何時回家不是由她來決定的(除非她取消強制令)。

她沒有意識到的還有,抗議者在她的窗外不僅僅是為提出一個觀點:他們來這裡是為了結束強制令。

從這一點,我們看到了抗議者和總理之間的區別。總理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達成一個觀點:一切僅是為了表明觀點。她承諾建10萬棟房屋,或種10億棵樹,或消除兒童貧困。她的承諾只是為了說明一點:她關注該問題,僅此而已。實際上,她從來沒打算建房子,或植樹,或養活孩子。

她顯然不知道該怎麼做。她不知道如何揮動錘子,或使用龐大的政府機器建造房屋。如果她知道怎麼做,她早就做到了。

但對她來說,這並不重要。她通過做出承諾來表明她的關注。她提出了自己的觀點,而這對她來說就足夠了。

當代的抗議活動也是如此。人們提出自己的觀點,然後回家去了。

我在國會外認識的抗議者不是這種人。他們已經前往惠靈頓去結束強制令。他們抱著一個目的。他們有具體的事要做。他們會一直待在那裡,直到達成所願。

他們就是這樣生活的。他們也是這樣工作的。他們有目標地生活,也從事著具體的事務。他們蓋房子、種樹、養育他人。他們非常擅長他們所做的事情。他們必須擅長,因為他們為這些事情得到報酬,而沒法因提出一個觀點就得到報酬。他們無法在滿嘴大話以及無休止的會議中生存。

他們的世界和總理的世界通常不會發生衝突。但是,總理利用她的世界,通過一系列令人眼花繚亂且不斷變化的疫情規則,把抗議人群的世界徹底顛覆了。這些規則毫無意義,也毫無用處。我認識的抗議者已經受夠了。他們受夠了,所以他們去了惠靈頓去終結強制令。

他們沒有坐在家裡組織在線請願書或在Facebook上發帖:他們去了國會的前草坪,搭起帳篷並建造了一座城鎮。他們有能力這麼做,且他們做事盡心盡力。議長打開灑水器,他們就挖排水溝、撒下稻草。第二天,更多的志願者帶著發電機和烘乾機來到這裡烘乾他們的衣服。

他們是務實的人。他們可以在敵對的環境中養活並安置軍隊。

這就是讓總理不安的地方。這些是有能力的人。他們的能力是她無法想像的。馬拉德議長認為打開灑水器是一個很好的笑話。那會讓他們回家。沒有。他們可以應對。這沒什麼。

他們證明了他們比我們的國會和政府更有決心、更有能力,且更有組織性。

抗議者的策略非常出色。他們顯然遵循了拿破侖的格言,即在敵人犯錯時永遠不要打斷他。抗議者沒有打斷總理、議長、國會、警察和媒體,因為他們犯了一個又一個錯誤。

這場戰鬥也引人注目地證明了國會內並無黨派之分:所有政黨都悲哀地站在政府一邊,發表有價值的聲明並簽署了毫無意義的協議。其中最好的一例就是嘗試設定談判條件:這完全誤解了權力所在。果然,媒體從中報導了一些重大的決定。哦,ODESC開了個會(按:指2月17日高級官員召開的國家安全危機會議)。

這對我認識的在草坪上露營的人來說並不重要。

政治在通常情況下是,絕大多數公民對政府並不那麼滿意,但又不會不滿意到這麼眾多的新西蘭人聚集起來,並無限期地在國會草坪上駐紮露營。這是值得關注的不滿意狀態。當這種情況發生時,政府,這次的情況是國會,已經輸了。

人民贏了。向來如此。

他們贏了,因為在民主國家,權力屬於人民。一旦有很大一部分群體違抗政府,就是這樣。這也不需要多數,只是一個相當的群體就好。這些強制令已經動員了很多人,然後是其他一些人。

政客們可以咆哮、可以憤怒,還可以舉行會議。但他們能做的僅此而已。

我們的警察和軍隊不願意效仿天安門廣場事件是完全正確的。所以抗議者會贏。他們並沒有離開。他們並沒有放棄。而且他們有的是人。

去掉一千,還會有一千,而且更可能是兩千。像是一股風潮,他們已經圍繞自由營地和放棄強制令的呼籲聯合起來。

對於媒體盡職盡責地報導的惠靈頓人的抱怨,我幾乎沒有同情心。他們的抱怨表明他們是做作而脫節的。與過去兩年整個國家所遭受的苦難相比,他們的抱怨顯得蒼白無力。干擾並沒有那麼大:那只是城市的一個小角落。再加上抗議就在它應該舉行的地方:在權力所在地(國會大廈)之外。

此外,用武力驅趕抗議者不會讓問題消失。我認識的人不會畏縮。他們會在別處繼續。只需要放棄強制令即可。很簡單。

很明顯,總理嚇壞了。她指責抗議者欺凌,而總理卻宣布接受疫苗接種或失去工作的政令,並讓他們成為第二類人,這很荒謬可笑。我們都喜歡這種諷刺和脫節的感覺。

然後她叫我們都回家?為了我們的家園和我們被撕碎的企業?不會。與新認識但深厚的夥伴在一起,自由自在地聽音樂,同時,一些骯髒的人給我們、我們的家人、我們的朋友和我們的社區造成如此大的痛苦和折磨,在這裡不斷地對他們嗤之以鼻,這會更有趣。

抗議者的要求簡單而合理:取消強制令。綠黨和行動黨支持者、毛利人和歐裔新西蘭人團結一致,要求一個公民標準。看到新西蘭人並肩團結在一起,我的心激動不已。總理傑辛達.阿德恩讓人們團結了——但令她震驚的是,他們團結起來反對她。

這些強制令起不到抑制流行病的目的。總理其實只需聲明,事後看來,出於謹慎考慮,她的政令走得太遠了,強制令將在今晚11:59結束。

對強制令的支持將隨著她發表的講話而消失。每個人都會很高興。哦,有些人會因為他們對同胞的花言巧語而感到羞愧,但一切都會得到原諒。我們都會更自由一點,我們的政治家會更謹慎一點,我們中那些高大且強勢的人會稍微謙虛一點。

我們都知道,你只能把人們限制到這種程度。我們會遵守限制,但僅限於此。會有一個突破點,而我們已經超過那個點了。

莫爾斯沃思街(國會外的街道名)之戰已經打贏了。我們只需要等待總理意識到這一點。

這個時候會到的。唯一的問題是會等幾天還是幾個月,以及這是否會影響到總理傑辛達.阿德恩領導力,或是對其造成徹底的破壞。

註:此篇評論文章發表於希德與政治歷史學家巴塞特(Michael Bassett)、前國家黨黨魁布萊士(Don Brash)的聯合博客中。

責任編輯:藍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