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3步驟滲透所羅門 專家析台灣如何發揮影響力

國合會前副祕書長李栢浡。(陳冠均/大紀元)
人氣: 108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04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世勳台灣台北報導)就在美國白宮4月18日宣布將派高層訪問索羅門所羅門)群島的隔天,19日中共就宣布,已經與索羅門簽訂了安全協議,證實了外界長久以來的臆測。

台可延續斷交前計劃 設公司僱當地人 拓展影響力

索羅門群島是台灣的前友邦,台灣是否也有可發揮影響力之處?有著35年的國際援助、拓展台灣外交第一線現場經驗的國合會前副祕書長李栢浡表示,雖然目前台灣對於索羅門群島在外交上能使力之處有限,但還是有些機會,就台灣看願不願意去做。

李栢浡解釋,以往台灣與友邦斷交後,通常都很徹底地撤出;但在當地不留人,就無法繼續維繫先前建立的關係,這樣對台灣的外交非常不利。反觀中共,就算沒邦交,也會設立一些公司或派人員到當地,這對於情搜與發揮影響力,都有著很大的操作空間。

他指出,台灣時常在國際援助上無償協助友邦,這種方式有個缺點,就是做久了會被當作理所當然,所以他打算用不同的方式來進行。他說,以往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從事的技術合作、國際援助計劃,到期就停止挹注經費與技術,但有些計劃完畢後仍有可為。

中共滲透索羅門3方法 如何應對

早在今年1月,美國智庫「捍衛民主基金會」(FDD)非常駐高級研究員帕斯卡爾(Cleo Paskal)就提到中共滲透島國都有固定的步驟,他在文章《中國開始扮演太平洋島國警察的新角色》(China enters new role as Pacific Islands policeman)中寫下了中共滲透索羅門的方法,並提出應對方式。

白宮印太事務協調官坎貝爾(Kurt Campbell)。(Kazuhiro Nogi/AFP via Getty Images)

步驟一:奠定基礎 派人常駐當地 發揮影響力

儘管在索羅門與台灣還是邦交國時,中共仍會派人常駐當地,表面上通常是以企業形式出現,但實際上卻是在進行影響力滲透,包括:搜集情報、影響政府決策、找出反對人士等。

而索羅門在90年代才發生過內戰,2000年才簽訂了《敦士市和平協議》(Townsville Peace Agreement,註:政府需要修憲、下放權力,並且擴大省份的自治權),但當中的許多條文並沒有落實,社會不同族群間仍存在不滿,這些問題就成了中共滲透可以操作的槓桿。

在這階段可以應對的方法,就是美國、印度等國應該派駐大使到當地,一方面能搜集當地的第一手情資,以做出好的判斷,另一方面則可為當地反共人士提供不同選擇,並試圖弭平對立族群間的裂痕。

此外,針對台灣與索羅門斷交後,馬上將資源撤出,沒有留下人員繼續與當地維持關係,帕斯卡爾認為這樣很短視,因為索羅門是民主國家,政權有機會交替,親台的力量還有可能再度執政。

步驟二:大舉進入 拉攏親共人士 打擊異己

索羅門與中共建交後,在各國都還來不及反應時,中共就趁勢而上,像是中共國有企業馬上試圖租下位於索羅門中部的杜拉吉島(Tulagi),用來興建深水港,幸好島上居民大力反彈,此舉才沒得逞。

圖為2019年10月9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歡迎儀式上,索羅門(所羅門)群島總理蘇嘉瓦瑞(Manasseh Sogavare,右)和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檢閱儀仗隊。(Wang Zhao/AFP)

但中共影響力作戰並沒有停止,針對效忠的政客與商人,中共用充足的資金大力獎賞,反對它的人士則成為打擊目標。

此時反制的方式是:支持當地敢於反對中共的人士,同時挹注資源辦活動,讓當地居民了解民主的重要,並講清中共的所作所為,加上外交上的關注,與加強媒體的報導,揭露中共腐化當地的情況。

步驟三:利用危機 伺機出動警力「維和」

去年11月,許多索羅門民眾受夠中共的收買與資源掠奪,爆發大規模抗議,在強力鎮壓下,抗議演變成暴動,索羅門總理蘇嘉瓦瑞(Manasseh Sogavare)順勢向澳洲尋求維和,澳洲便配合派出警力幫忙,但這同時也給了中共派出武力幫忙「維和」的理由,因為澳洲也這麼做。

此時好像中共將全面控制索羅門群島,但帕斯卡爾指出,還是有反制中共的機會,因為當地有許多人是反共的,外界應多與他們合作,而不是與被中共腐化的現任政府合作。

索羅門(所羅門)瓜達爾卡納爾(Guadalcanal)島霍尼亞拉(Honiara)港口資料圖。 (CPL Brodie Cross/Australian Department of Defence via Getty Images)

正在創立「全球合作協會」

去年從國合會退休後,李栢浡正在創立「全球合作協會」,該協會將在當地成立公司,引進投資、繼續將原本的計劃擴大經營下去,不僅有產值、有獲利,還僱用了許多當地人,「把原來那些農民找回來之外,我再把它擴大,比如原來只有20公頃(農作物),沒達到經濟規模,我現在把它擴大到1千公頃;從原來只有一兩百個農民,現在變成一兩萬個農民,當地的市場,從生鮮農產品到農產品加工通通包下來,甚至可以外銷。」

李栢浡說,如此一來,台灣對當地政府就有影響力,可用這些影響力來協助台灣的外交,「因為這個計劃涉及到幾萬人的工作機會,你離開後,它(當地政府)就痛了,那些農民也會跟政府抱怨」。而索羅門群島也是李栢浡的目標之一,不久就會進行。

這就有點像中共會採用的手法,手段靈活且有效,台灣也應該這樣做,只是政府部門內難以變通,目前只能在政府部門之外做,李栢浡表示,「我幫外交部的忙啊!老共敢這樣做,我們為什麼不能這麼做?」◇

責任編輯:陳玟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