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前瀋陽信訪局長跑路 下屬舉報8年無果

人氣 3301

【大紀元2022年05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中共前瀋陽信訪局局長陳國強被舉報貪污腐敗,已經跑路到澳洲。其下屬因為實名舉報陳國強遭違法關押、刑訊逼供。他向中共各部門反映上述問題數千次,8年來沒有得到答覆,感嘆中國社會沒有法治。

近期,大紀元收到一份舉報材料,瀋陽市信訪幹部郭泓實名舉報陳國強貪腐億元信訪維穩資金,遭陳國強勾結瀋陽市公安局長製造假案,因而慘遭迫害。他希望媒體給予揭露陳國強的犯罪事實。

據舉報材料,陳國強曾被多人舉報,怕事發違規出國。2016年1月7日,陳國強潛逃出國,全家移民澳洲。2016年4月6日,陳國強的原直接主管領導、前遼寧省政法委書記、原瀋陽市委副書記蘇宏章被調查、判刑。

2018年陳國強在得到不被抓捕的保證後,回國在離任審計上簽字,接受黨紀、政務降職處分後又馬上出逃國外。不到一年時間,陳國強前直接主管領導、前瀋陽市委副書記邢凱被調查並被判刑。

記者嘗試聯繫郭泓,但其微信顯示處於異常狀態,寫郵件沒有回覆。近日,記者向瀋陽市信訪局某處確認了郭泓的身分,並打通了郭泓的電話。

郭泓告訴記者,陳國強於2008年5月1日任信訪局局長,不久把信訪局的辦公大樓進行重新裝修。「信訪局內部公務員都知道當時國家給撥了幾筆款,每年也有信訪維穩資金。那時候就瘋傳他貪污受賄。」

據他描述,當時有人舉報陳國強,陳就到處找是誰舉報他的。有一天,陳國強找到郭泓,從兜裡掏出一張舉報信,質問郭泓為啥舉報他?郭泓一看是一篇A4紙,都是大字兒,主送人員是瀋陽市市委書記,列了幾個陳國強的問題:一是受賄的問題;二是違規提拔幹部的問題;三是生活作用的問題。

郭泓表示沒見過這封舉報信,「這個舉報信沒有落款,我要寫跟這個不一樣!」他反問陳國強,「這二年來你老是擠兌我,我就不明白是啥原因。你這屬於對我的陷害……」二人在辦公室吵了起來。

2014、2015年瀋陽市貫徹中共中央的「八項規定」和反「四風」,組織紀委部門到信訪局來考核,郭泓就開始實名反映陳國強和單位存在的問題。

郭泓告訴記者,一個信訪局公務員編制90人,2008年陳國強調到信訪局之後,調了200人進信訪局,變成了一個300多人的單位,包括後勤、司機等。「當時大家都知道給陳國強送了多少錢。」

在信訪局,陳國強乘坐違規的車,在瀋陽市新世界買整層的房子,讓信訪局的公勤人員給他收拾房子。在大連星海廣場買海景公寓,也是一整層。

「(陳國強)找瀋陽市市委書記邢凱的媳婦的裝修公司來裝修,大白刮一遍,就寫著刮了幾遍,要上百萬。有同事看了咋舌,提出疑議,不出一禮拜就被調離崗位了。就是這麼玩的。」郭泓說。

他還透露,信訪局在棋盤山有個維穩基地,專門用來關從北京拉回來的上訪人員,裡頭曾經死過人,有上吊的,被(陳國強)他們迫害的。棋盤山培訓中心非常亂。

郭泓表示,根據出入境記錄,陳國強先去韓國,再從韓國跑到澳洲。

目前陳國強的資料已經沒有公開顯示,但能看到零星報導。陳國強,1955年10月出生,曾任瀋陽市紀律檢查委員會副書記、祕書長(正局級),瀋陽市委副祕書長、市信訪局局長等職。

值得注意的是,陳國強愛好文學創作,是電視劇《信訪局長》的總編劇。該劇2015年3月9日在央視八套播出,全長30集,是首部描寫信訪幹部的情感電視劇。講述信訪幹部化解多個信訪案件、解決百姓訴求的故事。

但多個瀋陽老訪民告訴記者,陳國強口碑並不好。幾個蒙冤老訪民上訪多年,甚至沒能見到過他,他在保密辦公室遙控指揮下級工作。有老訪民說,「2008年奧運會,陳國強跟瀋陽市公安局前局長許文有把那些訪民判的判,拘留的拘留,剩下都送到黑監獄,他倆可沒少幹壞事兒。」

「瀋陽上訪人最恨的就是此人,陳在任時搞了個類似北京久敬莊的叫棋盤山分流中心,一到敏感時期關押訪民的地方,訪民人數不減反增。他向上級報解決多少多少案件,全是假的。」

馬三家勞教所受害人李平告訴記者,「我給他郵多少信,石沉大海!那拘留、勞教不都是信訪局長他們勾結的嗎?」李平是為數不多冤案得以翻案的上訪人。

刑訊逼供致傷殘

郭泓指控,由於他實名舉報,陳國強會同許文有等人製造冤案,給他安上竊取陳國強個人信息的罪名,對他違法抓捕。「直接就給我上腳鐐、手銬,關到地下室48小時。當時都沒有任何手續。」

所謂地下室,就是瀋陽市公安局刑警隊的酷刑室,在瀋陽市有好幾個,郭泓經歷了兩個酷刑室。

「對我違法關押,之後又違法外提,給我關到一個他私設的酷刑室、黑監獄,給我上腳鐐手銬,扒光衣服就開始打……對我上酷刑的時候還說:圓明園大火是你放的不?一邊打一邊取笑。最後給我打得滿地全是血。」

郭泓被關押了33天。他從瀋河看守所被外提關押到瀋陽市和平看守所,又被非法外提到警察培訓中心205房間。「他們說遼寧省電視台台長和瀋陽市音樂學院院長就是在這屋被打招的,今天就在這屋裡辦你,給你上高規格。」

「他們對我嚴刑毒打,造成我左耳骨膜穿孔頭部8厘米傷口,手神經斷裂,頸椎、腰椎纖維環撕裂和斷裂等傷殘,全身關節受傷,牙齒活動出血,頸椎血管損傷等傷殘,嚴重影響我的工作和生活。」郭泓說。

事後,警方為逃脫法律制裁,在2018年補辦、偽造「2015年12月16日」的報警、受案、立案及審批流程法律手續。據郭泓提供的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文件生成日的真實日期均被塗抹。

郭泓的受案、立案文件生成日期被塗抹。(郭泓本人提供)

郭泓還提供了他被毒打致耳骨膜穿孔二零二醫院《檢查報告單》部分病誌,顯示其左耳鼓膜穿孔,可見結痂,腰椎多處斷裂。

郭泓被毒打致左耳鼓膜穿孔,腰椎多處斷裂。(郭泓本人提供)

投訴幾千次無果

此後,郭泓按照信訪條例,逐級有續地去當地各部門反映,去市裡、省裡、中央各部門反映,向各個網站的投訴,包括找相應的領導反映。

「8年來我反映了4800多次,截止到昨天4821次,但遲遲得不到解決。」他說,「瀋陽市,整個遼寧省的司法已經蕩然無存了。表面上說的為民服務、法治環境,純是扯淡。」

郭泓寄給中共中紀委的舉報信,是累計第4664次舉報。(郭泓本人提供)

郭泓還舉報瀋陽市公安局原局長楊建軍濫用職權、造假案等,在位6年,包庇6年。

郭泓說,「2020年1月5日,楊建軍那些爪牙們坐局,半夜潛伏到信訪局辦公大樓,在沒有收查手續的情況下收查我的辦公室,把我的安可電腦(國家安全保密可靠電腦)主機箱打開,植入數據。第二天,瀋陽市保密局就到單位專門檢查這台電腦。這種行為非常惡毒。」

據其介紹,去年全國政法教育整頓,督導組將案件交辦下來,現已經查清部分事實。當事派出所副所長已承認受人指使偽造辦案手續,該副所長因此被關禁閉7天;同一刑事案件,偽造作出2套不同的卷宗;當事警察避重就輕承認打人行為等。

警方受案文件三個日期應該一致。右为郭泓的立案文件生成日期被塗抹。(郭泓本人提供)

2021年7月,瀋陽市瀋河區檢察院對全案審查,以「事實不清,證據不明」要求公安局更正,但楊建軍協調市、區兩級檢察院和區政法委,不讓出具《糾正違法通知書》,不讓公安局更正。

公開資料顯示,瀋陽市前副市長、市公安局原局長楊建軍已於2021年8月落馬。楊被全國掃黑辦點名是「保護傘」。

「這個社會沒有法治……」

郭泓指出,陳國強拿著維穩資金收送金條,跟瀋陽市各部門領導形成了一個利益鏈條,揪出他一個會揪出一串來。包括舉報信怎麼能轉給他呢?這都是有嚴重問題的。

據市委第四巡察組《關於巡察瀋陽市信訪局的反饋意見》,信訪局財務制度管理存在漏洞,會計檔案管理混亂。財政資金使用存在問題。

文件稱,2013年至2016年,駐京信訪穩定專項經費1,756萬元以現金形式打入駐京工作組某工作人員個人銀行卡,單筆款項在30萬元至60萬元,無現金明細帳。2013年至2018年財政下達9個專項預算資金共計978.41萬元,市信訪局擠占挪用412.45萬元,用於墊付伙食費用及餐廳員工工資、列支車輛費用、雇員經費等費用。

「他(巡察組)僅巡視了2013年至2016年的情況,2008年到2013的情況都沒巡視,就發現了1700多萬元的違規之處。一個人拿白條子進行報帳就報了500萬、600萬,有相應的財政紀律,但是從來不辦。」郭泓說。

他回顧,他經過8年反映,瀋陽市公檢法都在包庇陳國強。他向遼寧省三級檢察院反映了上千次,檢察院系統沒有給予任何答覆。他去中紀委反映,也沒有下文。他向媒體反映的郵箱、微信號被封,郵箱封了幾十個了。

郭泓表示,他的訴求就是追究這些違法亂紀人員的刑事責任。由於8年來反映情況,自己的仕途徹底斷送了。原先做為一個瀋陽市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剛40出頭,按理說仕途上還應該更好一些。他的老父親2018年去世,死不瞑目。家裡過得非常不幸福,每天處在壓抑、悲慟當中。

他感嘆,「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知道。太枉法了!這個社會如果要沒有法治的話,我不是第一個,後面會有千千萬萬個。」

記者致電瀋陽市公安局局長室,對方拒絕告知許文友的情況。記者致電瀋陽市信訪局詢問陳國強的情況,對方稱不清楚,隨即掛斷電話。

責任編輯:林琮文#

相關新聞
瀋陽公安局長楊建軍被查 其下屬兩個月前落馬
【一線採訪】遼寧蘇家屯解封不到一週再封
【翻牆必看】清零激化中南海內鬥 廝殺激烈
一群被中共迫害成植物人離世的普通百姓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俄軍軟肋讓莫斯科絕望
【舞蹈三劍客】困難二擇一:增高一公分 or 減掉10磅體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