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威爾士王子酒店名譽館長:父母是我偉大的旅行老師(1)

作者:Chester Ferris / 編譯:李君成

Chester Ferris認爲,加拿大能夠成爲世界上最友好和最受歡迎的國家之一,加拿大的長者功不可沒。(Chester Ferris提供)
人氣: 6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大紀元2022年05月16日訊】沒有目的地的旅行,如同生活的本身,是一場探險。有目的地的旅行,則是一段用心策劃的時光:時間表,那些或令人神往已久,或令人怦然心動的事物,被我們精心挑選,安放妥當。

兩者都是無價之寶,為不同的個性量身定做,都正確。

然而,無論哪種旅行,對充滿活力和才智的人來説,好奇心」永遠是他們不變的特徵。「那拐角處會有什麽呢?」這樣的想法總會激發出更多的好奇。所以,我鼓勵你們,去培養那份發自内心的、發自靈魂深處的對旅行的好奇吧。

也許您現在正在好奇:這位作者是誰?他有什麽獨特的經歷?他在這長篇大論,對我究竟又有何意義?

記得加拿大第15任總理皮埃爾埃利奧特特魯多(Pierre Elliot Trudeau)曾說:加拿大的年輕人應該走遍世界。」那時加拿大政府正在接受新移民,希望加拿大的年輕人去了解不同的文化。

而今,加拿大人更需要旅行。而且無論您來自何方,多大年齡,我都建議您不僅要享受這個國家輝煌的地理、生物、楓葉等自然之美,更要毫不猶豫地走近我們最珍貴的、最深藏的財富——加拿大長者

加拿大能夠成爲世界上最友好和最受歡迎的國家之一,加拿大長者功不可沒。你可以在任何一家 Tim Horton’s、任何一座公園的長椅上看到他們。當你們目光相遇,他們用閃亮的眼睛和真誠的微笑與你回應,仿佛在說:我一直在這等你呐,我能幫你什麽?

是啊,您可曾想到,無論是問路,還是打聽某家特色店;無論是想體驗當地純正的風土人情,還是想聽聽那些真實的歷史和鮮爲人知的生動故事,加拿大長者就是那個最好的寶藏。他們閲歷豐富而又平易近人,時刻準備著等你去挖掘,等你去跨出那一步。

不過,今天,您只要悠然在此,敞開心扉。一位加拿大老人接到《大紀元時報》的邀約,已經主動跨出了他的步伐,正滿懷熱情地向您緩緩走來。是的,那就是我,Chester Ferries,威爾士王子酒店的名譽會長,一位被人們稱爲童話王子的人,一位旅行一生的人。

現在,就讓我來帶你們走入我的旅行人生吧。

人生的第一次旅行

1940年的加拿大,年輕男子都會被徵召加入加拿大王家軍隊,我父親卻沒有。他在安大略省蒂明斯(Timmons)的礦場工作時得了肺結核,那也是我出生的地方。

父親來自新不倫瑞克省,13歲時離開了馬約維爾的安妮麥克盧斯基(Annie McKluskey) 姨媽家。後來,他來到一個伐木營,找到個幫廚的活兒。幾年後他拿到駕照,成了一位出租車司機,開始往返於弗雷德里克頓(Frederickton) 和德文(Devon)的聖約翰河(St John River)之閒。

我對第一次旅行的記憶是在三歲。父母帶著我、姐姐塞爾瑪(Thelma)和弟弟阿爾伯特(Albert) 一起乘坐一輛1925年的麥克斯韋(Maxwell)120 25C四門轎車。這輛車大得足以讓一匹高頭大馬從後門的一側走到另一側。父親就這樣牽著馬走過好幾次,想讓我們瞧瞧我們睡覺的地方有多麽的大。那時可沒有汽車旅館,當我們旅行時,就住在這個車輪上的怪房子裡。

加油站呢,真是少之又少,兩個加油站之間不知有多遠。那時候的油價是每加侖12分,每升3分。所以,我們就把綠色的軍用金屬罐綁在後保險槓和左後方的跑馬燈上,裏面灌上備用燃油,以防錯過加油站。就是在這個1943年的夏天,我們從安大略省的多倫多,前往新不倫瑞克省安妮姨媽家的農場。我們走了足足1,243英里。一路上除了蒙特利爾、魁北克城、Rivière du Loup等城市附近有瀝青路面外,大部分是碎石、泥路。

從1943年到1954年,我們每年都要這樣長途跋涉。在1946年之前,家又添了兩個妹妹:瑪麗海倫(Mary Helen)和莎朗安妮(Sharon Anne)。

有一年,媽媽獨自帶著我們。爸爸給她買了一輛1946年的凱迪拉克Fleetwod和一輛水滴形單軸木製拖車。爸爸自己留在多倫多照顧他的二手車生意,戰後他的生意很紅火。

1947年,我們全家搬到了安大略省薩尼亞市(Sarnia) ,爸爸在那裡經營著一家雪佛蘭和奧茲莫比爾專營店。這樣一來,我旅行的機會更多了,因為爸爸會在週末帶著我去交付新車並提取客戶換購的舊車。

此外,爸爸在戰爭結束後買了一艘皇家海軍服役艦,名叫HMS NAKOMIS。這是一艘Fairmile,B級潛艇追逐者,機動船。爸爸把它改裝成一艘遊船,取名MISS CHEVROLET。這艘船在春夏秋三季作為旅遊船在五大湖區、從魁北克市到威廉姆斯堡/奧圖爾港(雷灣)之間運營。冬天的時候,船就從佛羅里達州的基韋斯特(Key West)出發。

父母同意我10月1日起向學校請假數十天,乘坐小帆船去基韋斯特。然後復活節的時候,一家人開車從基韋斯特回家,這樣夏天時這艘船就可以在大湖區航行了。

偉大的週末冒險之旅

到1951年時,我已經是一個有能力的汽車司機了,因為我在安妮姨媽家的一片空曠的農田裡接受了拖拉機和汽車培訓。

1952年,媽媽和爸爸離婚了。爸爸搬到了西部,在卡爾加里的阿爾伯塔,他獲得了哈德遜-納什-蘭博勒和雪鐵龍-潘哈德兩棲車的特許經營權。現在我可以在安大略省的工廠裡挑選全新的汽車,並在每個長週末把它們開到阿爾伯塔了。

父母/子女的監護安排是,孩子可以選擇每年與父母中的某一方生活。因此,我和媽媽在薩尼亞住了一年,和爸爸在阿爾伯塔住了一年,直到1957年他們試圖和解。我與父母雙方的旅行範圍都很廣。當我有了自己的駕照後,旅行次數就更多了。

我最初開車的時候,可沒有Trans-Canada高速公路。我從安大略省開到阿爾伯塔省,無論駕駛的是新車還是二手車,都是按照這條指定的最短、最好的路線行駛的:從薩尼亞藍水橋(blue water bridge)到休倫港(Port Huron),75號公路向北到麥基諾海峽(Mackinaw),乘渡船到聖伊尼亞斯(St Ignace),接上2號公路向西到謝爾比-蒙大拿(Shelby Montana),向北轉到卡爾加里。那時沒有州際公路,但2號公路被稱為高速路,因為它包裹了加拿大邊境,是最直接的雙車道瀝青路。

在20世紀50年代末,這條曲折蜿蜒的公路人煙稀少。從薩尼亞到渡口航行需要6個小時的車程。如果我週五下午4點離開薩尼亞,我就能趕上晚上11點出發的最後一班渡輪,並在週六凌晨1點前到達聖伊尼亞斯。如果天氣好,沒有機械問題,我可以在週日早上到達蒙大拿州的謝爾比,並在中午前到達卡爾加里。把車交給爸爸,洗車,吃飯,談生意,出示我的汽油收據和餐票,然後出發去卡爾加里機場。在飛往多倫多的飛機上睡一覺。媽媽會來接我,我們再開車3小時到薩尼亞。

在經歷了這樣一個偉大的週末冒險之後,我上床睡覺,口袋裡多了100元。

這種冒險在天氣好的時候每年大約發生五次。五年中,我撞了一頭鹿,沒有其他事故,沒有機械故障。我從來沒有無視過任何一個搭便車的人,五年來我載了35人。其中有一半是穿著軍裝、農場工作服的人,或是引擎蓋向上開著,車輛發生問題的司機。這些乘客都是寶貝,每個人都有一個故事。你很容易判斷哪些是受困的人,比如農場工人要搭車去卡車、拖拉機或零配件店;士兵和服務人員得有一長段路要走,他們都是樂觀的旅行者。在那個年代,搭便車是一種可行的交通方式,而且相對安全。不是每個人都有車。我父親教我用眼睛看任何搭車的人,並聽從自己潛意識中那個小小而安定的聲音:我眼睛看到的東西,我的心也相信嗎?我從未遇到過麻煩。

父母是我的旅行老師

我有一對偉大的旅行老師。父親和母親。兩者都不同,兩者都很有價值。

媽媽會為旅行準備一切。把車裝好,就像在家裡一樣。三明治、毯子、冰櫃、冰塊、煮雞蛋、自製餅乾、自製蜜糖、切好的乳酪、餅乾、蘋果片、橙子。當時沒有便利店,她準備了足夠十個人吃的非洲野生動物園的食物。

爸爸則不然。和他一起旅行是非常不同的。我們在一個鎮上的雜貨店停下來,只買你將在六到八小時內消耗的東西。沒有剩餘的東西。因爲要把車賣給別人,必須要整潔乾淨。沒有氣味。沒有垃圾。他給了我兩元,允許我自己選食物。爸爸選他自己的。我們只分享老乾酪,因為它是大塊的。因此,為了搭配乳酪,我買了蘋果、梨、芹菜、餅乾和牛奶。那時的牛奶是玻璃瓶裝的,一夸脫,18分。然後是餅乾。這樣我就能確保在牛奶變色之前喝完它。牛奶和餅乾,燕麥葡萄乾餅乾。你永遠都吃不飽。

這就像旅行,你永遠都不可能得到足夠的東西。

<作者簡介>
切斯特•菲利斯(Chester Ferris)出生於加拿大安大略省的蒂蒙斯(Timmons),世界旅行者,獲獎汽車作家,出版詩人。 曾在加拿大6個省的十多個地區居住,其中包括溫哥華,也曾旅居美國、墨西哥和德國。

從事過廚師、旅店總管、門童、引座員、牧馬人。

在加拿大擁有百年歷史的威爾士王子酒店(Prince Of Wales Hotel)擔任名譽館長,被授予「童話王子」(prince of tales)的稱號。

責任編輯:李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