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良懋:鉗制輿論的政權 離滅亡已不遠

圖為資深媒體人何良懋(大宇/大紀元)
人氣: 20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2年07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楊欣文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導)中共20大前加強網絡審查。7月13日,中國最大網路社交平台微博宣布,為營造「清朗」的網絡空間,要集中整治用「錯別字」發布、傳播「不良信息」的違規行為,並鼓勵舉報。同時,一首打油小詩也因涉嫌影射引起軒然大波。資深媒體人何良懋認爲,這其實就是政治審查、箝制輿論。

把精力用在管「錯別字」上十分荒誕

何良懋向大紀元表示,整治「錯別字」是中共利用網管進行思想管制的一種做法。

他說,網民都知道,現在大家在網上用的這些同音不同字、變體字等,大家都接受。所謂的「錯別字」,其實是政治審查。網上關於習近平的諧音就有「習禁評」、「細頸瓶」;民運就寫成「民孕」。因爲這些「錯別字」被認為會影響中共的政治和某些官員、領導人,所以網管就覺得這些網民在打擦邊球,想利用這些諧音字、相似讀音的方式來繼續「妄議中央」,就要整頓。它的意思就是總之你別講,哪怕你用什麼方法去化妝、包裝、喬裝、偽裝這些意思都不允許。

中共為維護所謂的「穩定」,對網絡上的「負面言論」採取各種手段嚴控。圖為資料圖。(THOMAS SAMSON/AFP/Getty Images)

何良懋表示,其實什麽是「不良信息」是由中共定義的,並沒有限定客觀標準。不能講民主,網民就用同音字,就寫成煮飯的那個「煮」。網民就喜歡跟你玩這些文字遊戲,那你花精力去管這些東西,是不是「不管老鷹管雞仔」——不務正業呢?你說中國如果拿這資源去改善民生、國家的經濟有多好。中共既製造了一些有權力的人的就業機會,又剝奪了百姓們自由表達思想的權利。

一個國家出現這麼多經濟問題,這麼多銀行「爆煲」(破產)、存戶拿不到錢,這些國計民生的大事情不花多點時間去處理,卻去管網上那些「錯別字」,是不是很笑話?

現在的中共管治已經走到失控的地步,十分的荒誕。可以說中共到了掌權第73年,是進入了一個魔幻的年代,從超現實主義(surreal),進入到超現實的魔幻境界。

罵個知了要檢討

何良懋提到,最近網上出現了引起廣汎關注的「知了」詩事件。

他介紹,7月15號,官媒上海文廣新聞傳媒集團電視新聞中心社會新聞主編、知名記者宣克炅,在微博上發表了一首打油詩叫《致知了》:

閉嘴!

說你呢

高高在上

一片聒噪聲

平添幾分燥熱

自以為聰明

肥頭大耳

土堆裡

蟄伏

5年以上

才爬出陰間

卻只會用屁股

夏日裡的讚歌

不知人間疾苦酷暑

這首打油詩發在微博後,就網友在下面評論:哇!你可真勇敢,肥頭大耳似有所指。其實,據説那天很高溫悶熱,宣克炅在工作的小區跑步時,有很多知了在頭頂上叫,擾亂心緒,就寫了這首《致知了》。

就是這首小詩驚動了他所服務的新聞中心,居然被單位進行了嚴肅的批評教育,而宣克炅本人也「認識到錯誤」,對「敏銳度不足,把關意識不足,沖動之下發布的」微博言論做出深刻反思。並把這條內容撤下了微博。宣克炅無端被「食死貓」(遭受無妄之災) 。

網友對此很多留言,其中有一個說:「 這是一個魔幻的季節。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也有網民很清醒,說宣克炅只不過是說罵知了太吵了而已。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的政治係教授張鳴在自己微博上有感而發:「自己活了大半輩子,還是做歷史的,從來沒聽說罵個知了還要寫檢討的。」更有網民借題發揮:「夏天過完蟬就會死,要死快死吧!」 另一個就說:「人人都知道的事情,怎麼就成了國家機密呢?」

中共想要回到文字獄時代

何良懋感嘆道:難道我們還要返回到文字獄的時代?

他提到前蘇聯時代的一個政治笑話:傳聞有人在莫斯科紅場散發傳單,被祕密警察KGB抓到。 KGB發現傳單全部都是白紙,但還是決定逮捕發傳單的人,因爲: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他指出這個就是誅心之論。

何良懋表示,寫「肥頭大耳」,就是暗射習近平?這個是什麼邏輯?現在就是寫首打油詩《致知了》都變成了近乎反黨、反最高領導人的案例了。中共這個的魔幻世界,令人啼笑皆非。

何良懋覺得,習近平父親習仲勳本身就是文字獄的受害者。當年他因支持長篇小說《劉志丹》,而受到迫害,那個案件牽扯上萬人,小說的作者也被打成反革命入獄。現在的處理方式,證明當權者沒有任何足夠思想理念和足夠的實力去管好這個國家,就只能去管人民的嘴、管人民的腦袋。

何良懋堅信中共將會滅亡,看到現在的經濟、外交、社會形式哪方面都是負面,完全是負面的走向。所以中共越是在文字獄、對百姓思想箝制,越是反映到這個政權走向末日是為期不遠的。

通過曲筆、影射發言證明民心相背

何良懋分析,網民用諧音、同音、變音字,或者是影射方式來表達,就已經證明了現在這個紅色朝廷是高高在上,完全沒將人民當作持份者。所以,人民就要想辦法來表達他們的不滿,去證明中共這個政權是與民心相背,是脫離了人民利益的。

但是在正常的國家,一個領導人怎麼會被網民說的這些東西推倒呢?這證明這個政權十分的虛弱,並沒有一個人民的授權,連一些普通百姓在網上寫幾句話,都認為是大逆不道的。

中共不讓人用正常方式去表達他們的不滿,更不要説花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做截訪,所以才有維穩費還高過總軍費支出。就是說中共無法無天,是犧牲中國人民的利益,而令到中共的統治者、包括一眾的權貴階層的人自肥。古時在發生天災的時候,皇帝還會下罪己詔,還要向天懺悔。

何良懋指出,中共之所以要鉗制言論自由是因為人民一旦有自由,就會知道真相,它的統治根基就會崩潰。其實,從流傳出來的中共前主席胡耀邦死前的內部講話看,胡耀邦很清楚,當人民知道中共創黨的歷史有這麼多不堪的內情被隱瞞了,人民一定會推翻中共。

所以,凡是有精英思想,凡是對現政權有批判的全部要殺無赦;如果不殺就投入監獄。再不是,對一介草民如果有不滿, 就用一切力量去維穩、恐嚇,或者是將這些有對政府不滿的人隔離,甚至去到海外都會將他在中國的家人作為人質,要脅海外這些人要順從它、要噤聲。這些不就是土匪、流氓、無賴,強盜之國,現在那些網上的網民深刻體會到中共完全不是一個正常的政府,和人民沒有任何利益上的交集,基本上是對立的 。

挑動群眾鬥群眾是中共一貫技倆

現在微博整頓,呼籲網友舉報,其實很多人也是在自己的朋友圈發帖談觀點,被人舉報出來的。

何良懋指出,利用群眾鬥群眾是中共一貫的技倆。這個分化人民的手段一點都不新鮮,在中共黨內也是這樣做的,拉一幫打一幫,哪一幫拳頭夠大、講大話講得夠狠,那個就上台。中共沒有惻隱之心,沒有同理心,利益掛帥,完全沒有循人類的良知、道德底線去行事 ,還說要參與全球治理。如果將他們那套非人的所謂治國理政的方法推到國際上,將會是全人類的大浩劫。

控網、封嘴只會加速中共倒台

古人說:防民之口甚於防川。中共現在用各種方式來堵住人民的嘴,能堵得住人民的思想嗎?

何良懋認爲:「 做不到的。我覺得他們這是垂死掙扎,不可能做到的。希特勒、納粹德國、意大利法西斯都做不到。他們也是講大話。希特勒的得力助手、宣傳部長戈培爾講過:『謊言重複一千遍,也不會成為真理,但謊言如果重複一千遍而又不許別人戳穿,許多人就會把它當成真理。』他們講大話的能力會低過共產黨嗎?納粹黨就要打倒共產黨,因為它知道共產黨是它的勁敵。大家都同樣是非人。」

何良懋指出,這種暴政、獨裁體制是不會持久的,只是什麼時候倒台而已。

因爲人類社會畢竟還是進步的,雖然那個步伐可能是進兩步退一步,但始終還是進步的。中共到了這一步,連網民用這種方式去表達思想、發表言論、去創作都要去扼殺,只能證明這個執政黨意識,是遠遠落後於人民所追尋的國家和人民幸福的目標。

他分析,中共是:第一,不讓最好的人協助發展國家,將任何針對其權貴集團的人送入監獄、或弄死,不管是黨內或者黨外都是一樣的。中共不相信知識分子、不相信精英,但是它偏偏就是要利用這些人去奪取政權,然後就將這些幫助奪取政權的知識分子全部打成反革命,然後就是劣幣取代良幣。

第二,從長遠來說,中共或者蘇共都是自殘的政黨,將自己的實力不斷地削弱。你現在看到的動態清零,其實就是自殘。所以中共走到今天,已經不可能再持續下去了。

中共這種自殘的意識形態,就是因為這個黨創立之初,都是一些流氓、無賴、強盜、土匪,這種成分的人,為了奪權不擇手段,這種政治的DNA 一直遺傳到今天。長期自殘,它的國力、競爭力是不可能和世界上自由發展的國家同步並進,絕對不可能的。

第三,再加上過去中國三四十年改革開放,人民嚐到了第一桶金的甜頭之後,一定不願意再回頭去過苦日子。

何良懋指出,我們看看歷史就知道,沒有例外。全世界的歷史都不會往回走的。當你有了火車之後,你不能要大家一起回去坐馬車,當大家都有5G、 6G的時候,怎麼可能叫大家不要用電話,而用回飛鴿傳書?逆潮流而行,荒天下之大謬,怎麼可能呢?所以中共現在來到這個階段,只能夠跟跟著歷史的潮流,改弦易轍;否則,人民就會要回權力。這是必然的!

責任編輯:陳沁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