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陸求學工作20年 台學者憶被迫逃離經歷

吳銘能在中國教書時的照片。(吳銘能提供)
人氣: 452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07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世勳台灣台北報導)曾在四川大學歷史系擔任副教授的吳銘能,只因在一場研討會上講了中共不能容忍的話,而遭中共國安人員長期監視,被迫離開中國,結束了他20年的「中國夢」。總結自己的經歷,他想要告誡台灣人的就是:「絕對不要相信共產黨。」

吳銘能常寫書法來調劑心情,他表示這張字最能表示他「廿年一覺中國夢」的心境。
吳銘能常寫書法來調劑心情,他表示這張字最能表示他「廿年一覺中國夢」的心境。(吳銘能提供)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吳銘能出生在台灣雲林,從小嚮往中國文化,大學到碩士唸的都是中文系。他稱自己是「大中國理想主義者」,非常嚮往北京大學,因為歷史上那裡出了許多大學者,所以想去感受北大的氛圍。於是去北大唸了古文獻研究所博士。畢業後雖然有機會在台灣任教,但他想在更大的教育環境施展身手。後來在四川大學任教,當到歷史系副教授兼中國西南文獻研究中心副主任。

但2013年4月一場在南京的研討會,讓他從這場「中國夢」中清醒過來。

曾經在四川大學歷史系擔任副教授吳銘能。(李世勳/大紀元)

長時間被監視 最後崩潰

那場研討會的主題是胡適的「自由主義」,吳銘能覺得討論胡適的自由主義,就不得不討論到「國計民生」,於是他在報告時大批了時政:「你們不關心『國計民生』,四川的排骨一斤8塊,兩個月後變16塊,蔬菜水果也漲,就工資沒漲,通貨膨脹快造成​​民不聊生……我們作為有良知的學者,是不是該提出來?胡適不是關在象牙塔裡談自由主義,他是走出去的。」

吳銘能在中國教書時與四川大學同事的合照
吳銘能在中國教書時的照片。(吳銘能提供)

吳銘能批評完後,台下一陣靜默。研討會結束後,他就被中共安全人員盯上。在飛回成都的飛機上,身邊各坐了一位看起來精悍的人。他們主動跟吳銘能聊天,話中透露出對吳銘能的背景了若指掌,談話最後發出警告:「如果你以後再這樣講話,就走著瞧吧。」

回到成都校園,他身邊突然增加了許多人,走到哪裡都跟著,連他的住宅對面都有人監視。接著課堂上也裝了監視器錄下教學情況。吳銘能向系裡書記反應,書記表示,國安系統和教育系統是不同體系,位階高一級,他也無可奈何。

就這樣在極大的精神壓力下,一年後吳銘能崩潰了,他與跟蹤他的安全人員當眾大吵,抗議干擾書法教學。吳銘能當即脫光上衣,並在身上塗了墨汁在大庭廣眾下遊走,並以咬舌自盡威脅,盼逼退跟監人員。校方還找了他的妻子進行勸阻。最後,校方答應了包括「不秋後算帳」的條件,裸體抗議事件才宣告落幕。

四川大學未遵守承諾 將其開除

但「不秋後算帳」的承諾沒有兌現,吳銘能很快被四川大學開除,他擔心自己會被捕,於是趕緊回台灣,留下妻子與年幼的女兒在四川。

由於在中國的遭遇,他得了躁鬱症。回到台灣安全的環境後,情況還是沒改善,只好住院治療。前後治療了四年才出院,只能靠打零工以及家人救濟才勉強維持生活。

回想起來,那場轉變命運的南京研討會上,他談的是「國計民生」與物價,似乎不是直指中共統治的主題。但先前吳銘能就有不少「踩線」情況,例如學院裡的黨書記就曾多次打電話給他警告:「你講的蔣介石日記的問題,不能使用『大陸淪陷,拱手給共產黨統治』這樣的詞彙……」

曾有中共人士三次試圖拉攏他擔任政協委員,都被他嚴詞拒絕。官方或許認為他不能信任,早想找機會整肅他。種種事件累積起來,直到南京的研討會成了打壓的導火線。

但這也說明了,就算他在中國待了那麼多年,很熟悉中共的「潛規則」,但終究還是不為中共所容忍。

吳銘能想提醒,很多台灣人就是這樣被中共用官銜、金錢拉攏,最後進入體制後無法脫身越陷越深,落得悲慘下場。

吳銘能在中國教書時的照片
吳銘能在中國教書時的照片。(吳銘能提供)

他從1994年到北大求學,到2014年被迫離開中國,剛好20年。他拿著一本未出版的文集訴說著自己的故事,這本文集的標題就叫「廿年一覺中國夢」,他想告訴大家,這20年最大的教訓就是:「絕對不要相信共產黨。」

中國的權威期刊 論文品質低落

在中國教育界那麼多年,吳銘能目睹了當中的亂象,很多時候可以花錢買文章,形成一種職稱與商業掛鉤的買賣。結果是論文越寫越差,篇數(騙術)越多,職稱評定越高,代寫論文產業的廣告,在大學校園鋪天蓋地的張貼,校長也可無動於衷。

吳銘能自己就遇過這樣的情況,在中國權威期刊目錄CSSCI 2006年第二期的《圖書館工作與研究》中,有提到中國近代史對於梁啟超的研究,其中一本著作就是吳銘能的《梁啟超文獻學研究——目錄學、辨偽學為例》(台北出版社2002年)一書。

但問題是,吳銘能並沒有這本著作。他的著作其實是《梁啟超研究叢稿》,是2001年由台灣學生書局出版,書名跟出版社都對不上。這種無中生有、不知從何而來的著作竟然可以被CSSCI引用。

吳銘能感嘆:「作者亂編一氣,編者沒有核實,當然審稿人也沒有認真細讀文章(如果真有審稿的話),於是就發生了這起烏龍事。一葉知秋,為什麼會有這種事呢?」他認為,中國高教在中共造假風氣下腐敗已根深蒂固。

另外,從中國大學圖書館的情況也可見微知著,吳銘能曾寫文章指出,中國大學的圖書館借閱書籍大多要收費,費用還不低,複印一頁紙張也要好幾塊錢,研究人員不一定付得起,「港台與歐美先進大學的善本書借閱,從來沒有如(中國)國內圖書館如此不講理……」「圖書館管理不好,科研的水準也就可想而知了。」

中、美大學系主任 架子天差地遠

而中共教育界裡的官僚習氣,吳銘能也見證不少。他曾寫到,中國大學裡的系主任、院長基本上就是當官做,可以擺官架子。他曾約了院長見面,打了八九次電話,兩個月還見不到人。對方一直以很忙為藉口,直到他破口大罵,在電話上爭吵後才肯見面。

吳銘能曾以訪問學者的身分到過史丹佛的胡佛研究所做研究,對比美國的情況,他充滿感慨。美國的系主任跟他不認識,但只要發個電子郵件或打個電話,說明有學術發現需要討論,系主任馬上說「快來」。相見後暢談甚歡,還相約下次一起喝咖啡、聊議題。吳銘能感嘆:「你說,諾貝爾獎上美國人要獨領風騷,不是沒有道理啊。」◇

責任編輯:王愉悅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