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疫情封控 洛城新移民披露中國民生慘相

人氣 2860

【大紀元2023年01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馬尚恩洛杉磯報導)洛杉磯新移民劉禹先生感慨萬千,他在去年中共於國內嚴厲封控的時候,和許多人一樣,想方設法地逃了出來。回首那段時間,他感到自己無比幸運,終於逃離中共魔爪,來到了美國。

去年9月抵美後,劉禹接觸到來自世界各地的華人。他看到人們的思想都非常開放,發現共產黨無論如何宣傳也無法在國際上蠱惑人心。而中國國內也有越來越多的人站出來對中共說不,如今他頻繁參與洛杉磯聲援「白紙運動」被捕學生的活動;也希望更多人站出來參與聲援,勇敢地表達自己,要求中共釋放那些被關押的無辜學生們。

雖然這段時間,有幾位一起去抗議中共的朋友們說起「大陸家人受到不同程度的騷擾」,但他們都表示不會畏懼。「既然走到這一步,我就要堅持下去。」劉禹說,他雖不能立即看到中共倒台,但希望未來會有一個新的中國。

去年11月下旬,他打電話問候國內朋友時,一位朋友向他大吐苦水。這位朋友在火葬場工作,負責到各小區拉死者到火葬場。朋友說自己這段時間疲憊不堪,已連續工作26小時還得不到休息。

朋友所在的殯儀館過去一個爐子一次火化一人,現在是四五人一起火化還忙不過來,要排隊等候火化。這位朋友累得已經麻木,感嘆自己像個「機器人」。

劉禹聽說家鄉那麼多人去世,也非常吃驚。他說,如果不是熟悉的朋友親口告訴他這些,他真的難以相信。這些都是因為中共野蠻封控和隨後不負責任的放任不管造成的。

疫情封控期間 心痛的回憶

劉禹的女兒2019年出生,去年被強制隔離的時候才兩歲多。

女兒和其他幼兒園小朋友去遊樂場做遊戲的時候,他們這一群人被認定為「密接人員」(密切接觸染疫者)。於是,一群幼兒被帶到一家醫院隔離,一連二十多天劉禹夫婦無法見到幼女、不准見面。夫妻倆非常擔心,劉禹的妻子哭了很多次,試圖打電話也沒用,直到二十多天後女兒才被送回來。他們發現:本來活潑可愛的女兒,變得不愛說話,連說出一句話都顯得很吃力。夫妻倆明顯感覺到:女兒變得有點自閉了。

疫情封控期間,另一事件也讓劉禹非常難過。他有位姑姑年近70歲,只有一個兒子,與劉禹一家感情很好。姑姑去年過世的時候,劉禹被封控在家。他四處打電話,但就是不准他去弔唁姑姑。整個葬禮包括送到殯儀館,只有他表哥一個人忙來忙去。婚喪嫁娶在中國人心目中是重大事情。親戚需要安慰、親情需要表達,但在去年毫無人性的封控期間,這一切都變得遙不可及。

劉禹無法出門工作,但他每個月要還3千多元的房貸,存款花完了,他開始找親戚朋友周轉。但老借錢也不是辦法,他感覺在國內已經活不下去了。而劉禹2012年去過香港,曾看到街頭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場景,感受到和國內截然不同的社會氛圍。他發現:中共過去宣傳的很多事,原來完全是騙人的。

在國內實在活不下去了

在最絕望的時候,他沒有放棄。為了活下去,他想到了出國。回想起登機那一天,他仍心有餘悸。他不知道他所在社區的中共公安是如何發現他在機場的。過安檢後、登機前十幾分鐘,公安打了他的手機,問他去哪裡。他回覆是去泰國旅遊,盤問進行了約10分鐘,他僥倖自己應付了過去。

從泰國多繞了大半圈,他終於踏上了美國土地,呼吸著自由的空氣。來到這朝思暮想的地方,他感到自己從此再也不用擔心中共的手銬和恐嚇了。

還在中國時,於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爆發之前,他曾在一家公司打工。後來公司老闆跑路,公安找不到老闆,就把那些過去的員工抓了起來。他早已辭職,而且辭職前,因為有正義感,他還揭露了那個老闆所幹的一些違法的事。但不知為何,公安不抓老闆,卻把他叫去問話,還警告不准再出去說。隔三差五,當地的公安還把他叫到派出所,用手銬把他斜銬在暖氣片上,一銬幾小時,美其名曰「教育」,他卻感到痛不欲生。

「到哪裡才能擁有一個正常的生活呢?」這是他出國前痛苦反思的一個問題。

現在,在洛杉磯,他找到了自己夢想的棲息地。他希望通過自己的行動,鼓勵更多人站出來,大家一起對中共說不,一起幫助那些國內的民眾,爭取生存的尊嚴。◇

責任編輯:方平#

相關新聞
因疫情封控 清華北大學生憂畢業找不到工作
南京工業大學學生抗議疫情封控 要自由
全國大量死人 北京開慶功會 學者斥喪盡天良
疫情致人口斷崖式跌 中共將頒新數據引關注
最熱視頻
【全球新聞】國際紅十字會:下次瘟疫或已不遠
【中國禁聞】四川放開未婚生育登記 民諷私生子合法
【熱點互動】從紅黃藍到胡鑫宇 中共裡外禍害
【軍事熱點】瓦格納炮灰 恐因傷亡慘重被邊緣化
【晚間新聞】胡鑫宇遺體「縊吊」小樹林 疑點重重
【環球直擊】白紙運動參與者遭鎮壓 國際團體敦促放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