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探監天使」流離加拿大 新年願望:來日在民主香港過團圓年

陳麗珍(珍姐)的新年願望是希望來日可在民主香港過團圓年。(受訪者提供)
人氣: 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3年01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甄真採訪報導)「離開香港,最不捨得就是那些曾一起參與抗爭運動的港人,這些年來我一直都關注他們的動向,直到現在還不斷有人繼續被捕、坐監。我離開前都儘量和他們見最後一面,真的很不捨得⋯⋯」這些年來參與「反送中」運動的銀髮族陳麗珍(珍姐)一講到《國安法》後身陷囹圄的港人,淚水就控制不住流下來,「這兩年來,每逢過年過節,我都去探望他們,希望帶給他們開心,他們本來就不應該在監獄⋯⋯我的新年願望是希望共產黨滅亡,我們真的可以回到『真正民主』的香港,到時所有政治犯都不用坐監!」

今年63歲的珍姐,自2014年起就是香港民主運動的常客,2019年爆發「反送中」運動時,她衝上前線守護年輕人,在警察對他們有不公正對待時,她打開手機直播,在鏡頭前曝光不公義的事件。2020年後,大批參與運動的年輕人遭到逮捕,她就默默地到法庭上旁聽、送囚車、到監獄探訪他們。在許許多多因「反送中」事件入獄的香港年輕人的眼中,她就是大家的「探監天使」,聆聽他們的心事,給予他們心靈慰藉。

珍姐在港時,常常到訪監獄探望在囚人士。圖為東頭灣道赤柱監獄入口處。(英格/大紀元)

監獄困不住自由思想 精神意志不滅

去年的皇曆新年後,這位「探監天使」也被判入獄三個星期,「罪名」是「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和「普通襲擊罪」,事緣2020年9月7日中環置地廣場的一次公眾活動,保安員阻止她上二樓時發生了推撞,因而被控罪。在法官向她取家庭報告時,她有些無奈:「我在香港出世,就快64歲了,從來沒有犯過法,法官問我覺不覺得自己有罪時,我直接跟他說『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有罪』,從直播影片也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對我是濫捕濫告。」

在入獄前,珍姐與身邊的抗爭者交流,他們都跟她說了很多鼓勵的話,其中一位說:「雖然你被人關起來了,但是精神意志是你自己的,時間是你自己的,不要讓它控制了你的思想。」

珍姐被判入獄21日,她親身體會到在獄中的無助、恐懼和壓抑,「共產黨就是要控制你的人性,消磨你的意志,讓你害怕。我在監獄中想清楚一件事,就是不能這樣沒完沒了被中共折磨,在它限定的範圍中做不了甚麼,只會讓它這樣消磨時間。我應該要離開香港,繼續發聲!」

 

有「探監天使」之稱的銀髮族陳麗珍(珍姐)離開香港,如今在溫哥華生活。(受訪者提供)

勇敢站出來 破除自由社會華人「恐懼魔咒」

2022年8月20日,珍姐參加慶祝四億人三退遊行(大宇/大紀元)

從監獄出來後,珍姐以旅遊簽證離港,去年3月踏上了溫哥華的土地,並在加國申請了政治庇護。呼吸到自由的空氣,她決定繼續站出來為港人發聲,參加了一些當地港人的集會:「我自己做了一個揭露中共的示威牌參加活動,我就發現當地的華人看到、聽到就不敢出聲,跟他們談起這個話題他們都有些害怕,故意避開不談。」

珍姐記得,去年是香港「721元朗襲擊事件」三周年,「白衣人」無差別地在地鐵襲擊香港市民引發全城關注,附近的警察局對求救的市民關上了大門,港鐵停運任由悲劇發生,事件觸發了香港民主運動升級。溫哥華港人決定在紀念日前夕舉辦紀錄片《721尋源》的放映會,邀請羅恩惠導演出席分享。沒想到在尋覓場地時困難重重,無法租借到一個合適的放映場地,最後是在一間酒店的大堂舉行的。珍姐在放映會後泣不成聲,她想不通:「為甚麼我們已經身處自由社會了,連找個場地都那麼艱難?為甚麼這裏的人那麼恐懼?那麼自由你都怕,怎麼辦呢?」當地華人對香港發生的不公義事件冷漠的態度,更加堅定了珍姐喚醒他們良知的心。

去年8月20日,珍姐主動加入溫哥華民眾慶祝四億中國同胞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遊行隊伍,舉著自製的「滅共」的標語加入其中,她感慨地說:「雖然當天沒有其他香港人跟我站在一起,但我也要出來,希望由此開始,告訴大家要發聲、堅持。在溫哥華我認識到法輪功學員,他們講『天滅中共』,法輪功被共產黨打壓更加嚴重,活摘器官啊,他們都堅持了那麼多年。我們不能害怕共產黨,人也要講給天知道,要講給共產黨知道,就是要消滅它,害怕是不是要怕一輩子呢?」

2022年8月21日,珍姐到加拿大溫哥華中領館前參加慶祝四億人三退集會。(大宇/大紀元)

懷念昔日香港人情味 新年願望齊心「滅共」

問及珍姐為何這些年來,願意為香港的未來而走上街頭?她回憶起自己出生長大的年代,是香港經濟起飛、高速發展的年代,最令她自豪和感動的是當中人與人之間的關愛互助:「我是1959年出世的,家中很窮,中五沒讀完就去打工了,我那時候做Office girl(辦公室文員),那時候是包吃的,我還想繼續讀書,就報讀了長沙灣的一間中學讀夜校,我的老闆就請廚師提早煮飯,我六點就能下班去讀書,公司還幫我報銷書本費。那時候真的很感激,就是這樣大家互相關愛支持。」

在珍姐生活的年代,只要願意付出、勤奮工作就可以過上比較好的日子,等候公營房屋的時間大概三年左右,「我當年隨便找到一份工作就可以過得很安穩,但是現在的年輕人不是這樣,找工作難、申請公屋難,全部地產商都逼你做房奴,歸結原因也是共產黨要人做奴隸。」原本不聞政治的她,是看著共產黨一步步蠶食香港後開始覺醒。

珍姐記得在2012年香港的「反國民教育科運動」遊行期間,身穿校服的學生走上台發言,句句鏗鏘,有理有據,也有的學生在活動一旁揀垃圾、清理現場,向身邊的人派水、食物,一幕幕都讓她感動不已:「我那一刻真是覺得香港的教育制度出來的學生是一流的,年紀輕輕就知道甚麼叫人權、自由、民主,那種互相關愛,年輕人對香港很純真的愛,我很感動。」回看十年間香港外在環境的改變,她總相信人性中的善良是支撐港人走到今天的基礎。共產黨扯下面具,赤裸裸地暴力對待香港兒女們,「我去法庭旁聽,年輕人很勇敢說出他們在監獄受到的虐待,飲馬桶水、被打到骨折,香港人為甚麼要受到這種虐待?」這一切讓珍姐憤慨、傷心,亦是堅定她放下安逸的生活走出來的直接原因。

踏入2023年,珍姐最大的心願就是「滅共」:「我覺得我們不能再妥協,你請共產黨釋放政治犯是沒有用的,我們要再行前一步,齊心協力消滅它,就不需要日日擔驚受怕。現在我正在計劃一個『齊心滅共』的集會,會幫助細葉榕人道支援基金籌款,幫助香港的手足。這也是一個對抗共產黨的集會,代表團結、勇氣、發聲,希望多一些人參加,不單是香港人,希望大陸人,外國人都來關注。另外就是希望『香港議會』可以成功,實現香港人的投票權,我雖然是一個普通師奶,但是我也希望可以為香港做點事!」對於流亡海外或身陷獄中不能回家過年的「手足」們,她鼓勵大家不能放棄信念,等待「滅共」後光明到來的那一刻,坦坦蕩蕩在香港相見,過一個大團圓的熱鬧新年。

珍姐期望可以盡快釋放所有政治犯,圖片於2022年9月18日攝於溫哥華。(受訪者提供)

責任編輯:林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