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習曾博弈加劇 刀光劍影 勝負幾何?

人氣 14891

【大紀元2023年10月08日訊】2023年8月16日,中共證監會對恆大集團展開了立案調查;第二天,恆大為自救立即向美國申請破產保護。短短一個多月後的9月底,習當局就拿下了恆大董事會主席許家印。

旅澳法學教授袁紅冰曾向大紀元透露,許家印與曾慶紅家族關係密切,是曾慶紅家族的白手套。許家印不僅跟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關係非同一般,還曾經將他在澳洲的豪宅借給曾慶紅之子曾偉舉辦派對。

習當局拿下許家印,標誌著「習曾斗」升級,中南海新的一場腥風血雨或很快到來。

當然了,習、曾斗由來以久,從習上台後就從未停止過。而自從恆大在美國申請破產以來,習、曾斗呈不斷加劇之勢,刀光劍影。首先,海內外針對習的政治謠言漫天飛,比如《日經亞洲》撰稿人中澤克二接二連三發文釋放「消息人士」的所謂「爆料」,包括曾慶紅代表中共元老斥責習近平,以及曾慶紅斥責習的時候有前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遲浩田、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張德江在場等等;在此期間,針對習家軍二號人物李強及其妻女的強力「爆料」也大概率是以曾為首的反習勢力針對習在發力。而習則憤而反擊,直接拿下了許家印。

那麼,習、曾之間的博弈將是怎樣的一個結局呢?要想推測雙方最終的勝負幾何,我們不能不分析二人的出身、性格、習曾斗的由來,以及雙方的實力。

一、習、曾的家庭背景對他們各自的影響

習、曾二人的父親都是中共的元老級人物,然而他們的人生經歷和為人處事卻大相逕庭。常言道,「有其父必有其子」,這句話雖然可能說的有些絕對了,但一般說來,父親的性格和秉性,往往或多或少都會在其兒子身上體現出來。

1.1 習近平父子

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是中共元老之一,屬於中共內部少有的開明派,曾任國務院副總理、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政治局委員,官至副國級。

與絕大多數中共黨官最大的一個不同之處是,習仲勳是真心敬佛,一個標誌性事件就是他曾經頂著壓力,在廣州南華寺恢復並重新供奉禪宗六祖惠能的真身。

禪宗六祖惠能圓寂後,其真身千年不腐,一直被供奉在廣州南華寺。然而,文革期間,中共紅衛兵將惠能真身的五臟六腑挖出,肋骨、脊梁骨亂丟一地。當時,有僧人將惠能的靈骨收拾起來,偷偷埋在一棵樹下保存起來。

文革過後,習仲勳主政廣東,在得知惠能真身遭破壞一事後,下令恢復並供奉六祖真身。然而,當時文革剛過去,文革餘毒、極左思潮還很盛行,結果南華寺並不肯聽從命令。

後來習仲勳強硬表態:「同意要恢復,不同意也要恢復!」最終南華寺不得不照辦,恢復並供奉六祖真身。

由此可見,習仲勳的敬佛並非只是喊口號,而是發乎於心。

也因為習仲勳的敬佛和耿直,他在中共這樣一個體制內並非如魚得水,在中共的政治運動中也曾經挨過鐵拳。

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初,習仲勳因小說《劉志丹》惹怒了中共毛當局,因而被打成了「習仲勳反黨集團」頭目,那年習近平只有9歲;隨後,習仲勳又陸續被扣上「陰謀家」「反革命分子」等大帽子,被中共整了足足有16年。期間,習仲勳還被造反派打聾了一隻耳朵。

由於家庭中的耳濡目染,習近平也並非純粹的無神論者。習相信佛家的氣功與超自然力量,這一點早已在維基解密2011年公布的一份機密文件中被披露出來。

2014年1月7日,習在中央政法工作會議上說:「別看你今天鬧得歡,小心今後拉清單,這都得應驗的。不要幹這種事情。頭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從中可以看出,習相信惡有惡報,並相信有「神明」。

上述這番話使得習成為唯一公開表示相信神佛存在的中共黨魁。然而,習從小就接受中共狂妄的「戰天鬥地」的洗腦教育,還背誦過毛語錄,因此習的為人處事也同樣深受中共黨文化的影響。表現出來就是,習對傳統文化的精髓彷彿並不得真意,缺乏對神佛真正的敬畏之心。

1.2 曾慶紅父子

曾慶紅的父親曾山也是中共元老之一。曾山原本是江西吉安永和鎮的一個屠戶,早在1926年就加入了中共,並在1934年成為中共江西蘇區的內務部長,主要從事特務活動。

據美籍中國文革史料研究人士宋永毅披露,曾山在中國抗日戰爭期間曾經與侵華日軍暗通款曲,出賣國家利益。曾山在上海和南京與侵華日軍私下談判時,要求只打國民黨不打共產黨。

1967年,曾山的特務和漢奸身分被曝光。紅衛兵批鬥他時,指出他在抗戰時曾勾結日本人通敵,是日本特務、大漢奸。曾山對自己勾結日本人的漢奸勾當供認不諱,但他指出是在中共中央的授意下而為。最後因其說辭得到了中共相關部門的確認,曾山才得以倖免。

據悉,曾慶紅在父親的薰陶下,從小就對明清「東廠模式」的宮廷權鬥表現出特別的興趣,早早就學會了如何在權鬥中打擊異己,偽裝與保護自己。

也因此,「陰險」與「善玩權術」幾乎是中共黨內和大陸民間對曾慶紅的共識。在做江澤民的「狗頭軍師」期間,曾慶紅屢獻奸計,助江剷除了多個黨內異己。

比如,中共十四大前,曾慶紅向江獻出「離間計」,挑撥鄧小平和楊尚昆、楊白冰兄弟之間的關係,最終導致楊氏兄弟失去兵權。據披露,楊尚昆的死正是曾慶紅派人下的毒。

再如,為了把江澤民妒恨的喬石逼下台,曾慶紅在中共十五大前給江獻出了「年齡坎」的詭計,針對喬石提出了「政治局常委70歲退休」。而為了搞掉江澤民妒恨的李瑞環,曾慶紅又在中共十六大上弄了個「七上八下」,將68歲的李瑞環逼退。

在中共黨內外,曾慶紅有著「陰謀家」、「特務頭子」、「狗頭軍師」 、「慶親王」等綽號。

筆者以為,從曾慶紅的性格和為人來說,他當面反習、斥責習的可能性極低;恰恰相反,他在習面前極有可能是好話說盡的;而在背地裡反習才符合曾慶紅的本色。因此,這些年來傳得沸沸揚揚的曾慶紅公開反習的消息大多都是政治謠言。

僅舉一例,二十大之前,有關曾慶紅反習的謠言漫天飛,而在流出的二十大閉幕會的視頻中可以看到,曾慶紅有說有笑地跟習近平打招呼。

二、盤點習、曾之間的幾次重大交手

習近平上台之後,與曾慶紅之間有過多次的博弈,下面我們簡單盤點幾次較為激烈的交手。

2.1 回合一:「政變」與「打虎

習是太子黨出身,但他多年來在中共的政壇上較為低調,而且沒有明顯的派系色彩,他的上位實際上是江派和團派妥協的結果。

江澤民和曾慶紅瞅准了習的憨厚和平庸,因此扶持習上台,一方面讓團派抓不住把柄、無話可說,另一方面也讓江派真正的接班人薄熙來趁機鍛鍊成熟,待時機一到就由薄熙來、周永康等江派人馬發動政變,將習拉下馬,由薄取而代之。

然而,江、曾並未想到的是,事情沒有按照他們設定的劇本往下走。

隨著王立軍出逃美領館,江派的算盤珠子灑落了一地,「政變」胎死腹中。

那麼,敗露的「政變」換來的是什麼呢?就是習近平上台後的「打虎」。在王岐山的助力下,習短短幾年內打掉了江派眾多身負血債的大老虎,甚至其打虎棒直指「慶親王」曾慶紅以及「老老虎」江澤民。

而習在打虎的過程中累積了極高的威望,獲得了民心。儘管習的「打虎」從未真正停下來過,但這次「政變」與「打虎」的交手主要發生在習的第一任期。

從江派的「政變」到習的「打虎」,習化被動為主動,如有天助。

這一回合,習幾乎是完勝。

2.2 回合二:「特大股災」與「沒收錢袋子」

話說習在第一任期的前三年中,借著「打虎」運動,一步步把更多的權力從江、曾那裡拿到了手中。而習並不滿足於此,他準備在金融領域也大幹一場,造個「牛市」出來,給自己增加威望。

然而,令習始料未及的是,他遭到了曾慶紅在金融領域的瘋狂反撲。

由於江、曾等江派權貴家族的惡意做空,導致了2015年發生了特大股災,特別是在習的生日當天、以及亞投行簽署協議的當天,分別發生了兩次重大的股市暴跌。

吃了「黃蓮」後的習近平忍氣吞聲,開始意識到只在政法系統、部隊等官場上反腐是遠遠不夠的。

自那以後,習近平便開始磨刀,並在金融領域發起了強力反擊。

首先,習拿下了涉2015年股災的私募大鱷、曾慶紅的馬仔徐翔,於2017年初判其有期徒刑五年半;

隨之,習從香港把曾慶紅的白手套肖建華給抓回了大陸,並收了曾慶紅的錢袋子、接管了明天系旗下的九家金融機構;

接著,習便開始審判曾慶紅的大心腹、華融董事長賴小民,並抓捕了曾慶紅的另一大馬仔、中糧集團「財務總管」駱家駹;

說到賴小民,值得一提的是,他一審被判死刑後曾經提出了上訴,而他在關押期間也有「重大立功表現」,但習仍在短短二十多天後將其斬殺,折射出當時習劍指曾慶紅的怒火之大。

在賴小民被處死前一週,習近平在十九屆中央紀委五次全會上發言:「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威脅黨和國家政治安全。傳統腐敗和新型腐敗交織,貪腐行為更加隱蔽複雜。」隨後,中共喉舌新華社在其大頭條上附和道:「一些腐敗分子結成利益集團,妄圖竊取黨和國家權力……」據推測是影射賴小民的後台操手曾慶紅。

更令曾慶紅感到難堪的是,習直接對其侄女曾寶寶的花樣年華動手了。近年來,在習當局的打擊下,花樣年的財務陷入困境,其債券作為抵押品早已被花旗銀行和瑞鑫銀行拒絕,令曾寶寶一度直呼「至暗時刻」的到來……

如今,習抓捕了曾慶紅的大號白手套許家印,再一次劍指曾慶紅。目前,許家印已經徹底成為曾慶紅的負資產,令其寢食難安。

此輪博弈主要發生在習的第二任期,並延續到了第三任期。目前,博弈仍在繼續。這一回合,習吃了一些虧,但總體來說還是占上風。

2.3 回合三:「軟刀子」與「輿論戰」

習當局的「打虎」運動搞的江、曾心驚肉跳,如坐針氈。曾慶紅一看「政變」失敗,江派人馬節節敗退,眼看就要被一網打盡,於是在惶惶不可終日的壓力下,不得不暫時服軟。

一方面,江、曾在中共十九大之前向習提出了一筆交易:江、曾擁護習的「核心」地位、讓「習思想」入黨章憲法、並取消國家主席限任制,讓習成為「一尊」,來換取習不抓捕江、曾,並與江、曾一起來保黨

另一方面,江、曾在習的心上插了一把「軟刀子」 ——給習配上了一個「貼心人」王滬寧,不斷給習挖坑,用「文革造神」把習捧暈,並給習出謀劃策開倒車激起民憤,接連不斷誘導習祭出昏招,比如架著習跟美國打貿易戰、大搞戰狼外交等等,並在中共病毒爆發後用「低級紅」、「高級黑」等手法成功地將國內外的怒火引向習。

與此同時,曾慶紅不斷的借用其海外的白手套以及他所控制的媒體對外放風,製造了形形色色的政治謠言,比如,曾慶紅髮動政變、倒習失敗,招致習憤而反擊,習要滅曾;再如,曾慶紅在北戴河期間公開斥責習,云云。

為什麼曾慶紅要這麼做呢?

試想,在民意都是恨習的時候,誰倒習、反習,誰是不是就站到了民意的一邊?曾慶紅顯然是企圖通過主動宣布反習,來收割民心。

另一方面,藉此抬高曾慶紅,給反習勢力打氣、提升「士氣」。不斷放風說習要滅曾,如果曾一直沒有被滅,是不是在對外證明曾的勢力依然不容小覷?

曾慶紅就是瞅准了習近平的心理弱點(誤以為保黨才能保權),用「軟刀子」王滬寧把習近平幾乎捧成了一個昏君,並用「低級紅」、「高級黑」的手法把習整得裡外不是人。

這一回合,習近平應該說是吃了一大敗仗,敗得很慘。

2.4 回合四:「離間計」與「借刀殺人」

「離間」與「借刀殺人」可是曾慶紅的強項,別忘了曾慶紅的外號之一就是「陰謀家」。

前文我們已經聊到了,早在上個世紀90年代,中共十四大前,曾慶紅就向江澤民獻出了「離間計」,挑撥鄧小平和楊尚昆、楊白冰兄弟之間的關係。

十九大之前,曾慶紅再次使出「離間計」,挑撥習近平和王岐山二人的關係,導致習自斷臂膀,使得江、曾恨之入骨的王岐山在十九大後失勢,成為花瓶。

二十大之前,曾慶紅重施故伎,放風「栗戰書是曾慶紅的人」。還記得《明報》發文「栗戰書為何缺席?」爆出的所謂「無間道」之說嗎?文章稱栗戰書「是曾慶紅安排在習身邊的人」,文章給的依據是「栗戰書的叔叔栗江江與曾慶紅的妹妹曾海生是小學同學」。

如此牽強的說法,後來被證明是無稽之談。目的當然是離間習、栗二人,借習的手除掉栗戰書,同時讓習自斷臂膀,從而一箭雙鵰。

如今,海外媒體針對李強及其家族強力「爆料」,不但指控李強家族貪腐,還把李強和江澤民家族的白手套馬雲聯繫到了一起,這麼做不但能搞臭李強、重創習家軍,還可以離間習近平和李強之間的關係,企圖達到「借刀殺人」的目的。如此的陰謀,誰會認為這不是曾慶紅在故伎重演呢?

這一回合,曾慶紅將詭計玩得十分嫻熟,而習則相對處於劣勢。

三、習、曾斗的勝敗溯源

3.1 習當年「打虎」為何捷報頻傳?

通過回顧習、曾之間幾次激烈的交手,我們不難看出,習近平贏的最漂亮的一仗就是他在第一任期的「打虎」。

要知道,習剛掌權的那會兒,「槍桿子」、「刀把子」和「筆桿子」全都是握在江、曾手中的。

然而,習卻能在逆境中反敗為勝,一舉拿下了徐才厚、郭伯雄、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黃興國、令計劃、李東生、蘇榮、蘇宏章、張越、周本順等數百名從正、副國級到正、副省部級的高官;而且,習當局還一度宣布實行「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直接促成了數以十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以實名向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控告江澤民。

那麼,為何習近平能在險境中做到捷報頻傳呢?

就是因為當時的習順應了天意。一方面,習拿下的都是禍國殃民、迫害修煉人、血債纍纍的高官,很多老白姓都叫好,說這是在報應;另一方面,習在2013年廢止了迫害法輪功的一大黑窩——勞教所。因此,用老百姓的話說,習如有神助。

3.2 習為何打爛一手好牌?

再反觀習吃的最大的一場敗戰,就是被插了「軟刀子」,硬生生的在第二任期把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爛,昏招頻出,民望暴跌,國內外反習、罵習聲一浪高過一浪。習大權在握卻草木皆兵,風聲鶴唳,時時擔心遭暗殺和政變,可謂寢食難安。

那麼,為何習會在臭水溝中翻了船呢?

就是因為習逆天意而行。那麼,天意是什麼呢?就是當時百萬港人在反送中時打出的那個大標語——「天滅中共」。

最可怕的是,習在奸臣小人王滬寧的忽悠下,在中共十九大前帶著其他六常委,到上海中共一大舊址舉著拳頭向馬克思(「撒旦教」教徒)宣誓,把自己的生命獻給了撒旦,聲稱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

自那以後,習被王滬寧猛灌「馬列迷魂湯」,深陷「保黨才能保權」的思想誤區,因此在清洗江、曾勢力時顯得投鼠忌器,生怕拿下江、曾會亡黨並導致自己丟掉權力,都忘記了「擒賊先擒王」這樣一個最簡單的道理。

習執意保黨、對天意的違抗,使自己陷入了無休止的中共內部政治廝殺的泥沼,不斷遭到最大政敵曾慶紅的暗算。

結語

《九評共產黨》早就揭示了:「能生存下來的領導人不是能操縱黨的,而是摸透了黨的,順著黨的邪勁兒走,能給黨加持能量,能幫助黨度過危機的。難怪共產黨員與天斗、與地鬥鬥、與人斗,就是不能與黨斗,都是黨的馴服工具,最高境界也就是互相利用。」

現實中,能夠跟中共達成相互利用的人並不多,江澤民是一個,曾慶紅又是一個,是因為江、曾都夠邪乎,他們不僅與中共相互利用,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還犯下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反人類滔天大罪。

然而,中共與江、曾牽走了驢,但還缺一個拔橛子的。而被權欲迷住雙眼的習就是背鍋的不二人選,被中共和江、曾利用來為黨續命,並替它們背負累累血債。

2022年年底,大陸的疫情海嘯爆發,江澤民死在了大瘟疫中,並帶走了大量的親共名人、紅色藝術家、專家,以及大批的中共「優秀黨員」等,而習也永遠錯失了抓捕江澤民的良機。

江澤民死後,習與曾慶紅的博弈仍在進行中,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勢。那麼,習、曾斗的最終結局將如何?

如果習執意保黨,那麼他在與曾博弈的過程中必定會顧慮重重,也很可能會被身邊的奸臣小人所蠱惑,無法當機立斷拿下曾慶紅,那麼,等待習的是曾慶紅在垂死掙扎中的一波又一波瘋狂反撲,最終習很可能有大麻煩,或與曾同歸於盡,為中共作陪葬。

「慶父不死,魯難未已」。如果習能夠懂得「打蛇不死,必遭反噬」,當機立斷拿下曾慶紅,並順天應人、抓緊解體中共,才有可能從險惡的泥沼中解脫出來。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

相關新聞
賴小民與肖建華葉簡明幕後關係浮出水面
【百年真相】十年「政變」聲不斷 反習勢力內幕
【天下事】習高喊「忠誠護黨」凸顯亡黨憂患
王友群:習、曾鬥的又一個標誌性事件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經典和舒適 Clarks帶你邁進春天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