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賈平講故事:叛逆的時代 ——文革、上山下鄉

這批孩子被利用完了,就都發配到農村 「戰天鬥地,改造山河」 去了,名曰:上山下鄉。我表姐也回到她東北老家。(《百年真相》提供)
人氣: 37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3年11月23日訊】我姨家表姐,因家庭變故來到我家。剛來的時候成績不好,我爸爸就幫她補習功課,那時候家裡房間小,有時我一覺醒來還看到我爸爸給她講題。她人聰明,到我家約一年她就成了班裡前幾名的優等生,在年級也有些名氣。她是東北林區的孩子,膽子大,有勇氣,很闖。而我就是我媽媽嘴裡的 「 怕見人的熊包蛋,避貓鼠」 。

自從我表姐到了我家,需要去見人的事情,都由我表姐輕鬆搞定。一天,看到一個欺負過我的小男孩,我表姐一瞪眼、一跺腳,就把那孩子嚇個跟頭。因為我表姐太厲害了,即使我在外面受氣也不敢讓她知道。她做錯了事,我父母從不當我面批評她,她也能幫助家裡幹點家務,只要我父母不在家,大小事她做主。我父母出差買新衣服,首先給她買,說她大了,她也認為這就是她的家。

表姐的荒誕歲月

文革期間搞「全國學生大串聯運動」,我表姐也趕上尾聲,出發前說是有老師帶隊,去井岡山還有北京,毛XX接見紅衛兵等。我媽給她帶上錢,她說不用錢。結果,一到火車站隊伍就被衝散了,火車站擠滿了來自全國各地的學生,特別亂。串聯的學生們幾個人一幫,趕上去哪兒的火車就去哪兒,車門進不去就從車窗往裡爬。我中學外語老師的獨生女,就是在大串聯中被火車軋死了。我媽好不容易等到她平安回來,大串聯的鬧劇也結束了。

接著,社會上一下子又冒出了許多「戰鬥隊」,我表姐同桌一個叫湯建平的男孩,成了他們中學的戰鬥隊司令—–湯司令。他倆本來關係就不錯,加上我表姐的性格,她自然成了戰鬥隊的核心人物,響噹噹的造反派小將。 十三四歲的孩子正是逆反年齡,我記得我媽媽經常坐在炕頭上,抱著我妹妹跟她說話,怕她出去惹事。但是社會對孩子的影響力是遠遠超出家庭的管教。

我表姐每天到學校上學鬧革命,打倒「牛、鬼、蛇、神」,打倒當權派,造反有理等。 當時整個社會是一片混亂。 有一天她跟我媽媽說她再也不願意參與抄家,我媽媽才知道她也去抄了別人的家 。原因是湯司令把下一批要抄家的名單讓我表姐看,我爸爸的名字也列在其中。 我表姐說:「這是我姨父,你敢去抄我家?」湯司令忙說:「我不知道這是你姨父,是他們局機關給我的抄家名單,劃掉,劃掉 。」

我父親由於家庭成分和複雜的社會關係,早已被歷次運動嚇破了膽,好在我家有我表姐這個造反派小將,在文化大革命中我家沒有受到衝擊。

這批孩子被利用完了,就都發配到農村 「戰天鬥地,改造山河」 去了,名曰:上山下鄉。我表姐也回到她東北老家。幾年後,我媽媽給她找了一份正式工作,她又回到我家。 聽到她過去同學的遭遇 ,湯司令進了監獄,有個女同學抱著沒爹的娃,也有看不到回城希望與當地農民結婚的。

時代的棄兒

我父母住單位家屬院,院子裡有幾棟家屬樓,中間是一塊空地供大家活動,空地邊上放了幾個垃圾桶。有時會看到一個約40多歲的傻女人,翻垃圾捅找吃的。好像也不太會說話,如果她看到有人注意她,她也會傻笑回應,花白的頭髮編成文革時期特有的麻花辮子,趿拉著懶漢鞋,與一般撿垃圾的人不同的是她不髒。雖然表情痴呆,但眉眼間仍能看出她曾是個非常漂亮的女人,她就是當年上山下鄉的知青。

據鄰居阿姨講,她是在這個院子裡長大的孩子,父親在廳裡工作,小的時候特別漂亮。 下鄉後在知青點做飯,一個知青點知青也不少,十幾歲的孩子幹完農活是很餓了。那天知青點改善伙食,蒸了一大籠屜白面饅頭,先回來的就搶饅頭吃,她為了主持公道,讓晚回來的人也能吃上白面饅頭,就趴在籠屜上阻止大家瘋搶,知青們就拉她打她,混亂中有人就拿磚頭砸她的頭,從那以後她就回城了,也變成了傻子。

她父母在世的時候,她雖然傻但乾乾淨淨。她父母去世後,好在她還有一個妹妹,她妹妹經常回來給她買菜做飯。她吃完了再餓就到垃圾桶找東西吃,老鄰居們可憐她,有時候送點東西給她吃,她一概不要,還保持著她小時候接受的家教。她家住一樓,雖然當面給她吃的她不要,但是鄰居把飯食裝好放在她家門口或放在她家窗台上,她在屋裡看到了也會拿回來吃。這是真實的有血有肉的受害人,是那個時代的犧牲品。

我有個好朋友,她母親是高中數學老師,家教很嚴,她的哥哥被她媽媽認為是數學天才,那個年代初中畢業全部下鄉,沒有升學的可能。在農村農民都吃不飽,再從城裡來一群孩子,不歡迎也沒辦法。十幾歲的孩子沒有了父母的管束,又吃不飽飯。男孩子偷雞摸狗,惹是生非就難免,特別是愛打群架,往往來自同地區是一夥。

我這個同學的哥哥長得瘦小。他媽媽為了阻止他參與打群架,就對他說:「你個小,你打不過人家,別參與他們打架 。」 她哥哥說:「你別看我個小,我的作用可大了,他們打架我在外邊看,看誰是頭,誰打架厲害,我就悄悄到他身邊,他們專注打架,顧不上腳下,我猛一搬他的腿,他就摔倒了。領頭的一倒下,他們一夥就輸了。」他的聰明才智就在這方面發揮了作用。

小男孩打架沒輕沒重,打成重傷的,也有聽說打骨折的,農村「赤腳醫生」處理一下就完事了,想回家養病也不容易,別說請不下來假,就是能夠請了假,家裡也養不起那張嘴,沒有他的糧票啊,戶口都遷到農村了,要在那裡紮根一輩子的。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