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區議會選舉 港民:只不過是一場表演

人氣 2151

【大紀元2023年12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香港區議會選舉將在週日(12月10日)舉行。儘管當局為製造「民主」選舉假象,想盡辦法推動選民投票,但港人說「這只不過是一場表演」而已。從經過當局嚴格篩選的候選人名單中進行選擇沒有實質意義,也不是真選舉。

香港近些年來一直在鎮壓反對派和異議人士,中共2020年6月底在香港推出《港版國安法》後,更是加大了對民主人士的打壓。觀察人士、專家和流亡人士表示,香港的民主參與不復存在,但中共控制的香港政府仍在推出自己的版本,大力推動選民投票,被視為是港府在打造一個面子工程。

當局想盡辦法推動民眾投票

當局週六舉辦「區選繽紛日」來推動投票,包括音樂會和無人機表演。除了各種活動外,一些博物館也免費向民眾開放。

這是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2021年3月大幅修改香港選舉制度後,首次「愛國者治港」下的區議會選舉。政府宣布,選民投票後會獲發一張「政府心意謝卡」。宣傳車在社區內行駛,宣傳新的「僅限愛國者」選舉系統。

這是香港最基層政府的選舉。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正值香港人抗議的高潮。當時在逾71%破紀錄投票率下,香港地區政治版圖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民主派合共取得388席,比以往增加263席,民主黨一躍成為最大黨。建制派只有59席,比上屆大減240席。這一結果粉碎了港府關於抗議運動只是吵鬧的少數派的說法。

從那時起,中共控制的香港政府做出了一些改變。對選舉制度進行全面改革,目的是確保只有政府認可的所謂「愛國者」才能治港。

英國《衛報》援引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學副教授陳家洛(Kenneth Chan)的話說,支持民主的香港市民認為,這是朝著排他性和最不具競爭力制度發展的又一次大倒退。

2021年,香港立法會選舉的投票率創歷史新低,為30.2%。而在本週日即將舉行的區議會選舉中,整個香港都出現冷漠跡象。

陳家洛說,這是民眾「有意脫離政治」。

港民:選舉只是一場秀

在灣仔,拒絕透露全名的26歲測繪員黃先生告訴《衛報》,他注意到當局投入了充足的資源來推廣投票。

「政府似乎擔心沒有人會去投票。」黃說,「街上、公車上和電視上都有選舉廣告。」

但黃先生表示他不太可能投票。 「我不認識那些候選人,(候選人中)也沒有人能引起我的關注。」

在新的區議會結構中,直選代表的比例從約95%減少到不足五分之一。其餘代表將由香港領導人和政府任命的委員會選出。所有反對黨都被禁止參選,而大多數傳統的親民主政治人物或者仍在獄中,或者流亡海外,或者退出政壇。候選人經過嚴格審查,政府當局現在還對議會的運作實行中央控制。

60歲的陳先生是2019 年在太古中產階級社區投票選舉親民主議員的選民之一。

「今年是我第一次不會去投票。」他說,「我已經與政治宣傳進行了自動隔離。所有候選人在參選前都經過了(當局的)篩選。這只是一場秀。」

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系的卜約翰(John Burns)教授說,「這些變化使人們對區議會的主要職能之一——將社區與政府聯繫起來——產生了疑問。」

「鑒於候選人在優先事項和政策偏好方面缺乏多樣性,我們可以預期新的區議會將成為政府的回音室。」他說。

現居英國的香港活動人士鄭文傑(Simon Cheng)表示,這些變化將使這一制度更類似於中國共產黨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這是一個由共產黨控制的諮詢機構,沒有真正的立法權。他認為,參與選舉就會支持政府所宣傳的「民主」。

港民:香港無公平可言 投票沒意義

80歲的退休人士馮先生告訴《衛報》和「香港自由新聞」(HKFP),他不會去投票,理由是警方對待年輕活動人士和親民主活動人士周庭的方式。

馮先生說,周庭「在香港失去了自由。這個城市沒有公平可言,投票還有什麼意義」?

「我並不是要求其他人不要投票。只是我不會投票。」 馮先生謹慎地說。

在香港,提出不去投票的建議是危險的,煽動行為已成為一種常見的指控。

周庭現在是日益擴大香港流亡活動人士大潮中的一員。她上週透露自己已移居加拿大,並決定不再返回香港。 她告訴《衛報》,她認為香港的選舉制度現在完全由北京控制。

「這不再是民主選舉,也不是真正的選舉。」她說。

中共統治下的香港問題層出不窮

其他接受《衛報》和「香港自由新聞」採訪的居民則對生活成本、遊客人數減少影響酒店業、精神疾病發病率上升等問題表示擔憂。一些人指出,他們擔心港府援引國家安全法的鎮壓行動會削弱香港作為外國投資中心的地位,並損害香港的經濟。最近失業的韋(Wai)先生說,「我們甚至無法謀生,誰會關心政治呢?」

香港曾經是東西方文化的交匯地,一個著名的、自由的、霓虹閃爍的「不夜城」。那裡的人們喜歡夜生活,整個晚上都會有人群從酒吧裡湧出,即使在工作日也是如此。過去幾年,中共不斷的鎮壓,使得這裡多姿多彩的夜生活很快褪色,一些店鋪提早關門,街道也失去了活力。

大量香港人選擇離開,他們獲得了英國、加拿大和澳洲等西方國家提供的特殊簽證和公民身分途徑。此外,外籍人士也在不斷地離開香港。如今,從香港的街道和酒吧、時尚俱樂部和米其林星級餐廳,能明顯看到這座不夜城已經開始打瞌睡。這是中共鎮壓的一個附帶效應。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蒸發140億美元 香港股市為何全球最慘?
駁斥港府言論 美確認未邀李家超參加APEC
中共加強控制海外華人 兩面手法既宣傳又打壓
澳情報局長稱有政客向外國間諜組織出賣國家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旅行健身都可派上 WONHOX 亞馬遜5折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