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學者:透視中美民意機制 習近平風險巨大

人氣 3248

【大紀元2023年03月14日訊】上海學者江楓表示,3月10日中美兩國「國會」都全票通過某議題,但顯示截然不同的民意機制。作者感嘆,中共所謂無異議通過的「清零政治」發展到如此登峰造極的程度,只為了權力的加固,但風險巨大。

中美兩國截然不同的民意機制

上週(3月10日),美國眾議院以「零反對」的投票結果通過了新冠(中共病毒)溯源情報解密法案;而中共剛剛閉幕的全國人大會議也「零反對」通過了包括國家主席在內的許多領導人的「選舉」,習近平最終以2952票贊成、無異議獲得第三任期。

日前,上海政治學者江楓(筆名)在美國之音撰文表示,美國眾議院的最新表決結果是罕見的,是從奧巴馬時期開始的轉向亞太、川普期間中美貿易戰和新冠(中共病毒)疫情以來的中美關係連續惡化,兩黨取得對華政策高度共識的結果。

文章說,中共人大這種沒有一票反對和棄權的「清零政治」,只為了權力的加固,要求全票通過的「全過程民主」,是一種成本巨大的花瓶民主。

文章感嘆,同樣的「零反對」,但是是截然不同的民意機制:一種是對「掩蓋真相」的零容忍,另一種是對「任何異議」的零容忍。

「清零政治」的危機

文章分析中共「清零政治」的嚴重後果。

首先,這種所謂「全過程民主」的真諦不在於操縱選舉,而是屏蔽真正的政治代表機制。這個代表體制極其脆弱和不穩定,逐漸將人大代表之外的所有人,中國社會的第二等級和第三等級,統統變成潛在的挑戰者,風險巨大。

其次,在付出巨大的體製成本維繫這點形式上的全票通過,可能只有所謂新舉國體制的極權主義體制才能做到;五年以後的選舉將面臨更大的壓力和成本。

文章說,屆時習近平政權面臨的將是一個更為孤立的代表群體,這個群體中只要出現一個反對票,就可能令當局陷入困境,而這種情形幾乎不可避免。

譬如,1989年12月羅馬尼亞總統齊奧塞斯庫在公開講話時面對的噓聲,從一個人開始,隨後而來的多米諾骨牌倒塌將會重演。

文章說,另一方面,這些潛在風險和遞增成本都將迫使中共領導人在五年任期屆滿前就採取激進行動,例如針對台灣的「解放戰爭」,並且不惜以對日、美開戰的方式擴大內戰,以普京式的「民族復興」的名義下謀求武功,鞏固自身地位。

但是,文章認為,「新太平洋戰爭的結局可能提早終結中共的統治。」

文章說,中共領導人將付出戰爭的代價,而且是自我的被迫選擇,如同上一次太平洋戰爭爆發前日本整個軍國主義力量所陷入的困境。

「也許正因為這種迫近D-Day(作戰日)的節奏,近乎今天中國的人大代表以及所有國民感受到的『全過程民主』的壓力之大,到了無法承受的臨界狀態,中國社會的第二、第三等級都可能出現法國大革命一般的反抗。」

文章認為,「那是總危機到來的時刻,也是今天中國(中共)人大會議上全票通過的剎那所註定的結局,如同2020年2月武漢封城一刻所註定的三年後的悲劇。」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中廣核高管被查 被指涉吳邦國利益地盤
【秦鵬觀察】北京玩軍演遊戲 中國股市很受傷
中共農業高官密集落馬 中國糧食安全問題嚴峻
【新聞五人行】台灣「擴權法」哪一點最可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