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人物】從任性少年到ChatGPT新烏托邦教主

ChatGPT之父借AI謀劃新烏托邦,新科技暗藏老套路;硅谷輟學創業團隊添新寵,出櫃少年自我編碼更任性。(《時事人物》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353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3年04月02日訊】過去的幾個月,在全球爆火的聊天機器人chatGPT的助推下,37歲的山姆·阿爾特曼(Sam Altman)一躍成為科技行業影響力排行榜的新頭牌,媒體還給它冠以了「ChatGPT之父」的頭銜。一個通常身著T 恤和牛仔褲的硅谷年輕人,儼然成了硅谷時下最當紅的明星。

阿爾特曼是推出ChatGPT的OpenAI公司的首席執行官。這款人工智能聊天機器人在短短幾個月內燃燒起的強大熱度,超過了以往任何一家熱門科技公司。中共新冠病毒大流行以來蕭颯冷清的科技行業也似乎在一夜之間雄心再起。

微軟聯合創始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更是將ChatGPT的意義與PC和互聯網的誕生相比。這項技術引起了過去一直在AI領域領跑的競爭對手谷歌的恐慌,同時也觸發了很多行業對該機器人將帶來市場衝擊的憂慮。

阿爾特曼宣稱,人工智能革命將不可阻擋,是繼農業革命、工業革命和電腦革命後的第四次技術革命。他預言,AI未來幾年將能勝任律師和醫生等高智能崗位,接下來,AI機器人將無所不能。

OpenAI曾經的共同創辦人,科技大佬埃隆·馬斯克(Elon Musk)隨即發出警告說,人工智能是對人類「最大的生存威脅」。

十八世紀末十九世紀初,發生了以工廠機器取代人力畜力的工業革命。工業革命在極大地解放生產力的同時也導致了社會結構、思想和宗教領域的急劇裂變。傳統的信仰和道德體系漸趨弱化,人的行爲規範也受到社會動蕩的衝擊出現了紊亂。馬克思的共產主義運動也應亂而生,但共產運動並沒有像它描述的那樣給選擇它的人帶來公平、富裕和自由,反而更多的是產生專制、貧窮和暴政。

類似工業革命後共產主義的誕生,在阿爾特曼的人生經歷中,我們似乎也能看到所謂人工智能革命帶來的新一輪烏托邦主義的軌跡。

輟學任性的電腦精英

阿爾特曼1985年出生在美國密蘇里州一個保守的小鎮,小時候是一個十足的天才兒童,在幼兒園時就掌握了區號背後的系統,八歲就會編程和拆裝電腦。他在斯坦福大學只讀了兩年,就和同學一起輟學創立「Loopt」社交網絡平台。此後,阿爾特曼還成立了一家風險基金,投資包括Reddit、Airbnb、Stripe等知名企業,4年時間賺了10倍。29歲時,他開始擔任硅谷知名創業加速器YC的總裁。2015年,他和馬斯克等共同創辦了OpenAI公司。

有趣的是,美國幾個大名鼎鼎的科技企業精英都和阿爾特曼一樣有輟學創業的經歷。

創辦微軟的比爾·蓋茨也是在大二時從哈佛大學輟學,開始創立微軟帝國;蘋果公司的創始人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在里德學院只讀了六個月就輟學,開啟了他的計算機事業;臉書聯合創始人馬克·紮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也同樣在大二時從哈佛大學輟學,投入到他的社交媒體創業中。

創辦SpaceX和特斯拉汽車公司的馬斯克也是個電腦天才,12歲時就靠電腦編程賺到了500美元的第一桶金。在1995年,馬斯克進入斯坦福大學攻讀物理學博士,但只上了兩天的課程就做出了退學創業的決定。

阿爾特曼16歲時就向父母「出櫃」。他還曾在一次當地教會的反同性戀集會中站出來向他的中學母校承認自己是同性戀者。

很多像阿爾特曼這樣的硅谷大佬,習慣了用電腦設計和編織他們心中的世界,希望像主宰電腦代碼一樣主宰自己的一切,對傳統的價值觀和人生觀常常帶有叛逆的傾向,阿爾特曼還任性地選擇了漠視自己生理屬性的性別認同。他們從編寫程序,發展到編寫自己,代碼似乎成了他們心中能夠主宰命運和改造世界的「上帝」。

用AI築夢烏托邦的硅谷新貴

通過AI技術在硅谷的創業加強了阿爾特曼進一步設計未來的想法,也幫他催生了一個沒有人需要工作的烏托邦的構想。

他的理想是實現UBI(Universal Basic Income)即全民基本收入,意思是每個居民每月都能無條件收到一筆收入,再也不用為了生存而工作。

2021年阿爾特曼提出一個所謂「萬事摩爾定律」。他認為,成指數級發展的人工智能加入勞動力,將推動商品和服務的成本每兩年下降一半,並在核聚變突破能源價格後最終趨近於零。

阿爾特曼設想,成立一家可以收公司稅和土地稅的美國公平基金,每個成年人都是可分紅的股東,未來美國人將每人每年得到13,500美元的無條件基本收入;AI技術讓所有東西都變得很便宜,每月都有UBI進入錢包,人類的資源和科技進步到能讓地球上每個人都能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所以無聊到只好去探索宇宙。

不可否認,阿爾特曼是一個既敢想,也敢於實踐的人。他是一間核融合新創公司Helion最大的個人投資者和執行主席。他們的終極目標是提供乾淨永續的電力,而且一度電只要美元一分錢。他投資的另一間公司叫做Hermeus,目標是做出五倍音速的商用客機。他共同創辦的加密貨幣Worldcoin需要掃描你的視網膜,來建立一個獨一無二的世界身分證和加密貨幣錢包。他還投資了一家抗衰老公司Retro,目標是要讓人都能活過百歲。

阿爾特曼旗下一個專門實驗無條件基本收入的機構UBI Charitable,已經在芝加哥等地開始了烏托邦式的實驗計畫。2022年芝加哥市政府和一個名叫「直接給」的組織合作啟動了一項向5,000個貧困線以下人每月發放500元無條件基本收入的「城市彩票」項目。很多人擠破了頭來爭取這個福利。

烏托邦並不是完美社會的代名詞。近代史證實了烏托邦只是個虛無縹緲的幻想,幾乎所有強行追求烏托邦的社會都以失敗告終,而且很多還很快招致大規模屠殺和道德崩潰。雖然並不是所有的現代烏托邦都志在奪取政權,並用暴力把世界改造成伊甸園。

對於沉浸在AI技術氛圍的阿爾特曼,理想主義的熱情很容易激勵他像寫代碼一樣去編織浪漫的烏托邦世界。但AI營造的虛擬世界始終都無法迴避和現實因素的矛盾,在阿爾特曼身上也不例外。

「覺醒」後的「末日」煩惱

「覺醒文化」(woke)是和社會不平等、性別和性取向認同等相關的左翼政治運動。年輕人往往是左傾自由主義「覺醒文化」的主力。

包括阿爾特曼這個年齡段的年輕世代,深受美國「覺醒文化」的影響。他們普遍傾向於給資本主義貼上「不平等」的標籤。「社會主義」成了這些年輕人用來表達「覺醒」和反叛的工具。阿爾特曼的同性戀自我性別認同和「全民基本收入」的構想,也都是來自於這個「覺醒文化」。

覺醒主義被保守主義者認為是新時代的空想主義。它每隔幾代就會復興一次,每次空想主義重新出現時,都試圖以幫助人類進步的名義來重塑人類社會。覺醒主義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在聲張自己自由的同時,卻在試圖取消和限制別人的自由。如在和ChatGPT對話中提出質疑「覺醒文化」的觀點時,就常常被拒絕繼續對話。ChatGPT也是一個經過充分「覺醒」的機器人。

阿爾特曼的「覺醒」意識給了他強烈的政治熱情。早在2014年他就積極為支持「覺醒文化」的奧巴馬(Barack Obama)的競選活動籌款。他還在2017年考慮競選加州州長。2016年總統大選時,他是希拉蕊·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的重要捐贈者。他發推表示他不會投給川普。2019年,他在位於舊金山的家中為主張「全民基本收入」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楊安澤舉辦了籌款活動。2020年5月,他向支持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的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捐贈了25萬美元。

2017年,阿爾特曼撰文批評加州政府,其中一句「我意識到在北京討論有爭議的想法比在舊金山市更自在」凸顯了他異想天開的「社會主義」觀。

OpenAI曾經的共同創辦人馬斯克以前也是一個傾向於左派的科技大佬,但最近幾年開始遠離「覺醒」運動。去年,馬斯克的一個兒子受「覺醒」文化影響,在他18歲成年之際申請變更性別為女性,讓他煩惱不已。馬斯克時常擔憂全球少子化趨勢可能導致人類滅絕。他曾把跨性別的代名詞稱為美學噩夢。

ChatGPT推出後,馬斯克多次就AI的威脅發出警告,認為相關技術可能比核武器更危險,他也對微軟解散其道德監督部門一事深表擔憂,認為微軟需要在其Bing搜索引擎上託管ChatGPT,而政府也應制定與AI相關的安全法規。2015年,阿爾特曼與馬斯克等就是擔心人工智能被Google壟斷、不受控制、甚至毀滅人類,才成立了非營利組織OpenAI。早已離開OpenAI董事會的馬斯克表示,OpenAI應該更加開放。OpenAI是以開源和非營利為宗旨創辦的,但這兩樣現在都丟掉了。

馬斯克並不是唯一的一個對人工智慧的潛在危害性提出警告的人。2014年,被稱為擁有愛因斯坦以後最強大腦的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也曾警告說,人工智慧可能會終結人類。

阿爾特曼對他推崇的AI技術革命其實也不是完全自信的。他擔憂「ChatGPT被用來大規模散布假消息」,也害怕新技術給人類帶來「真正的危險」。

阿爾特曼非常擔心AI攻擊人類、致命的合成病毒或核戰等,會造成世界末日的來臨。他表示,他為此特別準備了槍枝、黃金、碘化鉀、抗生素、電池、水還有以色列空軍的防毒面罩,還專門買了一大塊避難的土地。

現實已經證明,工業革命後的共產主義革命並沒有解放人類,那麼阿爾特曼所設想的烏托邦式的AI革命,會是解放人類,還是會毀滅人類呢?

在沒有人性的AI機器人面前,人類的心智正面臨無情考驗。

——《時事人物》製作組

責任編輯:連書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曹興誠防彈服出場,1億美金舖紅毯;江澤民、曾慶紅的上賓轉反共先鋒;芯片大腕改收藏,登蘇富比百大名人榜;重國器,尚自由,曹堂主打破常規做自己
  • 逮著張高麗,嚇尿江澤民,中共官場最怕的一個人;與霍金同病不相憐,絕症老軍醫獲真笈重生;掌「惡人榜」伸張正義,哈佛學者棄醫行俠專克中共酷吏
  • 捨棄央視的追夢女孩,乖乖女離家出走之迷;封控擋不住思念,法國式浪漫凸顯中共大陸式的悲情;聖誕節激起思鄉夢,璐璐期盼迫害結束,早日回家
  • 與西方基督教相關的聖誕老人(Santa Claus)和東方的壽星老人一樣都是民間喜聞樂見的傳說人物。不同於只留在傳說中的東方老壽星,每年聖誕期間,世界各地都會有成千上萬的聖誕老人同時出現在我們的真實生活中與大家共慶聖誕。
  • 孫正義和江志成攪動中國互聯網;中阿里巴巴魔咒,軟銀淘金變貼金;亞洲精靈誤入魔幻,變砸錢機器;投資中國專業戶落入紅色陷阱,失血驚魂
  • 要說誰是現在全世界風頭最勁的企業家,那毫無疑問非埃隆‧馬斯克莫屬。2021年11月電動車巨頭特斯拉的CEO、SpaceX創辦人埃隆‧馬斯克(Elon Musk)超越了亞馬遜創辦人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Bill Gates)正式成為「世界首富」。此後,馬斯克長期都是星氣最旺的焦點人物。
  • 2022年4月4日,世界首富埃隆‧馬斯克以擁有超過9%的股份成為推特的最大股東。幾天後,馬斯克報價440億美元提出要收購推特。那份霸氣十足的一貫俠客作風,令永久的取消了前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帳號的推特猶如刀口足肉,馬斯克的一招一式每一個發力點都讓推特忐忑不安,股票大幅度的波動。
  • 伊隆·馬斯克成了世界首富,他創建的大部分公司,在開始的時候都是人們的笑話。最大的笑話就是要帶人類移民火星,有人說他是火星人,他擔心人工智能帶來巨大危害,建議人類多些愛和寬容。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