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營救中國異見人士 台灣乖乖女緣歸大法

人氣 1276

【大紀元2023年04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圓明採訪報導)在德國,一名台灣女子在營救中國異見人士的過程中,有機會深入了解了法輪功,通過自己的求證和思考,終於走入大法修煉。這是怎樣的緣分和善行?她又在修煉中有哪些體會呢?

Amy Lin是台灣人,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時候,Amy還在上小學。長大後她到美國讀書,在德國上大學時認識了現在的先生。先生是德國人,作為商業人士,公司經常有外派的工作機會,讓他們得以周遊各國。

Amy是一名人資管理師,工作之餘又修讀了心理諮商師的證照。她感覺自己的人生很順利,好像輕易的就得到財富和豐富的人生,這甚至讓她有一種內疚感。她常常去做諮商義工。「老天爺讓我這麼有這麼多,應該是希望我可以好好的去幫助別人。」她說。

從小到大,Amy一直是個乖乖女。這一次專程飛回台灣,也是要陪伴生病的母親,好讓獨自照顧她的父親不那麼辛苦。

從2018、19年開始,Amy經常看大紀元、新唐人的新聞。「因為我覺得資訊量比較多一點。在台灣看到的新聞,有時候是太偏重在台灣,國際新聞就比較少。或者是國際新聞有,但是相較之下會各有立場。」她說。

遇中國異見人士 Amy:沒有辦法見死不救

後來因為疫情的關係,她就更專注看大紀元和新唐人。2021年8月初的一則新聞引起Amy的關注,她看到中國大陸異議人士劉冰被關在德國的移民監獄,將被遣返回中國大陸。

Amy回想說,「天啊,我記得他是跳機(指轉機時申請政治庇護),他肯定不會講德文,在這裡人生地不熟,沒有人會知道他的情況。好像10天後他就要被遣返,我沒有辦法見死不救。

「我在網絡上查了一下他做的事情。我也的確想說,他如果真的被遣返的話,應該會很危險。」與劉冰通話中,Amy感覺到劉冰很需要幫助。

Amy從大紀元網站搜索到在德國的國際人權協會(IGFM)。當時歐洲正在放假,國際人權協會推薦了一位律師。律師及時地調閱資料,發現離申訴的期限只有一兩天了。他馬上向法院提出申請,延緩遣返。

2021年8月19日,劉冰被釋放,德國政府重啟了庇護程序。2023年2月,劉冰成功通過政治庇護。

Amy回顧,「在等待期間,劉冰需要經常去跟律師見面,提供很多證據。我們也鼓勵他去學德文,找一個工作,有找工作的意願,對取得難民的身分會更容易。

「他也很努力,後來當然就非常順利,他跟律師的配合、提供的資料也都沒有問題。期間他又去參加了很多抗議活動,這些都成為他有說服力的證據。」

Amy還記得第一次跟大家與劉冰碰面的時候,約在難民營附近一個地方。「我們聽他講他的一些過往,他如何受到壓迫。他所追求的東西,其實在民主社會是很正常的事情,為什麼要因為這樣受到迫害?」

2021年12月,Amy(右)和先生邀請劉冰(左)來家裡一起過聖誕。(受訪者提供)

「在第一個是他可以自由活動的聖誕節,我們邀請他來家裡一起過聖誕。我覺得他很有勇氣。在台灣,老實說我們沒有生活在不自由的環境裡,有時候很難想像那種恐懼。我真的是很佩服所有這樣子反抗的人,在受到迫害之後,還願意繼續的挺身而出。」她說。

走近法輪功

在幫助劉冰申請庇護期間,Amy與德國人權協會的成員有了較多聯繫,她驚喜地發現人權協會的成員很多都是法輪功學員。有位負責人邀請Amy去她家裡,一邊討論劉冰的狀況,一邊可以教她功法。

之前,Amy已經買了法輪功書籍《轉法輪》來看,處於對宗教的好奇,她也看過《聖經》。她表示,在世界各國很多的旅遊景點都有法輪功團體,她都看到過真相訊息,包括器官活摘都有所聽聞。但是知道有這些事情,跟想去做些什麼,這個距離還蠻大。由於受中共消息的滲透,很多台灣人對於法輪功受迫害不太相信,也並沒有感受。

Amy說,「我看大紀元新聞報導都挺好的。可是台灣這邊,我覺得還是有很大一部分的家長會說:這很政治,少碰。就是不太鼓勵我們去了解真相,因為他們知道這些真相真的很血腥。可能也超出台灣人善良的底線,邪惡到無法想像。」

當德國法輪功學員要教她功法的時候,Amy還是有一點疑慮。「我讓我先生一起去。因為我先生他沒有像我看到這麼多(負面的)新聞,他有一顆比較客觀的頭腦,如果真的是什麼我沒有發現的東西,他可以告訴我要不要再小心一點之類的。」

「她就把第一套到第五套的功法教給我們,我們就覺得,這個哪裡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不是很正常,感覺很好嗎?我們兩個就互看,很釋懷,我們就說好,那我就繼續煉了。」

得法修心性

一開始看《轉法輪》這本書,Amy感覺比較吃力,譬如書中講到一些功能,還有泥丸宮在哪裡。「感覺好像要去研究一下中醫、道家,我才看得懂。結果後來看到說不用,功能不重要,重要的是修心性。我很喜歡。」

Amy坦言,以前自己跟媽媽的關係蠻辛苦的。媽媽的身體一直不好,有肝硬化。媽媽有很多心裡的怨恨放不下,也把它加諸在家人的身上。

「就是剛剛看到法輪功相關訊息的時候,我強烈感受到,在她身上我真的看到業力的感覺。」Amy想要幫助媽媽,去看到她的難處,「我不再用很幼稚的小孩的角色去期望我媽媽要是一個完美的人。」

「其實我真的要感謝我媽媽,是她讓我發現她是我這一輩子的功課。我才會去接觸到心理學,想要去找到跟她溝通的方式。心理學幫助我,去同理她的情況。」

Amy說,「心理學給我最大的收穫就是,其實很多東西都在於你自己願意怎麼想,真的都是我們自己人心的問題,跟外界的環境根本不太相關。心理學還會想要把問題套入一個模式,但是回到實際的情況,你自己的心境要怎麼樣去做調整跟轉變?我覺得心理學對我的幫助有限。後來我是在大法裡面找到的。

「我在接觸大法之後,最明顯的就是我在陪伴爸媽的過程中,能夠感受到我得到很多的力量,讓我可以好好地照顧她,好好地陪伴她,讓我變得很有耐心。讓我可以真的從她的角度去跟她說一些事情,而不是我們希望你怎麼做,我們要你怎麼做。」

「其實不只是陪伴父母,我覺得在很多人生、公事上,我們應該要按照『真、善、忍』這個標準要求自己。如果真的還遇到不順心的事情,要記得它是要來磨練我們的。以前可能跟同事不愉快,最容易的就是抱怨,同事抱怨同事,抱怨老闆。可是後來想想真的是,同事對我不好,那我要謝謝他。」

沒有信仰的悲涼

2014年,Amy曾隨先生外派到中國,在浙江一沿海城市生活了三年。她看到很多令她無法接受的事情。

Amy有在台灣、在德國和在美國工作或生活的經驗。她感覺在中國大陸,很容易遇到騙子,很容易被欺負。「你稍微善良老實一點,就會被欺負。」她舉例說,譬如說你想禮讓一台車,你就永遠進不去停車場了,在那等半天。「他們的很多行為反應會讓你覺得,你不被鼓勵做一個善良的人。」

還有一天下午,她走在路上,遇到一個太太抱著一個娃,來附近找親戚,親戚聯繫不到,他們走得很久了,很渴,想跟她借點錢,給小孩子買點東西吃。Amy覺得她們好可憐,馬上給她50塊人民幣。過了橋之後,來了第二位太太帶著一個小孩,同樣的故事。然後她又給50塊。她繼續走,還沒有過下一個路口,第三組人馬又出現了。這次她只給了20塊,感覺不是自己想的這麼簡單。

「就是很多這種小事情,不是什麼大惡不赦的事情。但是後來我們看到有很多毒奶粉,我真的無法想像,怎麼可以對自己的小孩、對自己親朋好友的小孩,做出這種事情?我們去過很多譬如說比較經濟不發達的國家,他們也不至於這樣子欺負自己人啊,或者是敲詐自己人,敲詐外國人。」

「我記得那時候跟我先生在討論,為什麼中國人可以對彼此不顧……就是生活少了一個那種圓融的氛圍,少了一個和樂融融的感覺,怎麼可以有這麼多黑心事件發生?」

根據《中國法律年鑑》犯罪數據顯示,在1999年7月中共鎮壓法輪功以前,有近億人修煉法輪大法,讓處於轉型期混亂的社會環境狀態得到改觀,犯罪事件趨於下降,但在中共血腥迫害開始後,打擊良善,致使中國大陸的犯罪率節節攀升。

Amy說,「我們後來就討論到這個『善』,就是他們沒有道德,因為沒有宗教信仰,他們沒有信仰帶給人的道德感。台灣人也有人做壞事,可是大部分的台灣人都很善良,因為我們會想到惡有惡報,善有善報。會有造業這種觀念,西方也是,你做壞事,會有不好的報應。

「所以我們想到,就是因為它是共產國家,不讓人家有信仰,因為信仰帶給你很多做人、為人的道德標準,所以沒有信仰,它就沒有標準,沒有底線。」Amy還通過在上海的一位同學了解到,不只是法輪功,他的親戚是基督徒,每一次做禮拜都會收到來自公安的簡訊,他們如果在公共場合出現,就會被抓走。

神韻的輝煌

Amy在德國看過神韻,也推薦家人朋友去看。但是今年她卻一直錯過演出,一票難求。「要提早開始看明年的場次。」她說。

Amy讚歎,「好美啊,看到很傳統的中國文化。過去只有皇帝或者親王們有緣份可以看到,這麼傳統這麼美好的東西。因為一般人家他看的就是皮影戲啊,不會有這麼漂亮的舞蹈。」

她表示,在台灣的故事書裡,會把很多因果、惡有惡報、輪迴的故事放在裡面。可是把善惡有報的道理放在舞蹈演出裡面,讓人覺得很震撼。她還看到很多細節,很有趣,比如《西遊記》的內容。

「我覺得中國文化的書可以這樣被發揚光大,真好,我很感動。這才是真正中國的東西,就是我們的四大名著、人倫綱常,真的是我們華人的特質。如果這部分不見了真的很可惜。」

她認為,台灣其實也有很多現代主義的思維,人們受到一些影響。這幾年來因為政黨的因素、選舉的因素,很多中國的傳統很好的東西被去中化,也很可惜。這會讓很多年輕人有點迷茫。

她也希望,台灣真的可以堅持住,要堅持住,不要被中共滲透或洗腦。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湖北孝昌爆凶案8死1傷 當局封村被質疑
大陸小龍蝦價格持續暴跌 年輕人不愛吃了?
山西警方發兩則20餘年前刑事案懸賞 被嘲諷
與庾澄慶沒有一張合照 伊能靜曝驚人祕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