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活摘器官 中共肺移植專家得意忘形洩密

人氣 3709

【大紀元2023年05月22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易凡報導)中共肺移植專家陳靜瑜,在社交媒體上公開承認,其使用的器官全部來自於活體。其言論為外界指控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提供了進一步的證據。

近日,被中共稱為「中國肺移植第一人」的陳靜瑜及其團隊在美國醫學會(JAMA)子刊《JAMA Network Open》發表一篇關於中國肺移植的論文。據陳靜瑜所在的無錫市肺移植中心稱,這是中國肺移植臨床數據首次被國際頂級期刊接受。

論文發表後,陳靜瑜興奮地在中國社交媒體發表感言。5月8日,他在微信與微博上同時寫道:「長期以來因為我們用了死囚器官,因為倫理問題,國外『三不』政策抵制我國的器官移植。雜誌不能發表文章,不能參加學術會議、不能出國學習交流。

「2015年我國全面推行心腦死亡愛心器管捐獻,公民腦死亡愛心捐獻的器官作為我們唯一的器官來源。感恩我國每年6000例左右的愛心器管捐獻,使得我們的肺移植走向了世界。」

除了公開承認中共國長期使用死囚器官外,陳靜瑜的感言,還在不經意間透露出一個更為驚人的祕密——他所使用器官全部來自於「腦死亡」供體,而非中共在表面上推行的「心腦死亡」供體。

中共肺移植專家陳靜瑜,在社交媒體上公開承認,其使用的器官全部來自於「腦死亡」供體,即活體。(網頁截圖)

「腦死亡」與「心腦死亡」,僅一字之差,含義卻大不相同。前哈佛學者、中國軍隊醫院主任醫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負責人汪志遠5月21日對大紀元表示,「腦死亡」患者在全腦功能喪失、自主呼吸停止以後,仍然能夠依靠呼吸機維持一段時間的呼吸和心跳,因此從器官移植角度來講,「腦死亡」供體是活體,活的軀體。而「心腦死亡」供體,除了腦死亡的症狀(神經反射消失,自主呼吸和心跳已經停止)外,沒有人工維持呼吸和心跳,無論在任何意義上都已經死亡。

「腦死亡」是不是真的死了呢?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生物倫理學系的高級教師米勒博士(F G Miller)在2009年的一篇論文中說:「(依賴呼吸機,腦死亡)患者維持著一些能力,包括維持著循環和呼吸、控制體溫、排泄廢物、癒合傷口、對抗感染,而且更戲劇性的是孕育胎兒(有腦死亡婦女懷孕的案例)。」

「腦死亡」的判定標準目前在世界醫學界仍存在爭議,更重要的是,中國的法律也未認可「腦死亡」。今年2月下旬,中共全國人大代表、肝移植專家呂國悅呼籲「加快腦死亡的立法進程」。他在接受官媒中國新聞網採訪時稱,腦死亡立法落實起來有難度,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普通百姓的認識問題。「這種理念還沒有完全普及。甚至很多人不知道有腦死亡的這種概念。」

中國的法律目前對於死亡仍採用綜合標準。中國《刑法》232條的司法解釋顯示,「關於死亡的標準,傳統上採取綜合標準說,即自發呼吸停止、心臟跳動停止、瞳孔反射機能停止。」

汪志遠指出,至今為止,中國沒有關於「腦死亡」的立法。在中國範圍內,官方也沒有正式的關於「腦死亡」的診斷標準。因此,所有在中國採用「腦死亡」供體器官移植的,都是非法的!

陳靜瑜主筆的《中國肺移植供體標準及獲取轉運指南》(下稱《指南》)於2018年出版。該《指南》詳細規定了供肺的獲取方法,就是把供體的心臟和肺同時切取,然後進行心肺分離。

明慧網電子書《活摘器官「縱向證據鏈」分析》(以下簡稱《縱向證據鏈》)指出,「既然在法律層面,腦死亡者並沒有死,那麼肺移植取肺所施行的心肺整體摘取手術,將導致供體完全意義上的死亡,由此我們得到一個重磅結論:中國器官移植採用腦死亡供體涉嫌活摘和謀殺!」

大紀元記者無法聯繫到陳靜瑜本人置評,他所在的無錫市人民醫院也沒有回覆大紀元的置評請求。

「中國肺移植第一人」

陳靜瑜曾任中共全國人大代表、無錫市人民醫院副院長,是江蘇省肺移植中心主任及中日醫院肺移植中心副主任。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旗下的《健康時報》稱,陳靜瑜為「中國肺移植第一人」,「中國七成肺移植手術都是他做的」。

2022年2月,陳靜瑜對《健康時報》稱,在從事臨床肺移植工作的20年當中,由他本人主刀的肺移植有1500多台。

《健康時報》表示,在內臟器官移植中,肺移植是最難的,對供體、受體的匹配要求最高,因此移植數量遠遠小於肝、腎移植。

然而在2022年,無錫市人民醫院肺移植團隊能同時進行4台肺移植手術,並創下24小時內完成6台肺移植手術的紀錄。在陳靜瑜的帶領下,他與團隊還扶持了中國18個省30多家醫院的肺移植工作。

作為中共的肺移植權威,陳靜瑜對於腦死亡在中國沒有立法的事實非常清楚。從2015至2018年,陳靜瑜作為中共全國人大代表,每年都在中共兩會上建議加快腦死亡立法,儘快從法律上給予腦死亡認可。2021與2022年,陳靜瑜又連續兩次在中共兩會上提出將腦死亡立法。2022年3月,陳靜瑜對中共官媒第一財經稱,「由於腦死亡尚未立法,醫護人員只能在灰色地帶工作。」

汪志遠說,陳靜瑜明知使用腦死亡供體在中國是非法的,卻敢在公開場合明講,說明這種方式在中國的移植手術中已經非常普遍了。中共在表面上無論推行「心死亡」供體還是「心腦死亡」供體,實際上只是一個幌子。

中共活摘證據鏈

中共聲稱,從2015年起全面停用死囚器官作為移植供體。然而中國的肺移植數量此後卻連年攀升,從2015年的118例增長到2018年的403例,翻了3.4倍,這還僅是中共衛生部的公開數據。

中共衛生部的公開數據顯示,2015至2018年中國肺移植手術數量連年攀升。(網頁截圖)

2017年,中國的肺移植數量躍居全球第一位。陳靜瑜次年對官媒澎湃新聞聲稱,中國肺移植不缺供體,缺受體,「去年有五千四百多個患者捐獻了肺器官,但只用了不到5%」。

2022年11月,陳靜瑜在微博上稱,「不知不覺6天內在各地主刀了9台肺移植,肺移植成了常規的普胸手術。」

中國的肺移植手術量暴增,難度最大的肺移植已成為陳靜瑜眼中的「常規手術」,供體多到用不完。如此大量的「腦死亡」供體從何而來?

2017年底,韓國「TV朝鮮」電視台在對2萬名赴中國大陸植器官的韓國人調查基礎上,製作播出了紀錄片《殺了才能活》。在這部紀錄片中,原中共重慶市副市長、公安局長王立軍發明的「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裝置再現公眾視野。「TV朝鮮」發現,中共醫院所用的器官供體,就用了該裝置設備。

2017年11月,「TV朝鮮」電視台的紀錄片播出中共發明的「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模擬圖。該裝置僅為活摘器官而用。(視頻截圖)

該「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於2012年通過中共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專利授權公告號為CN 202376254 U,其詳細說明可以在中共官方網站下載。裝置說明中特別詳細描述了:如何精確地打擊受害人頭骨,如何引導衝擊波精確撞擊腦幹,如何用緩衝墊保護其它腦組織不受損傷等。

這台裝置能夠精確製造腦幹死亡,而不損傷其它腦組織。《縱向證據鏈》一書中說,受害人被放到這台裝置上固定頭部,然後用巨大的衝擊力推動金屬球,精確打擊頭骨,製造瞬間的腦幹死亡,呼吸心跳立即停止,同時上呼吸機維持呼吸和血液循環;大腦其它部分立即陷入深度昏迷,緩衝墊消解了衝擊功能,腦組織不會大面積受損,不會引發肺損傷;同時,心肺摘取時,供體不會做任何掙扎反應。

《縱向證據鏈》說,這個裝置僅為活摘器官而用。要成功使用,得試驗多少活人?!其受害人是否有意識、有知覺、被害時是否感受到痛苦,中共有誰會在乎?!

《縱向證據鏈》表示,陳靜瑜提供的證據鏈,加上這副殺人裝置作為最後一個物證,涉及中共活摘罪行的「縱向證據鏈」即告形成!

《縱向證據鏈》還說,魔鬼僅僅製造死亡,而中共的「活摘」罪行連魔鬼都望塵莫及。中共在生與死的短暫夾縫中,精確製造出一種「非生非死、亦生亦死」的反人類狀態,並以此為基礎,營造一個龐大的金錢帝國。

2016年8月,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布通告,陳靜瑜嚴重涉嫌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嚴重涉嫌觸犯群體滅絕謀殺犯罪。對陳靜瑜立案追查。◇

(記者王佳宜對本文有貢獻)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中共重啟新冠肺移植 分析:為高官續命
陳思敏:腦死亡器官大增? 中共無法無天
石銘:制止血腥迫害與屠殺是全人類的責任
論文指證中共殺人取器官 美國務院錄入報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