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融信託投資人遭維穩 深圳女:維權到底

人氣 4058

【大紀元2023年08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夏松、顧曉華採訪報導)中植系旗下中融信託爆雷後,據傳15萬高淨值投資人一夜返貧。深圳投資人王女士(化名)日前表示,自己投資的1100萬幾乎是全部身家,還有投資人將家人錢湊在一起買產品。此次被停兌,投資人達成共識,要維權到底、到死,儘管大家都已被官方當成維穩對象。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中融信託無預警停兌 占其總資管七八成

王女士在深圳工作了30年,投資中植系1100萬。8月21日,她對大紀元記者表示,7月28日,在沒有任何預警的情況下,中融信託突然宣布,中植集團四大財富管理中心(恆天、新湖、大唐、高晟)代銷的信託產品,全部停止兌付。

她說:「按照《信託法》要求,停止兌付,必須在10個工作日之內公告,到現在沒有任何公告,還宣稱一切經營正常,只說少量產品不兌付。它是政府審批的金融機構,發行的產品等同於銀行、保險的理財產品,是正規金融產品。現在的做法令人匪夷所思。」

據王女士介紹,經四大財富中心銷售的中融信託產品,規模大約有1400億到1600億,全是主動管理型產品,也就是投資人不知道投向哪些產品、哪些底層。信託公司用自身信用做背書,幫投資人管理資金,並向投資人保證資金安全。

主動經營管理型信託產品是指信託企業作為受託人,在盡職調查、產品設計、項目決策和後期經營管理等方面發揮決定性作用,並承擔緊要經營管理責任的營業性信託業務。

隨後8月8日,中融信託自營盤的主動管理型產品也全部停兌。

王女士了解到,自營盤(中融信託直銷)大概是2000多億到3000億,「也就是說四大(財富中心)代銷的,和中融信託自己直銷的加起來,有四、五千億的盤子,現在都停止兌付了,這兩塊都是主動管理型產品。中融信託總的資管規模6000億到7000億,占了七八成資金規模,這是個驚天大雷。」

關於網傳中植系爆雷,15萬投資人資產一夜歸零的說法,王女士透露,中植集團發行的定融產品,加上中融信託的信託產品,投資人總共15萬人。定融產品也是通過四大財富中心代銷的。

定融產品是需要融資的城投公司或企業,通過在金交所備案,非公開發行的直接融資項目。

投資1100萬 幾乎是全部身家

王女士投了1100萬,通過四大財富代銷的主動管理型的產品,買了三個產品。「我們在深圳30年了,從自己的工資收入到炒房炒股票,這基本上是我的全部身家了。」

「我們四五百人的群應該有幾十個,應該至少有過萬人了。還有一部分投資者不知道(爆雷),如果你的產品明年到期,你或許還不知道。我的產品8月25號到期,那我就相當關注。」

據她介紹,最先接觸到中融信託是在銀行理財,當時銀行在代銷中融信託產品。之後她發現,同樣的產品從銀行買,收益低一點,直接從信託公司買,就會高一點。

而四大財富中心代銷的收益,又比從中融信託直接買的收益稍微高一點。「我們當時認為,無論哪裡銷售的,歸根結底是中融信託的產品。在我們的認知裡,信託產品是低風險理財產品,收益不是特別高,一年大概就六七個點(6%—7%),而它的風險等級就是R2、R3,一般的理解,它是相對安全的投資品種。」

金融機構通常會將產品的風險等級分為R1、R2、R3、R4、R5五個級別。從低到高逐層排列,R1為低風險,R2為中低風險,R2為中風險,R4為中高風險,R5為高風險。

艱難維權

據王女士所知,很多投資人本人只有幾十萬,父母、兄弟姐妹可能各有幾十萬,全家湊起來買個100萬的產品,「為什麼那麼多人要死要活的?哈爾濱那邊已經死了一個了,8月初北京一個大姐,直接拿著農藥瓶子到中植集團喝農藥,抬著出去的,死沒死不清楚。」

王女士質疑,為何中融信託通過四大財富中心代銷的22隻產品無預警同時爆雷,它與大股東中植集團有沒有關聯交易?

「對底層資產投向是個巨大的黑幕,沒有把蓋子揭開,22隻產品應該對應22個資產投向,有不同的管理,怎麼可能同時爆雷?投資人所有這些問題,中融信託都沒有解答。」她說。

王女士表示,她所在的群有幾千人,從7月28日停兌那天起,大家就不斷討要說法,要中融信託解釋、發公告,有什麼應該披露的重大事項。

「首席合規官王強出來接待說,暫時無法披露,披露就沒有辦法很好地處置底層資產。他等於默認,底層資產出現了重大問題,而且是多年產生的巨大漏洞,我們是接了最後一棒,要為公司多年來的窟窿買單。他們說,處理方式按底層資產清算,算出來有多少,就給多少,投資人就怒了。」

從7月28日停兌那天開始,投資人不停地撥打12345(政務服務熱線)、12378(銀行保險消費者投訴維權熱線),給北京市朝陽區金融辦、朝陽區政府、朝陽區經濟糾紛管理辦公室、銀保監會、哈爾濱金融監管總局(中植系起源地)等打電話,實名舉報、投訴。

她說:「監管(部門)都沒有回覆,我手上就有N個掛號信的底單,監管不作為,不回覆,所有的政府部門都在踢皮球,說不歸他們管。」

官方層層維穩

王女士第一時間到深圳市金融管理局群眾接待辦公室報案,「他們告訴我們,深圳市沒有權限,只能先登記一下。過了兩天,還答覆我們說,深圳市政府沒有辦法受理,建議你們去北京。」

然而,投資人上了黑名單,不許去北京,她說:「不讓進京,中融信託把所有的投資人的姓名、信息全部下發給有關機構,我們都成了被維穩管控對象,幾個群主都被抓了,成了派出所的常客。他們(派出所)的原則就是在那裡不超過8個小時,但是每天提溜(要求)你去。」

「要屬地化管理,『一人一專班』,所有市都這麼實行,全都這樣維穩,要投資人去找當地政府協調。」

據她介紹,深圳市沒有任何行動,「南山經偵局不叫報案,那叫登記。警察到投資者家裡告訴,你們不要上訪。發生這事以後,家裡有老有小,都希望瞞著家裡老人,警察可不管這麼多,直接就上門。有的老人一聽,差點都暈過去,家裡亂成一團,本來夠鬧心了。政府監管不出面、不發聲、不作為,老百姓找誰去?真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

王女士憤慨道,都被割韭菜,小老百姓買P2P要爆雷;買房子,房地產商爆雷;高淨值人群買理財,不僅信託、定融爆雷,很多買基金的,基金公司都跑路。「哪兒都是雷,總有一個坑等著你。那些跳著腳看笑話的人,那是還沒收割到你,不信等著瞧。」

據她了解,有很多投資人開公司,有自己的法務,這些人8月初就在北京朝陽區法院、石景山法院去起訴了,「法院告訴我們,這屬於涉眾案件,不予立案,不受理。把所有的路都給你堵死。」

王女士想不明白,中融信託是正規持牌的金融機構,國家監管機構負有很大的監管責任,「怎麼在你眼皮子底下,允許他們這麼違法做這些事呢?必須得給投資人一個交代。」

她說:「現在去中融信託沒有任何意義,人家就是拖死你。我們的共識就是,只找監管。」

投資人共識:維權到底 維權到死

至於是否能要回錢,或能要回多少錢,王女士雖然沒有信心,但表示要拼盡全力。

她說,每個老百姓心裡想什麼,都是一樣的,「當我們飯碗都沒有了,想想能幹啥?不是撿來的錢,都是辛辛苦苦打拚來的,我們是趕上了改革開放30年的紅利,積累了這點財富。」

她說:「不維權是不可能的。這事擱在任何一個人身上,都會同樣的方式方法去做,這是我們所有的投資人達成的共識。」

「不管監管怎麼耍無賴,你阻攔不了民眾維權,阻攔不了。我們會維權到底,維權到死,就這麼回事。對投資人不公平、不公開、不公正。國家監管應該作為裁判進場,應該吹哨,應該執法。」

王女士還表示,現在群裡投資人的共識還有,不再相信國家的任何金融機構,不會再買任何金融機構的產品,包括銀行理財。「我們甚至連存款,都要分四大國有行存,每個銀行不超過49.9萬元,其它銀行都靠邊站。剩下錢買金條,放自己家床底下。你能信任誰?這是一場信用崩塌。」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股價暴跌70% 隆基綠能老闆套現192億
中國新能源車價格戰 一天內9家車企降價
【新聞五人行】比亞迪五大隱患 歐美嚴防
分析:兩大因素 使LVMH在中國面臨挑戰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起源於狂热探險家  Fjallraven Kanken亞馬遜有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