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V-22魚鷹機 安全性廣受質疑

人氣 702

【大紀元2024年04月10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Mike Fredenburg撰文/信宇編譯)去年11月,八名海軍陸戰隊員在日本近海喪生,「魚鷹」型傾斜旋翼機糟糕的安全歷史再次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儘管仍然沒有解決導致墜機的問題,美國軍方還是在今年3月份恢復了「魚鷹」型傾斜旋翼機的軍事行動。

這已經不是「魚鷹」型第一次在沒有解決導致墜機死亡問題的情況下恢復行動了。顯然,在有些人眼中,「魚鷹」型的多功能性使其無可替代,勝過五十多名機組人員和乘客在墜機中喪生的殘酷事實。

但是,關於「魚鷹」型傾斜旋翼機多功能性的宣傳真的名副其實嗎?它真的能做到直升機能做到的事情嗎?

首先,「魚鷹」是一種傾轉旋翼機,無法在田野和其它著陸場安全著陸,而這些地方對真正的直升機來說都不是問題。在搜救方面,美國海軍陸戰隊司令部的一項研究發現,「魚鷹」從水中救人的能力不如直升機,「不適合」搜救。它的高溫排氣會損壞艦船甲板。而且,它的旋翼/螺旋槳(推進器)惡性下衝影響了在航母甲板上的安全著陸。

儘管沒有廣泛報導,然而「魚鷹」在發熱和齒輪箱方面的問題幾乎確定無疑,與真正的直升機相比,「魚鷹」的長時間懸停能力要有限得多。與直升機相比,「魚鷹」的渦輪螺旋槳發動機更容易吸入異物。因此,如果在沙地上空盤旋,其盤旋時間被限制在35秒以內。

「魚鷹」存在上述問題以及其它問題,這主要源於其傾轉旋翼機的機械結構比直升機更複雜,而且會衍生許多獨特的問題。其中第一個問題就是,傾轉旋翼機用來垂直升降的兩個螺旋槳的升力面比標準直升機旋翼小得多,而且形狀也不同,因此它們也能起到螺旋槳的作用。因此,與直升機的旋翼不同,「魚鷹」的螺旋槳並不適合懸停。這意味著要垂直起飛和著陸,它們必須比標準直升機旋轉得更快,並產生更集中、更高速的下衝。

美國政府問責局(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簡稱GAO)2009年的一份報告發現,V-22「魚鷹」型傾斜旋翼機「明顯增大」的下衝力造成了大量問題,影響了部隊的起降、外部負載的連接以及裝備和人員的配置。總的來說,報告認為下衝「對陸基任務產生了各種負面影響」。

在著陸、起飛或盤旋時,發動機排氣管產生的高溫下衝加劇了螺旋槳產生的高速下衝。與普通直升機不同,這種高溫排氣直衝而下,曾對甲板和跑道表面造成損壞。由於無法改變「魚鷹」的下沖,我們不得不對兩棲戰艦進行昂貴的甲板改裝和/或將對兩棲戰艦進行改裝,而兩棲戰艦正是為支持直升機而設計的。因此,直升機可以安全降落的許多地方,「魚鷹」卻無法做到。

此外,發動機、螺旋槳齒輪箱、傾斜軸齒輪箱、螺旋槳控制器和紅外抑制器都安裝在每個機翼末端的旋轉機艙內。因此,在懸停時,發動機的熱量會沿著發動機返回機艙。特別是,多餘的熱量會進入複雜的變速箱,而這些變速箱與一些事故(包括致命事故)有牽連。

其中一起事故發生在2022年6月,當時「魚鷹」的副駕駛約翰·薩克斯上尉(Captain John J. Sax)報告齒輪箱過熱出現問題,隨後「魚鷹」墜毀,機上五人全部遇難。最近於2023年11月在日本近海造成8名海軍陸戰隊員死亡的墜機事件也被認為是齒輪箱故障,具體來說就是螺旋槳齒輪箱故障。

綜上所述,「魚鷹」顯然不是一款優秀的直升機;但是,在輕載情況下,它的速度會更快,並能超越大多數直升機。而在中重型負載情況下,「魚鷹」的航程和速度會急劇下降,在某些情況下甚至會落後於同類直升機。

最後,與直升機不同,「魚鷹」在失去動力後無法進行有效的自動旋轉,因此比直升機更難安全著陸。而且,「魚鷹」每小時的運營和支持成本超過4萬美元,運營成本遠遠高於具有同等性能的直升機和飛機。

誠然,如果起飛和著陸區的條件合適,「魚鷹」可以把部隊送到沒有二次添加燃料的直升機無法到達的地點。然而,由於許多軍用直升機都能進行機上加油,問題就變成了用「魚鷹」取代直升機是否真的有意義。如今更多的人士關注到,「魚鷹」的安全性能不高,運營成本高得多,而且其用途也不像其公開宣傳的那樣廣泛。

作者簡介:

邁克·弗雷登伯格(Mike Fredenburg)撰寫有關軍事技術和國防事務等領域的文章,主要關注國防改革。他擁有機械工程學士學位和生產運營管理碩士學位。

原文:V-22 Osprey Is a Poor Helicopter Substitute That Costs Too Much in Lives and Money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命運坎坷的美國V-22魚鷹戰機
因應朝鮮局勢 美軍5架CV-22魚鷹機將抵日本
【探索時分】空中變形金剛:V-22魚鷹旋翼機
致命事故後 日本要求美軍停飛V-22魚鷹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