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夢重演:美國公民的父親遭中共警察綁架

人氣 3506

【大紀元2024年04月11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Eva Fu報導/秋生編譯)凌晨,韓光子(Han Guangzi,音譯)被手機發出的「嘟嘟」聲音驚醒,她睜開了惺忪的睡眼。

下一秒,她徹底清醒了,她看到了她最害怕看到的消息。

手機上是她母親發來的一行字:「你爸爸又被捕了。」

她告訴大紀元記者,「噩夢又重演了。」

韓小姐現在是美國公民,在中國生活的13年裡,她一直生活在噩夢中,在那裡,她修煉的法輪功是一個被禁止的字眼。

1999年,法輪功在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開始遭受全面迫害,迫害對象是7000多萬信奉「真、善、忍」道德準則的修煉者,其中包括韓小姐的父母。

1999年,中國最北部省份黑龍江的國營高速公路系統解僱了她的父親韓偉(擔任辦公室主任)。因為他拒絕放棄自己的信仰,中共切斷了這個家庭的主要收入來源。韓偉第一次被捕時,韓小姐還不到一個月大。

韓小姐從小就記得家裡擠滿了穿黑色制服的警察,屋外停著警車。韓小姐逃到美國11年後,父親的遭遇使她仍然無法擺脫這些痛苦的記憶。

2007年,韓光子(Han Guangzi,音譯)與父母在一起。(韓光子提供)

3月29日的綁架是她父親第五次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綁架。擁有美國難民身分的韓先生當時已深居簡出多年,以躲避警察騷擾。然而,在他向民眾發送一些短信以引起人們對鎮壓迫害的關注後,中共當局還是找到了他。

韓偉先生的妻子呂適羽(Lu Shiyu)從紐約告訴大紀元記者,警察首先利用大數據找到了韓先生不修煉法輪功的哥哥,並搜查了他的家。

在拘留了韓先生的哥哥後,警察通過面部識別工具和韓先生的手機定位數據追蹤到了韓先生,並在他外出購物時將其綁架。

韓小姐是紐約飛天學院的學生,正在神韻藝術團進行巡迴演出。她大約一週後才知道發生了什麼。

警察沒有通知家屬,在綁架期間或之後也沒有出示任何文件。

呂適羽說,「沒有訴訟程序,沒有逮捕令,什麼都沒有。」呂適羽從她在中國的公婆那裡收集到的零星信息中得知,警察曾審訊過韓先生,但無法確定審訊的細節。

鑒於中共政權迫害法輪功這一群體的殘暴記錄,信息極度匱乏加劇了韓小姐一家人的焦慮。韓小姐說,「在中國的監獄裡,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

自2013年離開中國後,韓小姐就再也沒有聽到過父親的聲音。

2015年,美國給予韓先生難民身分。他預訂了11月14日飛往紐約的航班,準備與家人團聚。然而,在海關,一位官員告訴他,他的護照無效。呂適羽表示,當地政府吊銷了他的護照,「因為此人修煉法輪功。」

韓先生在前幾次被捕中遭受了酷刑折磨。2001年,警察把他銬在椅子上毆打,用塑料袋套住他的頭,直到他幾乎窒息。他們強迫韓先生侮辱自己的信仰,將他銬在門框上,使他的體重完全壓在手銬上,然後,擺動他的身體以加劇疼痛,折磨他整整一夜。他手腕上的傷疤至今仍在。

2006年,他在另一個監獄裡被關了一年半。警察有時用膠帶封住他的嘴,不讓他喊「法輪大法好」。

由於綁架,他的飲料生意兩度關閉。

2016年,韓先生被關押兩個多月後,迫於國際壓力,警察將他軟禁起來。韓先生躲避監控人員,隱藏在農村地區。他甚至沒有向家人透露自己的位置。幾年來,他無法使用電話或電腦。呂適羽說,「他過著穴居人的生活,我不敢問他在哪裡。」

2024年4月9日,紐約曼哈頓,紐約飛天學院學生韓光子(Han Guangzi,音譯)。(Samira Bouaou/英文大紀元)

這些年來,韓小姐最擔心的事情就是她可能永遠見不到父親了。

2007年,七歲的她去監獄探望父親,發現他在一個在她看來像自助餐廳的房間裡。他話很少,一直對她微笑,但韓小姐注意到父親的牙齒似乎歪了。家人說,在監獄的惡劣條件下,他掉了一顆門牙。

她回憶說,在沒有父親的日子裡,家裡感覺「空蕩蕩的」,「我害怕我的同學會問我爸爸去哪兒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即使當年在中國的那些日子裡全家在一起時,對父親可能被綁架的恐懼也始終瀰漫在空氣中。每次給父親打電話打不通,都會讓她和媽媽感到害怕。

韓小姐呼籲美國人民幫助、關注像她父親這樣的受迫害者。十多年來,她被中共當局剝奪了父愛,她渴望看到中共釋放她父親,至少保證他的安全。

她說,中國共產黨「無權迫害任何人。」

原文:‘Nightmare All Over Again’: US Citizen’s Father Abducted by Chinese Polic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李琳#

相關新聞
北加急難救助協會快閃 挺臺入世衛
加州排舞協會 在南灣舉辦慶功宴
華運會聖火點燃儀式 在舊金山舉行
廣東同學送別「逃港罹難知青紀念碑」發起者劉國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